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之帝国再起 正文第一部 第八十五章 世界震动

烈焰红星 收藏 5 5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407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


从1937年6月初,唐印边境作战第一阶段结束以来,世界许多国家都陷入了深深的恐慌当中。

首当其冲的莫过于英国了,曾几何时高傲的大英帝国会向黄种人低头,说实话,英国上下都在幻想着在印度重现英军一战时的辉煌,把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黄种人消灭掉,但是现实再次击碎了英国人的美梦,他们不得不面对现实。

可是,在经历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辉煌过后,整个英国上下似乎陷入了一种不可破解的保守主义当中。在这种巨大的惯性面前,战场上的失败似乎还没有完全刺痛英国人的自尊心,他们还在想象着再次组织部队,重新夺回胜利。

在上议院,英国首相张伯伦用他那特有的有点老化但又不得不装出很有气势的声音向议员们陈述。

“我们的军队的确面临着一些困难,可以说我们暂时遇到了挫折,这样的挫折是不会让我们后退的,我们强大的皇家军队完全有信心去取得胜利。”

“当然,困难是十分巨大的,我们面临的敌人也是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强大,我们也许会遭遇到更多的挫折,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许我们不得不寻找一下其他的办法。”

在周围所有议员质疑的目光下,张伯伦继续着自己的演讲,他自认为自己是个和平主义者,自己和内阁的使命就是保持住一战结束后来之不易的有利局面,而不是轻易地破坏掉它。显然,目前英帝国和唐帝国在印度边境的作战极有可能打破目前的平衡。

“也许我们可以在战争的方法难以奏效时,采取一些相对和平的方法来解决。”张伯伦张张嘴,还想继续说什么,但是会场的怒骂声已经响起来了。

工党的议员艾德礼怒声质问:“请问首相阁下,你的发言为什么前后相差这么大,我们难道打不赢吗?”旁边的人也在给艾德礼加油,“首相阁下,你要为自己的话负责,我们还从来没有在亚洲打过败仗,我们说是我们的土地,那就是我们的土地,没有什么好商量的!”

甚至有的工党议员居然站在桌子上高声叫着:“200名英国士兵就等于2000名唐国士兵,我们要把它们都统统赶走!”

保守党内部的强硬派代表丘吉尔海军大臣也对身边的人说:“他简直就是在找死,这样的话连本党的人都不会同意,他居然敢在议会这样说,他才刚刚当上首相几天啊,就当腻了吗?”

英国内部吵成了一锅粥,但是最后强硬派的立场站住了脚跟,毕竟对唐帝国有限的妥协都是对军队的一种侮辱,盎格鲁——萨克逊人是不会就这样认输的。英国军队很快重整旗鼓,集中东线第四军的其他部队迅速向边境线的达旺——德让宗——邦迪拉方向上集中,而西线的部队则再次向加勒万河谷和红山头地区渗透建立据点。

面对英国的反应,唐帝国早有洞察,于是两国都在边境线上调兵遣将,大有拉开阵势大干一番的感觉。

在其他的主要国家中,日本是最为兴奋地,自从唐帝国展开边境作战以来,日本海军的联合舰队就出海做好警备工作,随时都处于备战状态,陆军部更是要求准备军队从琉球地区向台湾登陆,或者执行那项准备登陆朝鲜的计划。

法国的处境是最微妙的,首先法国与英国站在同一阵线上,面对远东利益受到损害的英国,法国也是感同身受的,毕竟印度支那就像一块鸡肋让法国似乎留不住但又确实不能放弃。这就使得法国的态度非常暧昧了,一方面谴责唐帝国“入侵”英国殖民领地,但同时又在私底下与唐帝国接触,希望能够通过谈判解决唐帝国与印度支那的边境问题。

德国也是显得非常兴奋,毕竟能有国家在远东牵制住英国对于德国来讲是非常重要的。而且经此一战,希特勒越发觉得自己与唐帝国建立联盟是一件正确的事情。于是以戈培尔为首的宣传机构不遗余力的申斥英国在边境地区的侵略政策,同时积极颂扬唐帝国在边境战场上所取得胜利。

那么对于美国来讲呢,他们做了两件事。第一件,加强对唐帝国的情报搜集,因为他们发现了一个越来越有侵略倾向的国家了,同时这个国家所拥有的军事力量越发让人感到不安了。第二件,积极向英国、法国和日本推销自己的武器,同时也在暗中加强了军队扩充计划,特别是海军的扩充计划更是得到了加强。当然那种偏居于美洲,对世界其他地方都冷眼旁观式的声明还是有的,内容莫过于请冲突双方保持冷静。

苏联的态度是最耐人寻味的,斯大林十分清楚,唐帝国常年在对苏边境线上保持着强大武装力量。特别是情报部门显示唐帝国陆军所进行的装备换装计划很大程度上是针对苏联的。在克里姆林宫宽大的办公室里,斯大林叼着烟斗:“莫洛托夫同志,我认为,我们完全可以趁此机会秘密的与英国法国接触,让他们懂得,要想牵制住唐帝国在南方的行动是绝对离不开我们苏联的。同时他们对德容忍的态度是对我们牵制唐帝国极为不利的,他们似乎应该做出一点什么才对。”这时斯大林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是的,斯大林同志,我这就去安排。”素有俄国红色外交家之称的莫洛托夫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点一下头,恭敬的转身离开了。

1937年6月中旬。

那么此时的西藏拉萨,刘仁俊在自己的住所招待着一帮老战友,由于在战前刘仁俊的调令,杜宇衡被调为西南战区司令员、宋时建也被调为主抓此次作战的第七方面军司令员、宁伟则担任了西南战区空军司令员(即西南航空集群司令员),54军军长齐飞远、18军军长丁云鹤(原196师师长)也来了。

“师长,西南战区的部队战斗力很强啊!”刘仁俊觉得这几仗打下来完全可以检验出部队的战斗力,“要知道,这可是在高原地区啊,而西南战区一直又是最不受重视的地方,装备也是比较差的。但是这次作战打得很干净利索啊。”

由于刘仁俊在装甲六师和杜宇衡结下了深厚情谊,所以私下一直是以师长的称呼来叫杜宇衡的,杜宇衡听了也是很高兴的:“仁俊啊,这次作战规模比较小,而且重型部队都没怎么上去,所以反倒是以步兵部队为主要作战力量了。但如果以后要对印度平原作战,还得要花大力气加强战区的重装甲部队才行啊。”

“仁俊,这次回北京,上面的意思到底怎样啊?”宁伟显得很着急,“仗打到这份儿上,可别说停就停啊。”

“呵呵,没办法,我们这一仗本来就是定义为边境作战,要大规模的开战时机未到啊。”刘仁俊说到,目光中透出一股自信。

“不打了?”宋时建忍不住插了一句,说实话,第一阶段结束后,到底打还是不打北京也没明确的告诉前线,只是叫刘仁俊回去,前线的部队将领们都在猜测着。

“要打,肯定要打。”刘仁俊话锋一转,“但是又要控制,不能无限度的大打,还是那句话,要控制在边境冲突状态。”

刘仁俊站起来:“分寸要拿捏好啊,既要把英国人打疼,又不能导致大规模战争,所以就要采取一种特殊的作战方法。”

“也就是说打边境拉锯战?”对于未来的作战,杜宇衡是有一些设想的,刘仁俊要说什么他多多少少都有所预料。

“也可以这么说吧,我把它称之为送客式的作战。”刘仁俊走到窗前,转过身说道,“来多少英国人我们就收拾多少,要把他打疼。但是我们又不主动对纵深实施大规模进攻,同时又在边境保持强大兵力,是他们不敢主动把战争规模扩大,最后只能乖乖做下来和我们谈判。”

“嘿,这叫什么事儿啊,可是不太痛快!”齐飞远已经跟了刘仁俊三四年了,说起话来口无遮拦。

“痛快?要想以后痛快现在就只能忍着。”丁云鹤相比于齐飞远这些从作战部队一步一步爬起来的将领不同,他曾经在中央战区司令部干过作战情报工作,所以有战略眼光。

“呵呵,你看,云鹤说的对,就是这个意思。”刘仁俊继续说道,“我们现在对于整场战争尚未准备完毕,如果贸然扩大战争规模,其他国家一起加入,我们就会陷入被动之中。”

“不错,我们在这里是具有不小的优势。”刘仁俊走到了房间中心,“但是反观全局呢,面对英法美日的联合,我们准备好了吗?我们刚刚建立盟友关系的德国准备好了吗?没有,远远没有。”

“打完了这一仗,也许还有一些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那可是比打仗更重要的。”刘仁俊继续自顾自的说道,“你们回去后不要声张,但是要秘密的联络咱们那些在朝鲜有着过命交情的人,今年是第二阶段扩军的最后一年,年底会有一个总结汇报会议,大家都去。”

在刘仁俊丢下了最后这几句话之后,几位将军知道似乎是该告辞了,于是起身告辞而去。刘仁俊坐在房间的一个沙发上,闭眼休息着,这次回北京四老帅又告诉自己一些事情,自己或许真的不想去面对,但是由不得不去面对。

党内斗争,这是一个让刘仁俊既熟悉又陌生的词汇。熟悉,那是因为在刘仁俊所熟知的那个世界,这个词汇所造成过巨大的社会动荡。陌生,自己从没真正卷入过这类高级的活动,所以当他真正面对这些东西时,既有茫然又有兴奋。可是这样的日子一多起来刘仁俊就感觉到有些厌烦了。特别是在大战将至的情况下,党内的情况居然又出现变故,这实在是祸起萧墙啊。

恍惚中,刘仁俊感觉到有一双细腻的手抚摸着自己的额头,不用猜,这肯定是谢雅韵。从北京回来谢雅韵死活都要跟着自己来,刘仁俊觉得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家也不行,于是就把她带来了。至于欧阳若云,小妮子暂时还不想让外面的人知道自己和刘仁俊的关系。

“还没睡啊。”刘仁俊想了半天也只冒出这么一句,同时感受着头上传来的舒爽的感觉。

“没你我怎么睡的着啊。”谢雅韵撒娇说道,“在想什么呢?还是打仗的事吗?”

“嗯,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累了。”刘仁俊睁开眼睛,将谢雅韵揽入怀中,“你觉得呢?我才25岁,是不是担负了太多的东西啊。”

“呵呵,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啊。”谢雅韵认真的想了想,“你的权力是不小,但是与此相对应,你要负担起更多的责任。而负担的东西太多,那是因为你自己有着别人所不具备的想法,我相信你,你的眼睛会看得比谁都远,所以军队离不开你,这个国家也需要你。”

“原来如此,哈哈,原来如此啊。”刘仁俊的脸终于露出了笑容,此时在他心中,未来的目标更加明确了,即便现在没有人能够考虑到。但是既然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那就要用尽全力打造一个全新的国家出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