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人生 正文 第四十节此情可待成追忆

wanglong6410 收藏 0 1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张昕没想到在这儿遇见了荣飞和他的对象。不用问,看荣飞对女孩的态度就知道是他的恋人。

荣飞也曾用这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可是当时自己完全不在意。孤独的时候,张昕颇研读了些古诗,对李商隐的《锦瑟》有了自己的体会,“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张昕坚信荣飞是爱过自己的,他不理解的是荣飞为什么忽然变得如此冷酷。就因为自己拒绝了他?感觉到荣飞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性格,怎么就没有一点转圜余地?和荣飞在一起的时候,荣飞对她的态度并不是憎恨、厌恶或者报复,而是温和的,完全的同学间的关系。为什么他采取这种很难理解的态度?张昕百思不得其解。出于女孩子的矜持,张昕做了她最大的努力,可是这些显然落空了。直到从其他人口中得到荣飞找了对象的消息,张昕愤怒,哀伤,自怨自怜。人性的弱点之一就是得不到的东西就是最好的,所以张昕放不下荣飞。时光的流逝不仅没有减淡她对荣飞的思念,反而更加强烈了。她认为荣飞是个极其传统的男孩,这种男孩都是很顾家的,他不可能不在意家庭的态度,于是张昕使出最大的力气和荣飞的父母奶奶建立关系,她的身份有些尴尬,每次去荣家都要找好理由,最好的当然是找荣飞。她去的时候,既怕荣飞在又希望他在,巧的是她去了四五回竟然没有一回遇到荣飞。国庆休息,母亲说起解放广场新开了羽绒服专卖店,她想起单珍曾对她说过,荣飞好像和这个明华服装有某种关系,他曾给过李建光等人羽绒服,那时这种轻便保暖的服装还是很稀罕的。于是张昕便拖了母亲来逛专卖店,进门便看见荣飞正给一个女孩试衣服,女孩子戴着眼镜,很文静的样子,个子比自己稍矮一点。张昕愣在那里,服务员上前招呼她也没听见。段英感觉到女儿的异常,顺着女儿的目光望过去,似乎明白了什么,张昕清醒过来,“妈,我们以后再来吧。”

荣飞听见了张昕的话,于是看到了张昕。

“你好,真是巧啊。”荣飞微笑着走过来,“阿姨你好。来买衣服吗?”

段英和张昕虽然没有敞开了交谈,当母亲的岂能不知晓女儿的心事?张昕今天的神情明白无误地告诉了她想要的答案。

段英没有理荣飞,直直的看着邢芳。

“我来介绍。老同学张昕,这位是张昕的妈妈。”他转而对张昕和段英吗,“邢芳,我的未婚妻。”

“你们好。”邢芳微笑着问候段英母女。

“我们走吧。”张昕努力忍着几乎要滚落的泪水,拉着段英走了。

“她------”邢芳不傻,当然看出张昕的异常。

“没什么,以后慢慢告诉你。”荣飞让服务员将两件羽绒服打包,付款。邢芳木木地跟在后面,心事重重。

荣飞在心里叹气。该来的一定会来,鸵鸟政策是行不通的。何况自己和张昕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可对邢芳讲的。

“算了,我们回去吧。”荣飞本想带邢芳去解放百货选二条裤子,现在的气氛真不是带着恋人逛街需要的。

北重节日里反而显得冷清。整个家属区静悄悄的。荣飞将车停在楼下,看着邢芳上了楼,犹豫了一下没有跟过去,而是回到自己的宿舍。李卓回家了,宿舍很安静。荣飞拎起床下的哑铃玩了几下,又扔回了原处。躺在床上,双臂枕在头后,仰看着天花板发呆。

自以为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但在某些场合仍然迷茫,这就是荣飞现在的心情。荣飞不由得想起记忆里看过的一个寓言式的故事,一个渔夫悠闲地躺在小船上休息,另一个路人规劝他,乘着大好的时光,赶紧去打渔呀,怎么能睡大觉呢?渔夫反问路人,打渔有什么好处?卖钱啊,卖更多的钱即可换大一点的船,更好的网,可以打更多的鱼。然后呢?渔夫继续问。然后你就可以休息了。渔夫再问,那我现在做什么呢?荣飞现在的心情不能和渔夫的故事完全贴合,但颇有类似乎之处,拥有一份莫名其妙的记忆使他偏离了原有的生活轨道,自以为绝对可以寻找到幸福,比如邢芳。但实际情况是,邢芳来到他的身边了,但是,此世的邢芳相比于彼时的邢芳,少了几分心灵的沟通,多了几分莫名其妙的疑惑。张昕未必是他极为看重的情感障碍。不行,必须和邢芳认真的谈一谈。荣飞起身,房门适时的敲响了,进来的正是邢芳。

“正准备去你那里------”

“是吗?找我什么事?”

“你找我什么事?”

“不跟我说说那个女孩?”

“当然。应当有更重要的东西,我们应当好好谈谈------”荣飞整理床铺,“坐吧。你先说。”

“我觉得应当你先说。我对于你就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瓶,你对于我,却是一个黑漆的陶罐------”

“陶罐?貌似价值比玻璃瓶值钱呢------好吧,张昕是我的高中同班,后来考上一所大学。我承认,我过去喜欢过她。就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喜欢。我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

“怎么会?”邢芳不相信荣飞的话,在她眼里,荣飞成熟的可怕。

“张昕不喜欢我,至少以前是这样的。我绝不骗你。我跟你说过,我在81年秋天,也是国庆之前,上体育课时,我被高低杠撞了一下,将鼻梁撞断了。”荣飞不由得摸摸自己的鼻梁,“昏迷了很长时间,醒来后发现自己曾做过一个梦,梦里和一个叫邢芳的女孩子恋爱结婚并且有了可爱的儿子------”荣飞不由得拉住邢芳的手,她的手生的好,娇小美丽,柔若无骨。

“胡说吧?”吃了一惊的邢芳轻轻挣了一下,没挣脱,任由他攥着了。

“我们在一起吃了很多苦,打拼出一个幸福的家,可是我做了很多荒唐事,你的身体又不好,总之很遗憾。梦是那样真切,让我不得不相信真的发生过。自那以后,我觉得任何女孩子都不能替代你,包括张昕。你听说过时光倒流没有?按照相对论,当以光速飞行时,会出现时光倒流,我们会看到自己的过去,甚至回到童年------”

“我不相信。所以你不再理张昕了?”

“是的,尽管在以后她对我的态度发生很大的变化,我只能和她做一般的朋友,一般的同学。”

“这是不可能的。我直觉她仍爱着你,你这样对她不公平。我觉得她更适合你。她那么漂亮,你们又是老同学,知根知底------”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知根知底用在你身上更贴切些。小五,”荣飞叫了声她的小名,邢芳在心里一哆嗦,想起他曾经说出过自己的许多秘密,比如脚的大小,比如生吃西红柿会胃疼。这些只有她至亲之人知晓的东西他怎么知道?“你不信是吧?你左股有个红痣,大概黄豆大小,有没有?”这声犹如晴天霹雳,“你怎么知道?怎么会?”邢芳心中的震撼无比,“怎么会?”她瞬间就打消了他偷窥的可能,“也是梦里的?”荣飞凝重地点头,“你说,我们是不是注定的夫妻?世界上有很多我们尚未能合理解释的事情,所以你也可以当成是巧合。但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挚的,你一定要相信。”荣飞起身锁上门,不由分说将仍呆坐着的邢芳抱住,大嘴印上她的红唇,很熟悉的味道,邢芳起初呜呜的挣扎着,很快就和荣飞吻在一起,荣飞的右手摩挲着伸进她的怀里,邢芳竟然没有挣扎!

真是上天注定的因缘吗?

就在荣飞和邢芳突然缠绵之时,张昕和其母段英正在做着艰难的谈话。张昕没有否认她爱着荣飞,她流着泪将他们之间的故事一五一十地讲给了母亲。段英听完松了口气,那小子并没有做让她不能容忍的事,年轻时的爱情哪有一次成功的,“这没什么。这是没福气。就小昕你的条件,什么样的人找不到?他是瞎了眼。好了,忘掉他,再不提他的事!北钢那么大的单位,还怕找不到合适的?何况在我面前提起这事的不知有多少!妈妈给你留心就是。”

张昕已经冷静下来,“我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我真的很难摆脱这个圈子,妈,我的事你都知道了,但是你帮不了我的忙。我得自己想办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