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窃听:美“黑色世界”行动盯上全球网络

wunianged 收藏 0 425
导读:你可能不会想到,当你通过网络电话与远方的朋友谈兴正浓时,当你通过美国在线、微软、雅虎和Google这些家喻户晓的搜索引擎查找感兴趣的资料时,你的谈话内容等信息可能通过互联网传到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特工手里。 据美国前国家安全局官员披露,大规模秘密窃听活动属于美国“黑色世界”项目和行动。分析人士指出,随着互联网在全球的普及,美国情报机构通过网络窃听全球之心也变得越发膨胀。 想开网络窃听“后门” 据美国纽约《每日新闻》日前报道,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近日在酝酿法案

你可能不会想到,当你通过网络电话与远方的朋友谈兴正浓时,当你通过美国在线、微软、雅虎和Google这些家喻户晓的搜索引擎查找感兴趣的资料时,你的谈话内容等信息可能通过互联网传到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手里。


美国前国家安全局官员披露,大规模秘密窃听活动属于美国“黑色世界”项目和行动。分析人士指出,随着互联网在全球的普及,美国情报机构通过网络窃听全球之心也变得越发膨胀。


想开网络窃听“后门”


据美国纽约《每日新闻》日前报道,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近日在酝酿法案,要求网络服务供应商为警方提供窃听线路的中继站,并且强迫供应商制造网络“后门”,以便窃听。


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联邦调查局官员巴里·史密斯7月7日在一个有工业界代表参加的秘密会议中提出这项建议,并且表示俄亥俄州共和党议员森·迈克德文将会在国会提出此议案。


此项议案的草案将会为联邦调查局的网络监听行动提供坚实的法律基础。现在,网络监听行为面临着法律上的问题。美国大学和一些高科技企业认为联邦通信委员会对网络监听的指示已经超出了国会赋予的权力。


而联邦调查局坚称,为了打击使用诸如网络电话的高科技罪犯和恐怖分子,有必要扩大1994年起实施的《通信协助执法》的管理范围。此草案的摘要中写道:“近几年来,通信技术的复杂化和多样化急剧增强。联邦、州、和地方的执法机构依法获取信息的能力不断面临压力。在很多情况下,它们获取信息的能力被削弱了或者根本无法获取信息。”


据悉,该计划将要求所有网络硬件制造商提供支持网络窃听的升级技术或者其他的更新,将提出授权扩大对商业网络服务(包括即时通讯服务)的监听,只要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认为其涉及公共的利益。此项规定可能会波及微软等公司。


盯上网络搜索信息


其实,在美国情报机构盯上网络电话之前,全世界网民普通使用的网络搜索早已成为它的重点“关照”对象。


据美国媒体报道,2005年8月,美国司法部以打击网上黄色犯罪为由,要求美国四大网络公司———美国在线、微软、雅虎和Google提供有关网络搜索的数据信息,其中包括随机选择的网址和用户检索结果的数据,以协助调查。对于政府的要求,美国在线、微软和雅虎3家公司很快给予了满足,而Google公司则对此进行了加以抵制,理由是这样做将侵犯用户的隐私,损害Google和用户建立的信任,并可能泄露Google搜索服务的商业机密。


Google的拒绝合作使美国司法部恼羞成怒。它们在今年1月将Google告上法庭,要求Google必须提交搜索引擎链接的100万个网址以及一周内的所有搜索请求。这在美国社会引起轩然大波。数以百万计的Google用户担心个人的隐私无密可保而惊慌万分。Google股票出现大幅下跌。由于美国最高法院拒绝受理,案件被转交Google总部所在地的加州地方法庭裁决。今年3月15日,双方对簿公堂。Google与司法部的官司被认为是互联网时代美国网络公司与政府围绕隐私权问题爆发的“世纪大战”。


最终,美国司法部和Google公司打了个平手。今年3月15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区地方法院作出判决,Google公司须向美司法部提交5万个随机选择的网址,但无须提交与用户搜索请求有关的信息。虽然Google与政府之间的法律纠纷暂告段落,但围绕因特网安全和公民隐私的争议并没有停止。


窃听范围无所不包


实际上,美国情报机构对全球大肆窃听的历史由来已久。早在互联网在世界上兴起之前,美国国家安全局就已经建立了一个被称为“梯队”的全球电子监控网。其窃听能力之强、触角之广超出绝大多数人的想象。据法国《世界报》报道,2004年全球电话通话时间达1800亿分钟,其中1<10的电话曾被美国国家安全局的3万多名特工监听过。各国首脑的谈话更是美国情报机构窃听的重点。美国国家安全局一名官员说:“几乎没有哪一国总统的声音未在我们特工的耳机里出现过。”


美国情报机构全球窃听的领域可谓无所不包。据《纽约时报》和《洛杉矶时报》等美国媒体近日报道,“9·11”事件后不久,美国政府就以反恐为名,在许多银行及其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通过比利时的一家国际银行信息数据中心对成千上万名世界各国人士的金融交易信息实施了数年的秘密监控。虽然美国政府官员辩称这些监控措施并不针对守法的美国公民,但媒体普遍担心,对银行电子交易信息的秘密监控将不可避免地危及公民隐私权。


美国情报机构的窃听活动伸向全球各个角落。据美国多家媒体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建立秘密数据库,窃听美国境内的通话信息。美国电话电报公司、韦里孙通讯公司和贝尔南方公司这三大电信服务商向其提供了两亿美国民众的通话记录,包括通话人与亲人朋友和商业伙伴等的各种记录。国家安全局的最终目标是要将美国境内拨打的每一个电话都收入这个数据库中。


美国自诩为“人权卫士”,但两亿美国人突然发现,原来自己讳莫如深的隐私竟然完全暴露在别人的监听之下!这不禁让他们产生疑惑:美国到底还有没有隐私权可言?


前情报官员披露内幕


《今日美国报》发表评论文章说,国家安全局这种全方位、无所不包的窃听的行径让人想起了尼克松的“水门事件”、约翰逊越南战争和当年胡佛领导下的联邦调查局滥用职权的情况。


美国广播公司日前报道,美国前国家安全局官员泰斯称,他认为国家安全局的一些秘密窃听行动违反了法律。他准备向国会提供他知道的所有相关情况。


泰斯曾在国家安全局工作了20年的时间。他在谈及自己的工作时称:“我的专业是特别接触项目。我们称它们为‘黑色世界’项目和行动。国家安全局和国防部在‘9·11’后实施的一些‘黑色世界’项目和行动违反了法律。当时的主导思想是我们需要抓获那些恐怖分子。我们为此不择手段。”


泰斯称,现有的技术可以跟踪并分类处理任何一个国内和国际电话,窃听技术还可以对恐怖分子可能会使用的词语进行检索。他说:“如果你在谈话中搜索到了‘圣战’这个词,现在的技术可以使你专注窃听这一通话内容。你可以把它从整个系统里调出来进行处理。”


泰斯说,情报分析人员利用所获得的情报会绘制一张像蜘蛛网一样的电话联络图。一名疑犯的电话号码会与数百个、甚至数千个电话号码相连。


美国白宫承认授权国家安全局在未获得法庭许可证的情况下对数量很少的美国人进行窃听行动,但是泰斯对此持不同看法。他说,如果国家安全局秘密项目得以完全实施的话,对于美国人来说,这意味着如果他们打国际电话,那么他们就有可能遭到窃听。


泰斯告诉美国广播公司新闻节目说:“我们应当清理情报界。我们曾有滥用职权的问题。我们应当解决这些问题。”


美国国家安全局2005年5月以心理因素为由撤销了泰斯接触机密的许可证,随后开除了泰斯。泰斯称这是国家安全局对持批评意见者的标准做法。美国国家安全局没有对此发表评论。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