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英雄传 第三部 四面边声连角起 第四十七章 神迹(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


龙五问:“大军很顺利地就通过了那个时空跃迁点吗?那个时空跃迁点的出口就是这里附近空域?”项羽又宣了声佛号,道:“时至如今,我及我部全体指战员对这件事依然觉得匪夷所思,除了用‘神迹’二字来形容,我们实在想不出还有其它什么词汇能表达我们的感受。当舰队抵达那个时空跃迁点时,我们满腔激动的心情顿时凉了一半,那个时空跃迁点位于一个充满了狂暴的各种高能射线和高能粒子流的超强磁场空间中心,那个空间所含能量极其活跃,非常非常不稳定,不要说把舰队驶进那个空间,即便稍稍靠近一点,就会被有些不知名的高能射线穿透战舰防护层,并抹杀舰内的一切生物。我们有一艘侦察艇就是如此失去的。”

一阵阵抽气声骤然响起,大伙都紧张地看着项羽。凤文问道:“那怎么办?难道又寻到了另外的时空跃迁点?”项羽笑道:“能在七天之内寻到一个时空跃迁点就已算是佛祖保佑了,难道还奢望再寻一个?”顿了一顿,又道:“我们用尽了一切办法,当最终确定那是一个无法跨越的死亡鸿沟时,全军上下都沮丧极了,士气也下降至有史以来的最低点。说句不自夸的话,我老项是一个从不知道怕为何物的人,也是一个从不放弃希望的人,但在那一刻,在那变幻莫测的浩瀚宇宙面前,老项我平生第一次有了绝望的感觉,第一次尝到了怕的滋味。

“不怕各位兄弟笑话,在那一刻,我真的怕了。我怕不能把这六十五万兄弟安全地带回来;我怕六十五万兄弟意气昂扬地出师,却连敌人的面都没见到就莫名其妙地命丧黄泉;我还怕我部不能完成总部首长的命令,使得友军在敌军重重包围之中绝地死战,含恨离去,无谓的流血牺牲;我更怕大难当头的祖国,承受不起同时失去两支‘天兵之师’和一支精锐王牌军的巨大损失,在那一刻,我真的怕了!深深的怕了!”

一条彪形大汉,一名盖世勇将,一个身经百战、刀斧加身都不会皱半分眉头的战士,毫无掩饰地在众人面前展露他内心的恐惧,似乎挺好笑的,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笑话他,恰恰相反,大家看向他的目光全都充满了敬佩和崇拜。也没有人打断勇士的述说,都静静地听着。

那种感恩的,赞美的异彩又浮现在项羽脸上,他继续说道:“就在我们都已绝望的时候,神迹出现了。那时我们正准备调转航向,另寻出路,那片充满狂暴能量的空间突然发生了异变,让我们目瞪口呆,它竟然像被神灵安抚了似的,逐渐平息了下来,直至完全平静,与普通空间一般无二,那是一幅令人永生难忘的奇景,真是蔚为奇观!”

龙五喃喃地道:“不幸中之大幸。。。。。。”点点头,项羽道:“确是不幸中之大幸,我们在惊疑甫定之后,大家总算定下了心,终于不用再被困在这个陌生的星域。望着那个神妙莫测的时空跃迁门,我们不知道这一跃会跃至哪里,也不知道跃进去还能否再跃出来,但我们别无选择,宁愿拼一拼,即便永远迷失在时空隧道之中,也甚于困守在那个陌生的空域,倍受内心的煎熬。于是我下令全军立刻进行时空跃迁准备。当一切准备就绪,全军将士都暗暗祈祷,期盼祖国母亲给我们指引正确的方向。”

龙五嘻嘻一笑,说道:“不用说,你们的祈祷生效了。”项羽笑道:“不错!祖国母亲聆听到了儿子的祈祷声,给我们指引了正确的方向。进入时空跃迁门之后,我们进行了长达五十三分钟的时空跃迁,这五十三分钟绝对是我全军六十五万战士一生中最为难挨的一段时间。我们不知道目的地是哪;我们也不知道还要跃多长时间,或是这一辈子都在时空隧道中跃着;我们更不知道前方还有什么未知的危险玩意等待着我们,我们只能在彷徨和茫然之中苦苦等待,等待命运的判决。总之,这是一段苦苦煎熬的历程。”

虽然项羽就活生生地站在面前,虽然大家早知他们最终还是平安抵达了目的地,但大伙依然非常紧张,这是人类固有的对未知事物的深深恐惧和好奇。

项羽接着道:“幸好这段煎熬历程还不算太久,如果太久的话,真会把人活活逼疯。第五十三分钟,舰长向我报告时空跃迁即将结束,我迫不及待地冲进舰桥指挥室,想确定我们身在何处。当时空跃迁完全结束,当所有仪器全都恢复正常运转,一直死盯着星际导航图的眼睛告诉我,我们来到了YH22号武备星附近的HG-D35空域,离YH22号武备星只有两天航程。在这一刻,我不禁颔首称幸,祈祷上天。。。。。。”

凤文感动地道:“太神奇了!真是天佑我军,不使溃亡。”项羽和祥地道:“说得对,这绝对是神迹!天佑我军,不使溃亡。在连番波折之后,那时已超过了和友军约定的汇合日期五天有半,我们知道你们定早已展开了天翻地覆般的拼战,你们孤军奋斗,想来处境必已非常困苦艰辛了,全军将士忧心如焚,迫不及待的要与你们会师。特别是马老八,他那双眼睛红得好似在滴血,狠着一张臭脸像是要吃人,也不知是想吓唬谁。”

大伙一阵哄笑,张月月笑道:“俺家老八就是这副臭德行,只要有不顺心的事,就狠着一张臭脸。俺还记得他十一岁时,有一次五哥带着俺俩去给一个小女孩送花,结果被那小女孩的姐姐逮了个正着,要打俺哥三,五哥和俺撒腿就跑,老八却偏偏不跑,狠着脸把那女孩的姐姐吓得哭了起来,这才不紧不慢、大摇大摆地踱步出来。”

“十一岁?”

“学人泡妞?”

“当场捉奸?”

“哈哈。。。。。。”

众人七嘴八舌地嚷了开来,龙五老脸通红,叱骂张月月道:“你他妈的不会说话就别说,没人拿你当哑巴。”张月月憨笑道:“五哥,俺说的是老八,可没说你,嘿嘿,没说你。”马旭超讪讪地道:“七哥,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是我吓着她的,是她自己崴了脚,疼得厉害了才哭的。再说了,又不是我和她妹妹说:‘只有这么好看的花儿才配得上你这么漂亮的脸蛋。去我家玩么?我家可好玩咯,有好多好吃的东西哦,有苹果蛋糕、美味牛肉、水晶果冻。。。。。。还有很多好看的小人书,灰姑娘、白雪公主。。。。。。对啦!我家还有个好大好漂亮的浴缸哦,我们可以一起洗澡,一起玩水哦!’这话又不是我说的,我干嘛要跑?”张月月挠挠头,恍然道:“对啊!这句话也不是俺说的,俺干嘛要跑呢?”这两兄弟装傻充愣,不知不觉间就把龙五给卖得干干净净。

项羽差点笑岔了气,调侃道:“好你个龙小子,十二岁就学会诱骗女同学了?”龙五急道:“根本就没有这回事。这两个王八蛋胡乱说话,开玩笑的。”随即看向张、马二人,骂道:“皮痒了?再敢乱说话,看老子不狠狠揍你俩!”张、马二人不敢再言语,只是窃窃暗笑。

吕玲绮红着脸,问道:“龙师长,当时那小女孩肯定还不到八岁吧?”龙五不疑有它,急于申辩,脱口而出:“哪里还不到八岁?那年她都十岁了。”话刚出口,随即就意识到上了当,暗骂:“小娘皮,竟然敢陷害老子。”

几十双眼睛“唰”地全全转向龙五,他被大伙看得头皮发麻,汗流浃背,“嘿嘿”干笑两声,道:“那个。。。。。。那个不是洗澡,是游泳,对!是游泳,都有穿泳衣的。”他不解释还好,他这一解释,大伙再也按捺不住,全部笑得前仰后合,就连最忠诚于狼头的沈玉风和上官兄弟也未能忍住。

吕玲绮狠狠地“呸”了一口,骂道:“臭流氓!都说人是从小看大,你那么小就喜欢骗小姑娘,难怪现在也是个臭流氓。”龙五狡辩道:“我那能叫骗人么?我那是欢迎同学去我家玩,请她吃好吃的东西,看好看的漫画,还请她游泳,我们华夏民族是最好客的民族,这分明就是好客的表现,嗯,是好客的表现。”吕玲绮道:“臭流氓!无论你怎么狡辩,你始终是个臭流氓!臭流氓!”

龙五无意间被她套出话来,本来就很不爽了,现在又被她左一句“臭流氓”,右一句“臭流氓”的骂得心火陡起,邪邪一笑,道:“吕大记者开口‘臭流氓’,闭口‘臭流氓’的,你怎么知道我是流氓啦?我流氓你了么?流氓你哪里了啊?”吕玲绮兀地一愣,脸一红,暗骂这泼皮太不要脸,正待反击,龙五又抢先道:“我很臭么?吕大记者又是怎么知道我很臭的呢?难道我受伤昏迷的那段时间,吕大记者天天偷闻我么?说起来,倒还是我被吕大记者给流氓了,我还真冤得很呢!”吕玲绮气得面红耳赤,浑身颤抖,指着龙五道:“你。。。。。。你。。。。。。你。。。。。。”想是气得狠了,“你”了半天也未能说出话来。

龙五笑眯眯地道:“我怎么啦?像我这种帅哥只要抛个眼神,就会有无数美女追来,还需要耍流氓么?”说至这里,他色迷迷地将吕玲绮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来来回回打量了好几次,又笑道:“即便我是流氓,那也是个高素质的流氓,对某些要身材没身材,要修养没修养的花痴女没兴趣。放心啦,我不会对你耍流氓的。”

吕玲绮只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气极攻心之下也未多加考虑,“蹬、蹬、蹬”几个大步蹿至龙五跟前,手叉腰上,提臀挺胸,摆了个模特姿势,尽显完美身材,又缓慢地转了个圈,怒道:“臭小子,睁大你的狗眼瞧瞧清楚,本姑娘身材不好么?怎么就不够格让你耍流氓了?”龙五贼忒嘻嘻地笑道:“够格,够格,刚才没瞧清楚,别介意啊!”

见这小子一脸坏笑,又见贪狼星那群兵痞都色迷迷地盯着自己,吕玲绮猛然醒悟到自己盛怒之下出了大丑,登时羞得满脸绯红、手足无措,直恨不得寻到个地缝钻将进去。偏生这时候忽又传来“咕噜”一声,循声看去,原来是关凌云见她羞涩时的模样可爱之极,极像自家老婆害羞时的神情,这个近一年没碰女人的汉子想起老婆,不由得猛吞口水。

大伙见这小子竟然如此不堪,全都哄笑起来。吕玲绮本就已羞涩到了极点,哪里还经得起大伙如此取笑?这下更是羞愤欲死,气苦万分,禁不住伤伤心心地哭了起来,随手抄起桌上一只碟子就朝关凌云扔去,哭骂道:“你也是个臭流氓!你们全都是臭流氓!”骂罢,边哭边朝外跑去。

几十个大男人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姑娘家哭奔而去,心中都不是味,项羽苦笑道:“这下可好,我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就也变成臭流氓了。”凤文赫然道:“玩笑开过了,我去看看她好了,免得又出什么娄子。”说着便要朝外走。龙五连忙叫住他,道:“别去,不会出什么事的。她现在正难为情,你这一去,她会更加不好意思。这丫头就是这脾气,过一会就好了。”又骂关凌云道:“瞧你小子就这点出息?没见过美女么?吞什么口水?”关凌云冤枉之极,苦着脸道:“我是想起我家黄脸婆了,可不是因为这丫头吞口水。”项羽笑骂道:“一切都是你这兵痞惹的祸,一会别忘了给小丫头道歉。人家一个大姑娘被你硬生生气哭,你小子本事不小嘛。”

龙五老脸一红,干笑两声,岔开话题,道:“你们到了HG-D35空域后又发生了什么事吗?”项羽道:“时空跃迁结束之后并未再横生枝节,通讯也恢复了正常,我们急忙向统帅部汇报了发现新星域之事,并试图和你们联系,但却怎么也联系不上。”龙五点点头,说道:“敌军早已破坏了我国在这个空域的天网,并彻底封锁了我部和外界的通讯联络,因此你们联系不上我们。”

项羽点头道:“我们也是如此猜测,这足以证明你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说不定已被敌军害了。全军心急如焚,急急朝YH22号武备星赶来,马老八更是疯了似的下令运输舰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速度超速驶来,可把运输舰飞行员逼得够戗,原本五十小时的航程仅用了四十二小时,提前了八小时赶到。”龙五笑道:“总算还来得及时!这八小时还真是救命的八小时,不然你们就只能替我们收尸了。”

项羽点点头,笑道:“我们一登陆便也立刻封锁了敌军各部之间的通讯联络,并分派了三个军的兵力冲击并牵制住敌军外围部队,余下三个军和破军星则直接从已突破的敌军包围圈缺口中冲杀进来,还好,紧赶慢赶终于还是赶上了,来得尚不算太迟,否则,我们就更将遗恨终生。”龙五叹道:“项大哥此行实在让人匪夷所思,难怪你要用‘神迹’二字来形容,这纯粹就是老天爷给咱们开了个大大的玩笑。还好,天不弃我,还让咱们发现了一个新的星域。”

项羽道:“不错,种种巧合委实让人不敢相信,至今我都还犹如做了场梦一般。其它不提,单说那个神妙的时空跃迁点,据我们留下的两艘侦察艇报告,那个时空跃迁点可算是老天爷故布的奇境,平时那里充满了狂暴的能量,但每隔十小时狂暴能量就会暂且平息,平息五小时之后又趋转于狂暴,然后又平息十小时。。。。。。周而复始,循环不断,这不算是‘神迹’又算什么?且正当我们灰心绝望欲离去之时,它偏生就平息了下来,如再晚上半小时,我们业已去远,也许就再也不能回来了。”

众人尽皆哑然,沉思不已,均觉此事委实过于神妙,实难想象,过了好一会,凤文叹道:“大自然奥妙无穷,远不是我等所能揣测的,可笑人类自诩为万物之灵,不过是初窥门径便即沾沾自喜,不去寻那门后之无限风光,却将心神耗费在相互攻伐、自相残杀之上,实乃可悲可叹之极。”语触人心,顿时响一阵唏嘘感慨之声。

项羽道:“人生百态,各有不同。有些人生性好逸恶劳,不喜踏踏实实、勤劳节俭,偏喜偷鸡摸狗、投机取巧,胆小的小偷小摸,胆大的打家劫舍,强索硬取,作那强盗行径,这样的人聚合为国,即为强盗之国,奉行强盗逻辑,只盼望通过劫掠他国来强大自身,将自身发展建筑于别国痛苦之上,此类国家历朝历代,屡见不鲜。我等既为军人,当然应为国奋起抗击入侵之强盗帝国,如此一来劫掠与反劫掠相生相伴,战争也就一直伴随着人类发展史,必不可免。”

龙五道:“大哥分析得极是。不过,既然战争已不可避免,我等也无须太多感慨,敌人出招,我们应招就是,断不能让他们称心如意。多说无益,徒增烦心,我们继续喝酒,兄弟们!干!”

援军迟来之心病一去,七军众人心中那一快隔阂也悄然消失,这下相互劝酒闲谈,嬉哈打笑,比之先前又热闹了几分,直闹至傍晚时分,大伙才意犹未尽地纷自散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