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副主席:国企争当地王让民众不能接受

世界王牌 收藏 0 780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2_7582_10807582.jpg[/img] 张梅颖在会上发言。   昨天,在全国政协提案办理协商会上,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梅颖指出收入分配不公到了切实需要解决的地步,其已成为经济持续良性发展的障碍。她批评政府在收入分配调整上宏观不作为,认为在垄断行业成为既得利益集团情况下,改革的勇气比政策更重要。   问题 1国家收入分配体系很不健全   现在是国富民穷,劳动者的比例越来越小,国字头的越来越大。


政协副主席:国企争当地王让民众不能接受

张梅颖在会上发言。



昨天,在全国政协提案办理协商会上,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梅颖指出收入分配不公到了切实需要解决的地步,其已成为经济持续良性发展的障碍。她批评政府在收入分配调整上宏观不作为,认为在垄断行业成为既得利益集团情况下,改革的勇气比政策更重要。


问题 1国家收入分配体系很不健全


现在是国富民穷,劳动者的比例越来越小,国字头的越来越大。


张梅颖不客气地指出,解决收入分配,关键在政府,而国家收入分配体系很不健全,关键在宏观领域不作为,“我对这点意见很大。”


她认为,目前政府在微观层面的干预很多,但在宏观领域的一次分配中,就没有规定国家、企业、劳动者三者间的关系,“现在是国富民穷,劳动者的比例越来越小,国字头的越来越大。目前三者是三分天下,可是普通劳动者的人数有多少啊!”


问题2政府预算制度未明确民生支出


很多地方政府,一提民生就没钱,一说给教师涨工资,就说要扒他们的皮。


在二次分配方面,张梅颖批评现在各级政府的预算中,不用制度形式明确民生的支出。“很多地方政府,一提到民生就没钱,去年给义务教育涨工资,很多地方政府都喊,简直要扒他们的皮。为什么?因为当地公务员的工资比教师高出太多了。说民生就没钱,做形象工程就没有问题。”她批评道。


张梅颖建议,必须从宏观层面,将劳动者工资的具体增长比例纳入“十二五”规划。同时理顺中央和地方的财权事权,限制地方政府卖地卖矿,从导向上鼓励他们发展实业的积极性。


问题 3批评国字头企业争当“地王”


国企动不动以长子自居,我很反感,你要是长子你就要管家!


对于委员们反映的垄断行业收入比普通行业高出10到15倍的问题,张梅颖表示很气愤:“说了很长时间要解决垄断行业的问题,但是长期不落实,结果蛋糕在垄断行业越做越大。”她说,现在很多垄断行业的国字头企业,“动不动就以长子自居,我很反感,你要是长子你就要管家,你不能占尽政治优势、资源优势、市场竞争优势,但又不担风险不管家里的穷人。”


张梅颖说,在应对金融危机的宽松货币政策下,银行主要的贷款给了国字头企业。“钱多得流油,就去当地王,这是老百姓绝对不能接受的。看着地王是我们的国企,我都傻了。再别提长子了,广大中小企业吸纳了2.5亿的农民工,他们是共和国的什么子?”她反问道


问题 4垄断行业成为既得利益集团


农民工像候鸟一样没有声音,平时在城市白天黑夜地干活,只能到过年才回家。


张梅颖说,现在一方面垄断行业的话语权多,声音大,对政策的影响力大,已经形成既得利益集团;而另一方面,几亿的农民工却长期以来像候鸟一样没有声音,平时在城市白天黑夜地干活,只能到过年才能回家,享受家庭生活、夫妻生活,照顾老人孩子,“但有专门的单位保障他们的利益吗?看到这样的事实是非常痛苦的。”


张梅颖认为,收入分配的改革必须要看到四性: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和尖锐性,“改革必定触及少数人群的利益,一定要破除既得利益集团的干扰阻挠,在垄断行业势力做大的情况下进行收入分配改革,勇气比政策更重要。”


■委员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迟福林:


征收垄断企业“超额利润税”


在昨天的提案办理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提出,我国应当将全面推进收入分配体制改革作为“十二五”的重点,在2010年年内出台系统、具体、操作性强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


他建议,政府应该明确分配改革的目标,并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十二五”规划中。在国民收入方面,他建议实施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使城乡人均收入在“十二五”翻一番,年均增长不低于15%,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的比重从现在约60%提高到70%,劳动报酬占GDP比重从39.7%提高到50%左右,中等收入群体比重达到30%左右。


为防止“国进民退”现象出现,迟福林委员认为,应尽快出台《反垄断法》实施细则,放开垄断领域门槛、引入竞争。对垄断行业和国有企业要实行收租、分红机制,将“特别收益金”改为征收“超额利润税”,将垄断利润以税收名义收归公共所有。


全国政协委员黄因慧:


家庭合理消费支出不应再缴个税


面对目前个人所得税中工资薪金比重过高的现象,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政协副主席黄因慧建议,参照消费增值税,建立消费性个人所得税,将家庭合理消费支出扣除后再计算应征税款。


目前工资薪金占个税收入比重由1994年的38.7%提高到了62.87%,个税实际主要面向中低收入阶层收税,极不公平。黄因慧建议,改革目前个人所得税为“消费型的个人所得税”,“即在纳税人的收入总额中,扣除合理、必要的家庭支出和消费,其余额再按照税率计算纳税,征税者从个体变为家庭,征税期则从月征变为年征。”


黄因慧认为,可以实行基本消费和大宗消费结合的扣除方法,工资起征点以下部分按个人基本消费扣除,实行全国统一标准。将家具、汽车等大宗耐用品支出、居住用商品房(户家庭仅限一套)支出、教育医疗支出以及慈善捐赠作为大宗消费,也进行扣除。


如一个中等收入的三口之家,夫妻每人每月工资4000元,家庭每月住房按揭贷款支出3000元,每年子女教育费用10000元,按照现行的个税规定,这个家庭每年应缴个人所得税为4200元。但如果按照消费型的个人所得税,这个家庭每年只需缴纳个税175元[(年收入96000-起征点2000×2×12-按揭支出3000×12-子女教育费10000)×15%-速算扣除数125=175],每年可以减税4025元。


■现场


政协委员当场质询官员


昨天,发改委、财政部、教育部等八大部委的负责人介绍了各自在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方面所做的工作后,3名全国政协委员还对教育部、人社部的参会官员进行了质询,人社部副部长何宪现场对委员质询给予回应。


发改委、财政部等八大部委相关负责人一一介绍情况后,全国政协委员王立东第一个发言:“我对各位领导出席和重视感到满意,但不满意的地方是,没有听到解决问题的细节,可行性不明显。比如我想问教育部的负责人,现在青年教师住房困难,无法安心教学科研,能不能先搞一个专款让大家有房子住?希望有关单位能够深入调研,排出个具体的时间表来。”


全国政协委员包明德则质询人社部副部长何宪:“您发言说事业单位的绩效工作已经都在做了,但我了解的情况并不是这样。”黄因慧委员也质询教育部和人社部:“我的一位青年副教授同事,他爱人是小学老师,义务教育教师实行绩效工资后,他爱人的工资反而比他高了,什么时候解决非义务教育阶段教师的绩效工资?”


面对质询,参会的教育部负责人没有给予回应。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