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好钢需锤炼,在营部通信班当兵的日子

我大概是七二年下半年到营部的。那年,我们部队因9.13亊件进行整风。整风中,一营党委进行反骄破满教育,党委开门整风;请战士给党委提意见。当时,规定一个连队指导员带一名战士代表参加并发言。我所在的一机连指导员颜泽均带我参加了这次营党委整风会。当时,营首长一共六人。除营长杨身祥、教导员马保瑞外;付职干部分别是:二位付营长,一位是田儒斌,一位是老军长丁盛的儿子丁克云;二名付政治教导员则是李安堂和龚学良。开会那天,轮到我发言时,我重点摆了骄傲自满的表现及危害,克服的办法,给党委提了十分中肯的意见。党委成员听我发言后都很满意;马教导员还对我进行了表扬;并将我发言稿拿去在六位营首长中进行传阅。过了几天,连接营通知,调我到营报道组学写新闻报导。我记得我到报道组是那年的八月份。当时报道组长是李报德,是七零年入伍的贵州瓮安兵,也是一机连调上來的;还有二连姚寿安、三连万春长,都是我老乡;再加上炮连刘先囯和我。刘先国是我们同年入伍的信阳兵。我们当时都属连里编制在营报道組写稿;几年后,我们都被提为干部,分别在司、政机关工作。在报道组呆了几个月后,十一月份,我和刘先国被抽去接兵。他担任新兵营书记,我担任新兵连文书。我们接兵地点是广东的台山县。台山县是全囯有名的华侨之乡和排球之乡。由于华侨多,海外关系复杂。记得先定我们去台山的上川岛接,后因兵员数量少和政审问题怕完不成仼务,经请示上级有关部门后,把我们定在四九公社接。到四九公社后,为了便于工作,我和新兵连长康良轩住到了路溪大队,管四九公社西南三个大队。由于我们初到广东,进入韶关后就语言不通;根本听不懂他们讲话。后來我们家访时带上纸和笔,和他们写字交流。通过近两个月的努力、我们按规定完成了仼务,从四九公社接走了102个兵。在102人中,出了两名干部。我和康连长接的曾泽林在部队担任连长后转业。接兵回部队后,我被一机连仼命为七班付班长。后因师办测绘学习班,杨身祥营长决定我和二连排长彭太贵、三连排长夏中迠、一连三班长贺迠强等同志参加学习。我们团大概参加了十人。学习班在安阳市火葬场办,全师大概有五十多人参加。学习中,我们比较系统地进行了军亊地形学和标图、战斗文书的格式和拟制;着重训练了夜间按方位角行进和拿图走路等课目;三个月后我们结业回到了部队。回來后,我被调到营部通信班仼付班长。当时的通信班长是我老乡童西良,班里通信员大部份是我们同年入伍的老乡。还记得当时有邱德政、洪国营、李光明等人。年底,我们参加了部队野营拉练。野营拉练中,我主要仼务是带路。宿营后,我在团送宿营报告同时领回第二天行军路线图,画好后下发给全营连队,每天很辛苦。但是,在这次拉练中,全营没有发生走错路的情况;团、营、连首长都很满意。这一年,虽然在营部通信班工作时间不长,由于我工作很努力,在营首长和同志们的关心和帮助下,我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记得开支部大会通表那天,从营首长到营部全体党员、都给我提出了殷切的希望。营部书记张成全和班长童西良当了我入党介绍人。不久,上级下发了内部通知:首长警卫员、通信员如有培养前途,是干部苗子的、必须下连锻炼。营党委研究,决定我到二连四班仼付班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