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阴暗的心理诞生阴暗的机构

近卫军1986 收藏 1 4371
导读: 中国的2000多年的封建社会,当皇帝的没几个心理是健康的,一生基本生活在夺权与被夺权的斗争中,也难怪,当皇帝那可是,天老大,我老二的好事,谁不想当呢,现在一个芝麻大的小官都会人脑子咬成狗脑子的争,不过现代人会用文明的方式去争夺,写点匿名信,互相中伤。其实这点小手段,人家古人早玩过了,大家知道历史上有两皇帝是纯牌的草根皇帝,大汉朝的高祖爷,刘邦,也就是刘季,沛县乡下农民刘老汉的小三,一个是大明朝的太祖爷,朱元璋,朱重八,凤阳乡下农民朱五四的儿子,这哥俩凭着时运和自己艰苦卓绝的努力,在乱世打败各方豪强,

中国的2000多年的封建社会,当皇帝的没几个心理是健康的,一生基本生活在夺权与被夺权的斗争中,也难怪,当皇帝那可是,天老大,我老二的好事,谁不想当呢,现在一个芝麻大的小官都会人脑子咬成狗脑子的争,不过现代人会用文明的方式去争夺,写点匿名信,互相中伤。其实这点小手段,人家古人早玩过了,大家知道历史上有两皇帝是纯牌的草根皇帝,大汉朝的高祖爷,刘邦,也就是刘季,沛县乡下农民刘老汉的小三,一个是大明朝的太祖爷,朱元璋,朱重八,凤阳乡下农民朱五四的儿子,这哥俩凭着时运和自己艰苦卓绝的努力,在乱世打败各方豪强,终于黄天不负苦心人,走上了,封建社会的塔尖。两哥们拿见过这么大的富贵,富贵来了 ,权利来了,心理也不那么阳光了。我都能从一贱民混成这样,那要是比我条件好的人呢,那不得混天上去吗。不行,这世界只能我混出来,别人想混出头。门都没有。刘三那时代思想局限性大,他也没那么聪明想点别的办法把事情做了,不过刘三很直接,就是“杀”杀一切可以动摇他江山社稷的人,刘三杀完了,他老婆吕雉接着帮他杀,不过杀的基本是他们老刘家的人,帮着刘三打天下的老哥们看不下去了,虽然,三哥爱杀人,可也不是什么也不管的杀自己家人呀,虽然我们和刘家不沾亲带故的,可是怎么说,要是三哥弄的家业完了,我们不也完了,还得另起炉灶,另找靠山,老吕家也不是谁都能容下的,看他们见天封赏自己家人,杀老刘家和老刘家的这些老哥们,不行呀,周勃和陈平一商量,来吧,这事咱老哥们给办了吧。某天的,某个机会周勃领着护卫军和吕望的姑爷一个老刘家的子弟,直接冲进皇宫吧老吕家能管事的人,来了个一勺烩。大汉还是那个大汉,大汉的天还是姓刘,可是后来,随着历史的发展,后来汉朝的皇帝,或多或少的做下了毛病,这连我们的嫡亲都这么对我们,那别人,要是闹起来,落到他们手里不是更遭罪。对了,皇帝正一代代为这事心理犯嘀咕,瞌睡就来枕头,到了东汉后期,皇帝一看和自己最贴心,也最好掌握的也就自己身边这些个身体残缺的男人了,主要领导有了这想法,那对于那些整天在身边人很快就揣摩出了,领导的意思,这下可好,好好的一座江山,硬是让这帮阉人给整散了架,这一散架泱泱中华那可就被折腾了几百年,中间有晋一朝,也就勉强维持了那么几十年的山河统一。历史的车轮吱吱呀呀的前行,历史总是那么惊人的相似,到了14世纪,蒙古人搞的种族歧视政策,终于得到了它给大元朝带来的恶果,本来,江南从三国南北朝开始那是很富足的,什么事情你要按它的规律做,不能蛮干,可是,元朝的这帮上层可不这么想,老子们是要通知世界的,连黄头发,蓝眼睛的,都被老子们打的屁滚尿流,他们的什么教皇连写丫们那的历史,都把老子们闹腾的时期叫“黄祸”词不好听,不是正从反面说明,老子们是能征服一切的,是有征服一切的这个实力的。说点体外话,欧洲那时间不知道怎么那么面,自己又是什么骑士了,又是什么上帝保佑了,结果呢,叫人家一帮吃着羊肉,喝着马奶酒,满身羊肉膻味的一群土包子。打的服服帖帖,就像当年他们的最先打败罗马人一样。最可怜的是沃罗斯族,就是今天的俄罗斯族,他们本来生活的好好的,结果就是蒙古人一次冒险的军事行动,直接导致国破家亡,被迫接受蒙古人的统治。铁木真的二儿子,察合台统治这个地区,这哥们和他的后继者有三大爱好,住帐篷,得到沃罗斯女人的初夜权,这条对一切沃罗斯女人都适用,杀沃罗斯男人,美其名曰叫“减丁”。看到别的几个叔伯兄弟这么闹腾,分到中国本土的太宗直系,也开始闹腾了,反正这世界就我们叔伯兄弟几个统治着,先是四下闹腾,争朝鲜,争安南,争日本,日本人命好,被征伐了12次都失败了,其中原因纷繁复杂。不到处征伐了,元朝的皇帝觉得,我们大蒙古国,大蒙古人受那么多年罪,我们的祖先在你们这帮狗东西眼里连狗都不如,不行,老子们咸鱼翻身了,首先就要报复,对了,我们大蒙古人是一等人,色目人,就是在早期被我们征服的那些地区的人,是二等人。原来金国地区和在南宋被我们征服前,臣服我们的人是三等人,南宋地区的人,是四等人。是最低等的南人。南人在那时间,基本属于蒙古人和色目人的奴隶。做饭连菜刀都要互相借着使,因为,元朝法律规定,南人,一十有一刀,就是南人,十家才有吧做饭的刀。南方本来是丘陵,水泽之国,根本进行不了,大规模的畜牧养殖业,可是,元朝的统治阶级不管那些,非要搞试验,还要出台政策来破坏自然规律搞,写到这里,我觉得以古谏今,要说点现在的事情,我们现代社会还是有那么些地区的领导人,就是不按自然规律办事情。想自己怎么干,就怎么干。没事爱做重复工作,爱做违背自然规律的活。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有违法拆迁就有钉子户,有开车撞人玩的,就有“富二代”“官二代”这些贬抑词,不要以为就是几个词,几个人,几件事情那么简单。后面的话,我不说,大家看到这里也能知道是什么。元朝98年,折腾了98年的蒙古人,叫凤阳乡下的苦孩子,朱重八和他的新兴地主集团,赶回了老家。1368年风和日丽的一天,在南京城外。朱重八,就是朱元璋,祭拜天地,告慰朱家祖先在天之灵,在天帝的首肯和群臣的朝贺下,正是成为天帝在人家新的正宗代言人,“天子”。重八哥当了“天子”,除了处理日常政务,闲暇下来,埋藏在心底深处的那个阴影也在一天天的闹腾他,其实,早在洪武爷做吴王的时候,就设立了检校,不过那时间主要是传达他对各次战役的战略思想,顺便监察一下前线的大将。早期的检校也不是那么胡作非为。到明朝到了洪武15年。各种割据势力,各种明面儿上的反对势力基本在洪武爷的不懈努力下被打击下去了,这外边没事了,里边不见得就没事,这十几年不是出了“空印案""郭桓案”“胡惟庸案”吗?看来内部也不那么干净,不是一直有检校吗?对了干脆我把它扩大,整个正宗的国家安全监察机构。”锦衣卫“,于是在大明洪武15年,世界上第一个正式国家级特务机构”锦衣卫“建制。开创了用特种手段监察统治阶级本身和被统治阶级的方式。特务这个词,可以说从公元1383年就可以正式登上各类典籍了。洪武爷是天生的特种任务专家。锦衣卫官职不大,最高领导,指挥使才是正五品,可是权力通天,皇帝给的任务是监察,京内外一切大小官员,连李善长胡惟庸,徐达等这样的元老派功臣对锦衣卫都退避三舍。洪武爷善于运用一切可利用的手段对自己统治下的各级官吏进行监察,不仅是在官场内部找人做锦衣卫,就是和尚也被他发展成特务,参与他的特务机构,有时间,洪武爷自己也亲自上阵。一次,他没事溜达到一个性罗的官员家,那时间天下刚刚平定,估计,他就是想去这官员家看看有没有什么不法行为。这里要提一下,他去的这官员家是个投降过来的官员。元璋去那家的时候,正好,这哥们在自己修房子,这哥们作为国家高级领导干部,住的那个寒酸,连一向坚决反对铺张浪费的朱元璋都看不下去了,临走给了句评语”你可真是个老实罗“就这么,老罗第二天就得到了一座大宅院作为他奉公守法的奖励。锦衣卫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像元璋直接汇报,元璋是大老粗出身,没什么文化,更没什么修养,虽然后期在刘基,宋濂,等一大批浙东地主阶级知识分子的熏陶下,多少懂了点封建社会的礼数。元璋也爱学习,看过朱元璋传的人,都能看出,其实朱元璋是个爱学习,爱上进的皇帝。不过话说回来,没文化,有时间不是什么坏事,元璋设立锦衣卫后,锦衣卫反应各级官员的违法行为多了,元璋就采取他认为最直接,最行之有效的方式来处理,”梃杖“就是在国家公开办公时间内,有反映谁违法,直接脱了裤子打屁股。闹腾的大明的官员上朝都哭丧个脸,生怕今天被”梃杖”弄不好,还会被打死,元璋连自己的亲外甥李文忠都直接给打死了,别人不是更不在话下。元璋一边驾驶着他的大明乘风破浪的前进,一面对内部进行着他认为的必须的修理。杀功臣,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这是封建社会的必然。不过,元璋杀红了眼,杀的直接影响到了他孙子朱允文的统治,当了30多年的皇帝,连自己亲自选定的接班人,太子朱标,都先于自己而去后,元璋,在他的暮年,还是义无反顾的替孙子去掉荆棘,杀了蓝玉,杀了他认为最可能也是最后能威胁到他孙子江山的人。元璋死了,朱标的儿子,朱允文,以皇太孙的身份登上了大明在南京奉天殿的宝座。明初设立九边,分封了九个朱家子孙做王爷,一是防御蒙古反攻倒算,一是防备自己人窝里反,元璋的想法不错,都是姓朱的,总不能在窝里反了吧。他是那么想的,可是,他的那些儿子可不那么想,奉天殿的位子,那是什么概念,那是天老大,我老二呀,做王爷,再怎么好,也说不定哪天当皇帝的主,不高兴了,我就的玩完。其实要是朱标没死那么早,估计,朱棣也不会闹腾,因为,毕竟朱标是哥哥,封建社会的孝悌正统教育在一定程度上,还是会起作用的,可是偏偏做皇帝的是这些王爷们的侄子。这下可好了,奴才是叔叔,主子是侄子,建文也不看时宜,当了皇帝就听黄子澄,方孝孺这帮书生的,进行削藩,秦王,周王,辽王,晋王这几个叔叔没多久都被他消完了,到他四叔朱棣了,燕王再怎么说也是洪武爷的子孙,身体里也流着他爹元璋天生叛逆的血液。可是,咱实力不行呀,先说这兵力,打仗造反要有兵,没兵,你再有本事也说不死人家。可是,燕王就燕王府那点兵,北平在到处是侄子派来监视自己的人和侄子的军队。有时间历史就是那么奇怪,很多在后人眼里不能成功的事情,可是偏偏阴差阳错的成功了,当燕王每天生活在痛苦与矛盾中的时候,一个和尚走进了他的世界,明朝开国这些皇帝好像和和尚都很有缘分,太祖爷是和尚出身,帮助成组打江山的也是和尚,据说,后来建文帝出价还是当了和尚,我们回过头来说,帮助朱棣反对侄子的和尚,姚广孝,据说,他很有才能,不然,也不会把朱棣说动造侄子的反,毕竟侄子是正统的天子,封建社会造皇帝的反,那可是灭九族的,不能直接写反对朱允文同志当皇帝,姚广孝给出了个主意,咱们就拿清君侧,作为咱们造反的理由,经过千难万险,终于打到了南京城外的采石矶,建文帝慌了神,能抵挡燕王的军事将领早被爷爷杀完了,没办法,燕王不是要清君侧吗,那就把捣鼓我削藩的人,交出去吧。孩子就是孩子,没什么政治斗争经验,燕王是要江山不是那几个捣鼓削藩的人,1403年,南京换了天,朱棣,元璋的四儿子,座到了奉天殿的宝座上,朱棣不仅继承了他爹的叛逆,隐忍,冷静,坚决的性格,同时也继承了他爹怀疑一切的人格特点,眼下这江山初定,南方的很多都是侄子的人,我自己的人,关键是能对自己真正忠心,自己也放心的人,少的那就微乎其微。关键是老爹开创的秘密警察和特权监察机构不能在我这完了,我要发扬光大,在对自己的统治进行了十几年的稳定和改进后,永乐18年公元1420年,明朝又一特务机关”东辑事厂“走上了,大明的舞台,和前面的锦衣卫不一样,永乐宠信太监,其实也没办法,皇帝怀疑一切,官员也就没办法和皇帝交心,这给了太监们由后台走到前台的大好机会。永乐,用太监掌管他统治帝国下的最大专职特务机构。”东辑事厂“简称”东厂“一面对侄子是否真的死亡进行查访,一方面更加严厉的监管各级官吏和底层人民。从永乐开始,明朝各个皇帝都会在地方设立赈扶太监,这个职位,就是对各级官吏进行监察,因为皇帝最信任他身边的这群肢体残缺的男人。大明的特务的机构是越做越庞大,皇帝亲信太监的权利也是越来越大。到了1477年 成化13年,”西辑事厂“在成化皇帝的包装下,上台开始了他们的演出。从这开始太监一看,原来,我们是皇帝最亲近的人,那么好,我们就闹腾吧,居然有人冒充冒充西厂提督汪直一路行骗,后来虽然被发现了,可见,汪直老兄权利多大。后来,在汪直的反对派的不懈的打击下,皇帝对汪直也产生了审美疲劳,可是,还是没杀他,就是把他流放了。200多年转瞬即过,到了17世纪中叶,叫太监和东西二厂闹腾了将近两个世纪的大明朝,最后化了化妆,在山海关唱完他最后一出折子戏后,下台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