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炮上刺刀

syhsyh2006 收藏 27 27047
导读:创造了大炮“抵近射击”的世界之最,后来被军界称为“大炮上刺刀”,

一营营长李开儒说:“山顶敌人的工事,被我们的炮火消灭得差不多了,对我们形成杀伤力的是山半腰 ‘龟儿子’永固工事,我们多次炮火准备,没有对他们造成致命的破坏,这样强攻,我们全团全部光荣了也白搭”。李开儒也是四川人。

原来,山头前400米有一个光突突的山背,正暴露在半山腰敌人“法国炮台”火力控制下。因为“法国炮台”修建在峭壁上,在山下,用直射炮和曲射炮都很难摧毁它,多次发起冲锋都是刚攻到山背被打下来的。

李开儒说:“我道有个想法:乘黑夜将85加农炮悄悄地搬上小山上,进攻部队潜伏在前沿,待天亮时,85加农炮突然开火,摧毁敌人永固工事,部队同时发起冲锋。”

这个计划非常危险,第一,人上山都不容易,大炮上山更不可想象,而且容易暴露,一旦被敌人发现,部队将遭受重大伤亡,将可能导致整个作战计划失败。

团长认为,此时也只有这样一搏了。“组织一个85加农炮连(四门85加农炮),趁夜色前出至敌人前沿,攻击部队在山背一线隐蔽展开,天亮时先敌开炮,摧毁其永固工事,然后,部队发起强攻。”团长迅速做出作战布署。

团指挥部向“师前指”汇报了作战方案。 师长肯定了这个想法,并决定由师炮团配合,一举拿下高地

在“师前指”,副参谋长与作战参谋们正紧急研究着这个方案的每一个细节,一个作战参谋提出了问题:“前出至敌阵地的85加农炮连,如果向敌半山腰永固工事开炮,山顶的敌火力点必然开火,我炮兵射手和潜伏部队将遭受巨大伤亡。”

他分析的确有道理。

参谋长深思了一会儿说:“让师炮团和85加农炮连同时开炮,师炮团的曲射炮打击山顶敌表面阵地,压制火力,85加农炮连摧毁敌半山腰的敌永固工事,大家认为怎么样?”

“不行,咱们的炮团进行履盖式炮火准备,步炮协同时,要求步兵后撤700--800米,才能保证步兵安全,如果炮团与85加农炮连同时射击,很难保证85加农炮炮兵的及潜伏的攻击部队的安全。”作战参谋说。

大家又陷入思考中。

这时,炮兵科长说:“我认为可以同时开炮。只要坐标准确,我们的炮团履盖区域精度可以保证不超过100米左右”。说着在地图上的650高地与山背之间划了一条红线。“我们在平时实弹演习时已对履盖射击自然分布进行过多次演练,最好的成绩可以控制在100米,超过条例要求的水平。”

作战参谋说:“平时训练实弹射击是对着空山头打,打偏几发也没事,这是一、两千人,别开玩笑。”

参谋长问:“有把握吗?”

炮兵科长说:“有把握”。

“凭什么?”

“凭脑袋。”

“不要你的脑袋,我要百分之百可靠。”

“只要允许我炮兵试射三发,保证百分之百。”

“试射三发要多长时间?”

炮兵科长算了一下,“80到100秒。”

“不行,时间太长。半山腰永固工事敌人一旦开火,后果严重。试射一发,怎么样?”

“80%的把握,20%的运气。”

“好,拟定战斗计划,通知482团,批准他们的方案,明天早上7点20分炮火准备,25分发起冲锋。”

军炮团一炮连连长和指导员争着要带突击队,指导员刘传民说:“连长,你有家,嫂子等你平安回去,我一个人,无牵无挂,还是我去吧。”

一炮连连长握住刘指导员的手:“天下好男人多的是,我死了,她再嫁”。

“连长哥,咱俩总得一个人上吧?还是我这光棍汉上吧。”连长咬了咬牙,没说什么。

刘指导员将全连的正副班长和骨干组成16人突击队,每门炮配4个人,两个瞄准手,一个装填手,一个射手。大炮爬山就别提了,用人背着爬山根本没有先例,400米射击更不可能,别说见,听也没听过。

为了不发出响声,他们把大炮零件拆下,捆在身上,这样爬起山来就方便多了,深夜一点,突击队开始行动,趁夜色将四门85加农炮和30发炮弹悄悄搬运上山,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又悄悄地组装起来,在距敌工事400米处架炮,装填完炮弹,静静地等着天亮。

四门85加农炮在光突突的山背上一字排开,在夜慕的掩护下,就象四只猛豹,随时准备扑向400米外的猎物。

一营、二营隐蔽进入前沿阵地,为了达到突袭的效果并减少冲锋时的伤亡,一营长命部队在距敌200米处展开潜伏。团前指就设在山背下,482团要拼命了。

按预定作战方案,前出至敌阵地的四门85加农炮和师炮团将于早上7.20分,同时开炮,然后大部队开始强攻。

炮连刘指导员蹲在炮手旁边,一遍一遍检查射击诸元。为了减少步兵的伤亡,刘指导员要求炮手做好三发速射准备,每一发摧毁一个火力点。

万事俱备,只等那一刻的到来。

3月4日早上,老天好像急着要看一场精彩演出,破例地提前亮了,6点5分,已经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敌炮台了,刘指导员命令炮手每人瞄准敌人一个射击孔,要求首发命中。又等了十分钟------6点15分,天越来越亮了,刘指导员心中焦急起来,他一面命令各炮手做好随时射击准备。一面用步谈机与“师前指”联系,要求提前开炮。

值班的作战参谋只讲了一句话:“首长正在休息,按原作战计划行动。”

为了指挥及时,此次行动由“师前指”直接指挥。

时间过的真慢,又等了十分钟,天更亮了,对面敌人的哨兵抽烟都可以看清了,刘指导员更加着急,如果敌人发现大炮,首先开火,后果不堪设想。

“准备射击”,刘指导员决定违命行动,“如果敌人向我们射击,不要等我命令,立即开炮。”

他又一次用步谈机要通了“师前指”:“报告首长,天已大亮,我炮兵已暴露在敌前沿火力之下,我们请求立即开炮,我们请求立即开炮”。作战参谋大声地质问到:“是首长指挥还是你指挥?你叫什么,是不是怕死?” 刘指导员答到:“我叫刘传民,是军炮团一连指导员。我死了不要紧,如果敌人首先开火,部队将损失惨重,责任谁来承担? 我坚决要求立即开炮,出了问题枪毙我。” 作战参谋停了一会说:“你等着,我马上向首长汇报”。

三分钟后,作战参谋回答道:“首长命令你为炮兵修正弹着点、并准备开炮”。

“咣“一发炮“122”榴弹炮弹落在650山顶,这是我方炮兵试射。刘指导大声报到:“坐标正确,开炮,开炮。”

顿时,天空划过一道道亮光,“122”榴弹炮和“120”火箭炮拖着长长的哨音,从上方飞过,准确地落在敌650山头上。

“开炮!”早已做好准备的四门85加农炮几乎齐声怒吼,炮弹直射进了敌人“永固工事”的射击孔,一声闷响,在敌人的“永固工事”里爆炸,接着引爆了里面的弹药,爆炸声响成一片,“永固工事” 里的敌人在惊梦中上了西天。

这一炮,创造了大炮“抵近射击”的世界之最,后来被军界称为“大炮上刺刀”,战后,据刘指导员讲,在那么近的距离,炮镜根本不能用,因为没有这个设计,有人问:那你们怎么瞄准呢?刘指导员说出了“秘密”:炮筒就是最好的瞄准镜。大家恍然大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8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