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秉仁委员:打黑要区别黑社会灰社会避免扩大化

世界王牌 收藏 0 63
导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监会原副主席邵秉仁12日在参加“两高”(高法、高检)报告讨论时说,打黑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要区别“黑社会”和“灰社会”的不同。   邵秉仁指出,现在的民间经济中有大量的纠纷,也有欺行霸市的现象。对于犯罪的、涉及命案的严厉打击是必须的,但对于单纯是抢市场、占地盘的经济纠纷则要有所区别,不可笼统地纳入“黑社会”范围,中国的某些行业如歌舞厅、洗浴中心等处在“灰色地带”,常常在法规边缘游走,因此会寻求一些权利部门和权力人物的保护,但究竟是不是黑社会则需要严格界定。“严打”中要分清“黑社会”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监会原副主席邵秉仁12日在参加“两高”(高法、高检)报告讨论时说,打黑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要区别“黑社会”和“灰社会”的不同。


邵秉仁指出,现在的民间经济中有大量的纠纷,也有欺行霸市的现象。对于犯罪的、涉及命案的严厉打击是必须的,但对于单纯是抢市场、占地盘的经济纠纷则要有所区别,不可笼统地纳入“黑社会”范围,中国的某些行业如歌舞厅、洗浴中心等处在“灰色地带”,常常在法规边缘游走,因此会寻求一些权利部门和权力人物的保护,但究竟是不是黑社会则需要严格界定。“严打”中要分清“黑社会”和“灰社会”的不同,认定要依法,重证据,避免扩大化。


11日公布的“两高”工作报告中透露,法院方面去年共审结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527件,判处罪犯3231人,分别比2008年上升了13.8%和16.6%。


重庆市在去年打黑风暴中最受注目,该市检察院检察长余敏近日表示,在检察环节,每一件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法律适用准确,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办案中,做到不枉不纵,不压低也不拔高,打击面绝不缩小也绝不扩大。同时严格做到四个严格区分:严格区分罪与非罪,严格区分一般案件与涉黑涉恶案件,严格区分打黑行动中发现的一般职务犯罪与黑恶势力“保护伞”,严格区分“涉黑”团伙中的组织、骨干成员与一般人员。


重庆市长黄奇帆表示,打黑行动打击了无赖经济、混混经济、跑马圈地的行为,使重庆经济转好,外资投资1400多亿元人民币,增长了逾40%;外资到位数增长了49%,去年全国利用外资率,重庆第一名。此外,打黑还清除了一些中共党内和政府内的腐败问题。


打击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犯罪,是中国政府布置的统一行动。据官方统计,自2006年开展全国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至2009年底,中国公安机关共侦办涉黑案件1267起,打掉恶势力13000多个,抓获犯罪嫌疑人8.9万多名,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0.8万余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