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天下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女之恋

k55555998 收藏 2 4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是我!”

“是我!”

赛珍珠扑过来,紧紧地拥抱着钱图强,热泪滚滚而下。为了找到钱图强,她吃尽了苦头!

钱图强也是非常激动。遇上赛珍珠,意味着苦日子就要过去。

两人坐了下来。赛珍珠见钱图强的碗里是黑乎乎的东西,问:“你这吃的是什么?”

“他们说是面。我吃的不是面,是寂寞!”

“这些天来,你只有一个人?”

“是的。你呢?你怎么到这里来。”

“回头再细说。我也要吃一碗‘寂寞’。”

两人吃过面,一同上路。赛珍珠便把自己的经历说了,钱图强很受感动,说:“真的非常谢谢你!没有想到,你一个女子,居然也会像我这样,一路步行,真的好危险,好辛苦。”

“找到你,一切付出都值得了。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艰难还在后头呢。”

“你不是会飞吗?直接飞回去不就行了?”

“我自己是可以直接飞回去,但我的功力还不能带着你一起直接飞离魔界。飞一段要停下来休息。要是飞一段歇一段,一旦被魔人或魔神发现,我们就回不去了。”

“那你自己先飞回去吧。你不用陪着我受苦。我吃苦惯了,可以撑得下去。”

“不!我死也要陪你走下去。我的任务是要救你离开魔界,而且,我喜欢跟你在一起。”

钱图强苦笑,说:“我们得小心点,别让魔人发现我们。”

在黑暗寒冷的魔界,两人走着走着,自然而然靠得越来越近;困了,两人找一处树林休息,钱图强靠在树头,赛珍珠便靠在钱图强身上。

钱图强问:“冷吗?”

“有点冷。”

“你真的不必陪着我受这份苦。你一个女孩子家,风餐露宿的,太苦了。”

“这么长时间了,我一个人都能够挺过来,现在有了你,我自然能挺过来。”

“这里离天界还有多远?”

“还远着呢。还走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

“什么?!我的脚都起老茧了。”

“起老茧算什么?你看我的脚。”赛珍珠脱掉鞋袜,两只脚的脚底血肉模糊,都磨烂了。

钱图强心疼地抓起赛珍珠的脚仔细地观察,说:“都烂成这样,一定很疼吧。”

赛珍珠羞红了脸,说:“疼死了。为了能找到你,我只好忍。总算找到你,不然,白辛苦了。”

两人就这样靠着休息。休息之后,继续赶路。赛珍珠站了起来,“哎哟”,身子一斜。

钱图强连忙扶着她,问:“怎么啦?”

“脚很疼。”

“我来背你吧。”

“好的。”

钱图强力大,背着赛珍珠一路往前赶。赛珍珠趴在钱图强背上,血液加速流动,脸越来越烫。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没有跟男人有过肌肤之亲的她,第一次如此地贴近一个男人,一个曾经让她心动的男人。

两人就这样在森林当中穿行,走走歇歇。

休息的时候,赛珍珠就钻在钱图强怀里,一副甜蜜的表情,看不出来风餐露宿之苦。钱图强早已寂寞,怀抱着美若天仙的天女,难免心猿意马,但他告诫自己,这种越界之恋,还是小心为妙。艾丝丽就是一例,一直死缠不放,还好,艾丝丽倒是不多事,春子也宽容,接受了她成为家庭的一员。

要是再多出来一个天女,谁知道会怎么样?

男人的理性在头脑,但疯狂不是来自头脑,而是来自下半身。压抑已久的下半身,越来越反抗钱图强的理性。

赛珍珠身为天女,有天规约束,不能越界产生爱情;但赛珍珠跟着了魔一样迷恋着钱图强。她钻在钱图强怀里,感觉到非常地舒服;这是一种特殊的前所未有的强烈的舒服。这种舒服的感觉,在人界的时候,她已经在钱图强身上感觉到,现在更是时刻感受着。

这样强烈的感觉,逐渐侵占了她的头脑,使她变得狂热,忘却了天规。

荒郊野外,孤男寡女,也都年轻有激情,理性能压抑这强烈的狂热的情感吗?

问题在于,这片森林不见尽头,始终没有看到一个人,也很少碰上野兽,终于,他们来到了一条小溪边,沿着小溪走不久,看到了一个小湖泊。水极清,岸上有草,点缀着大大小小灰色的鲜花。

钱图强决定在此停留,洗澡和换洗衣服。“我们在这休息。”说着把背上的赛珍珠放了下来。

吃过干粮,钱图强说:“我们得在这里洗个澡,顺便把衣服换洗一下。”

赛珍珠说:“好啊。好久没有洗澡,真脏死了。”

“你先洗吧,我给你站岗。”

“你不许偷看。我害臊。”

“放心吧,我不会看的,我到那边去。”

“你不要去。我害怕!把脸转过去就好了。”

钱图强转脸去看岸上,看黑黝黝的森林。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暗无天日的魔界?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人界?杨诗雁怎么样了?家里的那些女人怎么样了?母亲还好吗?孩子一定长大许多了。朋友们都还好吗?荒岛应该平安无事吧。

背后响着轻微的水声。皮肤白晰细嫩、身材完美无缺的赛珍珠赤裸全身,正在清凉的水中清洗着自己。她看着一直转头呆坐着的钱图强,希望他转头过来又害怕他转头过来看。她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展露过自己的身体,多少有些害臊。

洗澡之后,赛珍珠换过干净衣服,来到钱图强身边,说:“该你洗了。”

钱图强笑了笑,说:“我不害臊,但你最好别看。脱光衣服的男人是魔鬼。”

赛珍珠说:“真的?我好害怕。你要是变成魔鬼,我不是完了?”

“所以你最好离远点。”

钱图强脱光衣服,跳进湖水中,舒服地游泳、洗澡。清凉干净的水洗去了一身的污垢和疲劳,他享受着这难得的时光。

坐在岸上赛珍珠想看又害怕看。终于,她还是忍不住了,双手捂着眼睛,从手指缝里偷偷看;还好,没有看到魔鬼,只看到上身的肌肉,宽大的肩膀充满男性魅力。

钱图强游到岸边,笑着说:“你干嘛?想看就光明正大地看。”

赛珍珠害臊地说:“你骗人。没有变成魔鬼啊。”

“魔鬼在水下面,你看不到。好了,现在不能看了,我要上岸了。”

钱图强穿上干净衣服,说:“现在,得洗衣服了。你的脚疼,衣服就交给我洗吧。”

赛珍珠说:“那就谢谢了。没有想到,一个国王还会帮女人洗衣服,真是好男人。”

“现在是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你还真以为我会帮女人洗衣服啊?我是连自己的袜子都不洗的。”

“这么说,我就是特殊的女人得到特殊的待遇了。真好!”

钱图强动手洗了两人衣服,摊开在草丛上晾。赛珍珠默默地坐着看他忙。

钱图强从背包里拿出一块布来,铺在草地上,躺倒下来,四脚朝天,舒服地伸了伸筋骨。赛珍珠喊道:“喂,你可不能自顾着睡觉。你来把我抱过去。”

钱图强爬起来,说:“你真的不介意跟我睡在一块?刚刚洗过澡,我担心自己控制不住。”

赛珍珠说:“控制不住什么?我不管,我可不愿意自己坐在草地上睡觉。”

钱图强只好走过来抱起赛珍珠。赛珍珠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谢谢你帮我洗衣服。”

钱图强把赛珍珠抱到布上轻轻放了下来,从背包里再拿出一条薄被子,躺倒下来,把被子一盖。赛珍珠翻身紧紧抱着钱图强,说:“这样睡觉,可舒服了。这些天来,都没有好好睡过。”

“那就好好睡一觉。”

两人多天来没有好好睡过,迷迷糊糊便睡着了。

钱图强一觉醒过来,体内精力旺盛,长期压抑的下半身火辣辣的;赛珍珠温暖的鼻息让他头脑发热。赛珍珠也醒过来,觉得身子热乎乎的。

两人终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狂吻起来。

钱图强终于忍不住了,而赛珍珠也没有拒绝他的一点意思。于是,他熟练地脱下赛珍珠的衣服,赛珍珠低声呻吟着,热情地拥抱着;钱图强慢慢进入了赛珍珠的体内。

赛珍珠尖叫一声,双手死死抱紧钱图强,指甲挖进了他的肉。

此时的天地,只有猛烈的抽动和尖叫。

风停雨静,两人紧紧相拥。

赛珍珠泪流满面,说:“怎么这么疼?”

“第一次肯定有点疼的。以后就不会疼了。”

“听说做这种事很爽的,我怎么一点爽的感觉都没有,只是感觉到疼。”

钱图强笑了笑,说:“爽,当然很爽。你会感觉到的,会爽到天上去。”

“强哥,你爱不爱我?”

“那当然爱。不爱你怎么会跟你做这种事。”

“我也爱你,非常非常地爱。”

就这样,钱图强是久旱逢甘雨;赛珍珠是初尝雨露。两人在魔界的阴暗天地里绽放着浓烈的爱情之花。

两人如着魔一样,在湖边停留好些时间,尽情享受强烈的爱情甘泉;一起在湖中游泳,在草地上ML。

第二次,第三次,赛珍珠开始感觉到“爽”。她初尝男女之乐,如醉如痴;钱图强精力充沛,自然让她欲罢不能。

激情归激情,还得继续赶路。于是,这一路上,因为有了爱情,变得如同旅游。两人手拉手,翻山越岭如走平地;两人心连心,砍杀魔兽如杀小鸡。

赛珍珠“爽”上瘾了,一路上,老想着要“爽”;钱图强刚开始,一是新鲜,二是自己寂寞已久,倒是可以尽力让赛珍珠“爽”,但老是这么“爽”,他开始感觉到累了。他老得要走路,累得半死;休息的时候,赛珍珠又想“爽”。

钱图强开始发现,自己走路显得有气无力,脚底发软;他开始警觉,纵欲过度了。

钱图强累得半死,找一片树林有气无力地瘫软坐在地上休息。

赛珍珠看看周围没有人,钻在钱图强怀里,娇滴滴地说:“强哥,我想要!”

钱图强搂着赛珍珠说:“现在不行,我太累了。走路走得脚都软了。”

“我想要嘛。你让我爽一下嘛。我好想要!”

“我真的好累。你要知道,做这种事,男人太累的时候是做不好的。”

“哇”赛珍珠哭了起来,说:“我好想要。你就让我爽一下嘛。”

“好啦,好啦,别哭了。让我休息一下,就让你爽。”

“哟。强哥真好!强哥爱赛珍珠。”

休息片刻,钱图强只好打起精神让赛珍珠“爽了一下。”

“爽”过,睡了一觉,接着赶路。

钱图强走着走着,腿开始发软。这种感觉很不好,特别是对一个武功高手来说。

他只好找地方坐下来休息。赛珍珠钻在他怀里,娇滴滴地说:“强哥,我想要!”

“没搞错吧。怎么又想要?你知不知道,做这种事情,男人很累的。”

“强哥这么壮,这么有力,怎么会累呢?我真的想要,你就让我爽一下嘛。”

“这次不行,坚决不行。这么搞,要死人的。”

“哇”赛珍珠放声大哭起来。钱图强实在太累了,便不理她,让她哭。

看到哭不奏效,赛珍珠猛地站了起来,怒目而视。

钱图强抬眼看了看她,问:“怎么了?”

赛珍珠怒冲冲地说:“你为什么不肯要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爱你,我只是太累了。现在不要你,不等于不爱你。”

“胡说!你不肯要我,就是不爱我;爱我,你就应该要我。”

为了证明自己对赛珍珠的爱,钱图强只好提起精神,让她“爽了一下。”

要完之后,钱图强两眼发黑,昏睡过去了。

“爽”上瘾的赛珍珠,老缠着钱图强要“爽”;劳累过度的钱图强,开始感觉不到ML的“爽”,相反,变成了一种负担,一种折磨人的没完没了的机械动作。赛珍珠喜欢钱图强,更喜欢他给自己带来“爽”,她不更人事,根本理解不了男人会因为“爽”而变得很累,因为她“爽”过之后精神很好。她想象钱图强跟自己一样。

走了很长时间,钱图强累得靠着树大声地喘气。赛珍珠温柔地钻在他怀里,亲吻着他的胸口。钱图强累得实在打不起精神来,整个人跟死了一样。

赛珍珠娇滴滴地说:“强哥,我想要!”

钱图强有气没力地说:“这次真的不行!我整个人都是软的。”

“你就让我爽一下嘛。就一下!”

钱图强突然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厌烦。他推了赛珍珠一把,冷冷地说:“你就知道想要,有没有替我考虑过。你是不是花痴了?我真的好累!”

赛珍珠猛地站了起来,怒目而视,狠狠地说:“你要够了,开始厌倦我了,是不是?我就知道你喜新厌旧。是不是看上某一个魔女了?要不要我帮你把她抓过来给你爽?”

钱图强冷冷地说:“你别无理取闹,好不好?应付你一个,我都已经有心没力,还要什么魔女?你当我是金刚钻啊,永远不会软下来的。”

“搞不动了,也不必污辱人。什么花痴,你才花痴呢。我生——气——了!”赛珍珠歇斯底里地喊。

赛珍珠拨出宝剑。玄天宝剑银光闪闪。

她把宝剑架在钱图强脖子上,狠狠地说:“你敢污辱我?信不信我一剑把你脖子切下来?”

钱图强看了看她,说:“麻烦你杀了我吧。我要了你,是我的错;你杀了我,算是我的报应。报应!”

“真是气死我了!”赛珍珠猛跳起来,宝剑往旁边的树木猛烈地砍去。一棵棵树应声倒下,惊得树林中飞起许多鸟来。

钱图强喝道:“住手!你这么闹,会把魔人招来的。”

“魔人来了好,省得我受你的污辱。”

“对不起!我错了,不应该这样说你。”

赛珍珠嫣然一笑,插剑入鞘,走回钱图强身边,温柔地钻在他怀里,说:“我原谅你了。你要赔罪,让我爽一下,好不好?”

钱图强苦笑,打起精神让赛珍珠“爽了一下。”

“爽”后,睡了一觉,钱图强累得站不起来,躺着不动。

赛珍珠精神焕发。钱图强说:“我又要走路,又要陪你爽,实在太累了。我跟你商量一下,如果你想爽,能不能背着我走?”

赛珍珠说:“我背你走,你得毫无怨言地给我爽。”

赛珍珠背着钱图强上路。钱图强体力得到恢复,加上赛珍珠因为背人自己也累,对“爽”要求也少了。两人总算平安无事地走下去。

赛珍珠对钱图强还真是情真意切,温柔体贴,照顾得无微无至;一路上,她要洗衣服,找食物,帮钱图强剪指甲,该做的她都做的。

一路上,赛珍珠说了无数遍“强哥,我爱你!”接着问了无数遍:“强哥,你爱不爱我?”刚开始,钱图强会说:“爱,非常爱”;后来,会应:“爱”;再后来,只应“咦”。

钱图强久战红粉沙场,对男欢女爱看得淡些,虽然喜欢赛珍珠的美丽和温存,但不至于全身心地爱着这个女人;赛珍珠却不一样,她初尝男女之爱,虽然已经越界,但她完全投入了,全身心属于这个男人。她认为这个男人也应该全部属于自己。

走了很久很久,离天界越来越近。离天界越近,钱图强越心花怒放;离天界越近,赛珍珠越忧心忡忡。她开始变得患得患失。

成功救出钱图强,这算她完成任务,这是她的光荣,也将得到天界的奖赏;问题是,这越界之爱,不能公之于众,而钱图强最终还是要回去人界,回去他那一堆女人中间去。这是赛珍珠无法忍受的。

赛珍珠背着钱图强,走得越来越慢。她终于忍不住了,问:“强哥,回到天界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钱图强想也没有想,说:“当然是请天神帮忙回去人界。”

赛珍珠一下子把钱图强放下来,转身过来盯着他,问:“你回去人界,我怎么办?”

钱图强也盯着她,说:“你可以跟我一起回去。”

“你是知道的,按照天规,天界之灵不得与人界之灵恋爱,也不能随便到人界。要是被天神知道,他们会惩罚我的。”

“那怎么办?”

“你可以考虑留在天界。你体内有仙丹,可以长生不老,也可以成为天界之灵。只要你留在天界,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可我还是想返回人界。”

“你舍不得你的那些女人,是不是?你离开人界已经很久,若按人界时间算起来,已经将近二十年。二十年过去了,你的那些女人已经变老了,而你还是一样年轻,你回去面对这些老女人做什么?人界乱七八糟,罪恶丛生,你还是留在天界,过无忧无虑的生活,而且,还有我陪着你呢。”

“不。我还是想回人界,不管怎么样,我得回去看看。”

“哇”赛珍珠放声大哭,说:“我就知道,你还是想着自己的那些女人。你当我是什么?小情人吗?玩玩就甩掉。你要是甩了我,我就不活了。活得这么痛苦,我干脆死了算了。”赛珍珠拨宝剑架在脖子上,说:“你要是决定回去人界,我现在就死给你看。这里离天界已经不远,你可以自己去了。我祝福你回去跟自己的女人快活。”

赛珍珠做势要抹脖子。钱图强赶紧抱住她,把剑夺了下来,说:“你这是何苦?你让我考虑一下,好不好?”

“好!你得认真考虑,要是你执意要回人界,我也不想活了。”

钱图强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人,他首一次碰上,还真束手无策。

继续赶路。一路上,赛珍珠问:“你考虑好了没有?”钱图强推诿,说:“再考虑考虑。”

经过长途跋涉,天魔交界处终于到了。边境上,魔兵重兵看守。

钱图强和赛珍珠躲在大树上,观察魔兵的动静。

赛珍珠搂着钱图强,说:“强哥,我最后一次问你,你是要留在天界还是回去人界?”

钱图强说:“你让我再考虑考虑,好不好?”

“没有时间考虑了。你现在就做决定!你要是留在天界,我现在就飞起来把你带进天门去;你要是决定回去人界,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而你,未必能躲得过魔兵的看守逃进天门。”

钱图强左右为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