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的惩罚:美国轰炸日本本土

世界王牌 收藏 2 7404
导读:飞越驼峰的轰炸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当盟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取得节节胜利的时候,庞大的美国轰炸机群也开始"光顾"日本,巨大的燃烧弹把复仇的"天火"撒向了这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东方发源地。曾经在太平洋上骄横不可一世的日本军国主义者,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从天而降的大火会愈烧愈烈,最终使他们走向了灭亡。   1944年6月15日深夜,美军68架B-29式"超级空中堡垒"重型轰炸机悄然飞临日本九州岛上空,向曾为日军提供过大量钢材的八幡钢铁厂投下了首批炸弹,拉开了美军对日战略轰炸的序幕。正在关注遥远的塞班岛战

飞越驼峰的轰炸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当盟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取得节节胜利的时候,庞大的美国轰炸机群也开始"光顾"日本,巨大的燃烧弹把复仇的"天火"撒向了这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东方发源地。曾经在太平洋上骄横不可一世的日本军国主义者,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从天而降的大火会愈烧愈烈,最终使他们走向了灭亡。


1944年6月15日深夜,美军68架B-29式"超级空中堡垒"重型轰炸机悄然飞临日本九州岛上空,向曾为日军提供过大量钢材的八幡钢铁厂投下了首批炸弹,拉开了美军对日战略轰炸的序幕。正在关注遥远的塞班岛战事的日本人,根本没想到战火这么快就烧到了日本本土。


美国政府决定对日本实施战略轰炸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欧洲战场,盟军对德国的战略轰炸已进行了4年之久。从1942年8月开始,英美采取联合行动,对德战略轰炸的规模不断扩大,德国的战争经济受到了很大削弱,到1944年6月盟军在诺曼底登陆时,德国经济已近崩溃。对德战略轰炸取得的显著效果使美国高层领导人深受鼓舞。他们决定借鉴欧洲战场的经验,对日本也进行大规模战略轰炸,削弱日本的战争潜力,从而加快太平洋战争的进程。


1943年底,美国研制出了航程达5000多公里的B-29重型轰炸机,这就为轰炸日本本土提供了手段。同时随着欧洲战场战争进程的加快,许多经验丰富的优秀轰炸机飞行员也可以抽调到太平洋战场,参加对日轰炸。


此外,盟军在太平洋上的越岛作战已逐渐逼近日本本土,与此同时,日军的抵抗也越来越顽强,日本人那种盲目的武士道精神使美军付出了重大伤亡。若要最终登陆日本,不事先进行长时间的火力打击以削弱和动摇日本人的抵抗意志,盟军付出的伤亡必将非常之大,这一点也是美国高层决策机构不能不考虑的。


在制定战略轰炸的具体计划时,美国决定以"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为主力机种,并选择了马里亚纳群岛为轰炸日本本土的基地。但当时该群岛仍在日本人手中,所以罗斯福总统决定首先以中国和印度为基地开始对日本的战略轰炸。


1944年4月,第1批B-29轰炸机进驻印度加尔各答美军基地,美军成立了第20轰炸机指挥部。这些庞然大物的到来使机场上的其他飞机顿时相形见绌:


B-29长99英尺,高约28英尺,翼展达141英尺,重60吨。别看B-29身高体长,但它的体形却十分优美。B-29轰炸机的飞行性能也是当时的其他轰炸机所望尘莫及的。它能够以350多英里(约合563公里)的时速在38000英尺高空携带4吨炸弹飞行3500英里,最大载弹量达到了10吨。而当时用于欧洲战场的主力轰炸机B-17"空中堡垒"的最大载弹量也仅为4.7吨,最大航程为2400英里,与B-29相差甚远。


B-29"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的最大特点是器具有良好的高空飞行性能和强大的自卫火力。B-29的最大飞行高度达到了10670米,为了解决高空缺氧问题,飞机设计师应用了当时最新的科技成果,将B-29的飞行座舱设计成全密封结构,机组人员均配有氧气面罩,高空飞行的操作环境非常舒适。B-29还装备有最新式的雷达和活动炮塔,其轰炸精度和自卫能力都是一流的。


但是,对日战略轰炸在开始时却是异常艰难的。B-29轰炸机还未经过实战的检验,飞行员们对远距离轰炸日本本土还没有把握。经过紧张的训练,1944年6月5日,B-29轰炸机进行了第1次作战试验,98架"超级空中堡垒"前去轰炸了日军占领下的曼谷。


加尔各答到曼谷的航程比较短,但对初次参战的B-29而言却是一次挑战。由于飞行员过度紧张,1架B-29刚起飞就不幸坠毁,14架中途发生故障返回,还有几架迷失了方向未飞抵目标,其余的飞机在接近曼谷时已不成队形了。返航时,2架飞机中途坠毁,还有2架坠入了孟加拉湾,42架弄错了着陆基地。但是,初次行动的不顺利并没有影响飞行员们的信心,他们及时总结了经验教训,以更大的热情加快了作战准备。


1944年6月15日,92架B-29再次从加尔各答基地腾空而起,地勤人员挥舞着手中的帽子向飞行员致意,目送这些飞行勇士渐渐消失在高空。他们知道,这次轰炸的目标将是遥远的日本本土,也许有些熟悉的面孔从此就再也看不见了。


机群在万米高空编好队形,向北方隆隆飞去。机翼下是高耸入云的雪山,山顶长年的积雪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那巨大的山系就是"驼峰"--喜马拉雅山脉。为了执行这次轰炸任务,他们必须先飞越"驼峰"天险,在中国成都的前进机场加油挂弹,然后再飞向这次轰炸的目标--日本九洲岛。


施奈德上尉率领机组飞在机群的最外侧。天气晴朗,从飞机的挡风玻璃望出去,整个机群就像是一片白云飘浮在雪山之巅。突然,他瞥见陡峭的山谷中有一些东西在闪闪发光,那是什么?像是金属碎片。一处,又一处,它们散布在航线两侧的山谷中,其反射的光点简直可以当导航的地标。施奈德上尉明白了,那是前几年中美空运气间历尽艰辛飞越"驼峰"时不幸遇难的盟军飞机残骸,破碎的铝片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也许是它们的油料耗尽了,也许是出了机械故障,也许是喜马拉雅山恶劣的天气使它们撞上了山岩……如今这些飞机连同它们的飞行员长眠在这荒无人烟的山谷。


的确,为了执行对日本的轰炸任务,盟军飞行员付出了巨大代价。运输机的飞行员们必须事先把B-29轰炸机所用的油料、弹药、飞机零配件等跨越"驼峰"运到成都,那些活塞引擎的C-47、C-46运输机在6000-7000米的极限飞行高度同恶劣的气候搏斗,飞行人员只能靠氧气面罩艰难地操纵飞机,后勤保障的困难真是太大了。


轰炸日本本土的任务是艰难的,但飞行员们义无反顾。当天上午,92架B-29中有79架降落在成都,早已等候多时的地勤人员迅速迎上去,为飞机加油、挂弹、检修;飞行员们在简陋的休息室内匆匆用过午餐,顾不上休息就又踏上了远征日本的漫漫航程。但起飞时1架B-29坠毁,4架因机械故障返航,最后只有68架飞机继续前进。


夕阳西下的时候,机群看见了辽阔的东海,海面上波光粼粼。1938年5月19日,中国空军的2架"马丁"式轰炸机也是沿着这条航线远征日本九州的,不过它们没有携带炸弹,而是在九州上空向日本国民撒下了漫天飞舞的传单。如今,再次飞临九州上空的将是撒下血与火的B-29轰炸机。


午夜时分,B-29轰炸机群透过淡淡的云层辨认出了日本海岸的轮廓,地面上的点点灯火为机群指示了方向。 领队指挥官抑制住激动的心情大声发出命令:"目标:八幡钢铁厂,准备投弹!"正在这时,地面上的高射炮响了,一串串曳光弹飞向空中,似流火一般在天空四迸开来,日本的夜航战斗机也升空拦截。但B-29"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依靠自身强有力的炮火击退了它们,至于高射炮火则只能作为夜空中的礼花供人观赏,它们对在高空飞行的B-29根本无可奈何。机群投弹了!成吨的炸弹呼啸着落向九州,1枚炸弹直接命中了钢铁厂,厂区内顿时燃起熊熊大火。首次轰炸成功了。


从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时期,日本轰炸机就在太平洋地区耀武扬威,把罪恶的炸弹投向南京、武汉、重庆,投向珍珠港、马尼拉、新加坡,有多少无辜平民在日机的轰炸中丧生。现在,日本人也终于尝到了炸弹的滋味。


在此后10个月的作战期间里,美军轰炸机摧毁了位于日本本土的1个重型工业工厂、2个飞机制造厂、大量的海运设施、陆地交通运输枢钮和油库等重要目标。


1944年10月中旬,美军还轰炸了冲绳岛和中国台湾日军机场,取得了一系列战果。但是,第20轰炸机指挥部的轰炸行动太艰难了。每次轰炸,巨大的B-29轰炸机都要往返飞越"驼峰",从成都起飞的B-29只能轰炸到日本南部地区,难以进一步扩大战果。因此在1945年3月,美军停止了从印度方面起飞的攻击,将第20轰炸机指挥部与第21轰炸机指挥部合并,成立了美国第20航空队。



李梅的新战略


在从中国和印度起飞轰炸日本的同时,美军也开始了以马里亚纳群岛为基地的轰炸行动。1944年7月9日,美军在付出重大代价后终于攻占了塞班岛。这场恶战整整持续了25天,共有17000余名美军官兵伤亡。8月10日,美军攻占关岛,并陆续占领广马里亚纳其他各主要岛屿。


与此同时,美国陆、海军的基建工程兵和施工机械源源不断地开进这些岛屿,开始了紧张的修筑B-29轰炸机机场的施工。热带的气候变化无常,突如其来的暴雨常常使塞班岛上的道路泥泞难行,施工速度不尽人意。直到1944年10月12日,当海伍德·汉塞尔准将驾驶的第1架B-29抵达塞班时,岛上伊斯利机场的第1条长8500英尺的跑道还未修好,工程技术人员还在紧张地忙碌着。


几天后,曾任B-17轰炸机驾驶员的埃米特·奥唐奈准将来到塞班岛,建立了第73轰炸机联队司令部。随后,大量的B-29轰炸机陆续抵达塞班,在奥唐奈准将率领下投入了紧张的战前训练。飞行员们先后几次轰炸了特鲁克基地和位于塞班岛与东京之间的硫黄岛,逐渐积累了远程轰炸的经验。奥唐奈认为轰炸日本首都东京的时机成熟了。


11月17日上午,数以百计的汽车开到伊斯利机场,几十名摄影记者和新闻电影摄影师等候在飞机旁边。自从1942年4月18日杜立特尔中校的B-25轰炸机袭击东京等地之后,还没有一架盟军飞机去直接轰炸日本帝国的心脏,因此这次行动意义重大。


当奥唐奈准将爬上B-29轰炸机时,几十架照相机的闪光灯同时闪了起来,电影摄影师也起动了马达,气氛异常热烈。但老天爷好像在跟人们开玩笑,始终阴沉着脸,阴雨绵绵,轰炸计划不得不推迟。


11月24日,天空放晴了。6时15分,晨光微露,塞班岛上响起了飞机发动机巨大的隆隆声,奥唐奈准将驾驶着1架B-29轰炸机沿着长长的跑道起飞了。在他身后共有110架"超级空中堡垒",它们迎着初升的太阳陆续起飞,在空中编成整齐的队形,飞向它们的第1个攻击目标--日本最大的飞机发动机制造厂--东京近郊的中岛式藏野工厂。


奥唐奈准将心里清楚,东京附近的防空力量是很强大的,由于美军战斗机航程有限难以护航,轰炸机群在东京上空必将遭到日本飞机的顽强攻击。但奥唐奈对手下的飞行员是十分了解的,他们大多数身经百战,有的参加过对德轰炸,有的在北非上空作过战,可谓经验丰富。更主要的,B-29轰炸机的出色性能使他对完成这次轰炸任务充满信心。


不料东京上空浓云密布,云层很低,目视轰炸相当困难。奥唐奈当机立断,命令装有轰炸瞄准雷达的42架飞机利用雷达对原定目标进行轰炸;未装雷达的59架飞机可以实施目视瞄准,对东京城市工业区轰炸。机群得到命令后马上兵分两路,飞向各自的目标。


巨大的B-29轰炸机在顺风的作用下以时速约455英里的速度掠过目标上空,从30000英尺的高空投下一串串炸弹,东京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弹起横飞,火光冲天,一些市民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吓呆了,望着天空中黑压压的机群不知所措。


100多架日本"零"式战斗机气势汹汹地追了上来。但面对在30000英尺高空飞行的B-29轰炸机,大部分"零"式战斗机束手无策,只能盲目地射出子弹,只有少数飞行技术精湛的日本飞行员不顾"零"式飞机的升限,冒死仰攻,B-29则以猛烈的炮火予以还击。


B-29轰炸机不同于以往的重型轰炸机,设计人员为了使它成为名副其实的"超级空中堡垒",在B-29飞机的尾部、前上部、左右侧和后舱的上部共安装了5个自动炮塔,其中4个炮塔安装了双管12.7毫米机枪,位于前上部的1个炮塔则装有2门20毫米机关炮。这些炮塔由3名机组人员控制,能够在雷达的帮助下准确地射击各个方向来袭的敌机。数架B-29就可以在空中织成一个严密的火网。


那些少数不怕死的日机不断撞上B-29机群密不透风的火网,一架接一架地中弹起火坠向地面。只有1架受伤的"零"式飞机挣扎着突破了B-29机群的防护火力网,撞在1架B-29的尾部,2架飞机顿时化为一个巨大的火球。轰炸进行得很顺利,绝大部分轰炸机安全地返回了基地。


1944年12月,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根据战况的发展,拟订了在日本本土实施登陆的计划。他们的设想是,在占领冲绳之后,加紧对日本进行轰炸和海空封锁,以摧毁敌人的抵抗意志。尔后于1945年11月在日本南部的九州登陆,建立海空基地,为1946年3月在日本本岛登陆创造条件。因此到1944年底,美军飞机轰炸日本本土的次数更加频繁了,每次编成的机群也越来越庞大。一位日本妇女在描述美机昼间空袭的情景时说:


"在东方天际,出现了一群又一群的B-29飞机. .....屁股后面拖着长长的尾烟,在碧蓝的晴空排着整齐的队形,就像一群群珍珠色的鱼在海洋中游动。我们觉得,美国飞机都带有新型炸弹,因为它们的爆炸声都与上次使用过的炸弹不同,没有听见过的声音,使每一次空袭都增加了恐怖和紧张......"


日本人在猛烈的爆炸声和刺耳的空袭警报声中迎来了1945年的新年。裕仁天皇在皇宫图书馆下面的地下室里向首相询问莱特湾战况时,整夜都能感到炸弹落下的沉重声响。谁都知道加强防空的必要性,但日本已没有资源来造出更多的飞机,用于保卫东京的战斗机少得可怜。


1945年1月,柯蒂斯·李梅将军被任命为第21轰炸机指挥部的司令官,当时他年仅38岁,是陆军航空队中最年轻的两星将军。李梅出身于工人家庭,没有进过西点军校,是个十足的土生土长的将军。他曾是B-17重型轰炸机的驾驶员,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和强烈的进取心,而且足智多谋。他领导的第3轰炸机师在轰炸德国中表现得非常出色。


李梅是昼间精确轰炸战术的积极支持者,在欧洲作战时,他就成功地组织过B-17轰炸机对德国的昼间精确轰炸。作为一名陆军航空队的军官,李梅接受了美国陆军航空队战术学校的思想,即空中力量的发展要以轰炸机为核心,但战略轰炸不应轰炸平民,应当突击敌人国家经济结构,打击国民经济关键环节,导致其全面崩溃,因此,轰炸航空兵的使用原则应是--昼间对重要目标系统中的重要点状目标进行精确轰炸。李梅上任伊始,第21轰炸机指挥部仍是以昼间精确轰炸为主,辅以中空昼夜轰炸日本城市工业设施。到1945年3月9日止,美军从马里亚纳群岛共起飞了48批次轰炸机,其中有16次是昼间高空精确轰炸,还有6次是对东京、名古屋、神户等城市工业区进行的具有政治色彩的大轰炸。美机共对上述目标投下了5000吨炸弹和燃烧弹。


但是,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对这一阶段的轰炸效果并不满意。一些官员认为,这种通过昼间高空精确轰炸,以高爆炸药来摧毁工业设施的做法对付工业集中的德国曾起到很大作用,但却没有使日本的生产放慢多少,这是因为日本工业的2/3都分散在小工厂里,精确轰炸无法奏效。1945年3月6日,李梅曾对他的公共关系官员圣克莱尔·麦克尔韦中校抱怨说: "我们进行了这么多次轰炸,但成绩却不大。"


这时,美军在硫黄岛的登陆作战已经开始。硫黄岛在塞班岛以北约625海里,东京以南660海里,是远程轰炸机理想的中继基地。B-29受伤后可以利用它作紧急着陆点,航程较短的P-51"野马"式战斗机可以从这里出发护送B-29到日本。海军将领斯普鲁恩斯在最后定下攻占硫黄岛的决心前曾征求过李梅的意见。


斯普鲁恩斯问道:"占领硫黄岛究竟有多大价值?"


李梅回答:"没有硫黄岛,我将无法有效地轰炸日本。"1945年3月3日, 硫黄岛仍然在激烈战斗,但岛上的1号机场在海军工兵的修复下已投入使用。就在那天上午,1架发生故障的B-29轰炸机飞临该岛,它刚从东京返回,燃料眼看就要用完了。经过3次迫降,巨大的飞机终于安全落地了,硫黄岛已开始发挥作用。


但是,日军在这个地形复杂的火山岛上修筑了极为坚固的防御设施,地下工事纵横交错。尽管美军进行了长时间的火力准备,但士兵们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陆战队员们用手榴弹和火焰喷射器逐山逐洞地与日军争夺,战况异常惨烈。直到3月24日,仍有数百名日军在山谷和沟壑中负隅顽抗。


硫黄岛的战报不断传来,李梅坐不住了。他知道每天都有数百名海军陆战队员在为争夺硫黄岛牺牲生命,而这正是为了使他的轰炸机部队能轰炸东京。李梅在经过48小时的深思熟虑后果断决定:改昼间高空精确轰炸为夜间低空面积轰炸,并携带燃烧弹,火烧东京!



燃烧的地狱之夜



1945年3月9日上午,第21轰炸机指挥部的飞行员们聚集在作战室里,等待出发前的任务指令。就在这时,机组人员获悉:他们将于当晚低空轰炸东京。


飞行员们议论纷纷,搞不清为什么把昼间轰炸改为夜间。


任务指令发下来了,它的内容更令飞行员们吃惊:轰炸高度为5000到8000英尺,低空轰炸;全部携带燃烧弹;除尾炮外其余全部武器都拆除。作战室里鸦雀无声,飞行员们心里明白低空轰炸拆除武器意味着什么。很快,人群中传出一阵窃窃私语声:"这简直是让我们去送死!""难道李梅病了?"


此刻,李梅将军内心也充满了矛盾。他素来以性格耿直,敢于创新而闻名,但这一次,他是以个人的前途和名誉担保来冒险,他担的风险太大了!在发布命令之前,李梅没有请示华盛顿。而且,他也听过早些时候用燃烧弹袭击神户的B-29飞行员报告说轰炸效果不佳。但李梅的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和反复推敲的。


根据对照片情报的研究来看,日本对于低空夜间空袭准备不足,日本人缺少雷达,预警能力差,高射炮也很少。其次,日本的房屋多为木板结构,极易燃烧。从江户时代起,东京就是火灾多发地区,1923年的大地震后,大火几乎席卷全市。


更主要的是大规模面积轰炸带来的大火可以极大地震撼日本国民,动摇其抵抗意志,并破坏其分散的中小工厂,使它们无法向大型装配厂输送在小作坊中生产出的预制品,这样就可以使整个日本军事工业陷于停顿。


李梅对东京的消防能力也有所了解。东京有数百万人口,城区面积达200多平方英里,却只有8000多名受过训练的消防队员,2000名辅助人员,1117部消防车。救火水管短得可怜,救火车被限制只能用2个小时的汽油。市自来水总管道的压力靠的是电力抽水泵,一旦电路被切断,水泵就不能用了。李梅断定,东京一旦被点燃,火势将无法控制。此外,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燃烧弹的威力,每架B-29都要卸下枪炮,这样节省下的重量,加上不必形成高空精确轰炸那种紧密队形以及不必飞到30000英尺所省下的油料重量,可使每架飞机比平时多挂载65%的炸弹,即达到7吨以上,这样,300多架B-29便可携带2000吨以上的燃烧弹,足可以覆盖东京一大平地区。


在第20航空队指挥官阿诺德将军批准的最后计划中,东京商业郊区的下町被选为首次火攻试验的目标。这一带人口密集,居民大都居住在沼隅田川东岸一带的板条房里。有些毗邻的2层楼房间隔还不到3英尺。这一地区被选为首次火攻目标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3月9日下午5时36分,随着1颗绿色信号弹划过天空,第1架B-29轰炸机从关岛机场飞上天空。50秒后,第2架飞机腾空而起,随后的飞机在震耳欲聋的发动机声中一架接一架地起飞了。晚6时15分,从塞班岛和提尼安岛起飞的B-29轰炸机开始加入这个庞大的空中行列,引擎的隆隆声响彻海空。333架轰炸机编好队形,向北飞去。夜空晴朗,一轮新月在海天交界处升起。经过硫黄岛上空时,飞行员们情不自禁地向下俯视,那是飞机一旦受伤或发生故障的避难所。


从漆黑的夜空可清楚地看到,那里仍不时迸发出爆炸的火光,忽明忽暗,那是海军陆战队员在同残存的日军激战。


临近午夜,本州岛的海岸线出现在B-29轰炸机领航员的雷达荧光屏上,"各机组注意, 我们已到达本州上空,我们已到达本州上空,请穿戴好防护用具。" 空中指挥员的声音回荡在各机组的驾驶舱内。


空勤人员开始穿上防高炮的外衣,戴上钢盔。在起飞前,空勤人员被告知:若被击落,应尽可能快地让日本军方俘虏,否则日本老百姓会杀了你的。对这次非同寻常的危险轰炸,飞行员们都捏着一把汗。12时15分,导航的B-29飞临东京上空。夜空中响起刺耳的警报声,一些探照灯开始向空中照射。由于以往美机轰炸对东京造成的破坏不太严重,许多居民对警报声并不在意。但这次他们错了。


领头的2架导航机以300英里的时速交叉掠过目标上空,日本的高射炮手还未调转炮口,B-29便隆隆飞走了,它们的身后甩下了两串燃烧弹。几秒钟之后,两条火龙骤然腾起,似两道交叉的闪电划过东京市区,每条火龙长达10英里,在漆黑的地面上显得格外耀眼。又有10架导航机飞来,朝这两条交叉火线投下燃烧弹,似天女散花一般,"天火"降临了。


地面上的探照灯疯狂地向机群照射,高射炮手们也打红了眼,但B-29一架接一架地从低空高速掠过,炮弹无一命中。导航机的飞行员轻松地发出无线电话说:"目标明显,看见大片着火。高射炮不猛,战斗机抵抗无力。"


大队的轰炸机跟上来了,铺天盖地投下的燃烧弹在火光映照下像一串串香蕉。在离地面100英尺时,集束燃烧弹中的M47火箭爆裂,射出一根根2英尺长的燃烧棒,接触到东西就爆炸,把粘胶似的火种向四面撒去。一位法国记者在远离目标区的高地上目睹了这一战争奇观:


"明亮的闪光照亮了夜空, 圣诞树在深夜开放出火焰花,然后大串烟火猛然落下,发出嘘嘘声。空袭开始后只过了15分钟,大火乘着风势已蔓延到全城的木屋。"


空袭开始后仅半个小时,熊熊烈火已蔓延得无法控制,人们放弃了救火的打算。速度达每小时30海里的大风助长了火势,巨大的火球夹带着繁星似的火渣,从一所建筑物跃至另一所建筑物。大街上,日本的消防人员和警察既控制不了四处乱窜的火焰,也拦不住吓坏了的四处奔逃的人群。人们四散奔跑逃命,像老鼠似地疯狂乱撞,头顶上是雷鸣般的爆炸声,街道上火蛇乱窜,火光中到处是恐怖的尖叫。参加这次空袭的托马斯·鲍尔将军说: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东京那样引人注目的场面。"这一场面,用日本人的话来说,就是:"令人惊恐到无法形容的地步。" 熊熊的火焰逐渐由桔黄色变为白色,阵阵浓烟升向高空,地面则被火光映成橙色。火焰吞噬着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金属融化了,瓦片在火中变成黑色粉末,许多藏在防空洞里的人被活活烤死。人们疯狂了,见到水就不顾一切地跳进去,公园的池子里、医院的蓄水池里密密麻麻挤满了想逃命的人,但高温使这些池子变成了大锅,人们成百上千地死去。


在关岛,李梅焦急不安地等待着空袭机群的消息。他凝视着黑暗的天空,雪茄烟从他的嘴角垂下来,浓眉蹙成一团,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举起一双手搔搔头发,拭掉前额的汗水,转身对聚集在屋子里的参谋军官说:"这个决定完全是我作出的,当然由我承担一切责任,我要向五角大楼报告……"


正在这时, 司令部的门砰然大开,通讯军官将一份急电递交给李梅:"鲍尔发来的!"李梅将军默默看完之后,抑制着内心的激动,平静地念道:"已经投弹,目标地区一片大火,高射炮火由密到疏,极少战斗机。"发报时间是凌晨1时21分。屋子里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


最后一批B-29轰炸机从东京上空隆隆飞过,此时距首批炸弹投下已有3个多小时。这些飞机在东京夜空中疯狂地俯冲、爬升,仿佛完全失去了控制似的。从地面反冲上来的由爆炸和大火产生的强热风冲击着每1架B-29,那60吨重的庞大躯体竟然像飓风中的一张纸,在空中飘摇。机舱内充满令人作呕的焚烧人肉的恶臭,空勤人员不得不戴上氧气面具。


空袭中,有9架"超级空中堡垒"被击落在火海里,有5架B-29身负重伤,勉强飞离东京后迫降在海面上,42架B-29轰炸机负伤,但安然飞返了基地。


黎明时分,大风停了,东京陷入死一样的寂静。透过微露的晨光,人们发现东京市中心一大平地区已经消失了,只有几根电线杆和铁架子孤零零地站立着。一些电杆上还在冒着青烟。逃难的人群陆续回来了,他们木然地走过隅田川上的小桥,河水已变成了黑色,河面上飘浮着无数烧焦的尸体,分不清是男是女。


这些幸存者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夜的大火,使东京25万座建筑物付之一炬,100万人无家可归。 鲍尔将军后来说道:"3月9日火攻东京是战史上单独一次轰炸造成最大损害的一个战例,它比原子弹轰炸广岛、长起的损害总和还要大。在世界战史上,这次火攻比任何一次军事行动都造成了更多的伤亡。"


火攻东京之后不到30小时,317架B-29轰炸机又夜袭名古屋,使该市的飞机制造厂化为一团火焰。13日,拥有300万人口的日本第2大城市大阪,也遭到300架B-29飞机的轰炸,1700吨燃烧弹从天而降,约20.7平方公里的市区在3小时内被焚毁。3月16日,厄运又降临到神户头上,2300吨燃烧弹将其变为火堆,神户的造船中心也在烈焰中化为乌有。


在短短的10天内,第21轰炸机指挥部共出动B-29轰炸机1600架次,到19日,空袭停止,因为美军燃烧弹告罄——在这连续攻击中,美机共投下了近1万吨燃烧弹。


这种史无前例的从空中火攻日本本土无疑缩短了战胜日本军国主义的时间。自3月9日经历燃烧弹袭击后,东京老百姓的情绪十分低落。特别是李梅投下的警告性的传单,把他下一步要轰炸的目标事先告知日本国民,这就使他们更加惊慌与沮丧。日本城市居民中总计有850万人逃往农村,工厂工人的缺勤率到1945年7月已达49%。日本的战时经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炼油工业生产下降83%;飞机引擎生产下降了75%;飞机骨架生产下降了60%;电子装备生产下降了70%;600多家主要军事工厂不是炸毁就是遭到严重破坏。美国长时间的对日战略轰炸取得了明显的效果。

3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