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著名女作家松冈环说陆川“真孬

日前,中国天才级思想家博浪沙先生在南京虹桥饭店会见日本著名的作家、历史学者松冈环女士,交流了日本人对南京大屠杀的看法。博浪沙先生为最近新作《哲学笔记I被操纵的人性》一书的作者,以其彻底透视当代中国人卑微心灵的先锋思想,被舆论界称为“东方的柏拉图”。

松冈环以南京大屠杀的系列著作驰名中、日、韩、美等国,她致力于收集侵华战争的田野历史真相,用在中国亲自参加南京大屠杀和强奸大量中国妇女的现存日本老兵的证言,揭示这段来自非官方的悲惨的历史。

博浪沙先生也是研究中日民族性的思想家,他的著作《樱花也疯狂》从中日两国人的历史、政治、宗教、文化、地理、人种的比较分析深刻解读了亚洲这两个民族的精神、意志特性,分析了日本军人在从事南京大屠杀时的心理动机,他们认为:“一、在战争中我们牺牲了很多战友,报复中国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二、我们屠杀和强奸的是战败者的集体和他们的妇女,相信如果我们战败我们的妇女和儿童也将被同样对待;三、在战争中人都变成疯子,上级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干,我们一路的烧杀和强奸,相信人有很强的破坏欲和残忍性,这是符合日本的法律的。”

深刻了解日本人的松冈环女士完全赞同博先生的看法,谈及中国大陆导演陆川的电影《南京!南京!》时,博浪沙先生向她求证日本人对陆导演片子的看法,她说:“日本的右翼很喜欢这部电影,在日本第二大报纸《朝日新闻》上可以看到大量为陆导叫好的文章,这部电影表现了日本军队在南京大屠杀中的仁慈和怜悯,中国三十万同胞被残忍的虐杀,几十万妇女被残酷的强奸和杀害,中国的导演从中看到的却是加害者的仁慈和怜悯,这对中国青少年的影响恐怕比做汉奸更可怕,当你的父亲被杀死,母亲和姐姐被强奸的时候,你从杀手滴血的刀刃上照出的是他仁慈和怜悯的形象,中国新生代导演惊人的想象力实在太黑色幽默(可怕)了!”

松冈女士说:“现在日本右翼不承认南京大屠杀,这对日本青年一代影响很大。我在担任日本小学历史教师期间,因向学生讲述了南京大屠杀的真相,校方禁止我教授一年级和六年级的历史课,经常收到右翼势力寄来的各种恐吓信,在我们每年举行大屠杀听证集会时日本右翼势力都开着高大的黑色大巴车和高音喇叭进行干扰、恐吓,中国新生代导演反映南京大屠杀的电影,逃避战争的残暴,歌颂一种莫名其妙的仁慈,软化加害国的罪恶,这是一种孬,这使日本国内反击右翼坚持对战争和屠杀不予悔罪的一批正义人士十分尴尬。”

陆川说:“实施南京大屠杀的日本人不是恶魔,是人。”

博先生认为:“人也可以变成恶魔,大肆屠杀强奸中国人的日本人在战争中变成了恶魔,陆导想掩盖什么呢?是愚蠢,还是太过聪明,对战争的反省,代表了他的商业利益,良知和灵魂是可以屈服于利益的。”

松冈女士说:“侵华战争的日本士兵,都要进行‘效忠天皇’的洗脑教育,用活人作杀人练习的靶子,对罪恶的恐惧做过脱敏训练,目的就是把他们变成恶魔。而事实上,也确实达到了目的。我在采访那些幸存的老兵时,他们多数对强奸过大批中国妇女感到很骄傲,觉得不虚此生,对屠杀过大量中国人充满英雄般的自豪——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事实,他们普遍认为道德只适用于自己的同胞,而不是低劣的中国人。

“现在,日本的青年人深受右翼操纵,沉迷于战争的壮举,崇拜靖国神社,风气依然是很浓的。但陆川的电影从另一面证明了侵略者是正确的,他们屠杀强奸,他们仍然有着可爱的人性,我不能理解陆导的这种人性,是别有用心吧,你们喜欢醉翁之意不在酒,这是你们的民族心。”

松冈女士说她曾经用当年日本侵华教育的教科书《战时教育体验学习》在学校里做了个小实验,结果显示,按照这本书上两天课,绝大部分孩子都会赞美战争。她说:“我很震惊,仅仅两天,孩子们就会被洗脑。”

博浪沙先生说:“为日本带来现代启蒙的思想者福泽渝吉一直不能理解中国人为何自大,陆导在家人被虐杀和强奸时还能爱强盗,这种中国人就是孽种。”

松冈女士笑起来:“优秀的孽种,拿出去还要获奖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