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说说全面发展与专业精通[蓝剑军团]

近年来,我们中国开发不少新武器和高科技产品,并且不少已经开始装备部队或应用于民间。同时,一些不同的声音也是接连不断的传来,比如对歼十,95枪族,载人航天器等等的批评言论。总之说法是缺陷多多,算不上好东西,然后说国家浪费资源,科研技术人员水平有限等等。这些说活倒也不是豪无根据,不过这种完美主义似的求全责备,是愤青太多?还是民众的水平越来越高了?还是我们中国的科研人员的水平真的不行了?在我看来,除这些因素之外,中国的文化传统与思维方式的影响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在我看来,中国人对完美的追求是很强烈的。比如以前形容某人有本事,有水平,一般用这样的描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上马能治军,下马能安国;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医相占卜无一不通~~~反正都是那类全才通才的描述。中国文化传统中,对于全才博学之士的认可程度是最高的。一方面是中国古代的农业经济,以自给自足为主,男耕女织,就可以满足家庭需要,交换劳动产品并非生活所必需。另一方面,中国传统哲学里,儒家讲仁义忠恕之道,道家讲虚无,总之都是讲人只要明白了一个终极的概念或思想,便可以不变应万变,这就是为人处事的最高境界;而那种随机应变,应时而动的人才,在古代社会为上层名流所看不起。因此,中国古代的科学与技术这类需要专业技能极强的行业,发展的比较缓慢,并且由于家族技艺的保密,很多都已经失传;而艺术人文领域的大师则层出不穷。

西方的思维模式则是点对点的判断与分析,海洋民族与游牧民族的生存必须借助与农业民族的等价或不等价交换。因为无法自给自足,那么就只能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后来随着工业革命的开始,西方世界的社会分工越来越明确,职业定位也越来越明显,所以科学与技术的发展取得了飞速的发展,也就造成了西方社会对于“专才”的需要,超过了“全才”。

这种评价体系的差别,也影响了社会各方面的发展以及机构设置,人员选拔等等。中国机构里,总是想找一个全方位都懂的领导,一些基本上算得上全才的中层管理。而实际上,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啥都不懂的“好人”。而在评价体系中,对一个人,一件事,一个物件,一项技术,也总是要“均衡”的考虑,用一些“基本上达到”,“基本上符合”的说法,最后总评当然也就是“基本上合格”,“基本上达标”。

而这几年,在国内,也开始了西方的那种分项指标评价体系了,比如某项指标几颗星或多少分,另一项指标几颗星多少分等等。这种量化的考核体系,当然也有自身的缺陷,不过却弥补了中国人喜欢整体评价时所忽略的一些细节因素。这种细化考核体现了西方人的思维方式,他们的思维有更强的逻辑性,喜欢单向的,判断性的思维方式。他们将每项工作分解后,用一种方法或一类人去解决问题,当各种专业人才与专业技术到位后,用一种管理体系去把他们整合起来,完成一件整体工作。他们做出来的东西,经常是只能做一件事或一类事,而中国人做出来的东西倒有不少是集成整合形式的。

回到本文开始提出的问题,在现代化战争中,很多武器的定位是很明确的,在某一方面能够达到一定的水平就可以接受。由各方面合成出来的团队,也就有了完全的战斗力。而我们中国人的想法,老是觉得要是弄出一架飞机,能远近、空地、灵活性与战斗力兼备为目标。这就有点难为人了。我是个军白,对于武器的各项指标了解不多,但是综合战友们的评述与官方民间的各种说法,我们国家这一批新问世的武器,在某些方面还是能够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而这种先进水平,是否适合中国国情,中国军情,中国民情,那就是另一层次的分析了。

总体来说,我感觉我们中国人的完美主义的审美倾向、以及对于“全能”、“全才”的认可和尊重,经常让我们听到一些专业挑毛病的人。总觉得难有十全十美的东西,也就总觉遗憾让生活变得更加郁闷。反正以完美的眼光看,任何事物都会有毛病,所以有些人就乐此不疲的用这些证明自己的水平与价值。有些人找到毛病后用自己的本事去完善,去提出自己的相法与解决方案,这值得敬重;有些人纯粹是没事找事,那就纯属无聊了。

现在的中国社会体系中,需要专业人才来做事,但是各种专业人才的整合能力有限,弄得很多专业人才在工作时比较郁闷,也无法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总是有一些“啥都懂的”、“背景比较全面”的领导或人才在指手划脚,让你这样,让你那样。然后功是领导的,过是干活的人没干好。再加上一些中国非优良传统,这事就更难说了。

总之,社会需要专业人才,专业技术,却还在用传统的全才全面的思维模式去管理运作,造成的后果,就是不能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影响效率进而浪费资源。在中国,专业人才一般是很上坐上领导岗位的,而一些全才领导的能力,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跟不上时代,甚至是落后与反动。其背后的原因,还是中国的传统,中华文明几千年的惯性实在是太大了。

最近是国家各项课题申请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就发现了很多比较无语的事。有些大课题必须要有人来整合,而这个整合的专家,也只是自己领域的专家。品德高尚的,会以科研目的为出发点,以科学出发点;品德素质一般的,就先考虑能拿多少钱,不管将来如何,先把钱弄到手。后来的实际工作,那就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自己的利益不损失就可以了。就算是不出成果,也可以借着“科学的道路充满荆棘”来用一种比较“科学”的解释,整理一下几年来的工作。

专业角度与专业人才,何时能真正的融入有中国特色的管理体系下呢?专才与全才都是社会所必须的。而专业人才是社会运行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因素,而在一个复杂体系中,也不妨用一些单功能的模块整合出一个整体的系统,不必强求单一模块有太高的功能。对于全才,可以让专业人才自己去发展,不必强求。

可是如今,“全才,全面”的吸引力还是太大了。就从培养人才的高校说起,近年来大学的合并,重组层出不穷,一个个的“学院”、“学校”,摇身一变,都成“大学”了。一些学校以工科见长,也功利化的弄个MBA,经济管理,金融等热门专业。一些根本没有多少师资力量的学校,也弄起了计算机、通信、自动化等热门专业。被蒙弊的学生们入校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但是十二年的寒窗,现实的生活状态,让中国的学生难以重头再来一次选择高校的机会。而各高校里的“系”,也都急不可待的要升级为“学院”,因为“学院院长”可是比“系主任”好听多了。正在中国的高校还在为名头争来争去的时候,美国的著名学府MIT,至今仍叫麻省理工学院。人家可是没要改名,但是还是吸引着全世界的精英。

并且中国的学位,听起来也是有点意思,学士,硕士,博士。“硕”与“博”这两个词,形容的都是广度,而不是深入;讲的是博学多才,而不是专业精通。但是现在世界上研究生培养的模式,是向着专业的方向发展,有很多研究生毕业后,非本专业领域是一窍不通,如此硕士与博士,如何当得起“硕”与“博”的称呼?

硕士与博士,体现的就是中国传统中对于人才的全面要求,但是现在研究生的培养模式借鉴的还是西方欧美的体系,这种反差,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会一直存在,也不是改个名字能够解决的。其实这些名字,还是当年的老一辈学者专家对于年轻人的期望,希望这些研究生能够既专且博。可是专才已经不易,博学更难。又有几个能达到博览群书,博古通今的境界。与其培养不出一个全才,那就培养一些专才,并且给他们一个空间去施展吧。

对于近来的国学热,倒也不妨去思考一下,如何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为专业人才提供一个广阔的空间?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大师必然是全才的,是“一法通,万法通”的名人高士,可是在当今社会,想达到这个境界,需要天赋加上极好的后天条件。培养一个巨匠不难,但是培养一个大师太难了。

这种全才与专才的和和谐共处,不只是教育问题,还涉及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文化背景造成的评价体系的变动,难度实在太大了。

最后,希望中国将来的新技术与新武器,也能在有自己独特优势的基础上,尽可能的全面一些,完美一些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