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纪兰和倪萍:民主之耻

wsgx38 收藏 0 625
导读:[size=10][size=14] 今天看到新闻说,人大要求国务院公开预算,包括部门预算。网友们叫好的多,也有人感到不满足,希望将详细的开支都公布。这当然是非常应该的,如果没有开支的明细,仅仅是一个大类,则公开的意义大打折扣。不过,就实行了60年的秘密财政秘密预算而言,能够公开已经是进步,因此,还是需要肯定的。在公开这个基础上,才可能谈到更加细化。民主的任何一个的进步都值得肯定。   事实上,早在清末,中国留学生和外交官从西方和日本看到预算公开制度的优点,就在中国呼吁实行预算公开,穷途末路的满清政府倒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size=14] 今天看到新闻说,人大要求国务院公开预算,包括部门预算。网友们叫好的多,也有人感到不满足,希望将详细的开支都公布。这当然是非常应该的,如果没有开支的明细,仅仅是一个大类,则公开的意义大打折扣。不过,就实行了60年的秘密财政秘密预算而言,能够公开已经是进步,因此,还是需要肯定的。在公开这个基础上,才可能谈到更加细化。民主的任何一个的进步都值得肯定。

事实上,早在清末,中国留学生和外交官从西方和日本看到预算公开制度的优点,就在中国呼吁实行预算公开,穷途末路的满清政府倒是顺从民意,很快就实行预算制度,1910年的宣统三年预算就是向社会公开的,不过那时没有互联网,知道的人们可能不是很多。而由于这个问题涉及当前执政者的隐疾,这段历史并不为后来人知晓。这就是说,中国今天假设可以做到预算公开,那也是宣统爷100年前就做到的事情,今日政府无法独擅其美,我们不过是回到宣统爷的起点而已。


预算不细,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的代表或是摆样子的花瓶,或者是政府官员,不去争取预算的细致合理。今年的预算案讨论报出冷场的消息,数千代表委员对于预算案居然无人关心。这在代议制的国家,属于丑闻。在国外,讨论和控制预算是议会的核心问题,在中国,这个问题居然没有人关心,足见中国的代议士的不合格。就是在100年前的宣统时期,刚刚兴起的地方议会对于预算的关注,是今天的人们无法想象的。今天的代表委员尚比不上宣统时期的议员。

现在,言归正传,要说说两个让人作呕的代表委员,一个是申纪兰,一个是倪萍

申纪兰当人大代表56年,自从有人大,就一直是代表,11届,56年,今年高龄八十多,从来是举手机器,没有投过任何反对票和弃权票, 她说党叫投什么票就投什么票。这老太太半个多世纪的代表生涯,成为中国民主的耻辱。当然,她自己是聪明的,她知道当代表的“荣誉”来自于组织的恩赐而不是选民的委托,如果不按照组织的指令投票她就会失去下一届的继续荣耀的资格,所以,她明智地非常听话。鉴于她已经很老了,在万恶的旧社会没有学到民主常识 ,还是放过她,我不多说她了。

让人恶心而愤慨的是倪萍

不知怎么回事 ,来自中央电视台的委员特别多,而且也特别弱智,比如朱军。起先倪萍说,她从来不投反对票和弃权票,因为她爱这个国家。于是人们质疑说,她这是不负责任。今天,媒体又报道了她的冤屈。她说,“当然国家发展中肯定有问题,但是你出来反对就解决得了了?你老是骂,骂骂这社会就好了?”“一个家庭,孩子特别理解父母当家的难处,应该跟着父母一块走,一块克服困难,一块去解决问题。”(2010-03-11 05:08:00 来源: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看了这个辩解 ,我更加坚信地认为,这个花枝招展笑容可掬的社会名流,根本不具备参政议政的起码能力,脑子中一团糨糊,思想意识比起慈禧老佛爷时代的中国人还落后百倍。

按照倪萍的说法,投反对票就是“骂”,她认为骂解决不了问题。这个委员根本就没有弄清楚反对票是怎么回事。举一个例子。政府行政经费每年增加1000亿元,对此开支有代表投反对票,这就会被倪萍理解为“骂”,认为不解决问题。但是,这种反对票是“骂”吗?这种反对会不解决问题吗?如果更多的代表委员对于这样的预算投反对票,这样的预算就不会通过,怎么会不解决问题?行政开支少了,人民的税负或许会减少,用于其他事业的经费或许会增多,人民的福祉就会增加,这怎么不能解决问题?

尤其可笑的是倪萍的一个观点,就是以家庭作比喻,把政府当成父母,把代表委员当成儿孙。这样的思想,在古代当然是主流思想,皇帝子育万民,天下所有人都是他的子女,子民,皇帝是人民的爹妈,后来就是县太爷也把自己当成是人民的父母官。中国历史上一直是以大家庭来比喻国家,把皇帝官员当做家长,将老百姓当成他们的儿孙的,这表面看来确实含情脉脉温馨无限。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历史上老百姓一直是皇帝和官员的奴隶,奴仆,牛马,皇帝和官员从来也没有把老百姓像自家儿女一样对待,老百姓也从来没有享受过公主亲王衙内这样皇帝和官员的真正子女的待遇。

现在政治学揭示出,国家由所有公民组成,社会公众才是国家的主人 ,而政府及其官员不过是社会公众请来的给自己管理家务的管家而已。老百姓出钱,雇他们来为百姓管理家务,你是人民的仆人(冠冕堂皇的说法是人民的公仆),你必须得接受主人的监督。这个比喻,我们的执政党也是承认的,提倡的,《宪法》中就是这么表述的。而管家与主人的关系,从来不是家长与孩子的关系。把管家当父母,把家长当儿孙,看起来也并不弱智的倪萍,怎么连这个问题也闹不明白?你自家请一个人来给你当管家,你就把他当爹妈,你自己屈就给他当孝子贤孙?你的管家不经你的同意,胡乱花钱,还不让你知道他把你的钱花到哪里去了,你反而很理解他的难处,屁颠颠地跟他走 ?你的管家随意使用武力收拾你,甚至要拆你的房子,断绝你的网线,关你在黑房子里反省,你很理解这样的做法,你感到很爽?

倪萍这样的人做代表委员参政议政是中国民主之耻。当然,像倪萍这样把政府与人民的关系弄成父母与子女关系的思想,在很多中国人中颇有市场,也许,倪萍就是这种愚蠢的国人的代表,这样的蠢人也得在议会有他们的代言人啊![/size]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