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历史、文化、思维方式和习俗等方面的不同,一般不大了解中国的俄罗斯人喜欢说:“东方的事情非常微妙。”“中国人像谜一样。”在中国工作20多年的文学家谢尔盖·特列季亚科夫说:“用公式理解不了中国,只能通过摸索、聚精会神地观察,才能认识它。”


俄罗斯人欣赏中国人的勤奋,称赞一个俄罗斯人勤快,喜欢说他“像中国人一样地工作”。提起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苏联学习的中国留学生,当年的俄罗斯同窗赞不绝口:“中国同学谦和,勤奋,聪明,认真,学习优良。”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衬衫、毛巾、浴巾和热水瓶等日用消费品在俄罗斯有口皆碑。不仅老人,而且他们的子女至今仍夸奖那些商品的质量。那时,苏联人对中国人在贸易上表现的诚信毫不怀疑,即使在两国关系紧张的年代,很多中国商品在苏联海关也是免检的。但是,苏联解体后,大批中国倒爷蜂拥而至俄罗斯,把大量假冒伪劣商品倾销到那里,不仅给中国商品,而且给中国人的形象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损害。如果说俄罗斯人不喜欢中国人的哪些行为,首当其冲的就是一些中国倒爷急功近利,兜售假冒伪劣商品。近年来去俄罗斯的中国商品的质量有很大提高,中国商品的信誉有所改善,但是要消除俄罗斯人对中国商品深刻的不良印象,还需要我们付出努力。


俄罗斯人不喜欢我们的另一个行为是他们觉得一些中国人似乎并不是诚心诚意地与他们合作。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成千上万个、各式各样的中国各省市的代表团、考察团、经贸小组、经理、商人、企业家到俄罗斯洽谈生意与合作事项,签署了数以千计的协议、合同和意向书。起初,俄罗斯人以为中国人真的要去投资,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一批又一批的代表团和考察团,但是没有想到,这些考察团和考察小组离开俄罗斯后就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那些合同、协议和意向书也成了废纸。于是,俄罗斯人不再愿意白白花费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接待中国各种代表团。


诚然,与俄罗斯人做不成生意的原因很多,其中也有俄方的不少原因。但是,很多去俄罗斯出差的中国人实际上从一开始就没有抱着合作的愿望。一些省市县的团组就是想到俄罗斯看一看,玩一玩,旅游一趟,所签协议和意向书只是为了回国后能够向本单位或上级领导交差,敷衍了事。很多中国部门、公司、企业、单位看到在俄罗斯办事难,就浅尝辄止,打道回府,缺少土耳其、日本、韩国等国家的公司和职员知难而进的勇气。西方一些国家大中公司驻俄罗斯的代表处有战略有计划有策略有步骤地开展工作,稳扎稳打,如今已经在俄罗斯市场站住脚跟,而上世纪90年代初在莫斯科风靡一时的数以百计的中国代表处和办事处却早已远遁,所剩无几;美国的“麦当劳”和“肯塔基”在俄罗斯遍地开花,而曾在莫斯科火爆一时的中国“北京饭店”在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价值千金、富丽堂皇的餐厅装修成为人家的财产;土耳其的“拉姆斯托尔”连锁超市仅在莫斯科就开了十几家,每家都熙来攘往,生意兴隆,而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天客隆”却在开张6年后因巨额亏损而被迫卖掉,位于莫斯科的另一家中国超市开张不到两年也匆匆关门。中国的建筑工程曾经名扬海外,但是现在土耳其的建筑工人却承揽了俄罗斯的大部分建筑工程项目。最近,“走出去”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面对邻近的俄罗斯大市场,我们却没有多少章法。


俄罗斯人不喜欢我们的另外一个行为就是我们总是慷慨过度,请客吃饭时点菜太多,造成很大浪费。俄罗斯科学院远东所一位学者说,过去中国人请客是四菜一汤,够吃即可,现在每餐都是十几二十个菜肴,过于奢侈和铺张。有些俄罗斯客人来华访问,开头胃口还可以,被丰盛的美味佳肴招待两三天后,就觉得胃口大减,吃不动了。但是,主人们依旧非常热心地以大鱼大肉、山珍海味服侍,使得客人很尴尬,如果不吃,似乎显得前两天他们所说的那些关于中餐的溢美之词不够真诚。如果开口吃,确实没有多少胃口,可能会吃坏肠胃。真是有点不吃不行吃也不行。更使他们弄不明白的是中餐上菜的次序,有时凉菜还没有上齐,热菜就已经上来。热菜都快吃完了,还不见主食的影子。甜食和果盘上来后,热菜还源源不断。热菜一道又一道,不知何时才能结束。这种既浪费菜肴又费时间的大餐,令一些俄罗斯人很不习惯,因为在俄罗斯,和许多其他国家一样,用餐的规律众所周知:每人一道凉菜、一个汤、一至两道热菜和一份甜食,每人可以有计划地量力而行。而对于丰盛的中餐他们有点儿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