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正成为移动通讯的奴隶

梦雨楼 收藏 0 361
导读:纽约时报发表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政经评论家、电视节目主持人本?斯坦(Ben Stein)的评论文章,指出在现代生活中,人们因为无处不在的移动通讯,丧失独立思考、体会孤独的能力,正在成为自己制造的机器的奴隶。以下为其全文:   法国哲学家卢梭有句名言:人生而是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   卢梭的名言依然能反映现代生活的真谛,只是当今世界,我们的枷锁不是用钢铁铸就,而是由小小的盒子——手机和无处不在的空中电波铸就。这些小盒子可能是RIM的黑莓、苹果的iPh

纽约时报发表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政经评论家、电视节目主持人本?斯坦(Ben Stein)的评论文章,指出在现代生活中,人们因为无处不在的移动通讯,丧失独立思考、体会孤独的能力,正在成为自己制造的机器的奴隶。以下为其全文: 法国哲学家卢梭有句名言:人生而是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

卢梭的名言依然能反映现代生活的真谛,只是当今世界,我们的枷锁不是用钢铁铸就,而是由小小的盒子——手机和无处不在的空中电波铸就。这些小盒子可能是RIM的黑莓、苹果的iPhone或LG的Voyager,正是它们,让人们看似随时和世界保持连接,实际却被禁锢在人为的机器世界里,在那个世界里,人们丧失用眼去观察周边世界、用心审视自己体会内在孤独的能力,人们正成为自己创造出来的机器的奴隶。

如果我们是在飞行旅途中,我们可能会听听音乐、读读书或看看报纸,困了就睡上一会儿做个好梦,或和我一样放眼端详窗外的云朵或者享受莫扎特的A大调协奏曲,或者还可能会和旁边的旅客聊上几个小时。这个时候,人们可以自由地思考自身的存在,可以回忆高中时美好时光或者初遇心上人的场景。

然而,当飞机着地,空中旅程结束的时候,随着口袋里手机不停响起,一切都变了。人们在小小屏幕上开始了更漫长的征程,但在这个征程中再也无法享受自我的一切。有太多我们必须要听的电话;还有语音留言不停进来,或者是说家里的孩子超速驾驶拿到罚单、或者是追加保险保证金的通知、或者是猎头的新工作意向等等。成堆的事务就像手铐一样,在我们结束飞行旅途的时候又带回我们的双手。人们的精神、血肉之躯就成了塑料和电子装备的一部分。

如果没有手机我们又会怎么样呢?我们仍要处理工作、家庭和老板的事务,但至少他们不会形影不离的紧跟身后、不停地大声叫嚷、告诉我们该做这个该做那个或者担心这个担心那个。至少,我们还有自己的领地,可以有自己时间和空间,而不像现在这样。

再来看另外一个场景:当散步在中央公园和第45大街的曼哈顿林荫大道时,你看到的几乎每个男人女人不是在打着电话就是在浏览着手机上小小的屏幕。没有人会注意别人,每个人就像是电子产品的蚕蛹,埋头吐着自己的丝;每个人的脖子又都像挂上了枷锁,只是他们自己不曾知道罢了。

这里没有人与人之间的社区,人人都封闭起来,几乎很少面对面交流,似乎不像生活在同一个星球。

再来看看我们的年轻一代,我看到的是他们三三两两出入,每人都随身携带着手机,整天不停的接着电话,有时甚至都没有时间和身边的人面对面说话。

回想自己的少年时光,可以感受深秋入冬的离绪,思考自己的未来,梦想长大后的成年生活。这些都是如此美好的回忆。

但是,现在,年轻人再也没有时间去思考、去梦想,除了在手机上不停闲聊着购物或者电视的事情。真的,手机替代了思考。我们年轻时拥有的精神家园现在再也不复存在。

我的工作时间大多是和商业人士度过,我看到的是,他们正在成为通信的奴隶,他们的工作成了无时无刻的卖身契,他们的家庭、孩子也正通过无时无刻的通讯成为无尽的羁绊。

那尝试着过一天或者一周没有这种通讯打扰的日子如何?你会惊讶于你所发现的生活,这才是生活的本来面貌,这才是回归自我。

然而,我们无法永处那个世外桃源。未来会怎样?我们能摆脱这种无时无刻都在呼叫你的电子枷锁么?还是我们终将成为我们自己制造的机器的奴隶?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