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新篇—山西崛起 抵御日寇 乱战冀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6.html


一九三八年九月六日拂晓,孙楚率领着他的五万精锐之师终于到达了房山——燕山一线,和苦苦支撑了十几天的周玳会和。

而在孙楚和周玳的部队会和之后,晋绥军对日军矶谷廉介第10师团和下元熊弥第108师团的反攻,也就随即开始了。

在房山正面,周玳之前与矶谷廉介第10师团激战的地点,就是东营到石楼一线的平原和低山地带。由于之前周玳占据了一定的火力和坦克的优势,所以激战了数天之后,战线从周玳据守的低山地带逐渐向着平原地带推进,而后来看到战局对自己不利,矶谷廉介又使出了他的独立战车联队向周玳发起进攻,而手握大量装甲部队的周玳此时也派出了自己的晋绥一型主战坦克和БТ—7型快速坦克迎战。而在看到了晋绥军这些新锐的装甲部队之后,前线观战的德军装甲兵古德里安中将终于热血上涌,忍不住想要出手了,他几次向周玳主动请缨指挥晋绥军装甲部队作战。在周玳终于同意之后,古德里安带领着本来就有优势的晋绥军装甲部队出击,利用德军成熟的战术,大败矶谷廉介的独立战车联队,进而使得战线继续向前推进。一时之间,矶谷廉介的第10师团直接面临溃败的危险。

但是在下元熊弥第108师团增援到来之后,矶谷廉介第10师团终于稳定住了战线。并且不断发动对周玳的反攻。由于日军增加了重炮火力,晋绥军方面的火炮也已经不占优势,周玳也见状也不敢发起炮战了,而他的部队也只得后退到出发时的战线,凭借坚固的阵地与之对抗。那些坦克也由于受到日军重炮威胁而被迫隐蔽在战线后方,保存实力。

而此时,由于孙楚率部增援到来,周玳一下子获得了五万精锐部队的增援,并且还获得了相当于200门150mm重炮火力的200门新式火箭炮。此时的周玳,终于可以在受了那么久的气之后发起对面前日军的反攻了。

但是此时,日军方面显然还不知道周玳方面已经获得了极其恐怖的火力增长和部队增援。依旧是按照老战术发起了对晋绥军阵地的疯狂进攻。

九月六日天亮之后,日军的炮击又开始了。由于几乎集中了西尾寿造北支第二军八成以上的重炮火力,日军的炮击确实恐怖,周玳部队守卫的山峰上弹落如雨。地表阵地早就被炸的不成样子了,就是在石头上面用炸药清理出来的坚固战壕和交通沟,也几乎被日军炮弹炸碎之后的岩石碎屑给掩埋了。而周玳的步兵为了躲避日军疯狂的炮火,则全部躲在那些在山石之中开凿的地下防炮洞里面,直接等到日军的炮击停歇之后才敢出来。

看到日军炮兵疯狂发炮,周玳带领着几个炮兵观察员正在快速的计算着日军炮弹的弹道,进而推算出来日军的炮阵地所在地的诸元。而有几位德军国民掷弹兵的炮兵军官,也帮着晋绥军炮兵在紧急的计算着日军火炮的弹道和位置。

很快,中德两军的军官们就把日军炮兵阵地的位置精确的计算出来了,并且换算成了精确的射击诸元。孙楚也就随即命令,火箭炮和152mm重炮展开反击。

晋绥军的大炮终于发言了,那些在晋绥军阵地后方,一直由于实力不足而隐藏不发的152mm重炮终于开火了,一枚枚炮弹带着这些日子以来炮兵们积攒的愤怒,迅速的出膛,想着穷凶极恶的日军砸去。而那些主角——火箭炮,则由于身形矮小,体积不大而被孙楚连夜布置、隐藏在了阵地最前沿。此时这些火箭炮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喷射出一条条数米长的火舌,一枚枚火箭弹拉着长长的尾焰从炮管之中飞出,向着数公里外的日军炮阵地砸去。

十几秒之后,日军的炮阵地上,就爆发了阵阵的火光。一枚枚重炮炮弹首先落地,在日军的炮兵阵地上炸开了团团的黑烟,那是破片弹正在残酷的收割日军炮兵的生命。而稍后的火箭弹落地,那才是十足的震撼。当那些火箭弹砸在地面上的时候,顿时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的炸开了一片火海,整个日军的炮阵地顿时被熊熊的烈火笼罩,晋绥军炮弹爆炸的巨大声浪与日军炮弹殉爆的声音交相辉映,齐奏了一曲在晋绥军看来是绝妙的战场交响曲。也瞬间掩盖了那些濒死的日军炮兵绝望的呼号声......

二十分钟的炮火反压制,数吨的炮弹、火箭弹落在了日军的炮阵地上。而这轮反压制之后,那个曾经自诩为亚洲最强大的炮兵力量的“大日本皇军”的炮兵阵地,已经不复存在了,同时,由于火箭炮的加盟,晋绥军今非昔比的炮兵部队,此时也在日军的“亚洲最强大炮兵力量”的前面,加上了一个过去式的定语。

此时,日军从上到下已经被晋绥军强大的火力震撼了。不单单是日军那些低级士兵、军曹门,就连矶谷廉介、下元熊弥两位师团长等高级将佐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恐怖的炮兵火力。在矶谷廉介看来,这样大的火力密度还有炮弹威力,恐怕只有海军300mm以上级别的战列舰主炮才可以达到。而在他的望远镜之中,那些大威力炮弹发出的地方,竟然是晋绥军的最前沿战壕,而那些矮小的火箭炮发射筒,则在矶谷廉介的望远镜之中根本发现不了。

于是,矶谷廉介顿时急火攻心,他拔出指挥刀指着晋绥军的阵地“杀给给!”。他想让自己的士兵攻上晋绥军的战壕,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么强大。

其实,同样震撼的,还有孙楚、周玳这些晋绥军的军官和观战的德军军官。之前对于这种武器能否达到说明上面标注的性能,孙楚的心里面一直在打鼓。而经营炮兵多年的周玳,则是根本不相信这种口径不大,倍径更短的火箭炮能够有那么大的威力。而在这些火箭炮用战果向他们证明了它们的性能之后,两位将军也顿时大开了眼界。而那些德军的观察员们,则是牢牢地记住了这种火箭炮的威力。(后来阎锡山听了孙楚和周玳的描述之后,心里面暗想,要是我不让你们记住,到时候苏联人会用这种武器给你们惨重的教训的。)

......

当那些日军在失去了炮火优势之后,依然用大量的薄皮坦克掩护步兵对晋绥军发起进攻的同时,晋绥军的强势反击也开始了。

在数十辆晋绥一型主战坦克的掩护下,五千多孙楚补充过来的精锐士兵向着日军迎战而去。但是由于在与德军交流之中学到了一些新的战术。晋绥军也在迎战时放弃了常规的打法。

晋绥军的迎战战术是:坦克分成路队伍。左右各是由十几辆БТ—7型快速坦克组成一列纵队,中路则由晋绥一型主战坦克组成一个菱形阵列,将比较脆弱的(就是再脆弱也比日本人的坦克强)БТ—7型快速坦克包在中间向前推进。三路坦克齐头并进,步兵紧随其后。

日军方面,则是依旧的由每一辆坦克后面跟着大量的步兵的战术。坦克之间毫无战术与阵型可言。所以,两军接触之后,日军就吃了大亏。

两军进入近距离之后,晋绥军两边的БТ—7型快速坦克突然加速,向着日军的两翼包抄而去,而中间的菱形阵,则依旧是如铜墙铁壁一般慢慢的向前推进。而手持自动武器,跟随坦克向前突击的晋绥军步兵,则在400m左右的距离上面已经对日军形成了一边倒的压制,日军也就是凭借极其精准、刁钻的枪法才勉强能够招架晋绥军由AK26组成的弹雨。

而早在1000m的距离上,晋绥军的晋绥一型主战坦克那些恐怖的88mm坦克炮,已经开始了对日军坦克的射击,一辆接着一辆将日军的坦克打成一团火球。到了400m的步兵交战距离之后,日军那些冲锋的坦克已经不剩下几辆了。此时,晋绥军步兵手中的自动武器和坦克上面车载的MG34机枪开始疯狂的向着日军开火,密集的弹幕让那些打头的日军,成片的倒下。

而此时迂回到日军两翼的晋绥军БТ—7型快速坦克,也已经在日军背后会师了,这些坦克在日军背后会师之后便开始从背后向着日军发起了致命的攻击。

铁甲冲杀、机枪扫射、履带碾压......这些БТ—7型快速坦克在日军背后发起攻击之后,没费多久的时间就将冲锋的日军分割成了数块,并且牢牢地控制着这些日军的退路,当正面的晋绥军推进之后,这些日本士兵,也就一步步的被全歼了。

不到一个小时的战斗,晋绥军以损失四辆坦克和200多士兵的代价已经歼灭了日军一个联队四千左右的兵力。并且,这一战之中,还俘虏了将近500的日军。对于这个问题,周玳和孙楚也有些不解,但是后来一审问才知道,这些日军都是来自下元熊弥的临时第108师团的士兵。而矶谷廉介的常设甲种师团——第10师团则没有一个士兵向晋绥军投降的。

矶谷廉介看到晋绥军这样的火力和战术,心里已经明白自己正面硬拼不过晋绥军了。便又一次拔出指挥刀,只不过刀锋指向背后:“帝国勇士们!全军转战涿州!”

矶谷廉介率领着他的第10师团和下元熊弥第108师团向着涿州撤退而去,在涿州仓皇组织了一道防线抗击晋绥军。而晋绥军紧追不舍,孙楚和周玳的部队于九月六日晚上也到达了涿州外围。

倒是此时,山下奉闻的一万多饿狼之师(缺乏补给,真的不是虎狼,而是饿狼了),一路进军,一路扫荡着获取补给品,在祸害了沿途大量的人民之后终于到达了天津城下。而驻守塘沽的日军,也拆下了那些150mm和203mm的攻城重炮,将它们架到了天津城下。日军对天津的疯狂反扑,也就在山下奉文的部队到达之后,就开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