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60年代末欧洲动乱始末

世界王牌 收藏 3 3490

本文出自:现代军事



东欧爆发政治冲突 英法掀起反战风暴



席卷欧洲的经济危机近来引发了社会危机,不少媒体称这是42年来欧洲最大的社会动荡。回顾历史可以发现,42年前的欧洲的确经历了一个不平凡的年份———1968年,激进的抗议浪潮席卷全球,欧洲从东到西都陷入混乱的喧嚣之中。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之春



1968年1月,东欧的捷克斯洛伐克拉开了大动荡的序幕。由于时任总统的诺沃提尼对经济改革和政治冤案平反仍采取消极抵制态度,加上1960年以来国内民族矛盾的加剧,捷共中央全会决定解除诺沃提尼的职务,由充满革新精神的杜布切克接替,并对中央主席团和书记处进行全新改组,号召“创立一个新的、符合捷克斯洛伐克条件的、民主和人道的社会主义模式”,所谓的“布拉格之春”改革由此开始。



捷克的改革引起苏联方面的不满,苏共不断对捷共施压。是年7月,苏、波、匈、保、东德等五国领导人在华沙开会,联名谴责捷克斯洛伐克无效后,转而动用武装力量。8月20日,以苏联突击队抢占布拉格国际机场打头阵,五国军队共50万人进入捷境内。次日,五国军队占领捷全境。捷共领导人杜布切克等也被逮捕、押到莫斯科



华约的干涉一下子就让这个东欧小国成为风暴中心。众多的军队让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的抵抗变得微不足道,但是人们继续用棍棒、石块同装甲车对抗。这一事件造成约10万人的难民潮,很多捷克斯洛伐克人流亡国外,人们的愤怒久久不能平息。



波兰———“三月事件”



1968年的波兰受到了邻国捷克斯洛伐克政治形势的直接影响,杜布切克上台后不断酝酿的“布拉格春风”也吹进了波兰。1968年初,杜布切克会见波兰领导人哥穆尔卡,邀后者和他一起为建立新的社会主义发展模式而合作奋斗,但遭到拒绝。消息传出,在波兰人中激发了强烈不满,“波兰人等待自己的杜布切克!”这句口号开始风靡波兰。



同时,一场诗剧又鼓舞了人们。1968年1月,华沙民族剧院重新上演19世纪波兰伟大诗人密茨凯维奇的反俄诗剧《先人祭》,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台上演员饱含激情地朗诵着反俄台词时,台下掌声雷动。然而,《先人祭》的成功催生了大规模的反苏游行,也引发了哥穆尔卡的强烈反感。《先人祭》被禁了。



2月至3月间,华沙大学的师生联名上书抗议禁演诗剧,但是他们中的一些学生被开除学籍。3月8日,被激怒的大学生们举行抗议,占领了校舍,要求哥穆尔卡取消开除学生的决定。波兰内务部派警察包围了华沙大学,学生被驱散,很多人被捕。余波未了,其他地区和其他学校有了更多的学生参加抗议,紧接着又有更多的学生被开除学籍。这场抗议活动还导致波兰国内产生新一波反犹太运动,大量犹太人逃离波兰。


法国———“五月风暴”直指戴高乐



与华沙、布拉格相比,法国是西欧国家在1968年的典型代表。法国大学生在1968年的风暴中起了先锋作用,因为当时法国学生对陈腐的教育制度极为不满,另外他们反对美国侵略越南,对西方“消费社会”产生了怀疑。同年3月,由于巴黎学生举行反对越战的示威游行,并袭击美国新闻处等机构,6名学生被捕。22日,巴黎农泰尔学院的学生要求释放被捕学生,同警察发生冲突。这起事件是随后发生的“五月风暴”的开端。



5月3日,大学生们在巴黎大学本部索邦举行抗议集会,与极右学生发生对峙。大批警察赶来干预,用警棍和催泪弹驱散学生。6日,万余名大学生在巴黎组织游行,在大街上筑起街垒,与警察发生激烈冲突。很快,冲突蔓延到法国各地,事态日趋严重。这时,一直采取“超然”态度的戴高乐决定亲自干预,但他的强硬态度没有取得效果。随着流血事件不断发生,更多人加入到了斗争行列。



5月13日,约80万罢工工人、学生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示威者高呼“把戴高乐送进档案馆”等口号。工人的参与让法国的形势急转直下,很快罢工浪潮席卷全国,17日罢工工人达到20万,到了20日罢工工人达到100多万。震惊不已的戴高乐在24日向全国发表演说,但是伴随他演讲声的是有节奏的阵阵高呼:“永别了!戴高乐!永别了!”



29日,被国内形势压垮、极度失望的戴高乐突然“失踪”,秘密飞往法国驻在西德南部的巴登-巴登总司令部。这位以果敢无畏著称的将军其实是退却了,来寻求避难。后来,在该司令部最高指挥官马叙的再三劝说下,戴高乐放弃避难和辞职隐退的打算,于30日返回巴黎,发表广播讲话,并组织了近百万人在巴黎街头游行示威支持他。6月12日,游行示威被严厉禁止,6月16日,警察重新控制索邦大学,戴高乐终于渡过难关。然而法国国内的危机没有完全解决,1969年4月,戴高乐终因公民投票失败而隐退。



英国———数百万人支持社会主义替代政策



作为欧洲的重要一分子,英国也无法在1968年置身事外。1968年,大约有10万英国人参加了在美国大使馆前的格罗夫纳广场抗议越战的示威活动。10月,北爱尔兰爆发了民权运动,利物浦的工人们举行罢工。《泰晤士报》当时称,“英国处在动乱前夕”。外交大臣斯特瓦特当时在牛津大学讲话支持政府的立场,公然遭到反击,据他回忆:“当我起立发言时,他们突然开始高喊‘胡,胡,胡志明!’并不准备停止。”主持人想帮助斯特瓦特恢复秩序,遭到大学生们的羞辱和抨击。



英国的政党活动也受到了很大影响。当时的英国工党是一个基础是工人的政党,仍然不被人们认可。在1968年底的工党大会上,几乎有300万选票支持社会主义替代方案,人们热切希望工党不断前进,增加战斗性和马克思主义倾向。有的工党组织采取了一些行动,如利物浦工党支部提出的一项议案,竟然是这么写的:“将主导经济的300家垄断公司、私营银行、金融公司和保险公司国有化,并制定一个积极的国家计划,实行社会主义生产。”



总之,在1968年的欧洲,激进的抗议浪潮不仅仅使巴黎出现了举世闻名的“五月风暴”,不仅使布拉格、华沙、伦敦等地出现了动荡,在西德,年轻人的抗议示威同样严重;在意大利,数百万工人走上街头抗议当局的劳动待遇问题。在这个喧闹的年份里,以年轻人为首的东西欧民众走向街头,工人甚至农民也参加了进来。他们的声音与大洋彼岸美国白宫外的抗议越战的呐喊,与世界此起彼伏的抗议声浪交相呼应,使得“动荡”成为1968年一个世界性的形容词。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