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除夕山月

photoshoper 收藏 4 193


入夜,帐篷内回响着轻轻的鼾声。一滴露珠沿着倾斜的穹顶滑落,轻盈得像霎时掠过山颠的云雀。忽的,露珠圆润的身形停顿住了,踯躅、回旋,似乎不甘心一生的浪漫之旅就此停滞。用力一挣,水滴脱离了穹顶帆布的吸附,向下坠去,隐没在黑暗的夜色之中。

鼾声停了,上尉努力睁开眼睛,用手摸摸鼻头,感到凉凉的、滑滑的。上尉嘴角无奈的翘起一个弧度。抬起手腕,按下按键,手表发出幽蓝的光,“3:40了呵。”上尉阖上了眼,尽力驱逐着睡意。不一会,上尉轻轻的披上外衣,撩起门帘,走出帐篷。就在迈出帐篷的霎那,清凉的月辉,漫过了脚踝,又迅速淹没了小腿、大腿、胸口,直至整个身体每一寸表面都被月华轻吻细啮。

上尉静静地伫立在帐篷边上,眺望远方陌生的群山。上尉是第一次来到这个被外人称为“世外桃源”的自治州的地界。九年以前,上尉的肩上还是两片艳红时,学院拟组织这些即将毕业的学员远赴此地进行毕业拉练,但是终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而是换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点。从此,失去的地平线底下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神秘风情,渐渐成了年轻的学员——中尉——上尉的一个心结。

“没想到居然会以这种方式,以这种原因,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看来世上本无什么世外桃源,也并非人人心中都有昭昭日月。就像眼前这道山脊一样,月光不及之处,总是有或大或小的条块状的黑暗。”望着被银白色月光和幽暗阴影割裂的山脊,上尉信马由缰地想着。他已不再年轻,从军十几年,身上的变化是他自己都难以想象的。这次率领连队来到自治州,任务是护卫上级的先遣指挥机构,确保重要而又脆弱的先遣指挥机构能安全、快速地展开工作。十多天以后,大部队才会赶来,不过在此之前,会有一批分遣队到达此地,与他们会合,巩固这个临时据点。说是临时据点,谁也不知道到底要驻防多久,听说在其他方向,有些单位已经撒出去一年多都还没有撤回来。

夜,毕竟深了,寒意由脚开始向小腿,进而膝关节蔓延。上尉轻轻地跺了跺脚。听见动静,哨兵机警地侧过头来,看清是上尉的容貌,低声向他问好。钢盔下哨兵年轻的面庞被月光和阴影裁减得条块分明,显得硬朗、冷峻。上尉走进哨兵,询问执勤情况。哨兵答道:“一切正常。”上尉满意的点点头,为哨兵理了理大衣领子,从哨兵手中接过电筒,向潜伏哨的哨位走去。

检查完几个哨位,上尉慢慢地向士兵住宿地帐篷走去。他穿越在荒凉的空地上,扬起头,眯着眼睛,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空气中似乎有种不同于亚热带红土高原的味道。“是什么气味呢?香而软,糯且甜……难道是月光的味道?呵呵。”心中自嘲地浅笑,“哦!是了,是小米渣的味道。小米渣,小米渣……算一下,多少年未曾吃过小米渣了。”小米渣是上尉故乡的一种甜食,普通人家通常只是在过年时才吃。无比的甜,也无比的腻人。上尉从军之前并不喜欢吃小米渣,但是这些年从未回家过年,也自然吃不上这只有在过年举家团圆时才吃得上的东西了。

“家里人少,年夜饭吃的是什么呢?母亲是和哪些亲戚一同度过这个三十夜的呢?这么多年都没有和母亲一起过年,她应该已经习惯了吧!只是,只是这次连电话也没有打过去,有点过份了。母亲会不会怪我呢?会不会为我担忧呢?”上尉一边想着,一边掀开第一个帐篷的门,钻了进去。

帐篷内正演奏着交响乐,呼噜声、磨牙声、喃喃的呓语,与远处山风吹过空谷发出的呼啸交和在一起,反倒衬托出夜的宁谧。光柱无声的扫过熟睡士兵的身体,又随着上尉的目光,射向另一顶帐篷。

七顶帐篷,六名哨兵,全部查了一遍之后,上尉又看看手腕上的表,4:10。在上尉头顶,一片乌云快速的移动,遮住了月,上尉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倦意,打了个呵欠,轻轻的晃晃头,走回自己的帐篷,走回尚留余温的床铺。

月光消逝,夜,也同沉睡的军人一起步入梦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