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老毛子在美国玩枪的倒霉故事之四

过去就听老东北人说过,老毛子躁呀。小时候不理解这话,后来才明白了。再后来认识了几个毛子兄弟,还真没一个不躁的。


话说上回老毛子在军事发烧友舍命护持下,捡回一条老命。心有余悸下着实安静了好一阵,连有关枪的话题也没再提过,军事发烧友也乐得耳根清静。可天性使然,毛子的躁性总得有个出路不是?


安生不久的老毛子又躁动了,办公室里凡有雌性动物的地方,不管老幼肥瘦,总有毛子高大岸伟的身形在其中。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其实办公室也不乏粉红色新闻,可怜老毛子没有一次担上主角儿。纳闷呀,其实老毛子不难看,还是莫斯科大学的高材生,唯一不足就一口浓重俄国口音往往听起来不知所以然,加上花钱小器点,也真没其它大不了的缺点,不知如何就是没几个看得上他。


可能上次惊吓过度,也可能男性荷尔蒙过多无处发泄,老毛子头上本来开始稀落的头毛日见凋零。军事发烧友看着神情日渐落泊的老毛子,心里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老觉得有什么麻烦事又得落头上。果不其然,感情上无所作为的老毛子,化悲愤为力量,又回到了发泄其雄性荷尔蒙本性的其它活动。


一天,军事发烧友正怡然自得地听MP3, 翘二郎腿,用手提电脑上网时,老毛子又神出鬼没出现,久违的超低沉声音再次响起。


“周末打猎!”毛子居然把头剃光,搞了个流行的造型,看来年轻了好几年。

“哎,你这么大个儿,走路不能弄出点声音来?会吓死人的!” 正聚精会神看网上美女清凉照的军事发烧友跳了起来。

“我发现个好地方,还刚买了把枪。。。”毛子神秘兮兮说。

“妈的你还敢打猎?”想起差点儿跟人家火拼暴尸荒野,还一无所获就来气。

“不一样,这地方好,没森林,视野好。你的雷鸣登和我的新枪可以大派用场。”

“买了什么枪?” 猎可不打,上回对满天神佛许的愿,戒杀生。但对枪还有兴趣的。

“呵呵,大大有名的狙击步枪呀。”还不忘卖卖关子。

“说,到底什么枪!”人的耐心是有限的。

“经典,莫辛纳甘狙击步枪!1942年,瓦西里同志用过那种,在伟大的保卫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击毙两百多德军的那个世界有名的狙击手瓦西里,连美国电影都演过的,知道不?”一口气道来,毛子自豪呀。

“废话,我能不知道 Vasily Zaitsev? 估计连个月球人都知道,还用你说?你可知道有个中国人叫张桃芳的?不比瓦西里差。”谅你毛子也不知道。

“嗯。。。不知道?。。。谁呀?”一脸的无知。

“算了。不过早知道你就只会买俄国枪。”这枪不稀奇,没兴趣了。

“哪里,你不也收了不少中国造?” 居然还不服气。

“那不同,中国造物以罕为贵,是精品。你们俄国造连菜市场都有成捆卖的。算了,不跟你说了。不去! ”菜市场是没有,但枪展上还真有成捆卖的。

“去吧,反正你不是说周末没事儿干。这是个好地方,你看看。。。不去你肯定后悔!” 老毛子拿出手机,殷勤地展示着上面的GOOGLE卫星图。

“谁说没事儿?我。。。那个。。。大姨妈会来看我。”右眼皮跳得厉害,能去吗?

“你大姨妈不是几个月前才看过你吗?”相当怀疑的样子。

“嘿,我都管不了她老人家你能管?我大姨妈喜欢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她高兴了两个星期来一次都有可能!”右眼皮在狂跳。

“好好,不去就算,我去打鹿,拿肉回来你们尝尝。”还算有良心。

“谢啦!估计你就是想做个鹿肉香肠什么的回来在那帮雌性动物面前显摆显摆吧?哈哈。”这点儿小心思还看不出来?

“呵呵。。。” 毛子那春心荡漾的样子早就出卖了他。

“鹿肉就不用了,吃腻了。鹿鞭你给我留下。”好东西别浪费嘛。

“啊???可是。。。这个。。。你要那个玩艺儿干啥?”一脸的疑惑与不解。

“做标本!就像你们收集鹿角挂在墙上,我们把鹿鞭晒干了挂房顶上能辟邪。中国风水,五千年历史,知道不?”还能让你知道真实用途?那时候毛子人口急增,还不把我们灭了?这可是关乎国家民族生存的大事大非问题,立场铁定要站稳。

“噢,风水呀?奇妙呀!”恍然大悟状。


风水近几年风行呀,好多人冒充专家赚得不亦乐乎。军事发烧友当仁不让,翻过两本书也肃然一专家,唬个老外没问题,可惜没赚到钱,不过老外过来请教的不在少数。老毛子这边当然信以为真不提。


话说军事发烧友过了一个相当愉快的周末,当然不是和大姨妈。周一回到办公室,根本就忘了世界上还有老毛子这个人。一天很快忙活完,快下班了才想起怎么好像今天没见着老毛子呀,不会又出事儿了吧?拿出电话来就打老毛子的手机,哈,没想到这回居然通了。。。


“哎,你死到那里去了?”

“噢啦,鲜若你塔,嘁哩喀喳,啊迪伊噢。。。都。。。。。”挂了。什么?老墨?西班牙话?老毛子是怎么啦?


军事发烧友心里直后悔当年在学校泡那西班牙小妞儿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应该在语言沟通这个重要的正经事上多花点时间,以致现在紧要关头居然听不懂人家说什么。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


“Hello, speaking. 啊。。。嗯。。。什么?。。。警察局?。。。。在那里?。。。好,就来。” 妈的就知道倒霉事儿要来了,怎么又是警察局?敢情老毛子真个跟警察有缘?


开了几个小时的车,翻山越岭,好不容易来到一荒郊小镇,警局不难找,整一大街就那两三座像样点的建筑物。进去一看,老毛子衣衫破烂,血迹斑斑,脸青鼻肿,奄奄一息的躺在一排烂椅子上。妈的,看过电影“第一滴血”都知道小镇警察黑,可也不能把一大活人修理成这个样子吧?不行,打电话报警!啊,不对!是打电话给律师。对了,还有新闻媒体。CNN算一个。啊,说不定中央电视台会很感兴趣!


还没想好对策,这时一个三百多磅,长得有点儿像八戒师兄的警官走了过来。


“你就是他朋友吗?”一嘴的洋葱味,差点儿想吐。

“。。。”

“。。。。。。”

“。。。”

“行了,这儿签个字,你可以陪他走了。谢谢!”八戒师兄打了个哈欠,妈的,要命的洋葱味喷薄而出。


好不容易把个两百多磅脏兮兮的老毛子“扶”上了车,累得气喘吁吁的军事发烧友话都懒得说了,翻身开车上路不提。车在漆黑的高速公路上跑了一个多小时,一路无语。这时老毛子可能歇够了,也可能有点不好意思,开始缓慢地,痛苦地,口齿不清地叙说起事情发生的经过。。。


话说老毛子一到周末,就兴高采烈地开着他新买的带Bose音响的高级4驱皮卡,带上那把莫辛纳甘狙击步枪,1911点45手枪,猎刀,粮水,弹药。外带帐篷,迷彩,行军床,行军炉,煤气罐等等等等,一路高歌,直奔猎场而去。


可能天意弄人,又或上天有好生之德。老毛子在猎区里溜达了两天,除了连纽约曼哈顿闹市这样的城市森林都能见着的长得像大老鼠一般的小松鼠外,连个像样点的野物都没见着。眼看天快黑了,再不走,恐怕周一又上不了班了。老毛子没法儿,只得不情不愿地收拾行装,万般无奈地准备打道回府。


也许是天可怜见,就在老毛子刚开出猎区,把手机插上汽车充电器,然后打算转入大路的时候,一头雄鹿昂然出现在对面的山坡上。老毛子心头狂喜,这回不用空手而回了。


老毛子一个急刹车把皮卡停在路旁,来不及下车,抄起步枪,按下自动窗的按钮,把枪口伸出了窗外,开始定标尺,瞄准。当时的距离大约在八百米左右。为了一击必中,毛子把枪身稳在车门窗上。哗啦一声子弹上膛,深呼吸,瞄准,击发。哄的一声巨响,远处那头刚才还在展示雄性英姿的公鹿不幸中弹倒地。老毛子还没高兴完,哗啦啦一阵响动,窗口玻璃碎成了千百粒玻璃珠。。。


原来毛子性子急,忘了看玻璃有没有完全进入车身内。当时可能按钮按急了,玻璃还露出一部份在外面,莫辛纳甘狙击步枪的后坐力量是何等的强大呀,牢牢架在玻璃上的枪身硬是把防碎玻璃震成了碎片。


老毛子想,玻璃不碎也碎了,面子不能掉。那头鹿是无论如何得弄到手的。于是毛子四下打量了一番,这时天色已近黄昏,四野无人。对面不过八百米距离,可车是开不到对面山头的。怎么办?看来只好下车走下山谷,再爬上对面的山坡。八百米嘛,天大黑前应该可以回得来。为了轻装行事,老毛子把身上任何多余的东西都拿出来,要紧的证件,枪弹什么的锁在后面的铁箱子里, 以策万全。然后把手枪往身上一插,提着猎刀手电,就下沟去了。可是老毛子忘了估计这一山之隔,距离可就不只八百米了。老毛子好不容易走下这边布满沙石,杂草丛生的陡坡,跨过谷底小溪,再爬上对面草坡,来到那倒霉的动物前。太阳已下山了很久了。虽有点累,但兴奋着,八百米一枪中的,这不明摆着自己高嘛,可以吹嘘一阵子了。于是拖着百多磅的战利品开始往回走。


话说回来,虽然毛子的一身肌肉不是白练的,可摸黑负重下坡也不容易。上山容易下山难,冒着好几次滚下山的危险,闹了满身大汗,花了好大劲才总算下了坡,坐在小溪边一大石板上休息起来。天已经很晚了,摸黑上陡斜的石坡可不好整,还是等月亮出来后,借着月光走安全。也可能这两天太累了,加上刚才出了大力气。竟不知不觉睡着了,睡着睡着冻醒了。一看时间,都快天亮了。天已微明,朦胧可以看见上面皮卡的模糊影子。


老毛子鼓了鼓劲,背着战利品往上走。快要上到坡时,突然两道光柱划过,光柱最后停在皮卡后,就一会功夫,皮卡亮了大灯,引擎也发动起来了,这时再呆也知道有人在偷车。妈的,哪个地方跑出来的王八蛋,活不耐烦了?老毛子嚎叫着,奋起余勇就往上奔。可心急之下,脚下一滑,连滚带翻下了坡。。。


毛子很快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撞上了一大石。头破血流外,舌头被咬得流了一嘴的血,手脚也有点不灵光。电筒,猎刀和战利品已经不知所踪。摸了摸,手枪还在套里。妈的,先上去看看那帮家伙还在不。老毛子提枪在手,勇气百倍,努气冲冲地再次往上爬,毕竟偷车小毛贼和提着机关枪的光头党是两码事。待到上了坡,那里还有影子?老毛子浑身乏力,骨头散架,一身伤痛,爱车不见,战利品丢了。霎时间,满腔努火非发泄不可,举起手枪对天打了两枪。。。


五分钟后,几道耀眼的亮光突如其来地照在老毛子身上,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毛子耳边又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警察,Freeze!!”

“放下你的枪!”

“双手放在脑后!”

“。。。。”


祸不单行呀,可怜毛子不幸遇上了两辆夜班交更的交警车。你想人家警察叔叔好端端地下班途中,突然在非猎区听到枪声,顺着声音的方向慢慢拐进小路,见一身穿迷彩,衣衫破烂,血迹斑斑,手里还握着把大口径手枪的彪形光头大汉,换了你是警察叔叔你会怎么想?


老毛子又被押上了警车!本来这事老毛子是受害者,解释一下也就是了。可一来老毛子口音本来就重,二来还咬伤了舌头,加上激动,更加有理说不清了。你想一浑身血污,满口喷血的凶狠光头嫌疑犯,抄着一口听不懂得鬼话,身上一没身份证明文件,二没狩猎证。手枪到有一把。这最起码也是个盗猎分子!没准儿还是个残暴的连环杀手。。。


几经周折,老毛子才被调查清楚,然后才有了警察局打来的电话。


军事发烧友听完老毛子的悲惨故事,虽然深表同情,但是一夜的劳累已经把人性中的善良降到了可怕的水平。就在军事发烧友冷冰冰的准备把老毛子扔在他家门口时,老毛子从怀里掏出一团血迹斑斑的东西。


“这是你要的东西。。。”

“啊??!!”


―――第四集完―――


第一集:一老毛子在美国玩枪的真实糗事之一

第二集:一老毛子在美国玩枪的真实糗事之二

第三集:一老毛子在美国玩枪的惊险故事之三

第五集:一老毛子在美国玩枪的搞笑故事之五-完结篇


本文内容于 3/15/2010 1:41:45 PM 被一氧化碳不多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风摇树 在第2楼的发言:
不错,期待之五

谢谢!


其实这篇在四篇里面算是最失败之作,写完几乎有删去的念头。主要是为了故意突出喜剧效果,在事情的基础上加入了太多的艺术加工水分, 个人感觉有点过火了。算是一个写作摸索过程中失败的尝试,本来不想贴上来,但是为了骗骗工分,还是现个丑吧。


吸取这次的教训,下回的完结篇会回归以前自然的写法,短小精悍,尽量减少无谓的艺术加工。

还有就是,老毛子的故事写太多了,网友没看腻,一多也写腻了。


下回换个民族,写写老印军迷的趣事。


有人说,通过不同的个人,可以了解一个民族的大概。

而最好的笑话,是笑中有泪,而后可以引人深思,难度太高,目前还是有心无力呀。。。

 以下是引用一氧化碳不多 在第1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aningxinyu 在第15楼的发言:
......

过谦啦。铁血书库的作品中有些不如你的文笔,你这么好的题材拓展开来应该可以是部不错的作品。

首长这么夸奖我太高兴了,看来今晚可能睡不着觉了,呵呵。

说真的,写这个系列的时候刚来铁血混,还是个小兵,后来混油了,反而不太愿意费精神花功夫写文章了,老想着走捷径,骗口水,赶快升官,看来这种态度是时候要好好检查一下了。。。


哈,其实都这样。来坛子里玩的是心态,自己究竟现在这里得到什么消遣什么,许久后还记得自己的初衷么?

哈哈,挺高兴与你这么闲聊。希望有机会还能拜读你的原创作品。记得推荐哦。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