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恶务尽 正文 第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


罗威想了想,说道:“我想亲自去找田文彬,现在这么多的人在找他,他的处境很危险,而且我有一点担忧,我记得田文彬说过,他不想把我牵扯进来,那是因为人不相信警方会公证执法,最主要的是他怀疑我们公安局内部的人。高本江的那件事就是最好的证明,他说高本江是我们故意放走的。高本江只是一个小混混,他惹下了那么大的事情,都能安然无恙,那两个去田文彬家的歹徒的背景恐怕比高本江还要深,在我表明身份,并且掏出手枪警告他们的情况下,他们依然敢持械拒捕。这一点就是最好的证明。”

罗威停了一下接着说道:“如果是一般的犯罪分子,他们是不会这么玩命的,所以说他们不是一般的亡命徒。而田文彬只是一个自由撰稿人,试想,以他一个人的力量,又怎么和那些有背景的黑恶势力来抗衡?”

孟庆忠想了想,觉得罗威说得也有些道理,便说道:“你说得对,那两个家伙想要的东西没有拿到手,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反过来,田文彬也不会就这么算了,他肯定还会和那些人联系的,我们的人已经去找田文彬了,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我们不能只靠田文彬这一条线,医院那个歹徒虽然死了,但是也许会留下一些对我们有用的东西,你明白了吗?”

罗威点了点头,道:“那我现在就去一趟医院,查一下那个人的身份资料,也许从他的身上能找到指使他们去找田文彬的那个人来。”

孟庆忠点了点头,说道:“好吧,让小周和你一起去吧。”

罗威看了一眼坐在旁边垂头丧气的小周,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周,别恢心,虽然那个人被灭口了,但那并不表明我们没有办法查下去,只要我们查清那个人的身份和家庭住址,就不愁找不到他背后的那个人。要知道,象他那样的人,他的底子绝不会一尘不染,打起点精神来,走吧!”

十五分钟之后,罗威和小周来到了元州市医院,两个人上了二楼就去找昨天晚上值班的那个护士。

那个护士已经下班了,他们又找到了护士长,跟她说明了来意,那个护士长告诉他们,那个歹徒的尸体已经被拉去火化了。

罗威和小周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几乎同时叫了起来:“什么?!”

罗威情绪有些激动地说道:“这也太快了吧?谁同意让他们把尸体拉走的?你知不知道,这个人的身份我们还没有查清楚,而且还有很多的线索要从他的身上来查,你们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你知道吗?”

那个护士长奇怪地看了看罗威,诧异地说道:“不是你们的人拉走的吗?别人谁敢啊?”

罗威闻言,更加摸不着头脑了,道:“你说什么?我们的人来拉走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那个护士长道:“今天早上我刚上班,就来了几个警察,其中还有一个法医,他们给那个尸体做了尸检,然后他们就把那个尸体装到了车上拉走了。”

罗威看了一眼周小冲,周小冲会意地点了一下头,转身走了出去。

罗威又对那个护士长说道:“那个人的病历还在吗?”

那个护士长道:“都被那些警察拿走了,包括那个人所有的东西,全部被拿走了。”

听了这些话,罗威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一切发生的太蹊跷了,那个歹徒刚刚受伤住进医院,还没有从昏迷中苏醒过来,马上就有人抢在他前面下手将他灭了口,现在,又有除了他们之外的警察插手,这个消息他并没有公开,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他们这几个人知道,是谁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的呢?究竟这个歹徒的身上有什么东西,让人这么敏感呢?难道他死了,一切的事情就会消于无形吗?

这个问题似乎不言而喻,却又让人感到迷惑,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时,周小冲走了进来,他向罗威递了一个眼色,罗威跟在他的身后走了出去。

周小冲看了看四周没有人,便停下了脚步,低声对罗威说道:“罗哥,电话我打过了,孟队说我们没有人来过医院,除了我们两个。”

罗威不动声色地说道:“这就对了,现在我怀疑是有人冒充警察来拿走了这一切的证据,当然也包括那个人的尸体,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不想让那个人落在我们手里!哼!他们可真够绝的啊!好!我喜欢这样的挑战,这样玩起来才有意思!”

周小冲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挠了挠头,迷惑地说道:“他们?他们是谁?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些人的来历,,你怎么好象已经胸有成竹了?”

罗威冷冷一笑,说道:“当然,小周,你看着,我们现在已经非常接近事实的真相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有些人已经坐不住了,只要他们一旦有所举动,我们就会找到他们的死穴,这才是我们所期望看到的结果!”

周小冲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罗威不假思索地说道:“还能怎么办?回局里去呗!”说着,罗威迈开大步向楼梯口走去。

周小冲摇了摇头,跟在罗威身后。

罗威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回身向那个护士长的办公室走去。

那个护士长见罗威去而复返,忙道:“罗警官,您还有什么事吗?”

罗威道:“是这样的,我想打听一个人,她叫梁美珍,是你们医院的护士,哦,好象就是你们科的。”

那个护士长愣了一下,说道:“你是说梁美珍?”她上下打量一下罗威,惊异地说道:“她出什么事了吗?”

罗威笑了笑,道:“您别误会,她的男朋友是我的哥们,我们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今天正好有机会到这里来办事,顺便问一下。”

那个护士长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道:“梁美珍请假了,好几天没有来上班了。”

罗威道:“你还记得她什么时候请的假吗?”

护士长想了想说道:“18号那天晚上,梁美珍正好值班,到了半夜的时候,梁美珍说她身体不太舒服,就和我打了一个招呼,提前回去了,19号那天上午,她打来电话请假,说她家里出了点事,要回乡下的老家一趟,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

罗威想了想,又问道:“那么,这两天有没有人来找过她或者说跟你们打听过她家的以及她在乡下的老家的地址?”

那个护士长摇了摇头,道:“没有啊。”

罗威点了点头,道:“那好,如果有人来查问梁美珍的家庭住址,你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不是危言耸听,这关系到她和她的男朋友的安全。你记住了吗?”

那个护士长惊愕地睁大了双眼,道:“有那么严重吗?”

罗威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那个护士长,道:“有什么情况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千万不要忘了,你很忙,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罗威和小周就离开了医院。


两辆白色的轿车停在了元州市医院的门口。

车门打开,身穿一身白色西服戴一副黑镜的高本江嘴里叼着一支雪茄,从车里钻了出来。

随后,从车里又下来七八个身穿黑色T恤的大汉,他们一下车就把高本江围在中间,其中一个大汉说道:“大哥,医院到了,咱们进去吧?”

他摇了摇手里的折扇,瞪起那双黑色墨镜后面的小眼睛,派头十足地看了看四周,然后,他旁若无人地走进了医院的大门。

那些大汉连忙跟在他的身后走了进去。

这个时间正是医院最忙的时候,来看病的患者及其家属往来穿梭,医务人员也都忙个不停。

见到高本江等人,所有的人都象见到瘟神一样,连连闪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