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岛大冒险之三《真假龙王》

铁血之凡人 收藏 1 51

屏幕上闪过的画面着实让我吃惊,这难道是真的?还是仅仅只是电影?我开始仔细回想那些画面,里面的背景有些是见过的是真的,可是那些人物谈话内容骇人听闻,想不到曾经的家乡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震惊之余画面再次发生变化,画面里出现了更为让人震惊的场面:一个死去的女人赤身裸体的躺在一个解剖台上,一个古董样的磁铁制项圈套在她的喉咙上,勒的很紧,项圈深陷,周围的皮肤紫青带血,同时项圈被用螺丝固定在解剖台上,可以想见那女人死前头部以下身体的各部神经讯号就已经很难传达到大脑,而通过脊髓的神经信号在通过项圈时,在项圈磁场的作用下会发生改变,这样势必导致那些信号失真紊乱,而同时女人四肢手腕脚腕上全都有厚重的铁质箍环紧箍着,箍环上栓着铁球,看上去每个铁球的重量都在百斤左右,已经几乎超过女人的体重。而可能是已经死去很久的缘故,尸体的很多部位已经开始腐烂,镜头深入尸体内,镜头缩小画面放大,沿着尸体的血肉间穿行,很多地方已经生出蛆虫,密密麻麻,看着恶心而毛骨悚然,这时一个男子从屋外经过,看衣着打扮应该是个仆人的样子金发面罩铁罩,手里拿着一个托盘,托盘里一块锦布下鲜血淋漓不知盖着什么东西,那男仆托着盘子来到一间大屋,看上去像是皇宫大殿或是教堂大厅的样子,房间内十分黑暗,两边墙壁上的蜡烛像幽冥鬼火一样发出微弱的光亮,隐约间一个身影斜倚在龙椅(样子有点像先这么叫吧)上,仆人手托托盘躬身举起轻声道:“DD教主,那女人的心我已给您挖出来了。”龙椅上身影微一欠身接过托盘看了一下,没有揭开那块锦布,只是轻轻哼了一声,沉声说道:“下去吧,告诉那几个女人谁再敢背着我去见那个男人,这个女人的下场就是她们将来的样子!”说完拿起包着的物体,径直朝里间走去,里面的房间里更为黑暗,只有一座巨大的神龛下,一盏孤灯灯火时隐时现,看不清那神像的容貌,只见那个被称作DD教主的男人,将一个血淋淋的心架在灯火上灼烤,随着孜孜的声响,那心的血肉一点点向下滴着一滴滴的液体,起先是血液后来变成了油脂,起先血水滴到灯里,那灯颤颤巍巍几欲熄灭,就在灯火即将熄灭时,血水变成油脂引得灯火更加旺盛,而油脂也越滴越快,只见那男人脸上露出森森的笑容:“儡姬,你不是总想要到那个男人身边去吗?今天,我将你的心神毁灭献给魔主,让你魂灵俱灭,看你如何再回到那个男人身边。”说完转身回到大殿龙椅之上,脸上露出一丝得意。按动手边的摇铃,一个仆人匆匆赶了进来:“教主有何吩咐?”。“你去查一查看看儡姬出去那晚是谁当班巡逻,另外,再查一查看看那个男人身边的孩子是干什么的,为什么那个孩子会报信?看看是不是韦韦的人”。仆人答应着转身刚要离开,那个男人忽然想到了什么,叫住仆人:“看见韦韦他们告诉他们查归查,先不要伤了那个孩子。”仆人走后,男人坐在龙椅上沉思着,过了一会儿,只见他按了一下座椅上的一个按钮,一直黑色的乌鸦从屋顶上被放下,男人取过乌鸦,用黑鸟咒跟乌鸦说:“去那个男人那里,看看他为什么要偷偷见那个女人,看见他要提醒他,他的身家性命还都在咱手里攥着,要是他不想遗臭万年,最好老实点,管好自己手下,谁要是不听话的,派过这边来,咱们有办法处理。”

夜色凄厉,阵阵阴风袭过,刑讯室内,七个侍卫被钉在木桩上,那个被称作教主的男人此刻换了一身绿袍,端坐在椅子上:“说!你们为什么让儡姬跑出去,这么大个人会没看见?谁让你们这么干的,说出来就饶了你们,不然连你们带你们的老婆孩子一个也别想活!”这时一个侍从匆匆的走了进来:“启禀教主,绿爵从那边来信了。”说着递上一封书信。男人打开书信,只见书信上短短几行字:“事有蹊跷,稍安勿躁。”男人,看了看信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七个侍卫问道:“是不是绿爵让你们这么干的?”七个侍卫面面相觑,终于有一个心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先推给绿爵等见到星哥再做打算,说不定到时候星哥会有办法,于是看了其他几人一眼,忍痛微微张开嘴:“是绿爵跟我说的让放那个女人去那边找绿爵,可是没成想她去找了那个男人,我要知道给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放那女人走啊!”DD教主微微看了这名侍卫一会儿:“如果你敢说谎,到时候把你一家人全都活煮了!”一个眼色扫相其他六名侍卫:“给这几个来痛快的。”说着起身走了出去,刑讯室内传来六声枪响。

夜色宁静,一个男人正躺在睡椅上,欣赏着月色,一只乌鸦从窗口飞了进来,那男人先是一愣,随后关上门窗,乌鸦用黑鸟咒表明来意,那男人矢口否认曾经见过那个女人,甚至表示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乌鸦随后留下DD教主口谕:“彻查此事,将参与者全部查清后,杀勿赦!”男人思前想后,按了床边的一个按钮,一扇石门打开,里面是条密道,男人匆匆沿密道来到一个小屋,里面坐着一个黑衣人,男人对黑衣人略一欠身:“董罡大人在上,小生这厢有理。”黑衣人看了那男人一眼:“找我什么事?要是没大事小心我要你好看。”男人谦恭的:“可能是什么人走漏了风声,我的身份可能暴露了,想请您的光明教帮忙帮我查清这件事,并除掉泄密者和知情人,事成之后必有重谢。”黑衣男子沉思片刻,冷冷的:“你有线索吗?”那男人随即拿出一份名单,有可能知道的只有这几个,请您帮忙查查看,另外,有一个孩子似乎知道些事情,你去查一下,老余那边我来安排让他配合您和光明教的行动。不过不要让光明总坛那边知道,不然对咱俩都没好处。”

光明教总坛内,灯火通明,一名探子飞快的跑了进来:“报告左使,董大人那边传来一份密报,黑魔教最近出事了,可能牵连到了黑牛,现在董大人正在那边查这件事,让飞鸽传书过来,让我们这边的人注意配合,如果发现什么情况,可以当机立断先下手,他在那边统管会照应着的。”光明左使听报,随后密令光明教石长老、陈长老,秘密前往位于黑魔教的小林村分舵,和位于北黑魔教的四海村分舵秘密调查看是不是自己内部出了什么问题。

画面再次转换……

树林里各路人马纷纷各自埋伏,准备伏击一个孩子,不料孩子走的慢,没等孩子走到地方,后到的被先埋伏下的杀掉,树林里喊杀声一片,各路人马互相杀在一起,只是孩子木木讷讷的径直走了过去,似乎对这一切没有任何察觉。

分段画面显示:绿爵被DD教主杀死;DD教主被鲨鱼帮杀死;黑魔教余长老被飞鹰帮痛打受重伤诈死瞒林,随后召集手下授以黑魔教原本只有长老以上才能修习的黑魔心法对飞鹰帮一众喽罗展开报复;各派中因群龙无首纷纷逃散,大多最终被黑衣人收入帐下,黑衣人被黑牛设计除掉并被替换(最后),同时白熊正教,眼见天下大乱危及自身安全,趁机挑唆北黑魔教数位护法联合抵制黑牛,并成功控制住北黑魔教,其他各门各派眼见自己损兵折将反倒被白熊正教捡了便宜,纷纷摇旗呐喊希望北黑魔教其他教众共同反对白熊正教对北黑魔教的控制,与此同时由于误以为是黑魔将军或鲨鱼帮私下捣鬼,派人分别对黑魔将军和鲨鱼帮进行报复,而鲨鱼帮原本掌握北黑魔教各路行坛分舵位置,见自己亲人遇害,以为是光明教协助破案,随即将北黑魔教行省地图交予光明教分舵,而黑魔将军艺高人胆大,躲过追杀,开始自己调查案件,同时,各帮派开始展开报复,于是杀声震天,血流成河。

看到这里,我突然觉得那个孩子好神秘,于是想看看那个孩子在做什么,屏幕似乎知道我的想法,立刻将画面上出现了那个孩子傻傻的身影,原来那个孩子先是被黑牛亲自指挥余长老调查,一面密令董罡下手,不料那孩子被光明刺刺穿动脉后,流血千升不死;被黑魔爪爪入心脏后,心脏停跳后可以随即恢复跳动;而且似乎有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本身,于是在各路教众不明所以相互厮杀的时候,董罡将这一情况报告了光明教总坛,并联合各路教众魔头试图解释缘由化解纠纷,而各路首脑此刻以得到消息,于是纷纷派人来查看,光明教眼见各路教众都在,不方便太过张扬,于是在没有查到什么的情况下将所犯罪行统统推到了那个孩子身上,希望借助不明真相的北黑魔教地方教众,杀死那个孩子,同时暗中通过董罡结识拉拢了鲨鱼、飞鹰两帮,同时将各种奇怪无法解释的事情隐瞒,将一些好事分别按在自己人身上,然后由董罡负责会同黑牛名正言顺的对自己教众论功行赏,不过南黑魔教及一干教众听说那孩子是一位教中长老亲生血脉,于是纷纷安排自己手下替那孩子抗下了本不属于那孩子的罪名,于是当地教众也没有任何理由杀死或抓捕那个孩子,光明教见此计不成,于是又挑拨鲨鱼、飞鹰两帮对那孩子进行毒害,心想既然杀不死就让那孩子变成废人,意在破坏那孩子的神经和身体机能,同时由于其他各方都认为那孩子肯定有什么秘密会对本帮不利,加之看似轻狂,于是多少都试探性对那孩子进行过药物试验,次数较少,手段较人性用药毒性也相对较小。不过在此期间,所有行动都打着试验外星生物的名义,在半公开的环境里进行,而且所有毒物投放,全都通过强迫、哄骗,孩子身边的父母妻子完成。在前几次发现似乎没有作用后,DD教主不信于是亲派亲信实施,并亲自监督。各方整个试验过程历时一年,但那孩子看样子依然完好如初。于是DD教主本人终于忍不住向鲨鱼帮自首,同时密令自己在鲨鱼帮的内应加以进言保护,可惜因为作恶太多被杀死。同时鲨鱼帮派人代替了DD教主,意在继续清查自己内部是否还有奸细。

看到这里,我不禁拍案叫绝,人类自相残杀的本事确实越来越厉害了。不过人类为什么杀不死那个孩子呢?难道那个孩子真是外星人?也许人类永远也得不到答案。

看到这里我忽然觉得很累,决定先睡一会儿^

本文内容于 2010-3-13 16:59:34 被铁血之凡人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