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欲毁重庆 中共地下党策反“替罪羊”杨森

整编74师上校 收藏 0 2258
导读: 重庆卫戍司令杨森还是跑了   冒险策反 保卫西南工商重镇重庆   黎明前夜,国民党集团对重庆开始了疯狂破坏,大屠杀、大爆炸等一系列阴谋正紧锣密鼓地进行。为保卫城市,中共重庆地下党与敌展开殊死搏斗——   入档理由   1949年的重庆,是西南最大的工商重镇。1948年夏,川东、重庆地下党遭到严重破坏。为加强重庆党组织的力量,中共上海局分管西南地区党组织的钱瑛同志,指示组织力量较强的川康特委派遣党员干部到重庆恢复工作,同时又从北平等地调来骨干,加强重庆

重庆卫戍司令杨森还是跑了




冒险策反 保卫西南工商重镇重庆




黎明前夜,国民党集团对重庆开始了疯狂破坏,大屠杀、大爆炸等一系列阴谋正紧锣密鼓地进行。为保卫城市,中共重庆地下党与敌展开殊死搏斗——




入档理由




1949年的重庆,是西南最大的工商重镇。1948年夏,川东、重庆地下党遭到严重破坏。为加强重庆党组织的力量,中共上海局分管西南地区党组织的钱瑛同志,指示组织力量较强的川康特委派遣党员干部到重庆恢复工作,同时又从北平等地调来骨干,加强重庆的力量。1949年7月,中共川东特委临时负责人刘兆丰、卢光特、李培根、李治平等人,在现渝中区临江路秘密开会,史称“临江路会议”。会议决定了护城、护厂、护校等一系列重大事项,并决定“为将重庆完整地接管下来,最佳方法是让安装导火索的人去掐灭导火索”,这就必须加强统战和策反工作,尤其是策反国民党集团上层人物。




历史证明,川东特委确定的以统战、策反和发动群众为重点的护城策略是正确的。




老蒋要找替罪羊




卫戍司令杨森很烦




1949年11月下旬,山洞林园。蒋介石焦躁地来回踱步、琢磨。




他想找一个承担破坏重庆城的替罪羊。毛人凤、徐远举献计说:“杨森是重庆卫戍总司令,由他来负责,顺理成章。”这正中老蒋下怀。于是传令召见杨森。




杨森赶到林园接受任务,虽口中唯唯,心中却盘算开了。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军政老江湖,蒋介石话还没说完,他已猜到老蒋是想把毁城灭重庆的罪责嫁祸于他,落个千古罪名。返回路上,杨森心里烦透了,忍不住对随行秘书葛覃发牢骚:“妈的,老蒋不想干的事让我干。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我杨家先人板板的背都要遭诀肿。”苦于蒋的压力和保密局淫威,杨森不知如何是好。




杨森的消极态度,很快传到川东特委。特委讨论认为,争取杨森有可能。于是决定立即通过民主人士鲜英等做策反工作。曾在《新华日报》工作的中共党员苏云与鲜英有旧交,这时正与鲜英的儿子鲜继坚合伙开店做大米生意,特委便指定马克奇、苏云负责与鲜家父子联系。




特园坐落在嘉陵江畔的上清寺,是鲜英私宅。苏云在特园找到鲜继坚,此时鲜继坚正积极要求入党。苏云对他说:“重庆即将解放,情势紧迫,此事关系到重庆的存亡安危,党需要你尽快完成。”




“什么任务如此火急?”




“请你通过你父亲,向杨森转告地下党的四项条件,希望他戴罪立功。”




地下党四项条件




热血青年冒险策反




“哪四项条件?”




“一是要杨森所属部队第20军撤离重庆时,保证不破坏市区建筑,尤其不得破坏大溪沟发电厂。二尽一切努力营救被关押在中美合作所集中营的革命志士。三劝说杨森不去台湾,率领第20军起义,共产党和解放军将保证其生命财产安全。四可能情况下活捉蒋介石,为新中国立功。”




送走苏云,鲜继坚立即将地下党的指示转告父亲。




鲜英边听边思索,怎样接近杨森呢?




鲜英与杨森早年是成都四川陆军速成学堂同学,同住一间宿舍,上下铺,相交甚深。四川军阀混战时期,两个老同学因各属不同派系,军事上多次发生矛盾冲突,积怨亦深。1947年杨森调任重庆市市长兼卫戍司令,经多方调解,两人又拉起老同学关系。杨森宠爱的女儿七小姐杨北宜,竟爱上了鲜家五公子鲜恒。要把地下党的四项条件顺利转达到杨森耳中,只有让鲜恒去见杨森,成功率和保险率才大。




鲜英立即把鲜恒叫来当面交代。血气方刚的鲜恒受命前往渝舍(今少年宫)见杨森。这一天,正逢杨森颁布《紧急维持治安办法》,文中16个“杀”字和16个血红的惊叹号,能把路人吓出魂来:




阻扰政令,与匪勾结者,杀!窝藏匪谍不报者,杀!供匪枪弹、文件者,杀!造谣者,杀!操纵物价者,杀!纵火者,杀!暴动者,杀!影响治安者,杀!煽动工潮、学潮者,杀!煽动军人逃叛者,杀……


然而,热血青年鲜恒已顾不上那么多了。




鲜恒面见杨森




老江湖耍太极推手




鲜恒来到渝舍,提出要私会杨森。杨森闻讯下楼,寒暄后,老谋深算的他已猜出几分,说:“你父亲是不是有话要说?你就直说吧。”鲜恒闻言,和盘端出中共的四项条件。




杨森沉默了。


渝舍墙外,不时传来国民党败兵撤退的嘈杂声,鲜恒额头上渗出串串汗珠。杨森终于打破沉默开口:


“关于第一条,请你们放心,我杨森能办到。我的部队撤离重庆时,绝不破坏市区建筑,骚扰百姓。第二条要求难做到,因为中美合作所关押的共党政治犯,由行辕二处徐远举直接负责,实际上是蒋介石亲自过问,我管辖下的稽查处无权干涉。第三条要我不去台湾,率20军起义已不可能。你进来时没见大门内停着两辆吉普车吗?那是蒋介石派来监视我的,我稍有异向,性命就难保。再说,我与你父亲不同,他是民主同盟的发起组织者,与共产党合作有功,而我对共产党有过,共军饶不了我。我不去台湾恐怕不行。”


杨森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望着大门口进进出出的人流,继续说:“我的部队现都驻在重庆附近,已交部下喻孟群、杨汉烈指挥,我会交代他们,我去台湾后,遵照你们的嘱咐。第四条要求更难办到,重庆市区我只有一个团。现在,我的行动已受特务监视,调部队进城不可能,稍有不慎,就会遭杀身之祸。”


说罢,杨森长吁了一口气:“请转告令尊,我许诺的事决不食言,也请你们勿强我之难。我走后,烦你们关照小妾邓壁如(杨森小老婆),田蘅秋有点私产带不走,累你们代为存放,费心了。”


鲜英应允践约,这就是新中国成立后,传闻特园鲜英家窝藏战犯眷属财产事件的前因后果,乃后话。


刘伯承坦陈


不能对杨森抱希望


鲜恒急忙回特园秉报父亲。鲜英听后一惊,决定亲自找杨森,于是带上鲜继坚和鲜恒,驱车直奔渝舍。


鲜英仍未能说动杨森。


以杨森的江湖历练和嗅觉,他不敢留下来。杨森的嗅觉是准确的。据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解密的最新资料,早在1949年六七月间,二野司令部情报处,就向野司首长汇报过策反杨森,据时任处长柴成文(解放后曾任我驻丹麦公使)回忆,他曾当面向刘伯承汇报,拟派人入川做杨森的策反,刘伯承明确表示说:“不用了,我们不能对杨森抱希望。这人(杨森)翻云覆雨,反复无常。”作为曾经的川军名将,刘伯承与杨森打过多次交道,他太了解杨森的为人。对重庆地下党方面的努力,刘伯承未加干涉。


史实是,杨森撤离重庆时,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他手下的20军没配合保密局破坏城市。中共重庆地下党也没幼稚到把保护城市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杨森身上。走上层路线的同时,地下党依靠群众,发动民主进步力量,在各大厂矿组织工人,与军警特务进行殊死搏斗,全市涌现出一大批像吴坤山、刘家彝、简国治那样拼死保卫工厂的英雄。


策反内二警


杨森儿子率部起义


除杨森外,重庆地下党还将策反重点放在内政部警察第二总队(内二警)总队长彭斌等人身上。内二警直属国民政府内政部,装备精良,有兵员2万多,负责守卫重庆的工厂、仓库、飞机场等重要设施。策反内二警,不仅是为了保护城市,而是要让蒋介石的“御林军”阵前倒戈。


据市党史办专家艾新全介绍,策反彭斌共有7条渠道:中共川东特委的4条分别是刘兆丰(经胡子昂、卢子英等人)、廖石城(经彭斌侄子彭万高)、樊恒才(经彭斌叔父彭应昌)、蒋仁凤(经高允斌到内二警副总队长张佐斌);中共川西地下党的3条分别是陈显志(经陈济光再经彭斌之弟彭勋武)、陈廷栋(彭斌少校副官)等。多方努力下,彭斌曾一度有过弃暗投明的想法,因11月24日下午,蒋介石对他的特殊召见付之东流。25日,彭斌将家属子女送上飞往台湾的飞机,为自己留下斩不断的顾虑。


据内二警少将副总队长张佐斌回忆,彭斌当时心情苦闷:“因彭曾指挥华蓥山剿共大屠杀,与中共有宿怨。他整天愁眉苦脸,顾虑重重,有时甚至号啕大哭。”彭斌曾对张佐斌倾诉:“军统连我的私生活及各支队长以下人员的一言一行,都要向徐远举汇报,我们大家事实上已丧失了个人自由。”一直到1949年12月中旬,撤退到成都的内二警高层,开始与共产党方面联系起义。12月24日,内二警在灌县正式通电:


北京:中共毛泽东主席


重庆:中共刘邓首长


我们内政部第二警察总队现已觉悟,宣布反对国民党、拥护共产党;反对蒋介石,拥护毛主席。现决定于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通电起义。


内二警总队长 彭斌 副总队长 张佐斌 麦征甫


12月26日,杨森儿子,国民党20军军长杨汉烈,在成都附近金堂县率两个师起义。


这些,与重庆地下党的前期策反是分不开的。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