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沙旅游开禁:南海开发打下第一桩

王恒为 收藏 0 313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紧急通知:由于天气原因,原定2010年1月13日赴西沙的船期再次延期至21日左右出发,由此给大家造成的不便,请谅!报名后要出行的人员请速与我司确认,并做好出发前的准备。”


报名去西沙旅游的几名大陆驴友,看到海南三亚一家旅游公司网站近期挂出的这则“紧急通知”,如同袭击大陆的这波寒潮,心情变得有些沮丧。早些时候,他们年轻的激情刚刚被某个东西引燃。


1月6日,中国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明确,“要积极稳妥开放开发西沙旅游,有序发展无居民岛屿旅游”。开放西沙旅游,这是中央政府首次在正式官方文件中提及,这被视为是西沙旅游禁区的突破。


在过去的20来年里,北京已努力压制了海南几次旅游开发的冲动。中南海或担心,开发西沙旅游,会引来邻居们的非议。虽然中国政府一直认为南海断续线内的200平方公里海域为中国主权拥有,但在“搁置主权,共同开发”的疾呼声中,除了中国自己纹丝不动,东盟诸国没谁闲着。


如今,作为海南国际旅游岛开发的一揽子计划中的部分,西沙旅游的开禁,被赋予更多的政治象征意义。开发西沙,挺进南海,南海开发战略由此打下第一根桩基。为此,奔走多年的大陆海洋主权专家涕泪纵横、欣喜莫名。


但自古华容一条道,西沙亦如此。西沙距海南榆林军港347公里,从文昌的清澜港坐船过去,“顺风16个小时,逆风起码20小时。”


每半个月,会有一趟补给船,由海南东部的文昌港,开往西沙群岛的永兴岛。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是唯一可以上岛的方式。但是,船票是不对外公开出售的,想上岛的人需要拿着介绍信,到设立在海口的办事处,才能换得一张船票。


每年10月至来年2月,遇到恶劣的天气,一月一次的补给,有时变得非常困难。上岛考察观光、轮岗的军人或政府工作人员和家属们,只能在大陆的码头耐心等候。


未来数年里,随着青藏线的贯通,青藏高原将成为内地游客方便往来的地方。因其特殊敏感的地理位置和脆弱的生态环境以及有限的生态容量,西沙仍可能成为中国最后一块神秘的区域。


丛生的“西沙原生态考察”


大陆人从小在教科书中知道有个富饶的西沙岛,对西沙群岛的旅游,政府一直未有开放。但大陆民间对西沙的旅游热情趋之若鹜,并视之为大陆海域旅游的最后一块处女地。


西沙目前作为军事禁区,除特殊渠道批准,非军事人员不允许赴西沙旅行。去年12月,经军方特批去西沙采访的本刊记者何润峰在永兴岛看到,岛上有着加宽的军用跑道。海航榆林基地飞至永兴岛,要个把小时。


西沙与大陆,并不是定期航班。除了节假日,海南省政府和中央领导慰问驻岛官兵和工作人员坐乘包机,其他情况都需海航首长特批。普通人去西沙,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每月一趟的“琼沙2号”补给船。


补给船主要是给岛上部队和西沙工委办事处以及银行、邮局等机构工作人员送去必须的生活物质。有时接运退伍老兵、轮岗的机关干部、思亲的干部家属。


每一趟船过去,都得经过海军的调度中心,部队人员对上岛人员情况进行认真审核并输入电脑。上岛后,再对所有的人员信息逐一进行核对,外籍人士一概谢绝入内。


居民散客旅游,这在西沙成为禁忌的词汇。对外一律称作“西沙原生态考察”。组织散客上岛的唯一正规组织是西沙旅行社。旅行社成立去年4月,旅行社的负责人是西沙工委渔业补给基地的一个科长,隶属中南西沙工委,据称是经海南省委书记卫留成特批。


西沙旅行社显得异常神秘低调,“从不打广告,靠的是口口传播,因为一公开宣传,对面马上会有反应。”西沙旅行社的钟总说,去年旅行社的一个员工私自违法纪律在网上打了广告,“北京外交部的电话很快打到海南。”


赴西沙作“原生态考察”,西沙旅行社的报价是:4天3晚,散客每位5600元,这是1月1日刚涨的价格,去年是4990元。去西沙的游客,一般都是私营企业主、公司白领和行政部门的领导官员,因为上一趟岛起码1万元钱。不吃不网上赴西沙旅游的广告铺天盖地,报价不一。同样行程,最高报到7800的价格,低的1600。“6号海南的新闻发布会后,社会上这样广告便到处都是。”西沙工委的一位官员告诫说,凡是公开打广告的,多数是骗人。“不信你报2个名试下,肯定是叫你打款,最后上不了岛,你想退钱,哭都来不及哦。”


不过有三亚当地的一家旅行社负责人不屑西沙工委的独家垄断。他向记者透露,因为与军方有关系,所以每月有十几个上岛指标,只要肯出钱,保证有舱位。


一波三折


“其实,西沙旅游开发的问题,西沙工委在90年代初期就提出过,自己为西沙旅游开放的事,近年来就曾往北京跑了20多趟。”对西沙旅游开发的国家政策基调,中南西沙工委书记谭显坤直诩心情是“由过去的辛酸到现在的欣慰。”


这位传说中的“三沙市委书记”认为,西沙有此结果,全靠民众的鼎力支持,“因为西沙不是海南的西沙,还是全国人民的西沙。”


西沙的旅游开发可谓是一波三折。90年代初,海南建省不久,即提出西沙旅游开发设想,就前期工作进行了大量的准备,后来因故项目搁浅。上世纪90年代末,谭显坤到西沙工委办事处任职后,也参与到这项工作中。


在海南方面的游说下,北京有所松动,高层基本同意了。在2000年到2001年间,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曾派出专人上岛考察,但最后还是搁置了。到2004年左右,某邻国声称要在南中国海部分海域搞旅游,于是中国也声明要搞,但后来都未能成功,旅游开放之事再度搁浅。


李昌邦,海南大学原党委副书记,早年参与海南开放和南海开发的战略筹划。“开放西沙旅游,维护南海主权目的,这是大陆海洋专家多年来主张的一种形式。”他说,但该呼声之前受到国内和国际因素的限制。


国内方面,关键是军方的意见。“因为南中国海区域一直是海军南海舰队北海舰队活动区域,军方担心开发西沙旅游,会造成军事泄密。”李昌邦说,军方原先有顾虑,西沙因此迟迟不能开放。


“陆地是地方管的,岛上是部队说了算。”文昌清澜港码头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事实上,西沙群岛大半区域为海军南海舰队的营区,岛民中八成是当兵的,1成是渔民,还有2成是流动人口。


国际方面的因素是,尽管西沙的领海基线划分已归中国,但主权仍存争议。中方每有动作,便会触发越南的敏感。从去年开始,海南提出建设国际旅游岛的开发计划,把西沙纳入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的子项目。国家旅游局也就西沙旅游开放问题,与有关方面多次积极沟通。


去年4月26日,海南省委书记卫留成在海南省第五次党代会报告中明确提出,要争取开放西沙旅游。卫留成称,目前,全国都在关注西沙旅游开放的问题,西沙旅游开放是大势所趋,在2至3年内应该可以实现。


随后,国家20多个部委密集派人赴西沙作旅游调研,海南方面趁热打铁,把打造国际旅游岛的一揽子计划上报国务院,最后终于得遂所愿。


旅游开发的军事考验


有着丰富的渔业资源的西沙海域,成为中国渔民世代赖以生存的区域。


近5年来,每年来西沙群岛的中建岛区域,禁渔捕猎多发争议。越南、马来西亚、菲利宾等邻国鼓励他们国家的渔民前来打渔。当地渔民告诉上岛采访的本刊记者,他们见过的外国渔民大多比较年轻壮实,而随身所携带的真正用来捕鱼的工具却比较简单,因此他们认为,这些人不是普通渔民那么简单。


三亚渔政部门的一位官员说,中国渔民有时也会深入有争议的领海,他们中的有些人名为打渔,实则是去抓海龟和玳瑁,后者为海洋一级保护动物,一个玳瑁,价格数万。因营养丰富,向为达官贵人佐餐的佳肴。


2004、2005年,中国海上军事部队,多次打击了被称作“海盗”的不明国籍机动船舶。而在06年中国在该海域俘获1艘印度尼西亚人驾驶的机动渔船。同年中国剿灭了1艘越南海盗船。


喝,也得6、7千 西沙群岛等南中国海域,是中国政府一再宣称的自主领海。因其拥有大片原生态的海洋地质地貌,成为大批内地居民向往的旅游胜境。由于尚未正式开放旅游,中国公民上西沙看看的梦想一直不能实现。很多大陆旅游爱好者便私自在网上组团,雇渔民船只私渡西沙,游客因此迷失方向海上遇险事件不断,三亚水警区也经常抓到大批海上散客团队。


对这些未经批准私自出海的游客,军队方面一旦发现会移交边防武警,一般处以几千的罚金,并会因私渡的罪名予以行政拘留,以示警告。


西沙群岛为何如此特殊神秘?三亚榆林军港也一直是中国海军历史悠久的标准军事基地


南海舰队指挥中心所在。而中国自2004年开始不断在西沙海域部分岛屿增加军事建设与部署。那里的基地化建设十分隐秘,而且有军事发烧友更是判定,海军最新建造的2艘核动力潜艇,很可能就秘密部署在了上述海域。


西沙海域平均海深幅度超过500米,是良好的天然深海海域,而中国东部海域平均水深只有200-300米,而依大型弹道导弹核潜艇的水下排量,浅海海域十分容易暴露。福建海域水深虽接近指标,但因距美国关岛基地的空军预警监测中心很近,因此环顾中国周边临海,只有西沙群岛,最适宜在水下构建核潜艇基地。


西沙是中国首次建立的无人区海域。中国政府禁止包括捕鱼作业在内全部民事活动。对外责成“维护海洋生态”。海军方面的担心或是,西沙旅游一旦开禁,大批观光游客往来穿梭其间,难免会有人窥伺打探海军潜艇装备训练方面的情报信息。


西沙旅游开发的消息发布后,西沙工委有官员向《凤凰周刊》记者透露,向来开放式的海军西沙部队营区可能会砌起围墙,以符合保密需要。


“让人气旺盛起来”


但现在看来,军方的这种担心显然最后被人稀释和消化。


李昌邦作为海大的首届领导班子,又身兼社科联副主席,“跟着海南中改院的老迟(迟福林),一道参与海南的重大问题研究。”迟福林不光研究海南,还管全国,特别的是,他有向中央通信的特别渠道。


2005年,闻听中央要制定“十一五”发展规划,迟福林等人梳理了南海开发计划和海南战略基地建设的8大建议,直谏中央。在这份由迟福林和李昌邦等人执笔的建议书中,首次提出要把海南打造成国际旅游岛的概念,对南海开发,迟等人更指出,“开发南海,难在南沙,”而要开发南中国海,必须重视西沙群岛作为前方基地的作用发挥。


迟福林认为,只有开发西沙,才能挺进南海。唯一的招数是在西沙营造人多势众的气氛,为捍卫海岛主权造势。西沙不只有为数极少的渔民和军人,而影视人数众多的游客,首先是使中国人的足迹频频踏入南中国海,使更多的中国和外国人往返西沙群岛。“让西沙群岛的人气旺盛起来。”


特别管道上传的这封谏言书,很快奏效。随后三亚召开一个学术研讨会,举办方史无前例是中国军方,主题是南海海洋开发。与会的很多来自北京中央军委和广州军区、海南省军区的部队要员。海南和三亚地方机构没一个人被邀请。


受邀的地方人员只有迟福林和李昌邦2人。迟福林被举办方安排上主席台发言。军方人士围绕南海开发和主权维护事先准备了论文,来发表观点。众多的意见一致是,共同开发,首要的是自己参与开发,中国提出此方针,但是惟独自己不开发,囿于南中国海的局势,这种现状必须改变。


参加这个会议,在李昌邦看来,是个信号。说明南海问题已从学者层面引起中央和军方的高度关注。


“经历这么多的波折是可以想见的。从我们学者研究的角度主张,南海开发早就应提到国家的发展战略上来。”李昌邦教授说,南海开发不是纯经济问题,而更多的与政治和军事相关联。南海虽有丰富的海洋油气资源,但南海距大陆遥远。仅西沙群岛就距海南最近处180公里,而南沙群岛更是有1500公里之距。


要充分开发利用海上资源,西沙应成为中国挺进南海,进行油气综合开发的后方基地。海洋专家认为,在目前复杂的国际形势下,对西沙的海洋旅游开发和科学考察,无疑是眼下能做两件事。


中国人大国际关系学院时殷弘教授认为,开发西沙旅游的政治象征意义远大于经济上的好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开发西沙旅游)成本比较高,从纯旅游角度,不是一个好的商业选择。但是很明显,这个意义主要是在于确立和加强中国在有争议岛屿上的存在。”

关键的是,开放西沙一般居民游,可以开发促主权。”中国海军转业军官、现在的西南中沙工委书记谭显坤也持同样的观点。


这是个敏感问题


中国将如何开发西沙旅游,迄今,北京仍没有公布具体细节。


海南1988年建省后,开始负责南沙和西沙群岛的管辖。西沙永兴岛是南海群岛中第一大岛,有2.1平方公里。1959年3月,中央政府批准成立“西南中沙工作委员会、西南中沙办事处”。在海南海口和永兴岛各设办事机构。海南建省后,该办事处归海南省管辖。


西沙工委为副厅级单位,但因不是一级地方政府,很多有关西南中沙行政管辖和基础设施建设上的事务还得与军方进行协调。2007年,中南西沙工委变身为“三沙市”的说法在社会上流传,后无疾而终。


西沙工委的知情人士透露,成立“三沙市”的申请,当时确系由海南省上报中央有关部门,但消息随后走漏,引起东盟国家特别是越南方面的强烈抗议,加之工委管辖的中南西沙海域虽然广大,但人口稀少,不足5千,远远达不到设立一个行政市的硬件标准。内外因素交织,所以成立“三沙市”的动议被北京搁置。


西沙群岛有20多个大小岛屿,有的岛礁上面分散居住着渔民,下一步,西沙工委准备在人口集中的岛屿逐步成立村委会,进行常住人口的登记造册。除了已数十年经营的永兴岛,未来的开发对象是西沙的无人岛群永乐群岛。


西沙旅游开发虽中央一锤定音,但目前在海南政府和学界,有关西沙旅游规划内容等方面,仍是个禁忌的话题。


1月6日在北京举行的海南国际旅游新闻发布会上,海南省委书记留卫成在谈到开发西沙旅游时,在具体细节上相当含糊。他说,“国务院的文件里讲到,西沙旅游和海南无居民岛屿旅游问题,我们正在与有关方面研究开放西沙旅游的具体办法,到时会向社会公布。”


在三亚市一位资深旅游人士看来,西沙旅游开发,应相当不易,且代价巨大.。因为西沙开发不像大陆,“搅拌机咕咚咚十天半月,一层楼就出来了,那里一根木、一粒盐、一根葱、一根蒜,一切的一切,都得从大陆的三亚、湛江、北海等地运送过去。


岛上生态脆弱,不可能像陆地上搞高级宾馆酒店。目前有个唯一的算得上3星级的旅店,一次最多接待七、八十人。西沙开发确定后,工委招待所计划准备改造,“这样可以一次容纳三、四百人”,至于与前去其他分散岛屿,可能发展小型飞机和游轮。


“保护为主,适度开发,基本的思路就是如此。”参与海南国际岛规划的海南大学海洋学院名誉院长张本教授告诉《凤凰周刊》,关于西沙的旅游开发,中央意见里说的很清楚,西沙的事情要研究研究的,不会这么快退出规划。“因为这是个敏感问题。”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