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牙 第一卷 山雨欲来 第七章 夜宴(中)

先轸2009 收藏 9 9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


看到这种情形,韩籍不由得一愣,虽然他只是在南京这个官员养老的地方担任礼部左侍郎,却也曾经奉旨出使过一些藩属国,这种无礼蔑视大明使节的情况可还没遇到过,但惊异过后随之升起的就是愤怒——自从开国以来,除了宿敌蒙古,还没有那个国家和民族不在大明面前臣服!何况现在就算是桀骜不驯的蒙古俺答部,不也成为大明的外藩“顺义王”了么?想不到在朝鲜居然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韩籍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横目扫了这三人一眼,对迎宾使说道:“礼乐停了!”

迎宾使早已经脸色发白,听到韩籍的吩咐,急忙示意礼乐停止。

韩籍回头望了徐若麟一眼,只见后者面无表情,但眸子却仿佛燃烧起来,韩籍知道该是自己这个正使说话的时候了。

韩籍大步走到李昖和朝鲜群臣身前大约一丈处,沉声说道:“朝鲜王请起!朝鲜众臣请起!”

李昖和朝鲜群臣忐忑不安地站了起来,不远处那三名倭国使者还是挺立直视着韩籍等人,心想就算明国再强大,可现在的日本,早已经不是当年大唐白江口海战后的日本!我们在中国的阴影下已经生存近千年,现在该是再次对决的时候,且看这三千里河山最终到底会属于谁!

这时韩籍用一种正式而毫无感情的声音对三名倭国使者说道:“你等何人?面对大明使节怎敢如此抗礼不尊?”

为首那名身着白衣的倭国使者大声说道:“我是天皇陛下和太阁大人的使者宗义智,对马宗氏第二十代家督,面对任何人都无须如此屈膝,你们明国怎么敢把我们和朝鲜这些藩属国同等对待?”

这话一说出口,边上的李昖和朝鲜群臣脸上都露出不豫之色,心想这些不服教化的蛮夷之邦果然不可理喻,居然敢在大明使节面前如何叫嚣!

韩籍冷声说道:“汉唐时我中国皆曾封赠倭国国王,倭国向为我中国臣属,你等当恪守臣属之礼!”

身为贵族的宗义智倒确实知道这些事实,但在他看来,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当年的汉唐威风赫赫,彼时日本不过是暂时隐忍罢了,现在怎可继续下去?

宗义智脸上青筋一跳,大声抗辩道:“我国与中国已久不通封贡,何来臣属之说?又何来抗礼之说?”

韩籍冷笑道:“大明开国以来,诚秉威信,总率万国,凡日月照临之处,皆为大明之臣妾!你区区海曲边邦,又怎能例外?我身为天子使节代天宣抚,就算是你们天皇见到本官,也当如臣如子,何况你不过是一个小小使节,怎敢如此无礼?!”

此时,韩籍的语声已经充满杀气,大明的威望可决不能在自己手中被削弱,在这庆辉楼下,不但有朝鲜国王,还有女真各部、暹罗、寮国、安南等国的使者,在这众多藩属国使臣面前,韩籍身为天子使节,如果不能当场慑服这名倭国使节,只怕回国后立刻就会被大理寺问罪。

宗义智脸涨得通红,大怒道:“你明国便如何?如今我日本皇国一统,难道还是当年的撮尔小邦。。。”

话还没说完,宗义智身后那名僧人打扮的倭国使者忽然附身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大人,此时不宜与明国使者正面冲突,别忘记太阁大人布置的任务。”

宗义智脸色忽红忽白地变了变,总算勉强忍气吞声压下后面的那些话,但转念一想,又对韩籍说道:“你们这些明国使节想要我们屈膝,却不知是否有这个能力?我们日本武士被人在光明正大决斗中击败后,就愿意俯首称臣!”

韩籍哼了一声,根本就不想搭理这种可笑的请求——这是朝鲜王宫景福宫的庆辉楼,是诸国宴会的地方,这倭国匹夫居然提出这种可笑的要求,难道他以为尊贵的大明使节会和他这种野人毫无体统地斗殴?

但显然宗义智这种武士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就算是在太阁大人的宴会上,除了能剧和琴茶以外,同样还是有武艺较量的,就看明国人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宗义智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地笑容,说道:“怎么?难道明国只敢动嘴说话吗?却不敢选出一个人来和我们较量?想要我们屈膝,就让我们见识见识你们到底有什么能力,当年汉唐天朝上国的名声,可不是靠动嘴说来的!”

韩籍大怒,正要开口训斥,身后的徐若麟忽然低声说道:“大人,此事交给下官即可。”

韩籍心中一喜,这位徐大人出手的话,一是可以压服这些野人,二来徐若麟是皇帝亲军的身份,就算有什么过错,也责怪不到自己头上了,不过他还是低声交待道:“徐大人,有把握吗?如果不行的话,直接让朝鲜侍卫们把这些家伙赶出去就算了。”

徐若麟皱了皱眉,心想怎么能这样,我们明国遇到这种挑衅,如果假手朝鲜侍卫解决的话,那岂不是有失大明威信?难道这位韩籍大人是气糊涂了?

韩籍也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提议不可取,有点尴尬地说道:“当然,最好还是徐大人亲手解决。。。”

徐若麟淡淡一笑,缓步走了出来,望着前面不远处的宗义智,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便较量一下,你们派谁出来?”

这时宗义智身后走出来一名武士,身穿无袖绢衣,绢衣下隐约还能看见黑色铠甲,略微俯身对宗义智说道:“大人,大石智久愿与明国武士一战!”

宗义智点头说道:“甚好,你是我对马宗氏的第一武将,由你出手最好不过。”

大石智久恭敬地对宗义智躬身为礼,然后转过身向徐若麟走去,在徐若麟面前大约一丈二尺处停住脚步,缓缓脱下身上那件阵羽织,沉声说道:“明国武士,我将与你一战,请多多指教!”

说着他低头对徐若麟恭敬而标准地行了一个武士礼,徐若麟也毫不怠慢地回礼,而此时周围的各国使节、朝鲜国王和群臣们都已经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就算是久经政坛的柳成龙院君等人也没有在这种重大外交场合下遇到过如此事情,但李昖和朝鲜群臣都知趣地没有说出任何话来——这是大明使节的意思,也就是大明天子的意思,他们只需要服从即可,可没有权利和能力提出自己的意见。只是在柳成龙的低声命令下,护卫将军指挥着数百名王宫侍卫和数十名“花郎”聚精会神地警戒在韩籍、李昖和各国使节周围,以防发生什么意外。

只见大石智久从腰间拔出武士剑(刀),望着徐若麟说道:“明国武士,本来我们武士决斗更习惯用长枪,但这里并不适合驰马,我提议用剑来进行,不知道你是不是同意?”

徐若麟淡淡一笑,无所谓地说道:“好,就这样。”

徐若麟也没有脱去身上华丽隆重的麒麟官服,只是缓缓把官帽摘了下来,递给身后的叶韩,然后“噌”的一声,绣春刀那刀锋处清冷而锋锐的光芒在众人面前一闪而过。

随着徐若麟长刀出鞘,整个庆辉楼下的气氛仿佛愈加沉重起来,韩籍和李昖的脸色都是凝重无比——徐若麟要是赢了还好说,如果输了,那无论大明接下来会怎么做,对韩籍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对朝鲜来说,则更是前途难测。而其余各国的使臣,则事不关己地看着这难得的一幕,尤其是那位安南使节,眼中闪着一丝奇怪的神色。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