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岂是哭来的——正说刘备 第一章 起兵涿郡(作者:罗衾不耐)

heyuan 收藏 0 1770
导读:楔子:三国英雄数刘备      刘备,刘玄德,三国蜀汉先主,三国时代的第一英雄。   与家底雄厚的曹操以及继承父兄基业的孙权相比,刘备打天下是最不容易的,他能够在那个群雄纷起的时代打出一片天地,不是靠那个可疑的汉室宗亲的名头,而是靠自己“折而不挠”的艰苦努力。   刘备幼年丧父,贫苦无依,起兵平黄巾之时,没有现成的家底和社会背景可依靠,摸爬滚打三十余年,辗转于幽、豫、青、徐、司隶、兖、冀、扬、荆、益等十余州,先后依附于公孙瓒、陶谦、吕布、曹操、袁绍、刘表等诸侯,四度妻离子散,无数次兵败逃窜,文职历任

楔子:三国英雄数刘备


刘备,刘玄德,三国蜀汉先主,三国时代的第一英雄。

与家底雄厚的曹操以及继承父兄基业的孙权相比,刘备打天下是最不容易的,他能够在那个群雄纷起的时代打出一片天地,不是靠那个可疑的汉室宗亲的名头,而是靠自己“折而不挠”的艰苦努力。

刘备幼年丧父,贫苦无依,起兵平黄巾之时,没有现成的家底和社会背景可依靠,摸爬滚打三十余年,辗转于幽、豫、青、徐、司隶、兖、冀、扬、荆、益等十余州,先后依附于公孙瓒、陶谦、吕布、曹操、袁绍、刘表等诸侯,四度妻离子散,无数次兵败逃窜,文职历任县尉、县令、国相、刺史、州牧,军职历任别部司马、镇东将军、左将军、大司马,从最底层一步一个脚印,艰难挤入社会上层,成为当时影响中国命运的诸侯之一,最后自封汉中王,加冕为帝,并三分天下。

刘备无疑创造了一个草根打天下的神话。在袁绍、曹操作为“西园八校尉”之一,参与诛杀宦官的中央政治斗争已成风云人物之时,刘备还是一介布衣;在袁绍、曹操、孙坚作为封疆大吏起兵讨董卓之时,刘备还是公孙瓒手下的一个小小县令;在曹操平定北方战骑南指、孙权继父兄基业虎踞江东之时,刘备还依附于刘表寄居在一县之地。但没过多少年,也正是这个连自己的地盘都没有的刘备却与曹、孙三分天下、分庭抗礼。

刘备吃亏在起点太低、起步太晚,否则功业应不止于此。三国历史如果以刘备的视角来写,也许最能得三国之味,因为从刘备身上,我们更能体验到凭借一己之力打出属于自己天下的那份豪情以及三国时代特有的变幻与神奇。

那么,刘备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以怎样的身份和准备走进那个即将到来的乱世之中呢?他究竟抓住怎样的机会,创造出一翻惊天动地的伟业呢?请跟随我的笔,走入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去细细品味先主刘备创业的艰辛历程。


江山岂是哭来的——正说刘备 第一章 起兵涿郡(作者:罗衾不耐)

第一章 起兵涿郡


第一回:汉室宗亲

作为开创一代帝业的蜀汉先主,刘备身上具有浓厚的戏剧性,没有哪个开国帝王像他那样从北到南、从东到西转战过那么多地方。而最具戏剧性的,莫过于他还拥有一个响当当的身份——皇叔。自然,“皇叔”这个身份是罗贯中硬塞给他的,历史上的刘备的确是汉室宗亲,但不是什么“皇叔”。

一部《三国演义》是尊刘抑曹的,罗贯中为了美化刘备,在《三国演义》第二十回中让刘备与汉献帝攀了亲,说献帝让人“取宗族世谱查看”,发现刘备是景帝第十八代玄孙,比献帝还高出一辈,从此献帝就对刘备一口一个“皇叔”叫着。

历史当然不是这么回事。从西汉景帝到东汉献帝,一共出了二十位皇帝,但在辈份上却只有十四代,献帝刘协其实是景帝刘启的第十四代玄孙。假如刘备是景帝的第十八代玄孙,那就比献帝刘协整整低了四辈。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三国时代就不会冒出一位刘“皇叔”,而只能多了一位刘“玄孙”。这显然是罗贯中的疏漏,假账都做错了,刘备地下有知,鼻子肯定得气歪了。

刘备不是皇叔,却是宗室。提起他的先祖,在西汉初年也很有名气,司马迁在《史记》中提到过他,《汉书》则为他立有专传,此人就是汉景帝第九个儿子、汉武帝的弟弟刘胜。刘备这位先祖,曾被封到中山国(都城卢奴,位于今天河北省定县),做了四十三年的中山靖王。

这个刘胜王爷,放到两汉四百多年历史中,也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他是一个风流才子,诗文都写得非常漂亮。更与众不同的是,他做了藩王后,从不过问地方政事,只知饮酒作乐,吟诗作赋。他的同胞弟弟刘彭祖做了赵王,勤勉政事,这个刘胜竟然还看不过去,对赵国的国相说:“我这个哥哥不咋地呀,既然做了一国之君,就要像做国君的样子,怎么能每天辛辛苦苦地替臣下处理政事呢?你看我多好,每天就是听听音乐,看看舞蹈,抱抱美女,这才是人君之道呀!”(兄为王,专代吏治事。王者当日听音乐,御声色。)赵王闻听此言当即就火了,大骂道:“什么?他竟然倒打一耙说起我来了?他每天只知沉溺酒色,骄奢淫靡,把辅佐天子、安抚地方、抚恤百姓的使命抛到脑后,他还有脸说自己是藩王!”(中山王但奢淫,不佐天子拊循百姓,何以称为籓臣!)(事见于《史记•五宗世家》)

除了喜欢舞文弄墨、耽于声色,真正让刘胜流芳百世的是他高度发达的生产力,光儿子就制造了一百二十多个,这个记录高悬于两汉四百多年历史而始终未被打破,事实上在整个中国历史上也是极其罕见的。由于刘胜的贡献,他所开创的“中山刘氏”成为汉代各宗室中繁衍最快、支系最多、宗族最大、后裔人口最兴旺的一支。早在西汉中期,中山刘氏即以宗室人丁兴旺著称于世;晋唐以后,部分中山刘氏迁移到东南地区,继续繁衍壮大,以至今天东南地区的刘氏及海外刘氏,大都自称是中山刘氏的后裔。如此看来,刘备这位三国英雄出自刘胜这一支,并不是偶然的。换句话说,在枝繁叶茂的中山刘氏诞生一位大英雄,从概率上看也是成立的。

在刘胜众多的儿子中,有一位叫刘贞的,被封到幽州涿郡做了陆城侯,成为涿郡这一支刘姓的先祖,刘备就是他的后裔。

那时做个王侯,在享受歌舞和美女之外,也得向皇室尽些义务。他们除了要向朝廷象征性地贡献当地特产,还要交纳一定数量的“酎金”。在汉朝,每年八月秋收已毕新酒酿成时,皇帝要在宗庙举行大祭,饮酒祭祀天地祖先并与万民同乐,此举称为“天子饮酎”(酎,音“咒”,意为醇酒)。遇到这样的大事,同为刘室子孙的各路王侯也不能闲着,也要表示表示,要向朝廷贡献黄金助祭,称为“酎金”。在武帝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的八月,陆城侯刘贞像往年那样按照规定交上了酎金,不想却大祸临头。

那一年,汉武帝正在对假冒伪劣产品进行“严打”,少府(皇室财务总监)查出竟然有一百零六个侯爷送来的酎金不是成色不足,就是缺斤短两。汉武帝一听雷霆大怒,立即下旨将这些侯爷削爵为民。这就是西汉历史上著名的“酎金失侯”事件。而刘贞作为这一百零六个倒霉侯爷之一,此后便落户在涿县,做起了老百姓。

其实,“酎金失侯”是汉武帝蓄意制造的一起冤假错案。司马迁在《史记》中也没替汉武帝隐瞒,原原本本描述了这件事的始末。原来在这一年,齐国的国相卜式给汉武帝上了一道奏书,请求朝廷派兵征伐南越,而他愿意为这个伟大事业奋斗终生。汉武帝被这个爱国青年的言语深深打动了,于是龙颜大悦,立即赏他做了关内侯,并赐黄金六十斤、良田十顷,同时还把这个决定昭告天下。汉武帝本以为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天下的王公贵族肯定会摩拳擦掌、纷纷响应,为他的伐越计划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没想到王侯们一个个都装聋作哑,竟无一人响应。汉武帝龙颜大怒,本来早就看王侯们不顺眼了,这一次更觉得不能再留着他们了,于是决意继承景帝遗志,把削藩进行到底。为了治他们的罪,他令少府严加审核酎金,结果,少府不辱使命,还真的发现酎金都不合格,于是,一百零六名可怜的爵爷,因“莫须有”的罪名一夜之间都丢了爵位,沦为平民。

眨眼之间,从西汉就到了东汉末年,刘贞这一支在涿县踏踏实实、平平安安地生息繁衍了几百年,但由于家道败落,与草民无异,家谱也早早中断了。

三国演义》里说刘家到了刘备的祖、父两代才走下坡,而之前是代代封侯。其实,罗贯中正好把话说反了。自刘贞被贬为民以后,其后代无爵可承,没有特殊功勋又哪里有机会复爵或新封?刘家自刘贞后代代为民,但到了刘备的祖、父两代却有了起色。刘备的祖父刘雄举了孝廉,在兖州东郡的范县做过县令;刘备的父亲刘弘也做过官,正史未载官名,看来最多是不值一提的县尉、县丞之类。陈寿在《先主传》里说“先主祖雄,父弘,世仕州郡”,但实际上在刘备之前也不过祖、父两代人做过官,“世仕”这两个字用得有些夸张。可见,陈寿对刘备真是厚爱有加,在任何细微处也不放过渲染的机会。刘备(字玄德),在家境好转的时候,于汉桓帝延熹四年(161年)出生了。

中国有句老话,叫富不过三代。刘家的家底还没有攒多厚,刘备的父亲刘弘却早早死去,刘家又沦为赤贫。但毕竟刘家“曾经阔过”,而且刘备幼年也经历过中兴局面,他少有大志以及好“声、犬、马”(偏偏无色)的爱好,也事出有因。假如东汉时代参加工作也要写履历的话,那么刘备一定得这样写——出身:干部家庭。肯定不会写“贫下中农”、“城市贫民”或“小手工业者”。

总之,少年时代的刘备应该是见过一些世面的,否则,他不就成了张角三兄弟。作为穷苦读书人的张角,仅仅是引出主角的龙套,真正的主角跟他们是不一样的。张角做的是“破”的工作,他们一开始就没想过如何“立”,他们的“苍天当立”立得其实非常可笑。而曹操、袁绍、刘备、孙坚这样的人物,一出场就是世家子弟或官宦子弟,他们在原有的社会结构中可以获得晋身之阶,他们跟这个社会没仇,他们不是带着仇恨走进历史的,历史需要由他们来完成“立”的工作。在其他乱世,历史之所以陷入黑暗,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那时蹦跶的都是张角之流的人物,其集大成者就是明末的闯、献二人,而没有真正的英雄出现。与闯、献相比,外来的努尔哈赤皇太极多尔衮倒更像英雄,而他们的子孙也更像世家子弟,当时的天下不交给他们还能交给谁呢?

有人要问既然刘备不是什么“皇叔”,那么他的汉室宗亲的身份是否也是假冒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尽管刘备的祖、父的确在地方上做过官,但还是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能够证明刘备是刘胜、刘贞的后裔。刘家“世数悠远,昭穆难明”(《先主传》裴松之注),根本无可查考世系传承,也就是说刘备的家世是一笔黑账。因此,我们不能不怀疑刘备作为汉室宗亲的真实性。这的确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重大问题,因为刘备是不是汉室宗亲对于他日后的发家以及揭橥兴复汉室的旗号都有着莫大牵连。因此。这个问题是任何一个三国史研究者必须认真面对的。

事实上这种怀疑是不成立的,刘备就是汉室宗亲。不过我所提出的证据,也只是推理而已。

假冒宗室的玩笑,在当时是开不得的。东汉以及三国时代,都非常崇尚名节,刑法也异常严峻,对于一个尚未建功立业的草民来说,平白无故给自己脑袋上扣一个“宗室”的帽子,非但不能提高身价,而只能招来别人的耻笑,以致杀身之祸。

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宗室不是自己一拍胸脯张嘴一说就行了,更不是拿出一个假造的家谱就能成立的,更重要的是要靠世代相传的口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刘备作为汉室宗亲,在他的家乡应该是一个公认的事实,这比家谱更重要。而且流落在涿郡一带的刘胜后裔,也不只是刘备一家,他要是假冒宗亲,别人也不会答应。如果他亮出的汉室宗亲的旗号是假的,估计他的乡党以及刘胜的正牌后裔也不会答应,或者打电话到“消协”投诉,或者干脆把他扭送到“315”打假办公室。

再举一个例子,当年少帝和他的弟弟陈留王(也就是日后的献帝刘协),小哥俩在战火中几经颠沛流离,身无一物,洛阳皇宫里的皇家典籍谱牒早就付之一炬、荡然无存,难道后来的董卓、曹操是靠某种文件认出他们的吗?他们拿不出来就是假冒的吗?当然不是,有更多的证据可以证实他们的身份。

汉室宗亲是刘备的一个招牌,但这块招牌也并非他所独有。那时还有好几个比刘备更正牌的宗室大员,如刘虞、刘表、刘焉以及他们的第二代刘琦、刘璋,但他们并没有靠这块招牌搞出太大的名堂,最多做了“守户之犬”,先后被公孙瓒、曹操和刘备收拾了。可见,在一个群雄逐鹿的大乱之世,特别是到了顶尖高手对决的时刻,汉室宗亲这个身份并不能雪中送炭,充其量也就是锦上添花。

那么刘备到底依靠什么在残酷的斗争中脱颖而出,并成为三分天下的一方霸主呢?请看第二回:英雄之器。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