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53章 阳谋

寒光在此 收藏 21 17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始至1937年年末到38年年初,短短几月时间,屡创国内外最热门,最轰动新闻的新第十七军,再次不负众望,于数日内连续抛出重磅炸弹,以三条特大号头条引起国内外一片哗然,大加遣责,结结实实地再次出了一把风头。


首先,新第十七军于37年12月23日,宣布遣‘日本救国军’返日并将之移交于日本军方看护押送。


消息一传出,国内外立时声讨之声四起,国际上各方报导都对新第十七军如此做法,深表遗憾,而国内民众却是痛心疾首,那雪片似飞来的或语重心长,或严辞遣责,或诚恳,或婉转的,皆是恨铁不成钢之心态……一时间,原本风头一时无俩的新第十七军声誉,降到了出道以来的最低点。


然而,做下了一桩败坏道德之事的新第十七军高层,却不思悔改,许是抱着把恶事一次性做到底的心态吧,又于12月29日,悍然明码通电全世界,宣布:新第十七军至此日起,脱离国民政府管辖,自主独立,组建大逆军团。


这真的是一个重磅炸弹了,被炸晕了的国民政府情报部焦头烂额之余,立时第一时间查看‘大逆军团’发表的相关细则,这一细看,更不得了,


他们赫然发现,大逆军团的对外事细节声明中写着:新组建的大逆军团是个热爱和平的自主地方政权,将不再参与战争,将不再对任何一方发起主动攻击,即便敌对方发起主动挑衅,也将本着和平主义原则,通过外事活动来解决争端……


当此战祸连连的敏感时期,明眼人不难从这条条款里看出,‘大逆军团’制定了这样的条款,岂不是明着宣告将再不和日军主动为敌了?


对此,国府情报部相关人员目瞪口呆,随后,整个国府高层立时乱了套,整个国内立时引起轩然大波,相关分析一出,国内民众无不破口大骂‘大逆军团’忘祖背宗,向国府要求严惩叛逆的请愿书成车成车地运向了国民政府大楼……


蒋介石在气得拍桌摔杯子大骂之余,却也无奈,那支叛逆军队,早就公然不听他的号令了,发兵严惩么……开玩笑,真个动起刀兵来,还不知是谁惩谁呢?


于是,国民政府在蒋介石的授意下,倒是,对此事发表了些不痛不痒的见解,却对惩治一事,只字不提……


他不敢!


而声誉降到了历史最冰点的‘大逆军团’面对内焦外困,却还有闲心寻寻宝物什么的,他们于一月六日隆重宣布:


本日,我大逆军团喜获天下至宝——屠龙刀,本着国内外各方人士皆欲一睹为快的心愿,我大逆军团将于一月七日招开签刀观摩大会,届时,诚邀各方嘉宾前来共赏。


横幅:天下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对于这一个所谓的国宝‘屠龙刀’,国内反响自然是一片讽声,多篇报道是这样说的:


何为国宝,我巍巍中华传承数千年,末尝有听说过屠龙刀一说是为国宝,真不知他们所谓的大逆军团,究竟想玩出什么新鲜花样来……


而大逆军团高层自然不服,她们振振有词,由军团高层核心人物李冬亲手攥文,写出了一篇洋洋洒洒的宝刀论,其大意言:刀中有宋时灭国之财富藏宝图,试问,踞一国之财富钥匙,配不配言国宝?


由此,再次引发一场论战,国内各大刊物都加入了声讨之烈,好不热闹……


沸沸扬扬的论战中,距签宝大会招开的时间已只有半个小时。


秦丽着一身礼服,笑容可掬地周旋在宾客间,一句句的同喜道谢声中,脸上闪耀着的是对得以手持国之重宝的喜悦。


众宾客看着,莫不暗暗嘀咕:“莫非,那刀中藏有寻宝图,还真有其事?”


就在宾客们腹中暗自纳闷时,王慧敏着一身将军服,大步闯进,她一脸慌急地大声嚷嚷道:“军团长,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所有人一听,登时耸然动容,俱静了下来,想听听究竟发生了何等不得了的大事,居然能让这位锋头正劲的女将军张皇失措!


“军团长,屠龙宝刀被盗了!”王慧敏大声的说,“屠龙刀被那两个看守的卫兵盗了!”


一语出,满室愕然,皆望向了秦丽。


秦丽亦满脸愕然,她吸口气,问道:“现在……是派了谁去辑拿的?”


“任铁。我有让任铁带了一个警卫连去辑拿盗贼。”


“胡闹!才一个连!不行,起码给我派一个师去才能稳妥!此等国之重宝,岂可有失!”秦丽说着,抬头寻找到金燕,“金燕,把你的所有坦克部队开出去,给我搜,那怕搜他个天翻地覆也要搜出那两个小贼!”


“是,军团长。”


金燕忙领命。


“黄会!”


“有。”


“把你的独立旅也拉出去,任何可疑地儿都得给我搜了,抓不到那两贼子,不准停止行动。”秦丽满脸怒气地道。


“是。”


黄会大声地应命。


“哗……”


众宾客登时哗然。乖乖,好大阵仗,抓两个小贼,他们居然派出了这么大阵仗,看来那两小贼是跑不脱了。等下,倒是要真个儿要好好见识一下那把宝刀究竟生得咋样。


秦丽安排了抓贼行动,这才返脸回头来问王慧敏:“那两小贼是那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


“报告军长,两贼徒是军直属警卫团一营一连一排的,叫谢逊和张无忌。”


“好!好好好,这个叫谢逊的,我倒是还记得,好像头上是长有一撮黄毛,绰号叫金毛狮王的是吧?”秦丽气极而笑道。


“是。那个贼徒谢逊,确实是头上有一撮黄毛,被警卫团的戏称金毛狮王的。”王慧敏肃穆回答。


“哼!”秦丽冷冷一哼,扬眉冷笑道:“警卫连的越来越不象话了,你去传我令,把警卫团的这些个连营排长,统统辙职查办。”


“是。”


旁边人一听,皆面面相觑,不由都在想:这个……好像太过了吧?但看秦丽正一脸盛怒,也就保持沉默,只静等事态发展。


约二小时后。


“军团长,军团长,有消息了,有贼徒消息了!”


随着嚷嚷声,王慧敏又匆匆跑进大厅,她高举着一纸电文,嚷道:“军团长,金师长才发来了电报,说我军在距锦州十余公里的凌河桥附近,发现盗取我军宝刀的张无忌的尸身,那尸身上的弹孔是被日制三八大盖枪械所伤,金师长已在附近展开搜索,但还末找到我军宝刀和另一盗徒谢逊。”


“继续搜,任何一地方都不能错过。对了,那附近有什么可疑点没有?”秦丽一脸怒气地道。


“有。对了……”王慧敏好似才想起来,惊道:“军团长,那个贼徒张无忌的尸身,是被日制三八大盖枪械所伤哦,我记得,在那附近,好像有日军一个中队驻扎在那里哦,军团长,要是被日军见财起意,藏了我军的宝刀,再把那个贼徒谢逊毁尸灭迹……那我们岂不是干瞪眼?!”


“你认为有这种可能?”秦丽危险地眯起了眼。


“当然。怎么会没有?”王慧敏急道。


“好,很好……”秦丽烦恼地踱着步,下一刻,抬起头来,发飙道:“我管他是谁,想吞我宝刀,任何人都休想……王慧敏,通令金师长,立即包围住那一周边日军,并与日军方面交涉,要求进入周边的日军营地去搜查。”


“是。”


“我抗议!”

发出这两声的,一个是应命回答的王慧敏,她回答自然是应该的,而另一出声抗议的,却是一穿着西装的精壮男子,并且是正值大逆军团军团长在怒火正飙时唱出的反调,就由不得不引人注目了。


众人一惊,皆在这人身周让开了些,以免惹火烧身。


秦丽亦注目看去,一见之下,登时在心里暗道一声:来了!


作为新近与之打得火热的盟友要招开签宝大会,日本人自然是要来道贺的,而道贺代表人物,就是这位此时正高唱反调的日本人——日本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大佐。


秦丽冷冷地点点头,注视着这位日本人,眼里闪过了一丝讥讽,森然开口道:“松井阁下,你反对什么?可是也打着吞食我屠龙定刀的主意?”


众宾客一听道出日本人的名字,立时大哗,一张之后又是一静,皆开始等着要看好戏了,而那些稍有点见识的,却在寻思:这事儿,咋这么似曾眼熟啊,好像,有些像数月前的七七事变啊……只不过双方换了一个角色……嘿嘿,有看头,有看头……


宾客都能看得出这个中猫腻,松井太久郎大佐作为日本北平特务机关长,自然也看得出,非但看得出,更急速思清了个中厉害关糸,这时夷然不惧,踏上一步,沉声道:


“秦军团长,鄙人有一事不明,还请秦军团长赐教。”


“说。”


松井太久郎微一躬身,随抬头朗声道:“鄙人刚有听得,贵军于两小时前才失去宝刀,但事仅隔两小时后,贵军就能在我锦州驻军附近地段发现盗窃之贼徒,请问秦军团长,这张家口距离锦州中间路段间隔足有八百公里以上,贵军是如何能在这区区两个小时里搜索至我驻军附近并发现盗贼的?”


“这个……”秦丽心里暗暗苦笑,却面不改色道,“关于距离问题,要等到我搜索部队进一步详报才能知道,只是,松井阁下欲探听我军团军情,却又是意欲何为……拿下这探碟!”


“你……你好无耻!”松井太久郎勃然大怒。


秦丽当然不再理他,傲然一笑,转向众宾客道:“各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