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地面炮兵威振南疆》续篇(12)

松山生人 收藏 4 821

地面炮兵威振南疆续篇(12):

作者:松山生人、仁人利剑


二十六、速排故障:

这次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我们平远县籍战友在二营五连的有阿定、阿勇二人,蕉岭县籍战友在二营五连的有阿张等人。阿定当时是连部通信员,阿勇当时在六班当炮手,阿张当时任炮班长,组织指挥全班战斗。据他们回忆:

二月十八日九时许,我步兵第三七四团向越军哥勘长形高地发起攻击时,突然遭到敌人107毫米火箭炮袭击,前进受阻,要求我们63式130毫米19管火箭炮二营炮火支援。

配置在水口阵地的我二营五连奉命压制敌炮。正当全连进行一次齐射时,该连一炮突然不发火,如不迅速排除故障,势必会影响射击。这时,向上级报告已经来不及了,时间不允许有更多的考虑,一班长当机立断,沉着冷静,认真检查,发现原来是保险管烧坏了,需要更换。为争取时间,他换了保险管后,来不及上紧,便一面用右手压紧保险管,一面用左手按下自动发射按纽。就这样,一班长在五秒钟内迅速排除故障,使19发炮弹全部顺利发射出去,保证了全连炮火的及时猛烈。一班长紧急关头,能在五秒钟内迅速排除故障,保证了火炮及时发射。这与他熟悉火炮性能,操作技术熟练,遇事沉着冷静、处置果断是分不开的。

二月十八日九时许,我们130毫米19管火箭炮二营六连在水口二号阵地上,奉命进行一次齐射,压制正在炮击我步兵的敌炮兵连。四炮发射了3发炮弹,突然射击中断。四班长迅速检查,发现保险管已经被烧坏了,他马上采取措施,更换了保险管,迅速排除了故障,保证了继续发射,使19发炮弹及时发射出去,以猛烈的炮火压制了敌炮阵地。

二月十八日十三时,二营四连在进行第二次齐射装填时,五炮第十号导向管出了故障。跟随二营战斗的团修理所炮技师和炮工闻讯后,立即赶到现场进行抢修。经检查发现1发炮弹卡在定向管内,不能到位。原来在装填时,炮手只顾抢时间,不小心把引信上的冲帽碰落在定向管内。

当时由于过分紧张,没有详细检查,只想迅速把炮弹装到位,便使劲往上推,结果炮弹与冲帽在定向管内越卡越紧,既推不到位又退不出来。查明原因后,他们便立即进行排除。因炮弹上引信无法卸下,又不能用工具去捅,便试用铁丝做成钩将冲帽钩出,但因冲帽挤得太紧,根本钩不动。他们又改用炮衣支架上的拉钩(直径约6毫米)来钩,还是钩不动。

在这困难面前,他们突然想到了,在炮车上有几根准备装水用的大竹筒,粗细比较合适,便立即用竹筒将引信罩住,尔后从上往下捅,很快把炮弹退了出来,终于排除了故障,保障了火炮的及时射击,支援了步兵战斗。

二月二十日早上,配属我们一营作战的团后勤分队,跟随一营火炮分队,奉命从越南通农县城郊宿营地,向河安县那民战区开进。上午八时左右,部队前进至魁剥以东,扣兰附近的渡口正涉水过河时,突然遭到公路左边山顶岩洞之敌袭击。敌人居高临下,利用石山、岩洞,企图阻止我部前进。

这时我们一营首长临危不惧,迅速组织轻武器小组,以猛烈的火力压制敌人,掩护火炮、运输车辆过河。眼看大部分火炮、运输车辆都顺利过去了。突然,一连的725号运输车在河中发生了故障,走不动了。领导非常着急,立即组织人员下河推车。但由于车上满载着弹药,又是在水深约一米的河中,很难推动。

这时,跟在后面的汽车连708号车司机,临危不惧,不顾个人安危,跳进河中,赶到725号运输车查看。他先进入驾驶室,打开点火开关,尔后,摇转曲轴,判断是电路故障。便迅速跳上叶子板,打开发动机盖,卸下分电器盖,发现原来是白金过脏。于是,他敏捷地在几分钟内,就将故障排除了,使725号车开上了河对岸,使后面的车辆迅速地涉水过河,通过了敌人火力封锁区。汽车连708号车司机,在遭敌人火力袭击时,临危不惧,不怕牺牲,沉着冷静,迅速排除故障,这与他平时勤奋学习,刻苦钻研是分不开的,这种可贵的精神是值得大家学习的。


二十七、确保精度:

据在二营六连参战的阿绪等战友回忆:二月十八日,我军进攻越南复和县的步兵突然遭敌炮击。上级命令我们63式130毫米19管火箭炮二营迅速以炮火压制敌炮。

二营指挥员为保证射击的精度,决定先以一门准备最快的火炮进行试射,尔后行效力射。任务下达到阵地后,全营火炮迅速操作,各炮都想承担试射任务。六连一炮在平时训练中是全营有名的炮班。这次,他们密切协同,迅速操作,炮长在30秒钟内就记录和计算好了装定诸元;瞄准手瞄准和居中水准汽泡一次成,不到40秒,就装定好了射击诸元。与此同时,炮长也迅速将拉杆机构拉至发射位置,并迅速准备好了发火机。由于他们技术过硬,操作熟练,仅用一分多钟就做好了一切射击准备,担任了二营的试射任务。

六连一班能以全营最快的速度,担任试射任务,这与他们战前的刻苦训练是分不开的,只有熟练掌握手中武器,练就一手过硬的军事技术,战斗中才能得心应手,快、准、狠地打击敌人。在自卫还击战中,我们63式130毫米19管火箭炮二营六连,为确保射击准确,制定了相互检查的连环保险措施:一是接受口令时,逐级复诵监听,防止听错、传错;二是计算和装定诸元时,排长、炮长、瞄准手互相通报校对诸元;三是排长、炮长分别检查炮上装定的诸元和瞄准位置是否准确,严格把好精度关。

二月十八日,我们130火箭炮二营六连在水口阵地,突然接到对敌炮阵地进行1次齐射的射击口令。由于紧张,二排有二门炮方向向右多装定了1—52。该连五班林班长及时发现了这一情况,并及时向二排长报告了此事,经过二排长校对检查,及时发现并纠正了错误,保证了炮火的准确,摧毁了敌炮阵地。

由于该连采取了连环保险措施,各岗位人员精心操作,细致检查,密切协同,在每次战斗中,保证做到无差错,园满地完成了战斗任务。


二十八、艰难穿插:

十八日凌晨二时,我们63式130毫米19管火箭炮一营,接到我边防部队第四十一军炮群的命令,军炮群命令我们一营配属步兵第一二一师打穿插,由北斗公社待命地出发,从我国边境那坡县的念井,那兹出119号界碑,向越南高平省的通农县穿插进攻。

我们一营奉命从那坡县的念井,那兹出国,向越南通农县穿插开进途中,我们一营指挥连在前,车辆编队是观察所侦察和通信的车、架主线的车、阵地侦察和通信的车、后勤保障的车顺序开进,各炮连分队和营后勤分队紧随在后。各炮连分队均按炮车、弹药车、炊事车的顺序编队开进。

由于两国交界地处山区,山高林密,坡陡路狭,又是我军某工程兵部队刚开通的山区道路。山区新开的道路泥泞,坑坑洼洼,前进时而受阻,好在有广西百色地区田东、田阳等县的许多参战民兵和民工进行护路,我们全营的车辆、火炮和兄弟部队的车辆,才能慢慢地前进……

当我们一营经过越南通农县莫隆一片稻田地时,这里没有民工护路,一营指挥连的车辆和一连先行的几台炮车艰难地开过去了。可是,跟在后面的一连的弹药车和炊事车却因打滑陷进了稻田,因人员少,推也推不动。他们只好将炊事班车上的木柴全部卸下来垫路,一边垫路一边慢慢开进,整整用了一个多小时才通过这段路。当晚,又行至一段新铺的稻田路时,一连前面的炮车都已经通过,一连的弹药车再次被陷不能前进。此时,车上只有司机和车长二人。他们急忙寻找树枝和石头垫路,汗流浃背地忙了二个多小时,弄得满身泥水,汽车还是依然不动。一连的连长见弹药车老是跟不上来,估计可能是遇到困难,就派了一个排的兵力步行返回协助他们,这才将全部运输车辆推过泥泞的稻田路。

诸如此类掉队的情况,在开进过程中发生过多次。运输车为什么会掉队呢?主要原因有二,其一是车辆载重过多,每台运输车装了九十多发炮弹,重量近四吨,再加上背包及其它物资,共有四吨多重。解放牌运输车,在较好的路面载重才四吨,在执行穿插作战任务的山区,在新开的山路、稻田路、小河沙泥路、乡村泥泞路等,这么差的复杂路线上超载行驶,又无道路保障组织和保障措施,运输车辆怎能不掉队呢?其二是运输车辆配备的人员少,每台车包括司机只有二人;同时,编队又在全连炮车的后面,这样一旦打滑,无人进行协作帮助,势必就会掉队。

这是第一次出国作战,又是执行穿插作战任务。全营参战人员320多人,装备有63式130毫米19管轮式火箭炮十八门,运输车辆四、五十台,另部队直属机关和直属分队加强人员60多人,运输车辆十多台。由于我们炮兵部队的装备重,在山高林密,道路泥泞的情况下开进,车辆很容易打滑被陷,前进非常艰难,而且又非常危险。火炮、运输车经常是,走一会停一会,用了十多个小时,才能开进几十公里路。

记得十八日下午四点钟左右,我们一营指挥连和各炮连的运输车、炮车,在一个小村庄背后的泥土路上行进,走一会停一会,泥土路的右面是房屋和稻田,左面是石头山。当行进的车队停在泥土路上时,越军在远处山那边的火炮向我们射击,一发炮弹打到右面的稻田里爆炸,距离我们较远;另一发炮弹打到左面的石头山脚下爆炸,距离比较近,炸开的小石块飞到了车辆的逢布上。这发炮弹好在没有打中我们的车辆,万一打中那一台车,起火燃烧或者爆炸,都会造成非常严重的损失。因为我们当时停下来的车队,车辆之间的间隔只有二、三米,几十台车连接成一条长龙似的,而且这条泥土路又窄,根本无法疏散车辆。

我们全营都是机械化部队,在较好的道路上开进,一般情况下,一个小时可以开进几十公里。可是,在这新开的山路和泥宁道路上开进,十多个小时才开进几十公里。这样差的道路和环境不适合机械化部队开进和展开,也不能够充分发挥机械化部队的整体战斗力!

由于道路泥泞,车辆经常被陷,前进经常受阻,所以至十八日下午十九时才到达那心村,前进至越南人开好的乡村公路。十九日早上八时才到达越南高平省通农县县城,(旧址铺中塘)。

当时越南高平省通农县的县城,就像我们祖国某个小乡镇的一个圩场那样,道路两边有一些平房式的店铺,房屋不多,都是砖瓦平房和木板房,人口稀少,看不到几个本地人。因为害怕战争,当地大多数居民和附近村民,都藏到较远的石头山山洞里,不敢出来走动。

我们全营指战员到达通农县城时,这里已经被我军步兵和坦克部队占领一天了,但残敌未肃清,县城外围枪炮声连续不断。这里有我军步兵和坦克部队的指战员在这里防守,有的步兵站岗放哨,有的步兵休息待命,有的步兵在县城外围继续攻打。我们全营在这里休息了大约一个小时,又接到前往黄得穿插开进的命令。

十九日九时我们全营受命往黄得穿插开进,准备占领黄得阵地攻打越军班庄守敌。因路狭泥泞(即乡村土路),车辆、火炮前进艰难,经常是走一会停一会,走了六、七个小时,才前进十多公里。进至郎干村时,前面道路不通,车队前进受阻。在这里我们听到:“昨天晚上,即十八日晚上,我步兵第一二一师后勤部的骡马运输队,进至郎干至黄得之间的山口处,遭受越军分散之敌的伏击,伤亡严重。”

当我们全营进至郎干村庄,接近山口处时,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钟左右,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确保部队安全,军炮群命令我们全营,立即返回通农县城郊露宿待命。部队返回通农县城郊宿营地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到达宿营地后,司机班的战友们马上检查车辆,加油的加油,加水的加水,保养车辆,做到随时能够开进。孙司务长迅速组织炊事班人员马上做晚饭,炊事员们分工明确,相互配合,个个忙碌着,速度很快,大约四十分钟左右,全部饭菜就煮好了。全连人员分各班围在一起,坐在地上吃晚饭,大家都吃得又快又饱。张指导员和李副指导员,利用饭前饭后的时间,做好宣传鼓动工作,鼓励大家吃苦耐劳,连续作战,为人民杀敌立功。

当天晚上,我们全营指战员在通农县城外的一片山陂地上露宿。在宿营地周围布置了许多哨兵,真是做到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战友们每间隔一小时轮流放哨,这里不是站岗,于是卧倒在地上放哨,卧姿持枪,子弹上堂,随时准备消灭来犯之敌。但放哨时上级要求,不能随便开枪,开枪会暴露全营宿营地。

当天晚上阿生和其他战友一起放哨时,有一段时间枪弹声很近,人跑步声从远处跑过来,越来越近,阿生和其他哨兵都非常警惕,子弹上堂,随时准备射击,消灭来犯的敌人,但又怕误伤友军,又担心暴露我们的宿营地,所以一直没有喊“站住,口命。”好在过了一段时间,脚步声又越跑越远了,哨兵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当天晚上在宿营地周围,敌我双方枪声未断,炮火轰鸣的声音时断时续。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全营战友们在国外,度过了第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晨,听兄弟部队的步兵说:“昨晚在通农县城外围,残敌不断袭击,扰乱兄弟部队,我步兵部队奋力还击,消灭了不少残敌,保卫了步兵部队和我们炮兵部队的安全。”

我们还听到兄弟部队的步兵说:“十九日下午五时,当我们炮兵部队撤出郎干村后,我军步兵某部侦察营又集中兵力,往黄得方向开进,当晚我步兵某部侦察营在郎干至黄得之间的山丘上,伏击歼灭越军正规军235人。”喜迅传来,大快人心,战友们齐声赞扬我们的步兵侦察兵

(附注:下接续篇(13):二十九、渡口遇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