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三百一十八章 战俘(下)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0 137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罗森巴赫的举动出乎了绝大多数人的意料,斯坦尼斯刚一从地上爬起来,就气呼呼的吼道:“上尉!你别忘了这些美国人刚刚打死了我们六名士兵,这笔血债就算是把他们枪毙十次也还不完!”

“如果现在战斗还没有结束,那么您完全可以用枪打烂他们的脑袋,但是现在他们已经被俘,所以您必须给予他们应有的尊重!”罗森巴赫拦在战俘们面前,没有任何让步的意思。

“好了,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别让这种无谓的争吵耽误我们的时间。”霍夫曼的插言让两个人暂时停止了争吵,他们互相瞪了一眼对方,便一言不发的走到了一旁。

霍夫曼微笑着走到这名美军上尉面前,用娴熟的英语问候道:“欢迎来到雅利安城,我是第三帝国政府总理马克西米利安·冯·霍夫曼,我很荣幸能够在这里与一群勇敢的美国军人相遇,我想您一定不介意告诉我您的名字和您到这里来的真实目的。”

“我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尉乔恩·弗兰克,军籍编号1185642。”弗兰克挺直了腰板,大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霍夫曼等了半天,却再也没听到弗兰克继续开口,他嘴边的笑容渐渐变得有些冷酷,“您想说的只有这些吗?”

弗兰克盯着霍夫曼看了一会,突然微笑着说:“当然有,只是不知道你是否感兴趣。”

“请说吧,您的讲述一定会对我们很有帮助。”

“那你就给我听清楚了!”弗兰克对着霍夫曼怒吼道:“伟大的讨伐就要开始了,为了这个伟大的使命,我们已经付出了数月的努力奋斗。世界上所有热爱自由的人们对你们寄以莫大的希望,他们为你们祝福,与你们同在。英勇无畏的盟军将士们,团结一致,同仇敌忾,摧毁德国的战争机器吧!推翻压在欧洲人民头上的纳粹暴政,使得我们自己能够安全地生活在一个自由美满的社会里!你们肩负的任务非常艰巨,你们面对的敌人训练有素、装备精良,而且作战顽强,他们将会像困兽一样与你们决一死战!然而,现在是1944 年,时代的潮流已经发生了变化!全世界自由的人民将肩并肩地走向胜利。祝你们走运!让我们大家恳求万能的上帝,为我们这次伟大、崇高的使命而祝福!”

霍夫曼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僵硬,因为弗兰克刚才喊的那番话是美军著名将领艾森豪威尔在诺曼底战役发起前的讲话,这篇讲话极大了激励登陆部队的士气,为诺曼底战役的胜利做出了最好的解释。

没有那个纳粹政权的忠实支持者会对弗兰克的反击无动于衷,斯坦尼斯气急败坏的领着一群党卫军士兵一拥而上,围着弗兰克一顿暴打,罗森巴赫虽然想上前阻拦,可是霍夫曼却示意他不要多管闲事,他只好焦急的站在一旁,暗自祈祷斯坦尼斯不要下手太狠。

十几分钟之后,斯坦尼斯总算是发泄完了心头的怒气,他骂骂咧咧的和士兵们走到一边,只剩下弗兰克一个人倒在地上,他军装上的纽扣已经不翼而飞,脸上和身上到处都是肮脏的鞋印,殷红的鲜血顺着青紫的脸颊流淌到地面上,与泥土汇集在一起,形成了一条小小的河流。

施特莱纳觉得自己也应该去做点什么,于是他走到弗兰克身边,板着脸说:“弗兰克上尉,我很钦佩你的勇气,但是你现在应该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别去做那些无谓的傻事……”

但是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弗兰克就从地上一跃而起,死死掐住施特莱纳的脖子,“狗娘养的德国佬!我和你们拼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把周围的德国人惊的目瞪口呆,直到霍夫曼大声催促他们保护施特莱纳,这些人才如梦方醒,一个个扑上去把弗兰克拖到一旁。

“你们这帮狗娘养的纳粹!上帝一定会惩罚你们的!”弗兰克拼命挣扎,试图摆脱德国人的禁锢。一个党卫军士兵抡起枪托狠狠砸在他的小腹上,他顿时痛苦的弯下了腰,但是却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咒骂,德国人不得不找来一块破布塞到他嘴里,这才算是让他安静下来。

“真是一条好汉!”齐楚雄在心中暗自赞叹,他同时立下决心,一定要尽力保护弗兰克。

“总理阁下,这个可恶的美国佬罪大恶极,我们应该立即将他处决!”斯坦尼斯手里挥舞着一把手枪,怒不可遏的吼道。

“不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霍夫曼把手一摆,“你马上派人把这些战俘送到罗蒙那里去,让盖世太保来教会他们怎样和我们打交道。”

“这倒是个好主意。”斯坦尼斯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几分钟之后,一队党卫军士兵就押着这些美军战俘离开了魔王谷。

“我的统帅,您不要紧吧。”霍夫曼这时才走到施特莱纳身边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施特莱纳心有余悸的喘着气,“看来要对付这些美国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再硬的钢铁到了盖世太保手里也会变得如同一张纸片那样脆弱。”霍夫曼微微一笑,“我们就等着罗蒙的好消息吧。”

“但愿如此,否则我们还得花点力气来搞清白美国人跑到这里来的真实意图。”施特莱纳做了一个深呼吸,让自己紧张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一些,他凝视着魔王谷中那些参天的巨树,还有那些散发出异样光芒的“宝石”,眼神中突然流露出一种难以掩饰的痛苦。

“我的统帅,您是不是想去看看他们。”霍夫曼看出了施特莱纳的心思。

施特莱纳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就朝着地下森林深处走去,一路上,他不时弯下腰从路边的草丛中采摘起一朵朵不知名的野花,渐渐地,他怀中已经出现了一大捧鲜花。

齐楚雄默默跟在施特莱纳身后,他感觉到施特莱纳此刻的心情非常沉重,这不禁让他想起了刚来到施特莱纳身边时,曾经听施特莱纳说起过探险队的经历。他记得当时施特莱纳刚一说到探险队发现通往地下世界的入口时,就被弗莱舍尔故意打断。从那以后,施特莱纳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而他现在这种沉默的表情也似乎预示着这里一定发生过某种不为人知的悲剧。

随着森林前方出现了两扇巨大的钢制闸门,施特莱纳缓慢的脚步变得更加沉重,他在距离闸门不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凝视着厚重的闸门,眼神中浮起一层说不出的惆怅。

齐楚雄站在施特莱纳身后,看到那两扇闸门上镌刻着两个希腊神话人物——死神达拿都斯和睡神修普诺斯。他突然想起了一段遥远的希腊神话传说——在由冥王哈迪斯统治的死亡世界中有一条阿格龙河,河的上游是一片极乐圣土,那里鲜花似锦,终日春意盎然,没有仇恨和战争,也没有饥饿和死亡,是一个无忧无虑的美丽世界,只有那些生前做了很多善事的人才能在死后进入这片极乐圣土。为了避免黑暗的地狱世界玷污这片净土,哈迪斯用一堵叹息之墙拦住了那些邪恶之徒,使他们只能永远生活在饱受煎熬的地狱中,而眼前的这种情景多少与神话传说有些近似——施特莱纳带着一群纳粹余孽统治着黑暗的地下世界,而那些不幸被掳掠到这里的人们则被迫过着与光明隔绝的生活。

齐楚雄的目光此时沿着厚重的闸门继续向两边望去,只见一片黑色的岩壁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闪亮宝石,它们在灯光的照耀下透射出一种诡异的光芒,看上去好似一群地狱精灵正在对人们投来充满诱惑的目光。

“我们走吧。”施特莱纳藏起惆怅的目光,继续向着魔王谷深处走去。由于美军的突然出现,为了安全起见,所有在此做苦役的劳工都被转移到了别处,魔王谷内往日里热闹的景象不复存在,四周一片静悄悄,只能听见人们沉重的脚步声。

就这样过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施特莱纳终于来到了目的地,这是一片修建在黑色岩壁下的墓地,里面孤独的竖着一排乳白色的墓碑。墓碑上刻着墓主人的名字还有他们的照片,从那一张张黑白照片中年轻的脸庞可以看出,这些人死的时候年纪都不大。

施特莱纳走进墓地,默默将手中的鲜花放在一块块墓碑前,当最后一束鲜花离开他的怀抱时,他的眼睛里已经出现了一种闪亮的东西。

“十年了,我一直不敢来这里看望你们,因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另一个世界里是不是还能像以前一样无忧无虑的围在一起,一边喝着家乡的啤酒,一边唱着嘹亮的战歌……”

在施特莱纳充满悲伤的语气中,齐楚雄开始仔细打量这些落满尘土的墓碑,他很快就在其中的一个墓碑上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名字——马克·施泰因。

“这难道就是那个意外落入洞穴后被摔死的施泰因吗?”带着心头的疑问,他开始更加仔细的观察这些墓碑,结果他又发现了一件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这片墓地总共有十块墓碑,再一联想到当年探险队的人数,他心头不禁一惊!

“施特莱纳、普吕格尔、弗莱舍尔,难道说当年那支十三人的探险队只有他们三个人活了下来?天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齐,你是不是很想知道这些人是谁?”施特莱纳突然问了一句。

齐楚雄犹豫片刻,道:“将军,这些人是不是当年的探险队成员?”

“是的。”施特莱纳的语气听上去非常沉重。

“真是太遗憾了,”齐楚雄忍不住摇了摇头,“他们看上去个个都很年轻,可是却永远的长眠在这里。”

但是齐楚雄万万没有想到,他这句感慨的话刚一出口,施特莱纳就痛苦的摘下军帽,死死揪住自己的头发:“我真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做出那种决定,如果不是我,他们根本不会死!”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