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网刘再德:“8秒钟”够快吗?

“运营商修了信息快速公路,而我们则是建了运输团队,还在各地建立了仓库。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是互联网的物流公司。”

刘再德的办公桌有些杂乱。桌上横七竖八一摞书,其中一本米黄色书皮的《毛泽东选集3》很是显眼。一只红色的雀巢咖啡杯—就是买雀巢咖啡时赠送的那种杯子,装着半杯墨汁,毛笔斜靠在杯壁上。在北京快网不足500平方米的办公室中,挂着刘再德的5幅书法作品,字体大气潇洒,让这些坚硬的企业的目标和口号,变得温润、柔和起来。

你很难想到,年近50的刘再德,是一位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他现在的身份,是北京快网CEO。仅仅从他办公桌上的物件来看,也很难想到,刘再德是一位标准的互联网精英,曾经的硅谷技术狂人。

算上去,北京快网是刘再德的第四次创业了。“曾经上过市,垮过台,还被人收购过,在资本市场上也来回过好几次了。”刘再德不时会调侃几句,亲历互联网历史的这些丰富的经历,让他的心态年轻而平和,“但这几次创业,我的方向一直没有变,一直都是在CDN(content delivery network)及其相关领域。”

北京快网成立于2006年,公司创建当年,北京快网就实现了盈利,现在快网的主要任务是扩大规模。2008年、2009年,快网连续两年的增长率超过200%。北京快网目前已经成为这个行业中发展最快、最有潜力的公司之一,2009年新浪等四大门户网站全部成为快网的客户,行业中只有快网一家做到了这一点。加之在CDN核心技术Cache上的突破,快网在行业中领先的格局已经形成。北京快网位于东四环的办公室装修很简单,“我们根本来不及装修,因为才到这里不到一年,工位已经不够了,今年马上要换新办公室,估计人员要增加一倍。”刘再德说。

2008年5月,快网引入了第一轮融资,投资方为专注于互联网投资的德丰杰。刘再德透露,2010年,快网将引入第二轮风险投资。如果不出意外,2010年“快网保持200%的增长率问题不大”。“我们的基数小,整个行业也不大,规模上我们肯定在前三名。快网虽然成立时间晚,但是却抓住了行业转变的重要时机。”刘再德说。

“这跟中国的国情有关系。以前中国的许多网络公司都倾向于自己来做CDN,而美国的公司倾向于交给专业的公司做,所以美国能出现Akamai。”刘再德说,“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现在中国的CDN行业已处于爆发性的增长阶段。”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是,2009年10月,成立于2000年的网宿科技在创业板成功上市,成为中国第一个CDN上市公司。

互联网有一条著名的“8秒钟”定律,大多数网民不会耐心等待8秒钟打开一个网页。早在十多年前,网络的“8秒钟魔咒”已经催生出CDN行业。在美国,成立于1998年的Akamai已经成为CDN巨头,占全球市场份额的20%-30%;但是在中国,CDN的市场才刚刚开始。

促使中国CDN行业发生转变的因素有很多,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成本。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统计,互联网的内容每12个月翻一倍,这样呈几何级增加的内容给网站运行速度带来了很大的挑战。“网络的内容就像是一场秀,如果去的人太多,某个地方肯定会交通堵塞。一个办法就是把内容分散到各地,各地网民可以就近获取。但如果现在网站去买设备、自己做CDN,那么成本会很高。而我们在全国已经有150多个网络节点。”刘再德说。此外,目前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已经发展壮大,而中国的互联网又存在移动、联通、电信、教育网等多种不同的网络对接不够良好的问题,加快网络速度、为用户更好地传递信息的需求日益凸现。“电信、网通这些大的运营商是修了信息快速公路,而我们则是建了运输团队,还在各地建立了仓库。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是互联网的物流公司,或者说是快递公司。”

更大的机遇来则自于时代背景。视频网站、网络游戏、电子商务等网站的兴起,以及3G时代的到来,使得网民对带宽的需求、信息流量分发的需求骤然增大,这正是CDN的机会。2009年网络游戏有40%的增长,这个数据足以说明CDN可以想象的市场空间。此外,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来中国,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也将走出国门。“这种跨国之间的互联网信息配送也将是中国CDN行业的机会。”刘再德说。

“从更长远的眼光来看,世界互联网的服务中心会转移到中国,就像制造业中心转移到中国一样,这是大的趋势。”刘表示,因为CDN是技术型的、也是劳动密集型的行业,人力成本是主要的成本之一。由于中国的人工相对便宜,久而久之,这种优势最终会显现出来。“Akamai并不可怕”。

快网与行业中其它公司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其更具备国际化的视野、资源和格局。很大程度上,这些都是刘再德带来的。刘并非快网的创始人,快网的3位创始人很年轻,都曾经是网宿科技的团队成员。有感于公司要在CDN行业做大,需要更加国际化的眼光和更资深的人,这三位创始人力邀刘再德加盟。很多创业者因为自大或者不愿割舍自己的利益,往往会固步自封,排斥外来推动力,由此导致创业失败的案例比比皆是。但快网很轻松地跨过了这个坎,三位创始人在公司分别负责技术、市场和日常管理,而刘再德则总揽全局,把握着公司方向性的问题。2008年刘再德加盟之后,快网200%的成长速度已经能够证明这三位创业者的睿智,以及快网管理层的凝集力和战斗力。

刘再德坦言,自己第一次创业、第二次创业,基本上还是一个纯粹的技术人员,对资本、市场、管理、企业文化等的理解很有限。第一次创业他只负责技术,另外一个朋友负责市场,而与资本相处的一些不愉快也是他进行第二次创业的原因;第二次创业他开始全盘负责,但最终没有躲过互联网泡沫;第三次在Speedera的创业和快网一样,属于半路出家,受邀加盟。这些年的积累下来,“现在我对资本、市场等等的认识已经很深刻,但在技术上好像是退步了。”刘再德开玩笑说。现在他已经不用再做具体操作性的技术工作了,但公司技术的方向牢牢地掌握在他手中。

“我是个学习型、创业型的人。”刘再德说,“其实后来在Akamai的待遇、平台都不错,但是我感觉空间太有限了,所以又出来创业。”在互联网这样年轻的行业中,要找到年龄比他更大的创业者,恐怕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