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52章 将无赖进行到底(下)

寒光在此 收藏 13 25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409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黄会,你去通知一下金燕,让她的坦克群分头出动,把这附近方圆百公里的,但凡还有日军据点的,都给我拨了!”一见林铣犹豫的样子,秦丽脸色一变,马上不耐烦地道。


“是。”


黄会立身应命,匆匆走出。这回,林铣倒是还算识相,没有去阻拦,他只呐呐道:“秦将军……”


秦丽脸上浅淡的笑容已荡然无存,她用冷诮的目光看着林铣,脸上无惊无喜,波澜不惊,突地莞尔一笑,柔声说:“我知道,二千万确实不是一个小数目……林铣特使,难为您老了,您看……我要不要补发一个命令,再追加一百公里呢?”


林铣开始有一种成为猎物的惊怵感觉,他费力地吞咽了一口唾液,哑声道:“不,不不……秦将军,您刚才说的可以推迟军事行动……鄙人,鄙人原闻其详。”


“哦。”秦丽一听,似乎话里还有商机,精神一振,忙道:“若我方推迟个十年八年再跟贵军交锋,林铣特使有何以教我?”


“这个嘛……”林铣低头沉吟,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既然贵军有意不欲跟我军为敌,林某也非不知好歹之人,这样吧,我方也提出一个反条件,若贵军肯答应,条件,好谈,好谈……”


秦丽心里咯噔了一下,面上仍不动声色道:“林铣特使,请说。”


林铣微微眯起了眼睛,沉声道:“秦将军,若贵方真个儿有诚意,为使我等能向我国有个明证,还望……贵军能明码通电全世界,宣告与我军暂不交火协议。如此,会谈才能继续,此不请之情,还要秦将军见谅。”


秦丽连连摇头:“不容易,大不易呀……,我也不能搞一言堂嘛……”


她眼皮耷拉着,过了半晌突然一睁,问道:“若我军通电,你们肯出什么价?”


“哦?!”林铣茫然片刻,苦笑一声说:“这个,请秦将军容鄙人想想。”


秦丽点头。


林铣思忖良久,手指下意识地摩挲着面前的茶壶,秦丽耐心等了一阵,忍不住道:“林铣特使,还要提醒你,若价位太低,也请你别开口为好。”


林铣犹豫了一下,仔细盘算半晌,才遗憾地摇摇头:“很抱歉,秦将军,这事,还望贵军能先提出来,咱们再慢慢商讨不迟。”


他面有难色地说着,秦丽有点失望,方才见他好似能办事的样儿,想不到还是把皮球踢了回来,象只斗败的公鸡。于是,她强压下心头的火气,委婉地道:“这个不急,不过林铣特使好象是个挺能转移话题的人吧,请林铣特使回答我适才的问题——我要不要补发一个命令,再追加一百公里扫荡令呢?”


“这个……不用了吧,秦将军?”林铣颇显无奈地看着秦丽,目光隐隐闪烁,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秦丽抬起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喜道:“那好,你说不用那就不用。既如此,还请林铣特使把赎回你国判逆的价钱先落了字了……另外,条件上最好是注明两日内到款,若不然……”


秦丽没有说下去,但言外之意林铣自然听得懂。


林铣听了呲着牙笑了笑,肉疼,当真是肉痛啊!


只不过,这次中国之行他所图甚大,而秦丽的提议也不适合拒绝,饶是他奸似鬼,此刻也没了拖延法子,只得强装欢颜,半推半就地写下了他的条子。


秦丽狡黠地笑了笑说:“既然大家都还谈得拢,这样吧,李冬,你去支一声,让金燕先把部队停下来吧。”


“是。”李冬大声的答应。


“去吧。”秦丽点点头,又看向了林铣,慢吞吞地说话了:“林铣特使,现在,该是具体谈一谈你我两军暂停军事对抗的时候了吧?”


林铣脸上阴霾的神色攸然一收,随即坦然笑道:“哦,秦将军可是想出了具体价位了吗,请说,请说,鄙某将洗耳恭听。”


秦丽匆匆一盘算,伸出一根指头,说:“林铣特使,这个数,行吗?”


林铣现在一见到秦丽比手指头就心惊肉跳,他定定地瞧着秦丽的根指头半晌,突然觉得口干舌燥,他拿起茶杯一口喝净了水,抹了把嘴唇,又掏出烟来示意自己可不可以抽支烟。


秦丽优雅地点头,微笑。


林铣深深地吸烟,大口地喷吐,烟雾模糊了他的面容,他在烟雾里嗡声道:“秦军长,还请说明具体数值。”


秦丽的眉毛微微蹙起。沉思片刻,似乎在组织语言。然后说道:“若贵我两军于五年内不交锋。一亿,我要一亿美元,林铣特使,请注意,我要的不是我国现大洋,要的是美国币!”


“什么?!”


林铣这一回受到的惊吓更大,他神经质地一下跳起来,烟头烫了手指头,他急忙一把甩开,恶狠狠地盯着秦丽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一亿美元的停火费。”秦丽哈哈一笑,双手按着桌子,眯起眼向他盯过去,阴沉地道:“以我军实力,林铣阁下,难道你还认为我军不配拿么?为什么不能!阁下,可是要来个战后方知?”


林铣脸色铁青,目露凶光,指着她怒吼道:“你混蛋,你狮子大开口,你不要把我逼急了,我帝国关东军也不是吃素的!”


“啪!啪!啪!”秦丽鼓着掌,悠然道:“啧啧啧,林铣,你可想好了,这就要把你那关东军来与我军一决高下?”


她走过去,把那烟头一脚碾灭,冷冷笑道:“林铣,你可不要引火烧身,我等你的决定,是战是和,我给你三分钟!”


林铣狠狠盯了她良久,才重重地点点头,说道:“不战。我们帝国早已厌恶了战争,和平吧……不过,秦将军,还请你往少里减下低点,我国……我国已没有了这么多外资。”


他的声音沙哑疲倦,了无生气,令闻者都不禁暗自担心他下一刻会不会崩溃了。


秦丽笑道:“林铣,我知道你们还是能凑出这一笔钱来的,想想吧,一亿美元就能继续占领整个东三省最少五年,光想想,我都要妒忌你们了……不过,我呢,也有狠狠赚了一笔,所以,价格没得谈,你们花钱买平安吧!”


林铣静了静,忽地疯狂地大笑:“哈哈!听起来很有说服力呀。”


秦丽吸了口气,脸色郑重道:“林铣,你当知道我军一旦明码通电全世界,就将在国内混不下去,所以,你国若不能在一个星期内交出那一亿美元,我军会是什么反应,你想必不想知道吧?”


“倒是,她们做出了这样背叛她们国家的事,势必也不能容于国内了,如此一来,我国就可以去这一强敌么?”林铣听了心中怦然而动,突就觉得精神恢复了,他沉吟半晌,微微颔首道:“秦将军所言甚是实情!如此,倒是林铣显得矫情了,不过兹事颇大,秦将军……可否容我先秉明我国天皇陛下,明日我再来于你等详细……呵呵,至时,我也好能备好境外账户,略表诚意了。”


秦丽闻言大喜,知道预想中的启动资金终于要有着落了,不由欣然道:“如此大事,自然是要报与贵国高层商讨的。也好,大事要紧,那就请阁下快去报信,我就不挽留阁下了……呵呵……”


林铣拱手道:“如此,秦将军请稍待一日,明日我必有捷音相报。”


秦丽回礼,朗声道:“阁下好走,明日我等将恭等阁下之行。”


……


林铣一离开,秦丽的目光就阴鹫起来。


同样,林铣一走,程家辉慢慢地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字字地说:“我问你,你不会是真要通电世界跟日本人签订停火协议吧?”


“嗯,当然要。”秦丽点点头,满怀憧憬地说:“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能不抓住呢!”


程家辉摇摇头。苦笑道:“然后……你准备怎么办?”


秦丽有些诧异地瞄一眼程家辉说:“然后,然后当然是钱一到手就撕毁协议呀,怎么,程总没看出来么?”


“无耻!”程家辉脱口而出,他跳起来,一脚踢开椅子,声调拔高了:“秦丽,你还是不是军人,亏你怎么能想得出这么荒唐的主意!”


“你觉得很无耻是么?”秦丽脸上露出一种向权威挑战的神气。


程家辉蹙眉愤怒,疑道:“军人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你这还不算无耻么,那什么才算是?”


秦丽先是一愕,随即恍然,不禁苦笑道:“我懂了,你是觉得我秦丽丢了作为军人的脸了是吧?”


程家辉目光一凝,问道:“难道不是么?”


王慧敏这时早就了来,她坐在一侧,静静地吸着烟,注视着侃侃而谈地秦丽,脸上流露出隐隐的笑意。


秦丽定定地看着程家辉,失望地摇摇头,又仰起头来,深深地吁了口气,好象呼出了满腹地辛酸:“程总,麻烦你告诉我,以我此时的位置,是更像政治家多呢,还是像军人?”


“喔?”程家辉脸上的怒意消失了一刹那,然后苦笑点头道:“我懂了,你已经把你定位在了阴险的政治家之类去了,是啊,政治家怎么还可能拥有军人的情操呢……嘿嘿,我倒是真老糊涂了……”


秦丽脸上露出满意地笑容:“不错,您今后就把我秦丽跟阴险的政治家同等起来吧!”


程家辉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呆呆地站在那儿,眼神呆滞地看着秦丽。


秦丽忽然狠狠地瞪她,质问道:“那么,你的参谋部怎么还不赶紧去归划明天要谈判的事宜!”


程家辉吃力地仰头,苦笑道:“是,我的军长,参谋部这就全力行动。”


秦丽心中一松,同时一股暗自奔流的失落感也袭上了她的心头。她神情放松了下来。眼中却没了神彩,只是低声道:“去吧。”


她背着手,在屋里头来回踱着步,喃喃地道:“我这样是对是错……是对是错……”


程家辉回头乜了她一眼,讽道:“怎么,怕了?”


秦丽有点尴尬。


古代的帝王用权地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呢?


不是当事人,谁也无法准确地描述,现在秦丽却有种类似地感触。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