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强的保护伞是他

杀倭灭日 收藏 1 20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强的保护伞是谁?




薄熙来在问,王立军在问,网民们在问,我也在问。他似乎已呼之欲出,却又仿佛深不可测。他好象已经如坐针毡,却又依然从容不迫。我在网海里寻啊寻,企图寻到他的线索,我在大冒号里猜呀猜,企图找到他的下落。一片汪洋都不见,奈何奈何可奈何?




夜深了,睡不着觉,我在陋室里苦苦琢磨。黑暗中,忽然听到头顶一个声音对我说:




“打黑亡党,不打黑亡国。做个样子,抓只苍蝇,见好就收方是上策,何必掘地三尺,穷追不舍?薄熙来王立军枉为贵党党员,怎么就这么不自觉?”




这声音是那么的清楚,一字不落。我抬起头,见空中飘着一个老者。光光的脑袋,矬矬的个儿,哟,原来是,蒋经国……他爹。




再仔细看,一眨眼,不见了。




我以为自己在作梦,正迷惑间,忽听吱的一声,从门外影影绰绰晃进一个学者。“逢君,我知道你是个老左。可惜你空有一腔热血,认识却总是那么偏颇。这都是你食古不化,抱残守缺,不知道与时俱进的结果。请问先生,何谓善,何谓恶?何谓对,何谓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死抱着那套斗争哲学?还要搞文革那一套?说什么剥削,道什么压迫,那都是不懂经济的人在胡扯。和谐社会,蛇鼠同穴,腐败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黑恶是杀开血路的战车……”




我怒不可遏,随手抄起一本书,向他掷去。他一缩脖,扮个鬼脸,就不见了。




黑夜,死一般的静,听不到秋虫歌唱,四围鬼影幢幢的,我打了个寒噤,身子有些哆嗦。但我不怕鬼,我不信邪,我是共产党员,我信仰我的马列!




可我忧郁,我惶惑,我百思不得其解。在这个漫长的寒冷的秋夜,两个不速之客,幽灵般的家伙,我一生中最厌恶的人,何以不约而同造访我的寒舍?东拉西扯的,唠叨半天,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辗转反侧……思前想后,愁肠百结。蓦然间,头脑中灵光一闪,我恍然大悟,——他们是说客,是文强们的说客!




他们也正是我要苦苦寻找的人、文强辈的保护伞:蒋匪余孽,利益集团,“专家学者”。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