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经济领域的成功令日本民族的自信心空前高涨。“亚洲新巨人”、“日本奇迹”、“日本神话”等光环纷纷往日本人头上砸。“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最安全的国家”、“最长寿的大国”、“距离天堂最近的国家”等描述,让日本人沾沾自喜。书店里《超大国日本》、《大日本的时代到来了》等吹捧日本的图书相继风靡。而今,经济大衰退,日本又开始用“日本大沉没”“大和民族的斜阳时代”“东亚大繁荣”等词语,来形容日本大不景气。在日本随时随地,世人会发现,日本的修饰语中频频出现一个“大”字。


“大”字在日语中俯首即拾,垂手可得。日本人把自己的民族自豪地称为“大和民族”,把自己的祖先称为“天照大神”。统治者在年号中也喜欢来一个“大”字。日本采取的第一个年号“大化”取自“伟大”的“变化”之意。此外,还有“大宝”、“大同”、“大治”、“大永”、“大正”等,每年新年日本天皇在皇宫接见市民时的讲话被称为“大昭”。


1889年,为了实现富国强兵、向外扩张的野心,日本将国名定为“大日本帝国”,仿照德国宪法制定了新宪法,名曰《大日本帝国宪法》。20世纪30年代,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为了实现称霸亚洲的野心,策划了以“大日本帝国”为核心的“大东亚共荣”阴谋,实施了不断扩张的侵略行径,把侵略的战火烧到中国……


为什么不使用其他文字而单单看中一个“大”字呢?因为日本人相信,“大”字子不仅能增强国民的信心,还能表达出岛国人征服世界的野心。


比如,“大文字祭奠”活动的“大”字火焰,不仅可以为先人顺利地送去祝福和平安,还可以保佑现世的人健康平安,同时,看到这个壮观的“大”字的人也会吉祥、幸运。透过“大文字烧”的熊熊火焰,我们可以看到日本人对“大”字的青睐,可以理解日本人赋予“大”字的独特内涵。日本人用一个“大”字,尤其是放大了的“大”字造型,延伸和扩展的不仅仅是火焰,而是他们内心积蓄的、希望扩大的理想和幸福。每年8月15日孟兰盆节之际,在“大文字烧”的周围,是成千上万虔诚向往巨型“大”字的大和民族的王和子孙。


自古以来,日本非常喜欢“大”这个字。这个偏爱可以追溯到3世纪。古代日本以职业确定姓氏,大概有八种姓——臣、连、君、别、直、首、造、史。姓氏有高低贵贱之分,以臣、连、君为最高阶层。为了突出“高级”人士的身份,人们常在其姓之前再加个“大”字,于是就有了“大臣”、“大连”、“大君”等“大字辈”。许多有自卑感的日本人往往也是自大狂,非常喜欢用“大”字。在日本,可以经常听到“大日本”、“大卖出”、“大至急”、“大痛手”、“大地主”等“大话”。


在日本人的意识中,“大”字是个好字,雅字,并具有“夸大”和“炫耀”的意义。历史上,日本列岛及由居住在那里的人所构成的集团曾被称作“倭”(主要是在中国的史书记载中),就是在列岛内部也自称“倭”。可是,在7世纪后半叶通过大化革新,“倭”以法治国家的崭新面貌出现在历史舞台上,以此同时,日本人也开始对外称“日本”,对内在“倭”前冠以“大”字,书写为“大倭”,后又改为“大养德”直至改为“大和”。虽然,作为日本国名的汉字称谓几经发生变化,但是其读音(ヤマト yamatou)未发生变化。由于“大”字是一个附加好意的接头词,在前面增加一个“大”字,就比单独一个“倭”字产生出气派和强大的视觉表达效果,以显示出作为法治国家刚刚诞生的新面貌。


从使用频率看,“大”字在日本人的言语中使用率较高,普遍受到喜爱,并具有外人难以想象的积极意义。这种积极意义首先表现在感觉程度上。汉语中的“非常有人气”或“超人气”在日语中就是“大人气(大人気)”,热烈欢迎”为“大欢迎(大歓迎)”,“非常喜欢”为“大喜欢(大好き)”,“学术权威”是“大先生”,“优秀学者”是“大儒”,某领域的卓越人物是“大人物”,“国家最高领导”是“大统领(大統領)”,等等。古代中国人习惯在姓氏后面加一个“子”字以示尊敬,如孔子、老子、孙子、墨子等。日本人则以一个“大”字表达尊敬或钦佩。例如,在日本明治维新初期有一位著名军事任务——西乡隆盛,日本人很欣赏和钦佩西乡,不久前,我去为西乡的纪念会“三洲会”演讲,他们写出“大西乡纪念会特别讲演”。


韩国学者李御宁就写可以一本《扩大和缩小意识的日本人》,他说道:日本人因为岛国心理的影响,对物体和实物都已缩小的意识去对待,而实际在想法上,都是扩大意识。包括在领土上,岛国受限制,他们就来个“大扩张”:在产品上,为赚取利益,他们就来个“大输出”;在投资上,瞄上大中国,他们就来个“大进入”;在联盟上,搞东亚共同体,他们就来个“大提携”,这就是小日本的大国意识,争做世界强国、亚洲大国的野心。



本文内容于 3/13/2010 4:50:10 PM 被★★五星★上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