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夫看蒋经国:提拔李登辉是其一生最大的污点

政战教官 收藏 0 3085
导读: 陈立夫,是老国民党CC派代表人物,也是蒋介石早年至为倚重的“党国”要员。陈立夫在蒋介石核心效命二十五年,近身观察两蒋父子长达一甲子以上,终生直接间接参与国民党各项工作,举凡党务、特务、政务、外交、教育、文化…方方面面,都可以看见这位国府政坛长青树的身影。 陈立夫享寿一百零三岁(1898~2001),他生命的前半个世纪,得意国民党官场,不可一世,诚所谓“蒋家天下,陈家党”;后半个世纪,陈立夫为国民党丢失大陆政权,黯然引咎下台,抛别官场,远赴美国养鸡维生。后应蒋介石之召,返回台湾,陈立夫甘心投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陈立夫,是老国民党CC派代表人物,也是蒋介石早年至为倚重的“党国”要员。陈立夫蒋介石核心效命二十五年,近身观察两蒋父子长达一甲子以上,终生直接间接参与国民党各项工作,举凡党务、特务、政务、外交、教育、文化…方方面面,都可以看见这位国府政坛长青树的身影。


陈立夫享寿一百零三岁(1898~2001),他生命的前半个世纪,得意国民党官场,不可一世,诚所谓“蒋家天下,陈家党”;后半个世纪,陈立夫为国民党丢失大陆政权,黯然引咎下台,抛别官场,远赴美国养鸡维生。后应蒋介石之召,返回台湾,陈立夫甘心投闲置散,侧身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总统府资政”等虚衔,过着近乎闲云野鹤的日子。后半生,和两蒋父子关系密切的陈氏,无官一身轻,冷眼旁观政治舞台,潮起潮落,物换星移,对蒋家天下兴亡得失,自有一番独到见解。


两蒋撤退台湾之后,初期一直把隔海对峙的中共视为噬脐之患,岛内或海外台独份子不过是癣疥之疾。及至蒋经国主政时期,披着民主外衣的台独份子,隐然成为国民党当局最大挑战者,昔日癣疥之疾,竟恶化为噬脐之患。


岛内之“省籍情结”、“统独情结”,根本症结形成之因素,仍源自国民党长期困居台湾。陈立夫从根本之处,直指蒋氏父子在台湾立稳脚跟的艰困过程。他说,美国人派遣第七舰队巡弋台湾海峡,具有一刀两刃的效果,一则防止中共攻台,一则不让蒋介石“反攻大陆”。陈立夫说,国民党当局无法“反攻”,“老先生很苦”。在另一方面,美国组织反蒋势力(例如孙立人),想用越南吴廷琰模式来整垮蒋介石。陈立夫以为,幸亏蒋先生很机警很厉害,拒绝了美国的“好意”。美国一度想以提供军队薪饷,军队发给美金待遇为诱饵,企图控制国民党军队。假使蒋先生中了美国人圈套,军队掌控在美国人手里,“美国人就可帮助孙立人造反了”。


蒋氏父子稳住在台湾的阵脚,国民党当局在台湾的隐患依然存在。陈立夫回顾蒋经国接班之后的政治得失,坦言经国先生对台独太过放任,所以不少人对蒋经国“很不谅解”,“有批评”。但是,陈立夫以为,蒋经国之所以对台独份子放松,主要的原因出在经国先生身体不好。因为,“一个人身体不好会怕担当”,“身体没有气力,有很多顾虑,譬如对台独份子不法行为,有一个时期不敢纠正”。


陈立夫回忆,蒋经国曾经告诉他,台湾被日本统治了五十年,人心变得不大开朗,比如说一个机构交给了某人,某人居然全部任用台湾人。蒋经国对这个情况表示特别忧心,担忧台籍官员省籍情结作祟,称“很少一个机构交给了本省人,外省人能受到照顾的”。


相对而言,蒋经国观察到李登辉“比其它几位台湾人好一点”,“下面还是用了许多外地人,许多不是台湾人”。然而,蒋经国选择了李登辉做为他的接班人,许多有识之士事后咸认,这是蒋经国政治生涯中最大的失策与污点。


在一九九一年接受制作回忆录的学者访问时,陈立夫直言李登辉具有“两面人格”。


陈立夫更透露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内幕。蒋经国命人把李登辉早年加入共产党的档案数据,及从事台独活动的档案数据,全部从“调查局”的档案室里取出来,悉数付之一炬。陈立夫相当笃定地说,管李登辉档案的人他熟悉。毕竟,陈立夫是国民党特务组织“中统”的开山祖,而台湾时期的“调查局”,则是“中统”的后继单位,内中情况,他了然于心。陈立夫说,管李登辉背景档案资料的人姓陈,后来移居美国。


曹操在官渡之役后,也从被他击败的袁绍手中,缴获不少曹营官兵早先写给袁绍的通敌信函,曹操拿到这些信,竟然看都不看一眼,就吩咐手下一把火烧得精光。蒋经国又是基于什么理由,把李登辉的共产党背景、台独份子背景的档案焚毁?依陈立夫的解释,蒋经国既然要袒护李登辉,提拔李登辉,当然不能在国民党内部留下李登辉的“不好的纪录”。蒋经国对待李登辉如此光明磊落,如此推心置腹,如此情深意重,让他平步青云,从一介书生坐上领导人副手高位,陈立夫说,李登辉“今天真正要感激的是蒋经国”。


可是,日后的政局发展显示,李登辉反而恩将仇报,他以倾向台独的施政作为,背叛了蒋经国!

启用李登辉,是蒋介石父子落实本土化政策的结果,本土化是迫于时势,迫于现实,是两蒋时代的国民党当局别无选择的选择。陈立夫说,开始时,国府当局在台湾任用十个人当中,有六个是内地人,四个台湾人,慢慢的,变成四个内地人,六个台湾人。台湾人主导,这是无法逆转的潮流趋势。


陈立夫坦言,蒋经国在选择李登辉当他的副手之前,曾经征询过他的意见。“他同我商量过,他认为李登辉自己没有什么小组织,比较好些”。陈立夫看李登辉,这个人最怕被别人说他是台独,因为他如果承认是台独,对台湾安全他要负责任,共产党会打过来。


蒋经国继承了父亲蒋介石的权力,在他“总统”第一任期尚未结束之前,由于健康亮起红灯,引发了外界关于孝字辈蒋家子弟接班的谣诼,台独份子更是竞相恶意抹黑。为了辟谣,蒋经国亲口对外宣布,蒋家家族成员不再竞选“总统”。于此,陈立夫颇不以为然,认为“蒋家”两字包括太广,限制了其它蒋家成员的参政权,蒋经国作此发言有欠考虑。


尽管面对台独势力的恶意攻讦,蒋经国一路低调回应,甚至以蒋家未来不再主持台湾政治明其心志,在野势力的攻击火力仍旧没有缓解的趋势。


岛内台独及异议人士不断假藉民主,对国民党展开夺权的架势。陈立夫从心理层面分析了蒋经国晚年的深层忧虑,“他晓得…时间拖得越久,我们在台湾的处境愈很困难…”陈立夫举例,父母和结了婚的儿子长期共处一室,可能会不受儿子欢迎,藉此例子说明“在台湾的问题,时间拖得越久反而越麻烦”。陈立夫认为,蒋经国在面对当时台湾的“党外”势力组党的呼声,照理应该在国民党内部先作一番研究,作好充份准备工作,而经国先生却是“一个人在那儿摸”,原因是“党内公开讨论也有困难”。


从正面看,蒋经国当初开放党禁,让岛内异议人士(许多是台独运动成员)成立民进党,博得了“开明”形象。但是,党内却有许多人颇不以为然。在没有准备妥当的情况下,冒然开放党禁,蒋先生确是有些干纲独断。


陈立夫认为,台独人士趁蒋经国到纽约访问,阴谋开枪刺杀未果,此一事件并未造成蒋经国太大的刺激或打击,反倒是严重的糖尿病,致使蒋经国气势渐衰。经国先生晚年身体健康走下坡,一定程度弱化了他压制台独势力的决心。


蒋经国掌权之后,岛内发生多次群众政治事件,“党外”及尔后的民进党支持群众,以暴力袭击警察,警察却奉命不得回手,陈立夫认为,打不还手导致公权力丧失,使得警察难以执行任务。蒋经国目睹形势发展,内心忧愤难平。陈立夫指出,蒋经国临死之前两周,上“国民大会”开会,台独人士“对他没有礼貌,他有说不出的苦”,蒋经国是在气闷忧愤的情境下,引发了内出血。糖尿病造成身体耗弱,使得蒋经国根本无法承受内出血,终于不幸猝逝。


一九八八年七月,蒋介石父子已先后物故,早年追随两蒋撤到台湾的国民党元老,逐渐老成凋零,在当代几位“党国”元老当中,陈立夫恐怕是对中国前途,对岛内政局观察,最具有中华民族宏观见解的一位。在李登辉台独狐狸尾巴将露未露的节骨眼上,陈立夫利用国民党召开第十三届中央评议委员会的时机,提出海峡两岸共组“实业计划委员会”,并建议由台湾的外汇存底中,提供大陆五十亿至一百亿美元的低利贷款,协助大陆经济改革。


李登辉当时权力尚未稳固,虽未露出台独真面目,但他内心的台独思维一天较一天表面化,对陈立夫的建议案,根本不屑一顾,而且还任令民进党台独人士对陈立夫群起攻讦,坐视不管。民进党成员黄信介、陈水扁等人联名向“台湾高等法院检察处”控告陈立夫、赵耀东主张贷款五十亿至一百亿美金给大陆,是“涉嫌叛乱”。


“涉嫌叛乱”的胡乱指控当然没有成立。但是,像陈立夫这样具有中华民族思维的人物,在台湾却愈见稀少,这位硕果仅存的两蒋遗老,寂寞的走完最后一段岁月。在他过世的前一年,国民党失去了政权,由倾向台独的民进党取而代之。陈立夫在他的最后岁月中,不仅为自己一生投效蒋介石父子的梗概,作出了最佳批注,更为国民党在台湾统治权力的消长,提供了一系列敏锐深刻的评说,他的真知灼见,一针见血地点出了蒋经国晚年施政得失。对比今昔岛内政治形势,当予人更多启发与警惕。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