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军抗日劲旅102师:穿草鞋的兵打起仗来只向前冲

2野劲旅 收藏 0 1159
导读:抗日战争时期的黔军,不同于川军和滇军所各自拥有一个完整的地方军系,黔军仅仅是附庸于中央军的几个“独立”师而已。   当时真正出自于黔军的共有七个师(即第82、85、102、103、121、140、新8师),但是蒋介石为什么不把黔军按照川军或滇军那样编成一个军甚至于编成一个集团军来使用呢?原因之一固然是蒋介石在围剿红军时就有吞并贵州的想法,以追剿红军为名,派遣中央军入黔剿共,伺机解决黔系势力。而主政贵州的王家烈也确实窝囊,所属几个师让红军各个击破,损失不轻。蒋介石便乘机夺取了贵州军政大权,把代表黔军的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抗日战争时期的黔军,不同于川军和滇军所各自拥有一个完整的地方军系,黔军仅仅是附庸于中央军的几个“独立”师而已。


当时真正出自于黔军的共有七个师(即第82、85、102、103、121、140、新8师),但是蒋介石为什么不把黔军按照川军或滇军那样编成一个军甚至于编成一个集团军来使用呢?原因之一固然是蒋介石在围剿红军时就有吞并贵州的想法,以追剿红军为名,派遣中央军入黔剿共,伺机解决黔系势力。而主政贵州的王家烈也确实窝囊,所属几个师让红军各个击破,损失不轻。蒋介石便乘机夺取了贵州军政大权,把代表黔军的25军番号撤消,所属五个师分割使用,王家烈本人被“保送”陆军大学学习了事,副军长侯之担更是被撤职看押于重庆,以至郁郁而终。


另一重要原因却是在西安事变蒋介石被扣后,时任军政部长的何应钦不但没有拯救蒋介石的想法,反而以救援为名,调遣中央军准备与西北军、东北军两大军系开战,借战端取代蒋介石。


事后蒋介石得知此事大为光火,便逐渐的疏远了何应钦。由于何应钦是贵州人,而出身黔军的中下级军官多为何之学生(何应钦曾任贵州讲武堂教育长、校长)。这件事发生后就影响了黔军复起的机会。事发后部分黔籍军官认为前途黯淡,便纷纷辞职回乡,这又进一步的削弱了黔系势力。虽然在抗战爆发后何应钦利用关系给出身黔军的部队些许照顾,并使其中两个师组成了一个军,但是成军不到半年即再次被分割使用。“我们一个师孤军奋战,到处做客,临时在战场上找婆婆,打起仗来只能向前看,不能后顾,如有失误,后果莫测。”时任102师师长柏辉章所说的这句话,充分反映了抗战时黔军所处之困难情形。虽然黔军在抗战期间屡立战功,但时刻得面对被吞并的危险。而到了抗日战争结束后黔军势力也确实所剩无几了。


本文主要描述的是黔军102师的情况。


第102师原为25军第2师,1935年5月在贵州威宁接受中央政府改编。改编后的建制为两旅四团,共9000余人,首任师长柏辉章。柏辉章,号健儒,贵州遵义人,贵州讲武堂第二期毕业。后跟随周西成累升至旅长,王家烈主政贵州时任25军第2师师长,是逼王家烈下台的高级将领之一。第2师改编为102师后,柏辉章被国民政府委任为第102师中将师长,在当时的几个中将级师长里,可算是资历较深的一个。该师中除政治部主任等少数军官为中央派遣外,余皆贵州籍官兵,在当时的国军中是属于较有战斗力的部队。


是时该师序列为:


师长柏辉章,副师长刘禹九,参谋长宋时俊


第304旅,旅长杜肇华,副旅长赵兴鉴


第605团,团长李维亚


第607团,团长陈蕴瑜


第306旅,旅长蒋德铭,副旅长曹冠英


第609团,团长钟立纲


第612团,团长陈伟光


同年6月,102师奉命从威宁出发至涪陵整训,一年后调豫南归属鄂豫皖边区剿匪总司令部序列,先后在光山、经扶、金兰山等地参与“剿匪”,战绩不佳。仅特务连就连长重伤、三个排长阵亡、只剩18人幸存,而该连装备在当时为102师之最。

1937年7月该师被改编为三团制(附一补充团)。


是时序列为:


师长柏辉章,副师长胡松林,参谋长杜肇华


第607团,团长陈蕴瑜


第609团,团长钟立纲


第612团,团长陈伟光


补充团,团长李念孙。


1937年8月下旬,102师奉命开赴江阴布防,直属张发奎第8集团军。10月初改驻虹桥、七宝镇作为预备队机动待命。10月下旬调归胡宗南第17军团序列。


此时17军团下辖之第1、第8两军在蕴藻浜与日军激战数日,伤亡惨重,光团长就阵亡两人。102师的增援对17军团来说应是即时的,但是军团长胡宗南却命令该师所属之607、612两团分别调归第1、第8军,并要这两个团强渡苏州河,防守北岸最前沿阵地。师部与609团部署于军团部附近作为预备队。对于这一命令,使本已势单力薄的黔军来说无疑遭受一次打击,官兵普遍认为102师被分割瓦解了。师长柏辉章也心知肚明,只能以实际战绩来维持102师的完整性,并且命令外调的两个团要“服从上级指挥,如有动摇军心者军法从事”。


当柏辉章知道了外调的两个团已“稳定”的汇报后,便命令参谋长杜肇华兼任步兵指挥官率领外调的两个团入夜后强渡苏州河(此时苏州河北岸已有部分地区为日军占领),归属第1、第8军序列参战。


第607团强渡苏州河时,与日军巡逻艇遭遇,双方发生激战,最终以阵亡排长两人、士兵数十的代价换取击沉敌艇两艘的战绩。这是淞沪战场中陆军与日海军战斗较为激烈的一次。而612团渡河时较为顺利。当两团强渡苏州河后留归师部的609团遭到日军右翼侧击。柏辉章立即命令补充团迂回插入敌后,施展包围战术,与日军展开肉搏,终于击退日军,同时也解除了17军团的侧翼威胁。


胡宗南倒是没想到102师能用所剩的两个团顶住日军的侧袭,于是将该师外调的两个团归还建制,并称赞102师“奋勇克敌,显树战功”。同时决定把102师正式调属第8军序列继续作战。


由于日军利用海空优势,且以坦克、炮兵支援步兵攻击,致使我军在白天根本无法作有效防御。于是102师采取白天避战,入夜夺取阵地的方针,与敌周旋。102师用这个战术在近一月的拉锯战中始终固守原线,使日军未能前进一步。


1937年11月上旬,日军以三个师团在金山卫登陆,向南京方向疾进,企图从侧面截断淞沪战场国军后路。第3战区洞悉日军企图后即下达总撤退令,命令所属各部沿京沪国道向西转移至句容阻击日军,拱卫南京。第102师于11月12日开始后撤,抵达无锡后奉命就地布防掩护主力部队后撤。在与追击日军激战一昼夜后又撤至浦口,此时该师所剩官兵约3000人。不久,南京失陷,102师于12月14日开始撤退。


1938年1月,第102师抵达陕西宝鸡整训。胡宗南拟将102师分别补充入第1、第90军,而第8军的军长黄杰因急于扩充自身实力,而所部经过淞沪会战后只能编成一个师,在知道102师有一定战斗力后,向何应钦申请将102师保留在第8军的序列,并且将该师除了变换德国和比利时装备外,还增设了战车防御炮连和迫击炮连、辎重营各一个,扩编原工兵连为工兵营;同时又得到一个贵州籍补充团编入,使得重新整补后的102师装备比成立之初有过之而无不及,兵员恢复至7000余人。按当时全国各师的装备水平来说,102师已经不差于蒋介石的中央军了。不过身为中央嫡系将领的黄杰也在102师里安插了由原税警总团改编的一个团,作为监视。


整补后的序列为:


师长柏辉章,副师长胡松林,参谋长杜肇华


第304团,团长陈蕴瑜


第305团,团长陈伟光


第306团,团长唐守治


补充团,团长李念孙。


该师整补完毕后调赴大荔构筑防御阵地,继而调防潼关,担任黄河河防。


1938年5月中旬,徐州会战已呈败象,豫东战场吃紧。102师奉命开赴徐州参战。行至夏邑时发现日军,师长柏辉章仰仗全新装备和士气旺盛的有利条件,立即命令部队向日军主动出击。其中304团在韩道口辅以战防炮,击毁日军坦克五辆,缴获装甲汽车十二辆,生俘驾驶兵二人。第102师的原定任务是增援徐州友军防御,但此时徐州已被放弃,乃获令就地布防,阻击日军西进开封,掩护徐州友军撤退。第102师得令后即以304团守苇楼、305团(欠一营)守韩道口、306团守李庄、补充团驻砀山作为预备队、师部及师直部队、305团一个营驻砀山县城。


5月22日拂晓,日军开始将砀山守军102师分割包围,切断了师部与所属各团联系,102师官兵只能各自为战。其中第304团在苇楼铁路附近与敌发生激战,团长陈蕴瑜阵亡,营连级干部多半伤亡,只有该团重机枪连连长陈开本所率一部突围成功(陈开本因功升少校营长)。306团为税警总团一部新编,全无战斗经验。在李庄被围后,又遭日军坦克协同攻击,坚守两日即全团殉国,只剩团长唐守治率领残兵40余人突围而出(唐本人后被黄杰撤职查办)。305团与补充团分别在韩道口和砀山以西地区被敌包围,两团几次奋战突击,都遭失败,只得各自固守待援。而师部被包围于县城后连日遭受日军炮击,幸得305团的一个营与师直部队据守环城土坎坚守,使日军未能突入城内。


仗打到这份上,102师也已经差不多了。师长柏辉章一日数电第8军军部呈报战况,而军长黄杰却在当晚(23日)发来封“砀山不必守,砀山不可失”的模棱两可的电报,让柏辉章苦笑不得。撤,电文没明说,将来要是追究责任,轮不到他黄杰。守,这点残兵再守下去,这支黔军就真完了。


由于参谋长杜肇华自宝鸡整训时即回乡探亲未归,柏辉章就把副师长以及参谋两人召集商讨。最后认为砀山已被包围,即使硬守也是个全军覆没,而掩护徐州友军撤退的任务也已完成。不如冒军法从事的风险,保留一点黔军的种子。于是决定以副官主任曹冠英指挥师直部队与305团曹文杰营,以特务连为先头,于次日(26日)凌晨三时开始突围。


突围时部队沿途带上负伤官兵搜索前进,途中副官主任曹冠英负伤、营长曹文杰阵亡,师长柏辉章之胞弟柏宪章也因运送弹药赴前线时在开封阵亡。当102师残部撤至一村庄后,才得到军部命令撤出战场、予以嘉奖的命令。师部在呈送砀山战斗详报的同时,呈请表彰阵亡将士。其中304团团长陈蕴瑜追赠少将、师部兵站站长柏宪章追赠上校、305团营长曹文杰追赠中校。


陈蕴瑜团长为贵州平坝人,贵州讲武堂第二期毕业。是102师在抗战中阵亡的最高级军官。陈团长阵亡后蒋介石送挽词“忠烈可风”、挽联“裹革痛无尸,一夕苇楼埋碧血;报功原有典,千秋青史表丹心”。李宗仁题词“不以履险而却,不以临危而避,杀身成仁,舍身取义,壮烈牺牲,足以泣鬼神动天地”。冯玉祥题词“成功成仁”。何应钦题词“毅魄英姿”。


部队撤下战场后沿途收容,只得残兵二千余,被服装备一概损失。开赴漯河休整后,102师脱离了第8军序列。


部队休整时将306团的番号给予补充团,并由军政部派员核定,决定补充新兵4000余人。由于战防炮连损失殆尽,改以迫击炮一连补充。该连与原迫击炮连合编为迫击炮营。

1938年7月上旬,第102师抵达汉口市郊,师部驻蒋家湾。该师先是直属于第2兵团,后拨归第6军指挥。此时副师长胡松林调升,职务由李奇中接任。不久获准补充的四千人也已到达,便又重新整编该师。


此时该师序列为:


师长柏辉章,副师长李奇中,参谋长杜肇华


第304团,团长许世俊


第305团,团长陈伟光


第306团,团长陈希周


补充团,团长李念孙


1938年9月2日102师奉调南浔线之德安附近布防,由于该师驻地接近第4军(军部驻德安),乃将该师列入第4军序列。第102师进驻后,得到江西各界慰问团劳军,第4军军长欧震也亲临慰劳。此次欧震与柏辉章的碰面,为以后102长期归属第4军建制构成了一定因素。


进犯南浔线的日军为101、106两师团,目的是进击南昌。第4军原本以102师协同90师由大岭头北进迎击日军,而102师师长柏辉章力排“从左翼迂回攻敌”之众议,将进攻重点指向乌石门附近,配合友军夹击来犯日军。战斗打响后,102师展开304、305团向日军强袭,伤亡颇重。柏辉章急以306团增援,并亲临前线督战,挽回颓势。但仍被日军纠缠在杨家山、杨家洼一带。此时军长欧震拟改变攻击重点,但柏辉章仍坚持己见,并派遣102师精锐,由柏辉章亲自指挥,绕行至日军赖以为犄角的乌石门左侧高地,并于次日拂晓占领高地,指挥全师猛攻成功。日军乃退守万家岭、孤山一带顽抗。


10月6日友军18军、74军最先开始夹攻盘踞万家岭之敌,而102师在攻占狮子岩、扁担山、大金山后也参与到围攻万家岭日军残部的战斗中。同时日军也不断空降增援,并以飞机空投补给被围部队。万家岭阵地上经四昼夜激战,终于在10月10日被攻克,歼敌四个联队。是役就是当时全国报纸广为报道的“万家岭大捷”。


10月12日,日军以飞机持续轰炸,304团阵地工事多被摧毁,人员损失惨重。日军步兵也于此时开始反攻击,102师此时将补充团增援到前线,准备坚守万家岭阵地。次日102师阵地与日军全线开战。激战至15日阵线多处被突破。16日,位于102师左右阵地的友军52师、109师开始后撤,102师同时也撤至永丰桥。


10月28日德安失守,30日日军又向武宁、修水进攻。102师奉命布防于修水南岸与日军对峙。既而调赴进贤、东乡策应南昌会战

南浔线战事告一段落后,102师调归26军节制,并驻东乡接受军政部点验人数。经点验,全师人数不足,乃就近补充赣籍士兵一千五百人。从此,102师已不再是全贵州籍官兵组成的部队了。


1939年3月24日,日军101、106师团进犯南昌,102师奉调南昌外围参战,阻击进犯南昌西南方向的日军。


第102师最先与日军交战的是304团。306团不久也奉令占领南昌北路要冲--西山万寿宫,在与日军接触不久后却因溃兵慌称“万寿宫失陷”而主动后撤。紧接着102师所属其余两团在遭到增援日军的压力下也相继退至赵家塘村南高地固守,以期阻止日军继续进犯。3月下旬,日军从东、北方突破友军阵地,占领南昌,102师奉令后撤。


4月17日,102师调归32集团军直辖,参加反攻南昌的战斗。22日反攻开始,102师作为预备队后进。29日,102师奉命以所辖一部协攻沙埠潭及其西北各据点。该师乃以304团主攻西北据点之大王虎山,305团协助友军攻击沙埠潭。战至6月,该师305团因协攻沙埠潭未克而转进新村圩。在与日军激战于近日后损失惨重,该团3营8连除连长与一名号兵幸存外,余皆殉国。后因29军反攻南昌失利,102师奉命后撤。


7月初,102师于奉调湖南衡阳,作为第9战区总预备队。师长柏辉章兼任衡耒警备司令,同时对师部进行改组。原参谋长杜肇华改任步兵指挥官,以参谋主任熊钦垣升任参谋长。副师长李奇中外调,以305团团长陈伟光升充。同时扩编通信兵连为两个。


是时序列为:


师长柏辉章,副师长陈伟光,参谋长熊钦垣


第304团,团长许世俊


第305团,团长刘威仪


第306团,团长陈希周


补充团,团长王宪扬


1939年9月14日日军以三个师团、一个骑兵大队、附以坦克、大炮、飞机,共十万余人进犯长沙。第一次长沙会战开始。

当102师于9月中旬奉调参战至湘潭布防后日军已开始撤退。第9战区司令长官部决定将102师再次调属第4军,作为前敌追击部队追击败退日军。102师以305团为左翼、306团附工兵营为右翼开始追击。败退日军则仓促应战,被击毙者甚多。10月6日,两路追击部队追至新墙河南岸后获令就地驻防,此时102师师长柏辉章被升为第4军副军长兼原师长职。第一次长沙会战胜利结束。位于新墙河对岸的是日军第6师团,该师团常派遣小分队偷袭102师驻地,但皆被击退。此后102师巩固新墙河长达两年之久,战绩显著。在南岳军事会议上,该师受到了蒋介石和薛岳的表扬。


1941年4月,日军集中四个师团又两个独立旅团约十二万的兵力第二次进攻长沙。而102师驻守之新墙河阵地为首战要冲。日军先集中炮火对防御新墙河的102师猛烈轰击,并在飞机的掩护下,抢修新墙河上的军桥,使用坦克掩护步兵强渡新墙河,建立桥头堡。


第102师组织部队连续打退日军数次强渡,并集中该师所有迫击炮封锁河桥通道,使日军攻势稍减。前线三个团在日军连日进攻下奋战抵抗,师长柏辉章则日夜坐守电话机旁,严令各团不得后退一步。306团在遭受日军骑兵穿插袭击后,伤亡颇重,该团团长陈希周数次以电话向师长柏辉章告急,皆被柏辉章以“采取近战肉搏,你如后退,就提头来见”顶回。


随着战况加剧,师部开始前移严令各团抵抗,而各团兵力所剩无几,第305团2营更是全营殉国。作为预备队的补充团也因逐次增补前线的三个团而损失殆尽。此时柏辉章改以各团所剩兵力各成据点互相支援的方针,以机动防御方式,采取灵活行动,阻击日军,坚守原来的战线。后终因侧翼友军59师的溃退,战线被日军突破。


此次102师遭受日军第40师团天谷直次郎所部主力强袭,经过二十一个昼夜的浴血奋战,最后各营、连所余士兵都形成大小不同的独立据点,坚持战斗直至全部殉国。但是102师的这些牺牲为而后反击日军、保卫长沙,打下了胜利的基础。新墙河防御战结束后该师残部撤退至黄花市集中待命。后因日军骑兵部队进击黄花,该师又后撤至浏阳田新镇集结。此时全师仅存官兵五百余人,武器装备所剩无几。


值得一提的是该师工兵营营长杨炯在102师撤离后因后路被段,乃率领该营所剩的三十一名士兵转移至岳阳大云山地区收容败兵后,组成一个九百余人的加强营在当地打游击。坚持到第二次长沙会战结束,方才归队,并被晋升为中校。


9月底,日军终因后援不继,再次后撤。第9战区司令长官部命令部队全线反击,102师残部随第4军主力追击日军败兵至新墙河,第二次担任新墙河防务。而此次奉令防守之前,102师并未获得任何补充,因此奉命接收由湖南茶陵师管区组织的两团新兵补充。102师的黔籍成分再次被削落。

由于新补充的士兵人数不能满足原102师四个团的建制,便撤消了补充团,改为三团制。由于武器也未能获得补充,只能将一些存放在衡阳的旧炮废枪交兵工厂修理后配发使用。


第102师由出黔参加抗战起,原有黔籍官兵九千余人,从淞沪、徐州、武汉、南昌、第一、二次长沙会战后黔籍官兵多已阵亡,后补充的贵州、湖南、江西新兵皆未获得足够的训练,因而该师的战斗力与出黔时的战斗力已今非昔比了。


1942年6月102师随第4军从湘北出发至曲江马场准备参与支援友军抗击日军登陆,并待机接收香港,但未及抵达香港沦陷,又因第三次长沙会战爆发,第4军奉命回湘支援。


10月30日102师抵达湘潭后,受命攻击进抵长沙南郊的日军。102师以步兵指挥官杜肇华率领304团为右路,306团为左路向南郊日军发动进攻。师部与305团则在后跟进。304团在进抵大塘以北地区、306团进抵新开店附近的猴塘塅后分别与日军发生战斗。战至11月7日,日军全线溃退,102师官兵再次追击日军至新墙河,第三次奉命防守该地。一个月后第4军后调浏阳休整,102师驻田新镇整补。此次整补,工兵营、通信营被缩编为连建制,迫击炮营因全部损失,被撤消建制。此时全师官兵约四千余人。


1943年5月第4军军长欧震调升第27集团军副总司令。论资历、战绩,理应由副军长柏辉章升充,但是因为柏是贵州人,而第4军出自粤军,又是薛岳的嫡系,遂以广东人张德能升任军长(此人是张发奎的侄子,而张发奎又是薛岳的至交,故用张德能来当军长,薛岳是放心的)。为使张德能便于指挥所属的几个师,尤其是102师,乃将第4军副军长兼102师师长柏辉章调任赣南师管区司令,仍挂第4军副军长的头衔。其实柏辉章想当军长也只是他一相情愿。试问,一个以广东为主的部队会由一个黔人来接掌吗?。


柏辉章对于调任师管区司令一职可以说是十分不满的,102师自从参加抗战以来屡立战功,但却要时刻面临被吞并的危险,先是胡宗南、黄杰,后又不幸被薛岳“看中”。而柏辉章自己从1936年被授予少将军衔以来始终未获晋升中将的荣誉(中将师长这个军衔并没有正式授予)。这次不但没升任军长,反而被降任级别低于副军长的师管区司令,这到头来为的什么呢?后来柏辉章在师管区司令任内与专员蒋经国发生矛盾,被调任江西军管区当参议、第88军副军长等职,未几辞职闲居于上海。1946年通过何应钦的关系被授予国防部中将部员的虚职。1950年1月在第2绥靖区副司令官任内率部起义。1952年因镇反丧命。


柏辉章的调职表示着102师已逐渐落入薛岳粤系势力的掌握之中。柏辉章走了,那么102师师长该由谁接任呢?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为加快吞并102师的目的,原拟以广东人唐云山接任师长(第4军属第9战区序列,而身为司令长官的薛岳有第4军的人事调动权),但是请调报告到了军政部后当即被驳回,也是薛岳活该被驳,时任军政部的部长是何应钦,怎么会允许薛岳吞并到黔军头上来呢?起码也该让何应钦自己来收编啊,只好改以102师副师长陈伟光升任师长。陈伟光,号文炳,贵州六枝人。出身行伍。从连长开始就跟随柏辉章连年征战。后柏部改编为102师,任团长,1939年7月升任副师长至今。陈伟光上任后,许多营连级干部都被张德能外任,改以粤人补充(何应钦管的了大的,小的就不行了)。


是时该师序列为: 师长陈伟光,副师长兼参谋长熊钦垣


第304团,团长许世俊


第305团,团长杨仁瑞


第306团,团长陈希周(曹文奎代理)。


1943年4月下旬,第4军抵达宜黄,102师在师长陈伟光率领下阻敌于宜黄河上游,与日军血战五昼夜,双方不分胜负。此时日军又以一部约千余人由102师右侧包抄,师长陈伟光以306团第1营、305团第2营迎击。激战至5月2日始将该股来犯日军顶住。此后102师全线战况时紧时弛,一直与日军对峙至7月中旬。

第4军接防长沙后,102师负责长沙市区北半部。1944年日军北调关东军一部南下支援武汉日军,准备第四次进攻长沙。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在得知日军此举后决定沿袭第二、三次长沙会战取胜的经验对抗日军。


1944年5月日军由湘北南下,突破新墙河阵地,向纵深插入。此时因军长张德能抽调102师老兵补充第59、90师,以新兵补充102师,使得该师战斗力大幅下降。幸而102师因正面之日军只以一部佯攻,未发生激烈战事,而友军第90师却与日军激战两天了。


日军此次围攻长沙的战术出乎薛岳和第4军军长张德能的预料,使得第4军孤军作战,防御阵地又无制高点,战况万分危急。


6月17日下午,第4军因岳麓山告急,遂调整部署,102师除以304团固守小吴门、经武门核心阵地外,主力渡江,于荣湾市、白泥塘一线展开,并向望城坡攻击之日军展开攻击。但由于渡江时间紧迫准备不足,加之日军火力拦阻,直至天明还未完全渡完。


6月18日长沙陷落,102师奉命退守岳麓山,因该师战斗力低下,战至第二天后即失守,全师向湘乡、邵阳溃退。留守小吴门的304团也经过苦战突围而出。


第4军撤至邵阳后军长张德能被枪决,所辖三个师的师长皆被撤职法办。第4军所辖之第59、90师两师是因战败被撤职是无可非议的,而102师师长陈光伟被撤职却是薛岳为正式吞并该部的开始。


陈光伟被撤职,送交军事法庭审判后,查明该师战败实因军长张德能从中作梗,被宣布无罪释放,回任原职。而师长陈伟光却因此次变故,明白了薛岳对102师的吞并是迟早的事,而自己又显的力不从心,便辞职还乡,过起寓公生活了(逃避责任)。此后陈伟光再无出任任何军职,直至病逝。


陈伟光辞职后由副师长熊钦垣代理。直到军政部长何应钦调职后,薛岳始于45年1月改派其亲信梁勃接任师长。梁勃接任102师后,将原任副师长兼参谋长的熊钦垣降任为参谋长,以长沙警察局局长陈阵接任副师长,并撤消该师304团番号,使该师成为一个两团制师。


此时序列为:师长梁勃,副师长陈阵,参谋长熊钦垣


第305团,团长杨仁瑞


第306团,团长陈希周


整编后该师开赴酃县接受整训,从此脱离了抗日前线,该师也因被薛岳改编为粤军而结束了其身为黔军的历史。但是第102师官兵不怕牺牲,前仆后继的精神,使得该师在抗日战争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页。1942年,该师在贵阳大南门外新华路口与南厂路**叉处,建立了一座“陆军一百零二师抗战阵亡将士纪念塔”,以表彰殉国将士。


抗日战争胜利后102师开赴江西吉安、泰和驻防。1946年被整编为第102旅,编余军官由原305团团长杨仁瑞率领松往南昌军官总队受训。该旅整编完后担任庐山警备任务。


是时序列为:


旅长梁勃,副旅长陈阵,参谋长熊钦垣


第305团,团长陈朝章


第306团,团长陈希周


1947年内战全面爆发,整编102旅由九江调赴苏北与解放军作战,旅长梁勃采用部队临时出发、临时赋予作战任务的办法,使泰州、泰兴两地的游击队遭到厄运,从而破坏了部分人民基层武装。


1948年秋该旅恢复原来的102师番号后被支解。该师305团编入90师建制,改番号为268团。306团编入59师建制,改番号为176团。102师番号授予在南京新成立的45军,原102师部分官兵也被调至新成立的102师。至此,从贵州出发参加抗日的102师正式结束。而在45军序列下新建的102师最后也在解放军发起的渡江战役中于安徽广德被歼灭。乘隙逃脱的部分黔籍官兵逃往贵州,最后参加了贵州部队的起义。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