泣血唤回网瘾女儿救21名孩子 大爱妈妈已癌症晚期

来大庆打工的克东县克东镇的高文清,与迷恋网吧的爱女难以沟通,她锲而不舍,采用传统的书信方式和女儿交流,最后把已被学校开除的女儿唤回学校,使她从新捧起书本,今年女儿奇迹般的考上理想大学。她默默做起挽救更多迷恋网吧孩子的事,成了一名播洒爱的大使。可谁能想到,她竟是一名晚期癌症病人……


得到“大爱母亲”高文清来哈尔滨肿瘤医院接受治疗的消息,11月2日,记者赶到了她所在的妇科第三病房18号房间。


高大姐看上去面色红润,精神也很好。虽是手术后第4天,但她依然乐观健谈。听说很多人都关心她,高大姐眼眶湿润了。她说,“我要坚强地活下去,为了我的女儿,更为了天下需要我帮助的父母。”现在,她的儿女都很懂事,很孝顺。因为工作忙,儿子刚刚回大庆了,留下小姑子和在哈尔滨读书的女儿照顾她。


据医生介绍,高文清术后恢复得很好,病理结果还需10天才能出来,后期还需化疗。□本报记者毛晓星


网吧让女儿丢了魂


高文清在大庆打工多年,当过清洁工,做过保姆。为多挣几个钱,她还领人干过建筑的活儿。4年前,就在高文清忙着挣钱的时候,17岁的女儿孙颖因迷恋网络,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起初,高文清并没有在意,只是感觉女儿越来越注意穿戴,要零花钱的次数增多了。后来,女儿发展到旷课、逃学,和一些伙伴“长”在了网吧里。高文清急了,辞了工,回到克东老家,全程护送女儿上学、放学。


可女儿总有办法从高文清的眼皮底下溜走。于是,上网吧找女儿成了高文清的头等大事。很多网吧老板都认识她,一看她来了,就堵在门口不让她进门,还撂下脸子说:“我们这没有你要找的人。”寒冷的冬夜,天上飘着雪花。高文清仰天长叹,心里呼唤:“女儿,你在哪里?”


一次,她把女儿从网吧“揪”回来,关上房门,抡起早已准备好的笤帚一顿狠打。没想到,笤帚打飞了,女儿却仍是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态。


打,无济于事,母亲又苦口婆心地劝说。她语重心长地摆事实、讲道理,可女儿根本不理。为躲避母亲的开导和教育,女儿甚至每天不和母亲一起吃饭。高文清清楚,女儿产生了强烈的对抗情绪,越来越走向可怕的极端。终于,由于旷课、逃学严重,孙颖被学校开除了,她开始破罐子破摔。


百折不挠救爱女


女儿被学校开除,亲朋好友都摇头,就连孙颖的爸爸也心灰意冷。他劝高文清,孩子不可救药,别费劲了,由她去吧。高文清说,我不会放弃!


由于女儿拒绝跟高文清沟通,她开始给女儿写信。每天写完信,她把信从门缝塞进女儿的屋里,或者放在女儿的床头。她没多少文化,讲的都是一些朴实的道理。


信有长有短,有时就写在烟盒上,只有几句话:“女儿,妈妈爱你,妈妈只想告诉你,这个家永远是你的港湾,希望你勇敢地走出网吧……”“女儿,你知道吗?妈妈打你的时候,妈妈心里都在流血……”“女儿,都说世上没有绝对的事,可妈妈不信,所有妈妈对子女的爱都是百分之百的,妈妈要给你写到一百封信……”半年多时间,这样的信高文清不知写了多少封。


渐渐地,女儿有了变化:开始和家人一起吃饭,主动帮助母亲做一些家务,见到网吧开始躲着走。更叫人高兴的是,女儿主动提出要回学校上学。听到这个消息,高文清激动得和丈夫抱头痛哭,一遍一遍地重复:女儿“回来了!”


可是,女儿以前上学的学校,以她耽误太久为由拒收她。为了让女儿尽快恢复学业,高文清跑遍了全县所有中学。最后,经过她苦苦哀求,女儿进了乡下的明山中学。


临去上学的头天晚上,女儿给母亲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妈妈:


曾经有双温暖的手,在我跌倒的时候,轻轻把我扶起;曾经有一双深情的眼睛,在我离家的时候,默默注视着我的身影;曾经有一个天底下最好的妈妈,在黑夜的大街小巷声声呼唤她的女儿。


我难过,因为我就是那个让妈妈操心又伤心的女儿;我骄傲,我的妈妈用超乎寻常的耐心和宽容,把我从网吧虚拟的世界找回来。


妈妈,请原谅我过去的无知和任性……


高文清把信看了一遍又一遍。每看一遍,都泪流不止。


苦尽甘来


2006年,明山中学有11名学生考上县里重点高中,其中就有孙颖。高文清又一次喜极而泣,她操劳的心终于得到了慰藉。同时,她又确定了新目标:多挣钱供女儿上大学。


在打工过程中,高文清发现大庆市的建筑行业活儿好干,急忙张罗一些启动资金,在朋友的帮助下,组成了一支农民工程队,进入大庆建筑市场。挨累受苦几个月,由于甲方违约,严重拖欠工程款,她赔了个底儿朝天,陷入困境。最后,连讨薪打官司的路费都要四处求借。


而这时,高文清已浑身是病,最严重的是子宫肌瘤引发了大流血,但她一直没到医院好好看看。


高文清认识了一个食品批发商,琢磨到乡下推销泡泡糖,临时挣点儿钱维持生活并供女儿上学。她拖着病弱的身子,背着大包小包走村串户,贪黑起早,一天能挣二三十元钱。有一次,乡下的大狗把她的大腿咬了,鲜血直流。懂事的女儿抱着她的大腿泪流不止。


按理,孙颖是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了,应该多买些衣服打扮打扮,可高文清有时想挤点儿钱给女儿买衣服,都被女儿拒绝了。高中住校生每天的生活费在10元左右,可孙颖都按一天5元的标准向母亲要钱。高文清问女儿:“学校饭菜降价了?”女儿骗她说,国家给学校的补贴多。过后,高文清从孙颖同学那得知,女儿在学校,很多时候都是啃馒头就榨菜填饱肚子。


功夫不负苦心人。7月份,高文清终于和女儿一起分享了成功的喜悦——孙颖以542分的好成绩考入了哈尔滨学院。

一家人走进央视


7月21日,媒体以《慈母99封信“救回”爱女》为题,报道了高文清用99封信从网吧救爱女的事迹。一石激起千层浪,全国众多媒体纷纷转载或进行采访,一时高文清母女成了新闻人物。


8月4日,中央电视台12频道《心理访谈》节目的编导潘洁特意给高文清打电话,邀请录制节目。14日,高文清和丈夫带着女儿从大庆乘火车前往北京。一路上,一家人乐得合不拢嘴儿,高文清和丈夫一个劲儿说:“借了女儿的光,中央电视台拿钱,让我们全家到北京观光!”孙颖却说:“这都是因为有一位伟大的妈妈!”


到了北京,一家人游览了长城,观看了“鸟巢”和“水立方”,孙颖非得要到中国音乐学院去看看。


来到中国音乐学院,天色渐晚,孙颖丢下父母,张开双臂扑向中国音乐学院的大门,她用手抚摸着大门,久久仰望壮观的建筑,心潮起伏。她自言自语地说:“爸爸妈妈放心吧,我一定念完本科,报考中国音乐学院的研究生!”


无私救助陌生网瘾少年


9月1日,高文清一家的节目播出了,全国各地很多仍然陷在“从网吧抢救自己的孩子”困扰中的家长们了解了她的经历后,急切地向她发出了求助,而高文清无不全力帮忙。


节目播出后的第三天,河南省洛阳市一位叶先生的电话就打进了她的手机。叶先生在电话里说:“大姐,看了你的节目很感动,冒昧地求你帮帮我。我是一个单身家庭,领着一个15岁的女儿生活。也许我对她关心不够,她迷恋了网吧。我都把她打晕了,可无济于事……”


高文清听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她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到处寻找女儿的那段日子。她把自己在央视录制的节目录像刻录成了20多张碟,把报道自己的报纸复印了一摞——她接到全国各地求助的信息已有17个,她想,随着时间的推移,求助帮孩子的事也会越来越多。


高文清给叶先生邮寄这些相关的资料,还特意给他和他的女儿分别写了一封信。在给叶先生孩子的信中,她亲切地称呼她为“乖女儿”。


坚冰有了松动。叶先生激动地给高文清打来电话说:“我想再加一把柴,可我不知道怎么给她写信。”高文清把自己写给女儿的信和女儿写给自己的信,按时间排好顺序到打字社复印,寄给叶先生。


高文清粗略统计过,两个多月以来,她写信87封,发短信500多条,花复印资料费200多元,和全国各地的几十个家长密切联系,帮助从网吧挽救21名孩子,其中有5名喊她“妈妈”。


高文清很忙,也很累,可她没有一分报酬。她几次病倒,又几次咬牙爬起来,听着一声声来自远方的“妈妈”声,她知足地笑了,并笑出了眼泪。


大爱母亲已是癌症晚期


10月23日,高文清来到大庆。她穿戴干净利索,显着精神饱满的样子。她说:“大庆好心人特别多,我在大庆打工多年,很多人都帮助过我。我因为忙别的事情,可能以后不能来打工了,专程来看看大家。”


25日上午,记者送她乘上回克东家乡的汽车,上车后她泪流满面。记者感到很奇怪,当天晚上给高文清家里打去电话,接电话的是高文清的儿子孙勇,他一个劲儿地哭。经细问,他才告诉记者:在打工期间,高文清就患病晕倒过,从中央电视台录制完节目回来,她到当地县医院做了身体检查,结果是子宫内膜癌晚期。她又到附近农场管局的大医院复查,还是子宫内膜癌晚期。医生说:“做手术能活5、6年,不做手术只能活半年。”


她找到没人的地方哭了一场,决定不能再给贫困的家雪上加霜了。到家后,她只对家人说是小毛病,养一养就好了。而后,便开始忙着帮助全国各地素不相识的孩子。


26日,高文清的家人硬把高文清送到了哈尔滨肿瘤医院。住院前,她还嘱咐儿子:“别忘了给求助救孩子的人寄资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