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英雄传 第三部 四面边声连角起 第三十二章 血战(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


最后一人见这白虎骁勇异常,两名与自己身手相仿的同伴被它一扑、一掀之下,顷刻间均是命丧黄泉,惨状凄凄。他那张原本清秀的面孔,突然怪异地扭曲,大张着嘴巴,瞪大了眼睛,既而又狠力地擦了擦双眼,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但那扭曲瓦瘪的机甲,血箭喷标的驾驶舱,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骇人。待他确定眼前的这一幕并非幻觉,而是残酷的事实时,一股绝望、恐惧的死气直直冲上他的脑门,震撼他的心神。他不由得吓得魂飞魄散,尖嚎一声:“上帝!”,就待退闪,妄图避开眼前这个凶神恶煞。

[科纳拉克]一个漂亮的侧向闪移,堪堪让过白虎的又一掀,心中高叫:“侥幸”。他已打定主意绝不再与这个怪物再次对阵,而去寻些软弱的对手。他既拿定了主意,当下不再迟疑,急速让过白虎探来的三爪,也不敢还击,飞身闪至白虎腰侧,就想从此穿过去,远离这头充满了危险、暴戾的怪兽。

他瞬闪至白虎后腰,心中正喜,正要就此穿过去。

蓦然!异变突起!

他登时瞳孔紧缩,惊骇万分,脸色骤然惨白,浑身发抖,显是恐惧到了极点。从他那已吓得缩聚而成针眼大小的瞳孔中,隐约反射出一片奇境。

只见那头白虎原本软软的、下垂着的虎尾,骤然间宛如一条钢鞭似的猛地立了起来。这根猛然翘立而起的虎尾,其强度和硬度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吃过的全宇最烈性春药——“辣妹爱棒槌”,顿时间吓得傻住了。

“戮天”可不会管敌人是想起了“辣妹爱棒槌”,又或是忆起了“尼姑也疯狂”,它硬翘挺立的虎尾狠狠一剪,带着破空呼啸声,陡然间剪出了八条鞭影,每一下都实打实地猛烈鞭在了呆立原地的敌人机甲驾驶舱上。

但听得“呼。。。。。。啪!啪!啪!”一阵快速而激烈的乱响,可怜的[科纳拉克]被接连鞭打,身上瞬间出现了八条深印刻骨的鞭痕,雄浑的力量把它鞭得倒飞出去十数丈。那位临死之前还想着“辣妹爱棒槌”的仁兄也已被当场鞭死,胸骨、肋骨、肌肉、内脏完全被鞭碎成泥,混成一个团了!

说时迟,那时快。须臾之间,“戮天”就干净利落地连克敌军三名八级机战好手。这一扑、一掀、一剪之下,三名顽敌纷纷授首,魂归天外。它未有任何停缓,又迅捷地扑入了成群的敌人群中,扑、掀、剪、撕、咬,狠手连施。短短时间之内,敌人业已被它纵跃横飞、爪撕齿咬、胯掀尾鞭,摆平了三十多个,它周围又躺下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机甲尸体,其中还夹杂着浓浓的血浆和肉糜。

“戮天”疯狂地追逐着奔掠拼杀的敌人,横冲直撞,手下无一合之敌。它杀得爽利之极、兴奋之极、欢畅之极。原先还有众多的[科纳拉克]对它围追堵截,不过现在却全都已变成了无数残骸碎渣。婆罗联邦军人在见识到这头猛虎的凶残之后,均是胆战心惊,生怕它盯上了自己。它所过之处,众人一边纷纷避让,一边暗自大骂自己这方的好手不前来拦截住它。

只见山坡之上,这头白虎纵横驰骋,所向披靡。身过之处,犹如劈风破浪,无人敢阻、无人敢敌;啸声吼处,犹如晴天霹雳,惊乱百兽、占林称王。

端的是杀气腾腾、暴戾凛凛,威风无比、霸道无边!

好一只四象圣兽!好一头白虎当阳!

后人有诗赞之曰:

古有翼德喝当阳,狂莽曹兵吓断肠。盖世豪杰何所求?威名赫赫震玉皇。

今昔白虎战沙场,桀骜神将破胆囊。百兽千禽何所慌?占山霸林我称王!

狼嗥凄厉,虎吼慑心,一银狼、一白虎两相应和,闯进敌阵,但见血肉横飞,亡魂袅袅,犹如无人之境。龙五和张月月杀得爽心,杀得舒意。不过,这可就苦了第一军的士兵了,这两头猛兽让他们吃尽了苦头。它俩这一顿冲杀,所临之敌莫不肢体飞散,人血飞溅,但见躯体翻滚,哀号连天。不一会,婆罗联邦军就稳不住阵脚了。所有人都学得聪明了,绕过狼、虎二兽,直扑“方圆阵”内的贪狼星士兵。敌人的这一突兀举动,让龙、张二人蓦地一愣,环视四周,方圆三十米以内竟然再也没有任何一个立着的生物。

就眼前战局来说,第一军人多是不错,但他们只能在“面”上占了上风,而贪狼星这边却是在“点”上制了先机。第一军兵众,贪狼星则将精,在这第一个回合上,可算双方平手,第一军并没有捞着便宜,但是贪狼星士兵却也苦得很。

他们所布成的三个“方圆阵”,被十倍于己的敌人组成的十数个箭头不断地、猛烈地冲击。“方圆阵”多处破裂,填补齐后又被冲破,反反复复。“方圆阵”渐渐变得稀薄,每当薄至一定程度时,阵列就会朝内收缩、变小,又变得稍微厚实了一些,然后又渐渐变薄。如此反复几次,“方圆阵”越缩越小,其处境之艰难自是可以想象的。幸亏第一军的机战好手还未出击,贪狼星所属各级军官们一时也还未有对手,他们纷纷联手合力穿插于敌阵之中,狠狠斩杀着疯狂进攻的敌人,这才大大减轻了贪狼星战阵所面临的巨大压力。可是,人数委实差了太远,便是眼前能挺住,时间上也绝不会太久。

“玉面书生”房羽堂在激烈的拼杀空隙,冷眼扫视着群狼与剑盾骑士之间的对决。虽然有海量的剑盾骑士轰然倒地,但也有不少的巨狼卧伏不起。每倒下一头巨狼,他的心就如刀割般疼,疼得他无法呼吸。这些可不是普通的战士,可全是共和国精心培养而出的七级机甲战士,牺牲一名就少一名;这也不是一般的部队,而是大名鼎鼎的“天兵之师”,全共和国乃至全宇也只有三支这种部队,损失一支可是再也补不起的。但他们现在却在这块死地洒血抛命,进行着并不擅长的阵地防御战,这如何不让他心疼如绞?

房羽堂暴喝一声,[参水猿]左足立地,右腿横扫,踹翻一台来袭的[科纳拉克],紧接着腾跃而至,右手激光剑泛出点点寒星,刺向被踹翻在地上,还未来得及爬起来的[科纳拉克],把它猛力地钉在地上。左手离子盾猛然翻转、力磕,三面盾影呼啸而出,砸向左面之敌。左面的三名敌人吃他挥砸了个东倒西歪。[参水猿]接着翻越腾空,剑、盾齐出,又是三台[科纳拉克]带着浑身的创伤飞跌而出,再也爬不起来。

沈玉风、赵霆、关凌云、王大勇。。。。。。等等一帮子七军机战好手全都疯了!被蜂拥袭来的敌人逼疯了!

只见他们:

爪:探、扫、撕、分;

牙:咬、嚼、扯、磨;

剑:刺、劈、划、舞;

盾:翻、磕、砸、撞。

每一道爪影齿痕之中,每一条剑光盾影之下,都有幽幽魂魄怅然离开这个美好而又残酷的世界。但在七军所有机战好手之中,战绩最好的却并不是那一狼王、一圣虎,而是五个圆圆滚滚的胖子。但见这五个胖子所布下的“乾坤五行阵”周围,密密麻麻、紧紧凑凑地布满了一层又一层的敌人尸体,还不时地朝外抛洒出更多的、新生的尸体,这些尸体全都是凄凄惨惨、四分五裂,冰凉凉的机甲外壳,硬梆梆的内部残肉。

这“乾坤五行阵”四处游离着,每到一处,那箭形战阵就会出现一个凹陷,犹如一个圆圆苹果被人狠狠啃了一口似的。它缓缓地滚来溜去,不一会,巨大的箭形战阵的箭杆就凹陷了十几个深深大洞,扔出百十具残破尸体,婆罗联邦军人见之无不心惊胆寒。

金光灿烂的“太阳神”静静地站在原地,辛格冷冷地注视着潜视镜中的惨烈撕杀场面。己军士兵的惨重伤亡却未能让他冰冷的心泛起一丝涟漪。他一直紧盯着那一双猛兽,轻轻一笑,说道:“这一狼一虎实力还算不错。倒有点意思。”泰戈尔严肃地道:“他们已跨至十级机甲战士门槛,今次绝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否则必是心腹大患。”辛格脸上浮现出残酷而阴森的神色,阴冷地道:“想必我弟弟就是死在那只猛虎手里吧。你认为我会让他们活着回去吗?”泰戈尔道:“他们已经力战了二十余分钟,体力应下降了不少,该我们上了吧?”辛格微微摇头,道:“别急,再等等。”泰戈尔急道:“怎能不急呢?我们的士兵没有好手支持,伤亡太重了!”辛格冷酷一笑,淡淡地道:“战争总是要死人的。他们是为了联邦的梦想而牺牲,死有所值。”

泰戈尔心中一冷,他自身就是个狠人。在他影响之下,他的第三军亦是狠辣无比,心硬如铁。坑杀战俘、屠戮平民,这些事也不知道干过多少,冤死在他手中的人,不计其数,流出的鲜血可以灌溉数十亩农田。但他对自己的士兵却是极好的,也非常爱护关怀、嘘寒问暖。他以少将军长之尊却天天亲自巡视营房,关怀士兵生活,体验士兵感受,数十年从不间断。因他极端的双面个性,被外界称为“半面神”,一半似天使,照耀世人;一半为恶魔,疯狂杀戮,所以也有人称他为“两面神”。

但即便这样的他却也被眼前这个冷漠而残酷的青年人震得心中一寒。这个青年人有着英俊的外表、优雅的谈吐、迷人的风度和高超的武技,还有一颗善良的心,因此被无数崇拜者尊称为“太阳神”。 泰戈尔自嘲一笑,心想:“世人总是容易被表面现象所蒙蔽。他们只看得到太阳滋润万物,造福人间,温暖洒遍世界。但他们却不知道狂暴的太阳也会焚烧一切,只要过于靠近它就会被烧得尸骨无存,连残渣都不剩半分。他们更不知道初生的朝日也有它极其冰冷的一面。世人都说‘半面神’有半面狠辣无比,却不知我和这个青年人比起来还差得太远。”

辛格见他沉默无语,知他在为士兵担心,心中暗笑:“‘半面神’果然名不虚传,爱兵如子。不过,作为一名将军来说,士兵不过是一堆堆数据罢了。为了赢得战争的胜利,牺牲再多的士兵也是值得的,这种妇人之仁不要也罢。”心中不屑,嘴上却道:“将军无须过于担忧,我军攻击强度很大,他们的体力消耗得极快,要不了一会就该我们上了。”泰戈尔点点头,默然无语。

时光悄悄地流逝着,热血激昂地抛洒着,肢体残酷地纷飞着,生命无情地毁灭着,凤文的心深深地绞痛着。战术电脑屏幕上那三个红红的“方圆阵”,在十数个巨大的蓝色箭头不间断地猛烈冲击下,已经缩小了两圈,并且还有继续缩小的趋势,每缩小一圈都代表着无数的贪狼折戟沙场。

他的心又痛又急且恨,急急寻思解困之法,思之良久,终无所得。他内心异常烦躁、焦急,心想:“他妈的!这种情况之下还能有什么屁的好办法!无非是硬碰硬死拼到底,命换命、血换血罢了。”看向远处那台傲然挺立的金色[科纳拉克]和它身边的数十名机战好手,以及身后如林的预备队,想想自己的预备队,凤文摇摇头,暗自苦笑,心想:“也许等敌军预备队上来之时,就是一锤定音、落下帷幕的时候了。”思念及此,想及华夏国的“天兵之师”,千百年来上千亿华夏人心中的精神支柱,屡次绝地回生、创建奇功的传奇神兵,就要毁在自己手上,不由心生惨然、失落。

他不怕死,他倒有些怕历史典籍上会记载:“某年某月某日:华夏国‘天兵三师’之一贪狼星全军覆没,时任参谋长:凤文。”他担心自己背负不起如此沉重的罪孽。胡思乱想了一会,他猛然醒悟:“他妈的!战友正在拼命,我还想这些乱七八糟的身后事作甚么?”急急对各级军官下达了一些最后的防御补善命令,又予各[后羿]多功能防空连队和[雷公]火力支援连队做了最后的布置,安排完一切,他对“狼脑”所属全部参谋说道:“我们能做的所有事全都做完了,现在该出去拼命了。”说罢,率先走出指挥车,欲登上机甲参与战斗。众参谋齐齐应是,跟随而行。

他刚走几步,却被一声娇音喊住,回头一看,原来是吕大记者。笑问道:“叫我甚么事?”吕玲绮走至他面前,递给他一个小包,黯然道:“昨晚,那个兵痞找到我,要我把这个东西转交给你。当时他罕见的非常严肃,没有一丝嬉皮笑脸的模样,此物必定非常重要。他要求我在你走下指挥车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东西亲自交到你手上。”

凤文大为诧异,接过小包,捏一捏,只觉好似一个硬硬的圆盘,一个坚硬的突起,旁边又有一些软软的东西。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张小小的光碟,一个纽扣似的小按纽,那软软的东西则是两张像面皮一般的玩意,不知是甚么。他带着满心的纳闷,重回指挥车,心想:“这兵痞又想耍弄甚么玄虚?”吕玲绮亦随他上车,将光碟放入驱动器中,两人好奇地盯着屏幕,想看看这兵痞在这种时候究竟还要耍甚么宝。

画面一阵抖动,那张异常熟悉的、一脸坏笑的、邪邪的脸庞出现在两人眼前,只见他笑眯眯地说道:“老凤,你小子现在心里肯定在想‘这兵痞又想耍弄甚么玄虚?’,我肯定猜对了吧?哈哈。”见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凤文不由微微发笑。

那兵痞傻笑过后,收拢笑容,表情非常严肃,只听他又道:“你能见到这张光碟,说明我军已陷入绝境,毫无翻身的机会。我要交代你两件非常重要之事,你一定得办好。第一件事,你不要小看那两张软软的玩意,那是两张代表我国仿生态最高科技水平的幻变人皮面具。这种面具功能极其强大,使用却非常简单。只须蒙在对象的面部,就能读取对方的面部特征,变幻成对象的面貌,戴在脸上,装谁像谁。这种面具极其难得,我国仅有十张,绝不容遗失甚至流落到敌人手中。两张面具你和吕记者一人一张,混战之际,你随便找两具敌军尸体拓其面貌,装扮成其模样,则你俩必可轻松混出敌军包围圈,找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等待援军到来。

“第二件事,你也知道我贪狼星所持每一样武器装备都是全宇最先进的,特别是‘哮天’和‘戮天’,绝不允许落入敌人手里。那个小纽扣一样的东西是一个密锁引爆器,只要输入密码,就能引爆我贪狼星所有的武器装备。这种引爆器仅此一个,历来都是由贪狼星师长所掌管,以备出现紧急恶劣情势。很不幸,如今我们就面临这种恶劣情势。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你和吕记者潜出敌军包围圈之后,必须立刻启动引爆器,密码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