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倚天屠龙记》:张纪中**技穷了吗

世界王牌 收藏 0 594
导读:本文出自:新浪娱乐 新版《倚天屠龙记》是张纪中的第七部金庸武侠剧,也是这部武侠小说的第七个版本。张纪中的上一部金庸剧是《鹿鼎记》,因为审查旷日持久,修改伤筋动骨,在声威和口碑上已落了下风。《倚天》的上一个版本是苏有朋和贾静雯、高圆圆主演的,那是美女阵容最为齐整的一版,苏有朋的形象气质也非常契合佛家心肠的张无忌。时隔七年,新版《依天》能否超越旧作,或者说有何特异之处?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2_7768_10807768.jpg[

本文出自:新浪娱乐



新版《倚天屠龙记》是张纪中的第七部金庸武侠剧,也是这部武侠小说的第七个版本。张纪中的上一部金庸剧是《鹿鼎记》,因为审查旷日持久,修改伤筋动骨,在声威和口碑上已落了下风。《倚天》的上一个版本是苏有朋贾静雯高圆圆主演的,那是美女阵容最为齐整的一版,苏有朋的形象气质也非常契合佛家心肠的张无忌。时隔七年,新版《依天》能否超越旧作,或者说有何特异之处?



新版《倚天屠龙记》:张纪中**技穷了吗


《依天》原著开头两章跟主体故事关系不大,说“小东邪”郭襄思念杨过浪迹天涯,碰见了“昆仑三圣”何足道,随后交代了全书中最重要的武功“九阳神功”的来历,以及武当泰斗张三丰和少林寺的渊源。在我看过的以往几个电视剧版本中,这两章都是毫不客气地随手删去,直接进入第三章争夺屠龙刀的故事。想想也是,这两章涉及的人物不少,故事却没有延伸开去,如果照拍只是徒然增加线头,不便观众迅速进入主干剧情。在张纪中这一版中,没有完全删掉前两章,开头就是何足道抚琴引来百鸟盘旋的场面,然后是少林寺的挑水僧觉远和尚像今日之草坪喷水器一样灌溉菜园。少年张三丰当时还叫张君宝,出来照了一面,在觉远的掩护下离开了少林寺,自创武当派。



镜头一转,就是白发苍苍的张三丰在跟徒弟们讲述往事。接着,张三丰的三弟子俞岱岩路遇两伙人厮杀,被卷进争抢屠龙刀的血雨腥风中。我本来以为这版会是罕见的一个补齐前两章的完整版,谁知也只是虚晃一枪。这一次的屠龙刀宽厚而粗豪,像把大铡刀,它的出现意味着全剧进入寻常武侠剧的轨道:理智阙如,眼睛血红,话不投机伸手就打,一个误会接一个误会,越是重要关节点越出岔子,说一千道一万是拳头说了算。



王媛可的殷素素漂亮归漂亮,小妖女的气质却差远了。龙门镖局连这样的活儿都敢接,当真是刀头舔血的江湖男儿。谢逊是张纪中的老相识藏金生演的,他在大胡子手下演过鲁智深、不戒和尚,其身量和气势倒也适合愤世嫉俗的金毛狮王,只是妆化得有些吓人。臧金生在《赤壁》中演的张三爷有一副好嗓子,到了《倚天》里直接成了一门杀人的武功:狮子吼。



一直到王盘山扬刀大会,我都有些打不起精神,观感只是熟悉和疲惫。我甚至觉得张纪中和他的团队拍武侠剧太多,已全无激情和活力,只盼着把这最后一部对付完,就转战别的阵地了。没想到很快就来了意外的彩头:谢逊挟持张翠山和殷素素远航汪洋之中,遇到风浪迫降冰火岛。按照金庸的描述,冰火岛处于北极苦寒之地,又因邻近火山而有了适宜的温度,形成一个世外桃源。以往的版本中,限于类似外景难觅而置景费用太高,都选择了简化环境、专一故事的手法,把岛上的事尽量一带而过,还让他们回到中土的红尘世界中。这一版却以冰火岛为亮点,在布景、色调、动物、着装诸方面发力,端的是弄出了一处神话般的世界。



首先是用了极致的色彩。总导演于敏是摄影师出身,光影和色调自然是他所长。在金庸的原作中曾提到了冰火岛上的极昼和极夜现象:“两人愁颜相对,眼望西天,血红的夕阳仍未落入海面。两人不知地近北极,天时大变,这些地方半年中白日不尽,另外半年却是长夜漫漫,但觉种种怪异,宛若到了世界的尽头。”在新版《倚天》中,张翠山和殷素素乘浮冰上到了冰火岛上,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我不知道剧组是真上了雪山,还是去了某处滑雪场,反正这里的冰山和雪景肯定半是实景,半是特效。然后,冰火岛就进入了一种“血红”的光色中,这就具有了一种疏离于现实世界的梦幻感,即使有些许布景不够逼真,也因为这片高光的照射而不再显眼。



当然,新版也并非全然还原原著的描写。在金庸的笔下,冰火岛一半是寒冰,一半是绿洲,“该处虽然地近北极,但因火山万年不灭,岛上气候便和长白山、黑龙江一带相似,高山处玄冰白雪,平野上却极目青绿,苍松翠柏,高大异常,更有诸般奇花异树,皆为中土所无。”在电视剧里,火山是露面了,却没见苍松翠柏和奇花异树,反倒是寒风阵阵,处处冰结,给人一种月球般的不毛之地的感觉。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原著里写道三人上岛以后,以猎食海豹和北极熊为生。张翠山和殷素素合力击毙了大白熊,这才有了衣服和食品。可是到了电视剧里,殷素素成了彻头彻尾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宁愿饿死,也不愿杀生。张翠山举着个死熊回来时,她当场翻脸,直到张翠山说这是他捡回来的病死的熊,她才转怒为喜。我们知道,这几年影视剧组因为破坏自然生态和文物古迹而多次挨批,张纪中本人也曾在拍摄《神雕侠侣》时背上踩踏九寨沟神仙池的恶名,果然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不但剧组拍戏时百般小心,就连剧中人的价值观也顺便给扳了回来。不过这么一来,茹素的三人如何在极北生存就成了大问题,总不能全靠吃染病而亡的动物吧?



金庸小说中对冰火岛的生活细节着墨不多,毕竟是武侠小说,奇情和武学为主,谁也不会一定用现实主义的尺子衡量。他写道:“张殷夫妇捕鱼打猎之余,烧陶作碗,堆土为灶,诸般日用物品,次第粗具。”电视剧中也特意展现了张翠山和殷素素的劳动生活场景,一个叉鱼,一个缝衣,像凡尔纳《神秘岛》的荒岛求生一样具备了生活逻辑。



电视剧嘛,感情戏总要大肆铺展。张翠山和殷素素的爱情是在海上和岛上萌芽结果的,过程倒也清新自然。谢逊给义子张无忌做的贝壳风铃也切合环境,又不失风雅。只是看的时间长了,处处滤色镜里的高光场景让人有些累,好比是在看一个超长的mv。




冰火岛这段看得很带劲,但他们终究还是要回归中土,穷发十载泛归航嘛。筏子扎得忒不像样,在海滩上飘了一下就算回来了,看着有些假。一回到人丛当中,江湖争斗就如影随形,武侠剧的范儿一回来,就不再有异色和新奇。六大门派上武当凶巴巴地责问张氏夫妇,先问龙门镖局的凶案,被武当派反问俞岱岩的伤势后明明说了就此揭过,可是过了一会儿又绕了回来,当真泼皮无赖也似。武当派的张真人在这个过程中一言不发,一任对方逼死自己最心爱的徒弟。这有些于理不合。就连金庸自己后来都承认:“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书中写得太也肤浅了,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 ”



对了,这部剧里的武当山是货真价实的,可以跟八十年代的电影《木棉袈裟》互相参照,道家建筑上那些斑驳里藏满了岁月的纹理。总之,武侠剧发展到现在已经很难玩出新花样,张纪中也难免技穷。不过在前十集里,冰火岛还是搞出了新花样,值得一看。还用了很多圣洁的宗教音乐,别有风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