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部分潜艇十年内将完成升级


中国海军部分潜艇十年内将完成升级未来十年中国海军大部分潜艇将完成更新换代



外国媒体近日刊发美国海军军事学院副教授詹姆斯-霍尔姆斯与吉原俊井文章,称目前基洛、宋级、元级以商级四款潜艇占解放军整个水下部队的1/3,且在未来10年的时间里,解放军大部分潜艇都会更换为现代潜艇。到2015年的时候,随着旧潜艇的淘汰完毕,解放军潜艇数量急剧下降的趋势将会发生逆转。到2020年的时候,解放军潜艇舰队不仅均由现代潜艇构成,且还会弥补自冷战结束以来解放军潜艇在数量上的削减。受解放军的影响,不甘落后的亚洲国家也在大力发展潜艇力量,亚太地区军备竞赛正加快发展。

The Diplomat网站报道,文章称,北京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着手开始进行海军现代化。九十年代,中国采购了两批俄制“基洛”级柴电潜艇。这种潜艇配备有尾流制导鱼雷、对陆攻击巡航导弹与反舰巡航导弹。一度因技术困难被视为失败项目的“宋”级柴电攻击潜艇也于这个十年初期进入量产阶段。目前,中国正以每年两艘的速度建造这些潜艇,这证明了中国军工企业令人印象深刻的进步。“元”级柴电攻击潜艇于2004年初次亮相,震惊了美国情报界。有报道称“元”级潜艇融合了“基洛”与“宋”级潜艇的优点,可能还配备有自主设计的不依赖空气的动力装置。预计,下一代“商”级核潜艇将为解放军潜艇部队增添更多打击能力。



这四级潜艇已经占据了中国整个水下力量的三分之一。在接下来的十年时间里,随着解放军海军新平台的列装,其潜艇部队的大部分将由现代化潜艇构成。随着老旧潜艇的淘汰结束,解放军海军很有可能会在2015年逆转潜艇数量急剧下降的趋势。到2020年的时候,解放军潜艇舰队不仅均由现代潜艇构成,且还会弥补自冷战结束以来解放军潜艇在数量上的削减。



为了不被淘汰,亚洲其他国家也加入了潜艇竞赛。上世纪90年代初,韩国开始以德国209级潜艇为基础建造9艘潜艇中的首艘,所有潜艇将于十年内建造完成。汉城最近还从德国订购了6艘214级潜艇。一旦交付工作完成,214级潜艇将有效的使韩国潜艇部队规模增加一倍。韩国还计划研制9艘下一代潜艇。预计,新型潜艇下于本世纪20年代初下水,其排水量为214级潜艇的两倍,有能力进在水下对陆地发起攻击。



在东南亚,财力有限的沿海国家也逐渐开始重视水下作战。就新加坡而言,其已于上世纪90年代从瑞典采购了4艘翻新潜艇,以便在采购现代潜艇之前提高海军操纵新潜艇的能力。2005年,新加坡同意向瑞典海军采购两艘旧“射手”级潜艇。预计,这两艘潜艇将于2010年入役,使用了不依靠空气推进动力系统,配备了先进鱼雷系统。新加坡的邻国也加入的军备竞赛马来西亚向法国采购了“鲉鱼”级潜艇,印度尼西亚则与俄罗斯签订了“基洛”级潜艇采购协议。就报道,就连越南也在就进口6艘“基洛”级潜艇一事与俄罗斯进行谈判。



澳大利亚则启动一个更加雄心勃勃的项目:其计划取代其现有6艘柯林斯级潜艇。堪培拉计划将其潜艇部队规模扩大一倍, 引入12艘配备有巡航导弹及不依靠空气推进动力系统的下一代潜艇。整个更换项目历时15年,耗资250万澳元,号称澳大利亚史上最昂贵的现代化项目。澳大利亚战略家称,潜艇在亚洲地区快速增加是堪培拉该项目的重要原因,这体现了堪培拉在海上威胁感知。



印度大力发展水下作战能力防范中国



任何不考虑印度的亚洲水下作战评估都是不完整的。在自身雄心及对中国威胁的担忧下,这个新兴国家正在大力发展水下作战能力。不久之前,一名退役海军将官表示,新德里不能容忍中国向印度洋部署潜艇。印度自视为印度洋头号国家,其推行可能会被印度战略界直呼为“门罗主义”的战略。就战略及作战角度而言,这意味着新德里想要打造一支优于驻印度洋最大国外海军的海上力量。虽然印度领导人也对美国在印度洋上的海上力量表示担忧,但却将之视为有利无害的,而中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因此,印度海军寻求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与核动力攻击潜艇,期间既有成功,也有失败。在核威慑领域,印度与中国相比明显处于不利地位,后者陆基弹道导弹可覆盖印度全境,而且还在海南三亚新建了一座海军基地。中国094级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这一新平台进一步增加了中国对印度的核威慑力。从另一方面来说,对于新德里而言,列装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就能够改变局面,使之首次具备使中国处于危险之中的能力。



印度国防工业在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技术——例如潜射弹道导弹、可由导弹携带的弹头等——方面的表现一直不稳定。印度将于在未来十年内部分解决这科技股,甚至可能会打造出可在东亚海岸游弋、威胁北京等中国目标的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这将使亚洲海域环境发生有趣的变化。



与核潜艇不同,印度其在非战略潜艇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印度海军已经部署了俄制“基洛”级潜艇,正根据与法国的合约建造“鲉鱼”级潜艇,与此同时,其还刚刚亮相了其首艘核潜艇“歼敌者”号。除此之外,印度还从俄罗斯租借了Nerpa号潜艇用于训练艇员。到2020年的时候,印度水下舰队会是何样光景?时间将回答这个问题。与俄罗斯海军相同,印度海军也是大陆国家的海军力量,这个国家感到自己受到了威胁,因此想要发展更强大的海上力量。



2020年亚洲将会拥有超过百艘现代级柴电潜艇



然而,这股潜艇采购浪潮预示着亚洲海上安全的未来存在一些令人不安的问题。到2020年的时候,亚洲将会拥有超过百艘现代级柴电潜艇。在各种战略假设及威胁想定之下,至少有十个国家的海军力量将在公海争夺影响力。一个全新的、更加复杂的海上力量结构将因此在亚洲海域诞生。北起日本列岛南至菲律宾群岛周围的海域将成为一个更具竞争力、更具挑战性的舞台。



最初的潜艇采购浪潮是否会在亚洲范围内引发更积极的采购热潮还有待观察,但该地区在水下的巨额投资暗示行动-反馈动态已经做好掀起一场经典的、区域性军备竞赛。亚洲海军已经决定要提高潜射武器系统的精确度与致命性。事实上,几乎所有潜艇都会配备远程对陆攻击与反舰巡航导弹。这种混合武器库存暗示着许多国家海军正在考虑的不仅仅是传统的海制与地区封锁任务,还包括岸上攻击任务。隐形潜艇突然发动攻击是亚洲地区各国政府最担心的事情。亚洲众多沿海大城市都可堪称全球经济引擎,是常规军事攻击中的有利目标。目前,缺乏投射兵力常规工具的弱小国家有可能会对军事基地、停泊舰艇发动先发制人的攻击,这种可能性同样令人不安。



另外一个关键趋势是多数新潜艇都配备有不依靠空气动力推进系统。因此,潜艇与反潜艇战将会更加激烈。这样一来,资金重组的亚洲国家海军就有可能会发展更多更强的潜艇战平台。这些平台将在未来几年内加速岸基及舰载海军航空部队在反潜战方面的采购。的确,新兴潜艇威胁促使日本海上自卫队提出了对可执行潜艇狩猎任务的大型直升机航母的要求。日本航母的发展进而刺激了争夺海洋控制权的水面战舰竞赛。换句话说,潜艇竞赛很容易会蔓延到其他海权竞争领域。



最后,地区海军将花费大量精力追逐彼此潜艇行动。因此,未来几年内竞争性水下舰队间发生冲突的频率会增大。类似2004年解放军海军一艘“汉”级攻击性核潜艇进入日本领海的事件或许会赋予亚洲政治新的特色。而且,水下冲突的增多必定会引发更多灾难或误算,导致无意识危机或全面热战的爆发。于是,地区危机处理便会成为亚洲重要国家的紧要工作。不过,由于地区体制和信任构建措施尚不成熟,因此目前尚不清楚亚洲人能否制订集体政治解决方案,以确保能在危机时期保持稳定。



两年前,着名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曾记载称,全球海上趋势可能会产生长期战略影响。对此,肯尼迪评论称,随着欧洲人或多或少退出海上领域,亚洲人轻而易举地登上了这个舞台。他宣称,有关总体实力(尤其是海上力量)的众多各异的假设对这种不符合历史潮流之事进行了解释。



随着不成熟地理政治推算在欧洲逐渐落伍,亚洲主要国家开始认为军事力量和治国之策同等重要,初期的水下对抗席卷了整个地区,这和有关利益关系的冷漠态度相一致。要想为2020年做好准备,决策者必须开始就强权政治和令人眼花缭乱的水下复杂几何学之间的关系达成协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