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谍猫

用机器猫从事间谍活动你可能听说过,但真猫干这种事情相信你一定难以置信吧,这也是美国情报部门的另一个馊主意。如果你想不到这一点,那么就需要对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人好好地思考一下了。上世纪60年代,中情局曾抛出了这样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概念:将小猫变成窃听装置,带到苏联阵营搞窃听。

具体设想:这一计划出台的前前后后以及原因可能让人难以想得通,毕竟小猫向来给人一种乖巧、可爱的形象,与搞窃听似乎一点不沾边。尽管如此,经过一再的改进,最后的计划是在猫身上植入电池和麦克风,将根天线从它的尾巴插进去,接着放开“间谍猫”,蹲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从事窃听活动。

错误之处:研究人员发现,一旦你将电池、麦克风和天线插入小猫体内,这个可爱的小精灵根本经不起这么折腾,受到的伤害无法在短期内复原,可能由此一命呜呼。所以,在投入数百万美元研究经费和多年的刻苦研究中,中情局将他们的“间谍猫”放到了试验场,任凭出租车从它身上碾过去。这一项目就此夭折,再也没有人谈起过它。



臭气弹

另一种控制人群的非致命性武器,也是心理武器——臭气弹(malodorant)。这是一种爆炸后散发难以想象的恶臭气味的小炸弹。臭气弹的气味比腐烂的肉、下水道的污水更难闻,令人作呕。

具体设想:美国军方数十年来一直在从事臭气弹的研究。大量气味被申请了专利,包括人大便散发的气味,这不禁让我们对未来充满了幻想,毕竟正常人每天都要大便,而我们则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不出家门就能收获大笔版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一些勇猛无畏的战士发明了戏称“我是谁?”(Who Me?)的武器,让德国人闻上去比巴士上其他乘客更臭,用来驱散德国人,令他们蒙受奇耻大辱。

美国也有他们自己的计划,称为“美国政府标准浴室恶臭”,显然这一计划的做法更加恶劣,经历过这一武器“洗礼”的人片刻后即开始大喊。据记载,臭气弹被描述为散发着各种难闻气味参杂在一起的味道,可以想象一下,这种感觉跟掉进茅厕差不多。有报道称,它能在空中形成一幅漫画似的臭味图案,从地面可以看得见。军方认为,此举同我们上完厕所,将便便扔向别人的做法一样引起混乱。

错误之处:尽管臭气弹这种武器尚在开发之中,但事实是,从历史上讲,它们的效果不怎么样,因为最后你可能就像是闻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臭屁。回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我是谁?”并不能当作打击德军士气的有效武器,因为它不仅令目标发出恶臭,还令投弹者本人以及炸弹爆炸撒下臭气的整个地区也臭气熏天。臭气好比一个薄情寡义的情妇,只会见异思迁,没有忠心可言。



疼痛射线

主动拒止系统(通常被称为疼痛光束“Pain Ray”)是通过在特定频率上发射微波来工作的,它可以使被攻击人员的皮肤有灼热感,但不会致命。这种系统被设计用作一种人群控制方式,正如其名称透露的意思一样,它会引发疼痛,但是在远距离。

具体设想:在某种环境下,美军一般不会让士兵距离危险太近,但同时又不希望用埋伏于某处的狙击手射杀带头闹事的罪魁祸首,因为这会使美军面临巨大的舆论压力。非致命性武器就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一方面它能告诫人群武器的威力,一方面又不会致他们于死地,近年来变得尤其受欢迎。

了解到这一点,主动拒止系统的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这种远程武器以某种高频率发射电磁辐射光束,在500码远的距离逐渐将目标皮肤上面的水分子加热至令其“兴奋”的温度,用一种听上去舒服的话说,就是“用微波加热你”,只不过不以一种永久性损坏人体健康的方式实现。也许吧!

错误之处: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问题,他们正在开发这种武器,而且也发挥了作用。美军早在10多年前就开始开发主动拒止系统,经过了大量的测试和实验,美军似乎渴望将它们尽快部署到伊拉克战场。由于缺少对主动拒绝系统的长期影响以及人体长期暴露在这种武器下所受伤害的调查,有人对这是否是伟大的概念提出了质疑——因为没人愿意让自己的眼睛暴露在电磁辐射光束下,尝试一下它的滋味。这种武器名为致痛光束,不是彩虹射手。它不是用来驱散你,而是驱散愤怒的暴徒的。


同性恋炸弹


美军曾希望研制出同性恋炸弹

说到“伟大”的军事计划,从将石块扔向其他猿类的第一个猿人,到拥有激光器和纳米蝇蛆的未来武器,相信没有任何计划比得上“同性恋炸弹”这么“伟大”。“同性恋炸弹”确实“声如其名”:一种能通过同性恋将敌人撕成碎片的武器,再准确点儿说,就是同性恋武器化。

具体设想:俄亥俄州赖特实验室向五角大楼提出了一系列非致命性武器,毕竟,控制混乱人群的方法在今天可谓“供不应求”,而催泪瓦斯则只能像嬉皮士和珠帘一样摆酷,关键时候总掉链子。有人忽发奇想:为什么不将引起性欲的化学药品喷洒到目标身上,使所有敌人的士兵排着长队,争相等待对方骑在他们身上?想必大家一看就明白,提出这种荒唐建议的人本身就是深谙其道的同性恋。

错误之处:在理论上讲,敌人在同身体强壮、欲望同样强烈的“同道中人”野地里“肉搏”之后,战斗力肯定会下降,这可能是事实。但是,无论科学怎么发展,迄今都没有使发生在一群男人身上的这一幕。很显然,“如何实现”在此不是赖特实验室的工作。

这个实验室曾推荐过其他令人匪夷所思的武器,这些武器能使臭虫和啮齿动物攻击敌人,让他们发出令人作呕的呼吸,或让他们浑身上下发着恶臭,这样的话,就不能藏身于普通大众之中。老调重弹,如果从事这种活动的方式确实存在,那么一切都好办,但问题是这一幕遥遥无期。尽管如此,五角大楼直到七年后才废除了这一概念,而个中原因显然是普通人更难以想象的。



星际之门

稍显遗憾的是,“星际之门”计划(Stargate Project)与我们想象中的美国特工与装扮成埃及各路神仙的外星人之间的混战毫无关系,只是中央情报局与一个2000万美元馊主意说再见的特有方式,但因此得到一个向孙子辈述说的有趣故事。该计划是中情局研究心理遥测是否属实的努力,因为如果确有此事,那么就会令侦察活动变得如探囊取物般轻而易举。

具体设想:显然,美国的对手在冷战时期投入巨资用于超自然研究,如果他们确实在悄悄从事这种研究,中情局同样不希望坐以待毙,打算在敌人派出一些能通过意识置美国总统于死地的特异功能人员之前,来一个先下手为强。中情局在上世纪70年代启动了“星际之门”计划,组建了一支由科学教派推荐的心理学天才组成的队伍,欲对敌人实施先发制人打击。

错误之处:25年后,中情局才意识到,苏联人可能根本不存在什么神经/远程观测计划。但此刻为时已晚,他们白忙乎了一场。“星际之门”计划直到1995年才取消。对“星际之门”合法性进行调查的一份报告这样总结说:尽管远程观测者能够获取一些正确的细节,但他们还在从事不着边际的工作,导致他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实际上,许多人表示,“星际之门”计划其实好比将一帮流浪汉聚在一处,让他们成天发挥想象的空间,胡乱猜想,甚至于看到地图上有一堆骆驼粪便,他们就会发出找到敌人巢穴的惊人论断。嗨,我们提到五角大楼投入2000万美元找到了什么吗?不要垂头丧气了,别忘了,苏联人可是投入了5亿卢布,才发现同样一件事的真相。



哈巴谷计划

当温斯顿·邱吉尔希望给敌人重创时,他将目光瞄准了天空。实际上,他真正锁定的目标是海洋,也就是建造一个永不沉没的“岛屿”——Holy Fuck。后来,这项计划被更名为“哈巴谷计划”(哈巴谷是希伯来的先知)。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艘航空母舰或者一座冰山。



太阳枪

从空中摧毁敌人是每一个愤怒的小学四年级学生和科学教派成员梦寐以求的事情。但很多人绝对不会想到,这也是纳粹的一个梦想,他们认为空间站和死亡光线“双管齐下”便可产生毁灭性的杀伤力。

具体设想:为了实现这个有点种族屠杀味道的疯狂想法,纳粹的物理学家开始着手进行研究。根据他们的设想,首先要做的便是把一面巨大的镜子送入轨道。这面计划用大约100万吨金属钠制成的超级镜子能够把城市烧成灰烬,将敌方的水库变成蒸炉,同时让所有无辜平民变成熏肉。巨型镜子将安装在由纳粹太空人操纵的空间站上,他们会穿上磁靴克服无重状态,依靠空间站上独特的工具制氧,依靠太阳能蒸汽发电机提供电力。除此之外,空间站上还设有提供油炸食品的自助餐厅和必不可少的娱乐室。

错误之处:纳粹并没有采取行动让这一梦想成为现实,真正着手去做的反而是盟军。当清楚地意识到胜利的天平已向我们这边倾斜时,美国人便开始接纳背井离乡的德国科学家以及他们的想法,其中就包括太阳枪这个大胆的代表。很显然,为了成功研制太阳枪这种难于置信的武器,我们有太多的障碍需要克服。即使到了2008年,我们仍没有研制出这个可怕的东西,更不用提将它送上天了。但有必要提醒读者注意,美国人实际上很想拥有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具体设想:制造一艘永不沉没的航母绝对能够让敌人陷入一种恐慌,出于这种考虑,英国人提出了哈巴谷计划。根据这项计划,航母将由冰制成——谁也别想把冰块击沉——长达2000英尺,甲板到龙骨的高度为200英尺,内壁厚40英尺,排水量高达200万吨,相比之下,海军当前的尼米兹级航母排水量也不过10万吨。因此,我们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它,那就是“大”。

但事实证明冰并不是建造航母的一个完全可行的材料,在此之后,英国人开始将目光转向一种奇异材料Pykrete——实际上就是冰与木头混合后的浆状物,子弹击中这种材料后会发生偏斜。毫无疑问,哈巴谷计划是任何人听说过的最为疯狂的想法,但它最终没有成为现实。

错误之处:实际上,加拿大曾经制造过一个小型的永不沉没的航母,它的重量只有1000吨,长仅60英尺。但这艘迷你航母的出现证明,英国人当年提出的哈巴谷计划是可以实现的。据悉,让这个鬼东西彻底融化得需要三个夏天。而制造实体大小的模型更是需要7000万美元、8000人和8个月时间才能完成。最终完成的航母速度只有6节(6海里/小时),不管,不管到了什么地方,它都不过是一个可笑的冰山罢了。



鸽子计划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最令盟军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经常不能对敌军进行有效轰炸。对自控导弹导航系统被干扰,这意味着很多目标最后未能击中,更不用说摧毁了。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军方必须找到一种新的不会被干扰的导航方式。

具体设想:使用鸽子这种大胆想法是伯尔赫斯?弗雷德里克?斯金纳提出来的,他是一名了不起的心理学家,所有Psych101(一门精神分析课程)学生最喜欢从他那里获得睡眠辅助。根据他的设想,军方应当将一只鸽子放进炸弹,同时为它准备一个标注目标方位的显示屏。飞行过程中,鸽子可立即确定飞行线路,方式是用嘴啄屏幕中央的目标图像。这样一来,导弹便可准确轰击纳粹的老巢。

错误之处:虽然鸽子计划几经修改,但军方最终还是选择放弃。一些人认为,这种方式太过不可思议,训练鸽子所需要的时间也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除此之外,军方也同样面临其它问题,例如导弹的射程——由于鸽子不得不看到自己正在啄的东西,它们必须使用一个光学系统。如果导弹飞得太远偏离规定路线,鸽子便不得不对自己以及导弹进行调整。另一个问题则是,这是一枚让鸽子充当“向导”的导弹。发射之后,鸽子很有可能“不服从命令听指挥”甚至擅作主张,这时候,导弹的命运便很难预测,谁也无法不知道它将飞往何处。



大亨计划

众所周知,突破敌人的防御阵地通常是很难办到的。遇到混凝土构筑的工事时更是如此,例如第三帝国大西洋防线的部分防御阵地。面对这种形势,英国人提出了所谓的“大亨”计划。对于“什么能够让我们的炸弹具有更可怕的威力”这个问题,“大亨”计划算得上一个答案,但这种想法却显得有些疯狂,甚至是愚蠢。

具体设想:为了能够在混凝土墙壁上炸出一个坦克大小的洞,他们制造了两个巨大的木轮,木轮中间连着一个装满炸药的鼓。在每一个木轮上,他们还绑上了火箭,用来为木轮提供前进动力。在这些家伙的帮助下,木轮的时速可达到60英里左右。我们不得不说的是,现实生活往往模拟艺术作品。有时候,军方也会从“大笨狼怀尔”系列动画中获得灵感并加以模仿,英国人冒出这样一种荒诞的想法便是最好的佐证。

错误之处:读者可以大胆猜测一下。在试验过程中,充当发动机的火箭经常与车轮“分手”,致使整个结构崩溃并最终翻倒在地。很显然,英国人必须采取大量安全措施。为此,他们又绑上了更多火箭并增加了一个新轮子。但这一次的试验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在图片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最后,在做了大量调整之后,他们准备当着海军官员、科学家和记者的面进行试验,结果我们可想而知。

试验过程中,这个荒谬可笑的东西与预先设想的一样开始向前滚动,但前进姿势实在是不敢恭维,就像是一个刚从酒缸里捞出的荡妇在舞池中跳舞一样。在海军铜管乐队的伴奏下,我们的“大人”还是走了一段直线。但在此之后,它便开始倾斜,抛弃火箭后,车轮开始摇晃分解,最后被炸成碎片。片刻之后,一只走鹃快速飞过试验场,好像是对“大人”粉身碎骨的一种嘲讽。



蝙蝠炸弹

蝙蝠炸弹的想法是由一名美国牙医在上世纪40年代提出来的。根据这位老兄的设想,不管什么武器,只要能够依靠翅膀在夜空中飞行,那它简单就太酷了。但当时的美国总统认为,这无疑是一项可怕的计划。对于任何人来说,这种武器的出现将让夜晚变得不安全。美国政府不希望将小型爆炸物绑在蝙蝠的翅膀上,也没有必要那么做。

具体设想:借助蝙蝠出色的载重能力加之可以悄无声息地潜入建筑物以及类似目标,这项计划可以为军队打造一支由啮齿类动物组成的自杀性炸弹袭击者军团。如果最终成为现实,美军可以把这些动物武器投放到日本。由于蝙蝠成为士兵,研究人员专门为他们研制了小型凝固汽油弹,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可爱”的纵火装置了。一切准备就绪后,飞行员便可驾驶搭载蝙蝠的B-29轰炸机驾临敌方上空进行投放。破晓的时候,它们便会潜入建筑物。在定时器引爆“迷你”炸弹之后,这些勇敢的蝙蝠也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对于这样一种作战手段,我们除了用“疯狂”外还能用什么词可以形容呢?

错误之处:实际上,事情远没有设计者想象的那么简单,当时,一些携带炸弹的蝙蝠被无意中放了出来,并且在空军基地的油箱下面安营扎寨。毫无疑问,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整个基地便有可能陷入一片火海。但事实也证明,这些备受诅咒的生灵的确是一种有效武器,因此,很多参与其中的人难免在失望中看到一线曙光。

假定研究人员制造的一颗“蝙蝠炸弹”能够装下1000只以上的蝙蝠,根据他们的估计,一架轰炸机最多时可运送20万只蝙蝠。一旦进行投放,它们便可在夜晚制造令敌人恐怖的火灾。与此同时,最初的试验数据也显示,蝙蝠炸弹在使用上要优于常规燃烧弹。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获得数百万美元经费后,这项不可思议的计划却突然夭折了。原因在于:它的进展速度太慢,而蝙蝠又带有很强的不可预知性。除此之外,参与曼哈顿计划的家伙也一直滔滔不绝地讲述他们的计划更加伟大,声称他们正在研制一种堪称奇迹的炸弹,杀伤力相当于投放100万只蝙蝠,当然,他们说的是原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