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队终于赢了!晚上我看到中国队先进了两个球,就没有再往下看,断定这场比赛是输定了。其实刚开始那一阵我很气愤,毕竟我是韩国人。不过后来我又想到中国男足总算可以不被骂了,心里着实为他们高兴。在中国的这么多年以来,我看到的中国男足一直都是个贬义词,几乎人人都拿它开涮,编出许多不堪入耳的笑话。也许因为我是旁观者,每次听到这些笑话或者评论,我总想替他们辩护,但是寡不敌众,每次只能默默不语。从我这个非专业人士的角度看,中国队今天踢得真是不错,尤其是在防守方面,多年以来的“恐韩症”终于告终了。


中国队的胜利,再次让我想到世界上没有永远的胜者,也没有永远的败者。人要谦虚,不能傲慢。



“我们的心愿是统一……”,凡是韩国人从小都会哼这首歌,正如这首歌的歌词中所写的,大部分韩国人希望韩国和朝鲜尽快统一,虽然谁也没法预测具体何时能实现统一的夙愿,但是韩国政府却始终告诉民众:统一是早晚的事。为了坚持这样的方针,韩国非常重视对青少年的统一教育,希望他们认识到统一的重要性,并且为了实现统一做出贡献。


韩国的小学、中学、高中教科书当中多次地阐述朝鲜和韩国统一的重要性。但是这些只是作为一种知识而教导的,采取了灌输式的教育,因此这些学生对朝鲜的认识仅停留于意识表面,多无理性分析和强烈感情。何况韩国和朝鲜分裂已经这么多年,对现在新一代的韩国青少年来讲,这已经是一个“古老”的故事,因此他们对统一的关心或意志已经极其微弱。根据韩国青少年研究院针对韩国3802名青少年做出的一项调查,大多青少年都承认自己对朝鲜不了解,而且对朝鲜问题没有多大的关心。这主要是因为多年以来政府独占有关朝鲜的信息资料,并且为了维持政权,对此甚至进行扭曲。


尽管如此,面对“韩国和朝鲜一定要统一吗?”的问题,一半以上的韩国人表示肯定。问其理由,他们会说“因为我们是一个民族”、“为了我们国家的发展”、“为了减轻离散家庭的痛苦”、“为了减少国防的负担”等等。难道这真是发自他们内心的回答吗?对于有些人也许是,但是对于多数人来讲这是无意识地、不自觉地说出的答案,这更多是政府、社会、学校灌输给他们的思想。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很少看到以韩国和朝鲜为背景的电影,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一不小心可能陷入反共倾向或抵触国家保安法。进入21世纪之后,在韩国国产电影中,以韩国和朝鲜为背景或题材的电影颇多,而且很受青睐,比如《共同警备区》、《实尾岛》、《太极旗飘扬》、《停火区》、《欢迎来到东莫村》、《国境的南边》、《北逃》、《义兄弟》等等。这些电影的共同点之一就是淡化了韩国和朝鲜的政治的对立,而是突出表现人性的一面,以爱情、友情、亲情为主题表现了韩国和朝鲜早日统一的愿望。


多数韩国人没去过朝鲜,他们对朝鲜的认识都是间接性的。条条框框的教科书、让人泪流满面的电影、是不是颇有挑衅性的矛盾,都在告诉韩国人“我们的心愿是统一……”,在这里的“心愿”真是他们的心愿吗?还是想得到某种利益的特定阶级的心愿?我们也许可以在“意识形态”中找到一种合理的答案。


一晃过了五年,我的“身份证”又到期了。要是我乖乖地住在韩国,这“身份证”可有可无,但是不久我又要回到天津,这“身份证”不能不办。多年以来有关护照的事情每次都是爸爸给我办的,由于爸爸还没回来,这次只能自己去办。




这次回来的时候,爸爸让我开他的车到处转转,可是都过半个月了,还是没敢开。我五年前拿了驾照,但是拿完驾照在韩国从来没开过,虽然我在美国开了一年,但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下午本想斗胆开爸爸的车去,但是我又突然想到早上称体重的时候看到的数字,还是决定走过去。我们常年住在中国,每次回到韩国觉得去哪儿都近。我低估了从家到市政厅的距离,走了整整一个小时二十分钟才到目的地。办完手续,竟然又走了回来,一回到家就狂吃,吃完便呼呼大睡。




1996年第一次出国,在这14年之间在外国断断续续生活了十年,大部分时间是在天津。人在国外,除非换国籍,护照就是身份证。凡是需要出示身份证的地方,我就要出示护照。总以“中国人”自居的我,平时万不得已不会出示护照。每次我出示护照,90%的中国人的反应都是“啊?你不是中国人?!”我就傻笑。说到这里想起上个月一个韩国小弟给我讲的一个故事。他说他认识我之前,听别人说我也是韩国人,他一直以为这是玩笑,后来在留学生办公室看见我拿着跟他同一个颜色的护照,方才相信我也是韩国人。


`


言归正传,虽说我很喜欢住在中国,而且总说自己以后不会住在韩国,还说将来要带着我的孩子们去很多很多国家住个半年。但是拿着护照,还是有许许多多不便之处,时不时受到种种制约,有时遇到麻烦就会厌烦这种常年把护照当身份证的日子。这次延期护照的时候我还在想,2015年我是否可以不把护照当身份证用。我掐指算了算,很悬。不过反过来一想,要是真让我在一个地方住很多年,恐怕我也受不了。But who kno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