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们永远的牛魁叔[蓝剑军团]

准芯 收藏 34 799
导读:我们永远的牛魁叔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3_12_7854_10807854.jpg[/img] 认识牛魁还是在自己很小的时候,约4,5岁,上着幼儿园。看到他就像见鬼了一样,他的长相你见一次就一辈子不会忘记,就是鬼一样的感觉。长大后看过“巴黎圣母院”后才知道牛魁与敲钟人卡西莫托像近亲。 牛魁,块头很大,却永远是佝偻着身躯。因为先天的鸡胸加驼背令他让人觉得总是直不起腰来。连隔壁裁缝师傅都说这样的体型做衣衫为天下最难。也许正是这个

我们永远的牛魁叔




我们永远的牛魁叔[蓝剑军团]



认识牛魁还是在自己很小的时候,约4,5岁,上着幼儿园。看到他就像见鬼了一样,他的长相你见一次就一辈子不会忘记,就是鬼一样的感觉。长大后看过“巴黎圣母院”后才知道牛魁与敲钟人卡西莫托像近亲。

牛魁,块头很大,却永远是佝偻着身躯。因为先天的鸡胸加驼背令他让人觉得总是直不起腰来。连隔壁裁缝师傅都说这样的体型做衣衫为天下最难。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他好像永远穿着一套洗的发白灰色类似工作服的衣裳。虽然不脏破,却陈旧且极不合体。直到我们长大都是如此。牛魁的舌头好像天生短一截,吐字极为不清楚,行为呆板如痴呆傻子一样。笑起来,牙龈外泄,令人寒颤,一身鸡皮。有人说他天生如此,本就是个傻子,还有人说小时候得脑膜炎将脑子烧坏了,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小时候的日子是无比快乐和惬意的。因为父母是在地矿系统的下属单位工作,这是一个如城堡般围起来的巨大院子。一色的红褐色条石垒砌,像古时的城墙,方圆近10里。

墙外是一眼无际的田野,几个小村庄孤零零的点缀在其间。一眼望去象绿色的海洋里的几座孤岛。在院子的西边也就是后门有一条300余米宽的河流,蜿蜒而过。我们从不叫它的本名,一直称它是“死河”。死河并不死,清澈的河水从未间断过欢快的奔流。只是每一年都会吞噬两三个在里面游泳的孩子的生命,故而得名。

对于死河的恶名我们这帮半大的孩子并不顾忌。特别是在上初中之后,对于在死河游泳的诱惑与日俱增。经常结伴同行到河里游弋。自诩有一身浪里八条的功夫,倒不在乎所谓死河的魔咒会降临在自己的头上。

夏天的死河是安全和谐的。枯水季节的到来,使整条河流有一半暴露出沙滩,我们经常会在水里泡够之后跑到沙滩上踢球,你想一群孩子光着腚踢沙滩足球是一个何等的场面。这是至今还神往的一段记忆,回味无穷。

其实死河有些水域是可怕的,我们也是不敢涉足。有一段流域相传曾经有座石桥,因战乱被炸毁,留下几个巨大的弹坑隐没在水中。曾有高手尝试潜入差点就回不来了,因为深不见底。并且水温相差太大,底下的水几乎是冰的,非常容易抽筋痉挛。被淹死的孩子基本都是在这一段殒命的。我们一般不会去,倒不是胆小,因为经常看到那里有孩子一下就不见了,接着就是呼叫求救,接着就是父母带着一大帮人下水搜救,再接着就是哭声一片。。。。。有些不忍,每当遇到这事就会全无兴致的垂头丧气的回家。那时心里总会酸酸的,可是却从来没有怕的感觉!

再说到牛魁,一个跟屁虫似地老尾随在我们身后。他恐怕是院子里唯一的闲人,他用自己休闲的日子陪伴了一批又一批类似我们这样的孩子,直到他们长大离开。每次下河游泳,他都会象鬼魅一样的跟着。不敢太近,怕我们对他掷石头。

一次,大家在比拼游一个来回后,惬意的在沙滩上享受太阳落山的余晖。只有这时的阳光最温和,不那样酷热难当。稍大后,我们已经开始学会抽烟,两毛五的“光荣”。有伙伴从不远处的地里摘来香瓜,那叫一个甜脆。

你们看牛魁会游泳?有伙伴惊呼指着远处一个骆驼似的影子。果然是牛魁,他的头和驼背露出水面。速度极快。

他为何游去那里。他游的方向居然是那鬼见愁的流域。水流湍急,漩涡满布,令人发憷!

四娃呢?我们忽然发现一起来的四娃不见了,四处寻找仍然不见踪影。

我们永远的牛魁叔[蓝剑军团]


在那里,牛魁捞上来了。眼尖的伙伴惊叫着指着远处牛魁拽着四娃向我们游来。

四娃基本喝饱了河水,脸刷白返青。牛魁象死狗一样将他拖上岸,手将他鼓胀的腹部按了一下,水象喷泉一样从嘴里射出。牛魁摇摇头,又将他扛在肩上慢跑起来。我们象傻子一样直盯盯地看着牛魁不紧不慢的忙着。嘴里干渴发紧。

四娃终于醒转过来,几乎将胆呕都吐出来。大家都长吁一口气,都恨不得踹死这个不知道死活的四娃,要是出事,非连累大家都被家里打死。毕竟是一条人命!那时懵懂的年龄总是把父母的责打看作比啥都可怕!

四娃象大病一场,虚弱无力。他一脸歉意外加一脸无辜:我没有去那里游,我是到那里便便,那里草深。一不小心就滑下去了,想求救可是一口水就呛了。。。。。。

是牛魁哥…叔救了你。不知道牛魁的年龄,只好乱叫。四娃一脸惊讶,向牛魁报以感谢的眼神。大家对牛魁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此时的牛魁倒像个孩子,招牌式的笑着,捏着湿淋淋的衣角一副难为情羞涩的样子,嘴里叽叽歪歪不知所云。

我递给他一个香瓜,他摆一摆手,不好意思的指了指我手中的烟盒。记得他是会抽烟的,常看他捡烟屁股抽。我给他点上一颗,拍拍他的驼背,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倒是牛魁开心的笑声比鬼哭还难听!游泳,牛魁是NO,1。

自那一日,牛魁就是我们形影不离的伙伴。其实就是在那时候我们也没有将他正经的作为玩伴,因为他的样子和沟通方式永远令我们侧目。至少再去死河游泳,牛魁的存在似根定海神针一般使我们心里踏实无比。毕竟,只有牛魁敢涉足那漩涡密布的恐怖流域。


我们永远的牛魁叔[蓝剑军团]




秋天的死河是恐怖的!涨水季节的来临,河面宽了几乎一倍。一个来回就叫人精疲力竭。那叫人望而生畏的流域自是更加没有人会涉险了。

即便这样,我们一帮愣头青还是一如既往的偷着往河里蹦。牛魁也是一切如旧的跟随。可是一日,牛魁出事了。这几乎要了他的命。

并不是因为游泳的事,而是隔壁村里有个小女孩被人*在河边的密草从中。有人看到牛魁那独一无二的身影曾经在那几日出现在那一带。于是,牛魁被锁拿到派出所协助调查。几日后,牛魁因证据不足被放回来,结果却遭老迈的父亲当着众人无情的鞭打。那时我们都在场。

那是一场惨不忍睹的责打。牛魁像块没有感觉的石头任由父亲的皮带雨点般的落在身上的各处肌肤,连脸上也是血淋淋。他只是用双手紧抱住头,两眼满是泪,嘴里呜呜像在哭诉!老旧衣裳被抽的支离破碎,露出破绽的血痕。

牛魁的父亲一头白发,苍邃不堪。边打边数落,老泪纵横。没有人愿意这样象打畜生一样鞭打自己的孩子,即便他是个傻子。可是这洗不清白的耻辱如何让全家在此地立足呢?只要案子不查清楚就一定会被世俗白眼和唾弃。养不教父之过!可怜的天下父母心!

也许是牛魁再也顶不住这样的酷刑,爆发只在一瞬间。牛魁就像火山爆发一样的一声怒吼,一把推开父亲,拨开围观的众人,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从此在院子里再也看不到牛魁的身影。

直到一日我和伙伴到河边游泳才再一次看到牛魁。他蜷缩在河边一处废弃的牛棚里。他正发着高烧,全身的伤口多数已经化脓。这样下去他一定会死的。四娃哭着恳求大伙救救牛魁,毕竟相依相伴和救命的恩情使我们不忍视而不见。拉牛魁去单位的医院,可是他死也不去,流着泪向我们拼命摆手,一副无辜又无助的样子。

我们永远的牛魁叔[蓝剑军团]


我问牛魁:那女孩是不是你干的?眼神直逼他。我不愿救一个无耻的家伙,哪怕他与我们有恩。

牛魁指天发誓,嘴里模仿雷声。我知道那是“天打雷劈”的意思。这家伙是怕打雷,每次打雷时都会像个孩子一样躲在桌子下不肯出来。

我们于是坚信牛魁还是好兄弟。除了留下两个人照顾他,其余都回家想办法。拿来了衣服,食物,还有药品。

牛魁毕竟有牛一样的身体。衣服断然没有合身的,只好将就了,看起来倒像个杂耍的黑猩猩。病成这样居然还有如此好的胃口,一锅剩饭和菜外加3个馒头转眼风卷残云,一扫而光,估计这几天都没有好好进食。除了内服的发烧和消炎药,给牛魁上外敷消炎药时疼的他嘴巴直咧。知道是为他好,倒是乖得很。一切处理停当,大家也松了口气。

大家一起叫牛魁还是回家去,这样不是长久之计,流落野外的日子并不是这样好过的。还是回去象父亲低头认错服软。等案子查清楚水落石出,自然就会还牛魁一个公道的。

牛魁泪一下涌出,呜呜的低哭不止。拳头握的铁紧。他摆手,摇头,后来干脆将耳朵堵住,放声哀号大哭起来!

知道牛魁不愿也不敢再去面对老父的那份残忍和那条皮带。他宁死也不会回头。想回去告诉牛魁的家人,但又真的怕牛魁会被活活打死,那日的情景令我几日都是噩梦连连。踌躇许久,还是决定轮流给牛魁每日送饭。虽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但是谁也不愿意看着牛魁就这样孤苦伶仃的无依无靠。

如此持续了约一个星期。牛魁基本恢复了体力,伤口也愈合了。又是一头蛮牛再现!

大家又一如既往的下河游泳。牛魁俨然一副救生员的姿态在岸边巡视。

其实我将此事告知了父母,因为经常会有大量食物不翼而飞,纸包不住火。

母亲是医生,知道牛魁的病例。她说:牛魁连生育能力都没有,会强奸?鬼信。就帮帮他吧,怪可怜的。也许过一阵子事情清楚了就好了。老牛也是,哪有这样打孩子的!哦!对了,我可警告你,帮牛魁可以,你要是下河游泳就别怪我手黑!母亲总是嘴硬心软。我伸伸舌头,作个怪样子。母亲故作愠怒:小崽子!皮痒。

这一天河面风平浪静。

大家又在河里嬉戏。虽然没有风,但是水温已经相当凉了,走出水面,皮肤上都会起一层鸡皮疙瘩,每个人嘴唇都是青黑色。看来再过几天就已经不能下水了,太冷了。

四娃忽然跑来说:那窝窝里有两个不怕死的在游泳!

牛魁守衣服!我丢下一句就一起疯跑过去,果然有两个和我们一般大的男孩子在那漩涡地带游泳,岸上还有两个女生在观望。原来是在女孩面前显本事。

兄弟!别去那边,危险!四娃高声叫道。

对方充耳不闻,嚣张的竖起中指。

切!我们也挥手鄙视。倒是那两个女孩有些为自己同伴的英勇沾沾自喜。

救命呀!我..我的脚抽筋了!忽然河面传来呼救,有一个已经在下沉,另一个在游向他。

两个女孩顿时花容失色,一脸的紧张。旋即将目光注视我们:哥,救救他们!声音颤抖不已。就差下跪了。

救命!救命!我…….另一个也不行了。

求你们了!快救救他们!女孩们已经开始掉泪哭泣。

说心里话真的不想去,因为一点把握也没有。我咽了口唾沫:四娃去叫牛魁!我们水性最好的两个下,其余的去叫大人。说罢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这里的水温上下差距很大,暗流湍急,漩涡使你根本游不动。我对一起下水的同伴说:不要急!慢慢来,小心抽筋。一起先救一个,不要贪心。他点一点头。

这时牛魁也已经跑来下了水。有他在,这两个小子有救了,我们心里也踏实。

一切比想象顺利!我和同伴救起一个,牛魁也顺利得手。回到岸上,筋疲力尽,浑身冰凉。秋风一过,颤抖不已。两个家伙吃水不多,一会就清醒了。可是牛魁又一头扎进了水。

一旁的女孩泣声说:你有两个同伴还没有上来!原来四娃和另一个同伴也下了水。环顾水面,居然连人影都没。我几乎哭出声来。

半天牛魁托起一个,可是四娃依旧不见踪影。牛魁将人送到岸边,就又返回水里继续寻找四娃。

这一次真的过了很久,象过了一年。我几乎冻僵,可是心却期望水中出现奇迹。

出来了!是牛魁,好小子。他托着四娃象头老牛一样浮出水面。好样的!牛魁!我们大声为牛魁喝彩。牛魁招牌式的笑了,可是他精疲力竭的身躯越来越慢!要坏。

我一头扎进水里,不顾一切的向牛魁游去。但只抓到了四娃的手,而牛魁却如石头一样的没入水里。我以最快的速度将四娃推上岸,再返身回去,却再也找不到牛魁了。后来,赶来的大人将我救起,那时我已经人事不知…..!

醒来时,母亲守在病床边哭泣。见我醒来甩手就是一个耳光,然后将我拥入怀里痛哭起来!我心想:还有机会挨打,说明我还活着!真的好疼!

牛魁的尸体在下游10公里处被捞起。依旧保持一副救人的姿势。


我们永远的牛魁叔[蓝剑军团]



牛魁的案子终于查清楚,是个惯犯所为,再次作案被擒后招供出此案。平反昭雪使牛魁的父亲将肠子都悔青了,因为再也没有机会向傻儿子道歉了!

牛魁的后事,几乎院子里的人都去送行。我们这一些伙伴也在其中。面对牛魁的英勇事迹被报批评为“舍己救人英雄模范”。令人意外的是他救过的溺水人居然多达8个。在牛魁的灵前这8人都一字排开,痛哭不止。其中包括被牛魁救过两次的四娃。

事后四娃总对我提起牛魁:我查了牛魁是68年生人,我们应该叫他叔。他永远是我叔!算命的说我有两次大难,看来都被牛魁叔化解了。见他眼泪涟涟,我郑重的点了点头。

每年过年回家,去公墓拜祭先人时,总不忘记去看看牛魁。给他燃几包烟,希望他在那边不要再捡烟头了。希望他一切都好,一切都开心!

牛魁,我们永远的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