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的压力不仅在于歼灭敌人,保卫根据地,更重要的任务是要保留根据地的核心所在。


而要达到作战目的,打破战场上的僵局,就必须要择机撕破敌人的严密进攻阵线,达到成功调动敌人,自己重新掌握战场主动权的目的。而范汉杰作为曾经成功指挥部队完全占据沂蒙山根据地的“第一兵团”的主将,在对付我军,尤其是华野方面可以说是卓有经验,因此其所成功使用过的“梳篦”战术,在胶东应用的更加纯熟。


在敌我兵力几乎相当,或者完全占有战场优势的情况下,我军尚且只能以退出沂蒙山根据地而结束,在装备完全不占优势,兵力甚至也完全弱于对方的情况下,我军如何取得战果,也就完全取决于战场军事指挥员的当机立断了。


在敌人密集进攻中,我军胶东根据地内线,尤其是周志坚为首的十三纵主力展开的阻击作战,使得敌人开始出现了一些难得的疲象。在此时机,许世友成功发现了一个突破口,那就是在招远县城西南的道头镇,出现了难得的战机。


这时,范汉杰“胶东兵团”主力之一的第八师由掖县向道头进攻,而第九师却还远在招远一带,这样,本来密集推进的敌人进攻部队在阵型中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漏洞。占领道头的第八师李弥第八师一六六旅,就成为了孤立之敌。


更重要的是,在南麻临朐战役中受伤严重的九纵,经过半个月的休整与兵员补充、军事训练后,此时已经基本恢复了元气,而且其驻地就在道头附近,对于我军来讲,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根本就不必看地图,就熟知山东地形,而且此时正位于内线的许世友发现,无论从打击敌人的气势,还是对我军进行基本战斗任务的锻炼上看,此时敌军孤军冒进的“道头”,提供了一个极其难得的机会。


道头是招远县城西南的一个镇子,占领之敌是第八师一六六旅四九八团。


道头阻击战于九月十八日打响。为了配合九纵歼灭道头之敌。十三纵也在道头正南方的高山、勾山、驼山等地进行阻击,防止敌人第九师的增援,保障主攻的九纵与十三纵三十七师的侧翼安全。战斗于十八日八时打响,经过一个白天的战斗,到晚上的时候,已经将曾经狂妄的敌人全部压到了道头村里。晚八点,九纵、十三纵的战士们向道头的守敌发起了总攻,随后进入激烈的巷战中。到第二天一早,孤军深入的一六六旅四九八团大部被歼,我军毙敌一千七百八十六名,缴获轻、重机枪四十余挺,其它武器与弹药、军用物资等一大宗。



这次战斗持续的时间,前后不到一天,而且规模也不大,但是却有深远的战略意义。


此战结束后,敌人疯狂的进攻受到遏制。范汉杰命令前出的各部,以师为单位收缩,缩短战线。而受到迎头打击的整编第九师与第八师也不敢再次孤军深入,而是按照许世友的“计划”,进入了收缩状态。敌人六个整编师原来彼此间极其密集的进攻阵形上,被许世友指挥部队,打开了一个宽大的缺口!


此时的许世友考虑的并不只是这一战的歼敌大小问题,而是从更高的宏观角度看待问题。


虽然“道头”一战起到了应有的效果,但是在敌人仍然掌握战场主动权的情况下,我军如果不考虑客观条件的限制,以自己处于胶东内线的弱势兵力与优势敌人展开反复争夺的话,那么就正好中了敌人的计谋,也就是自己会造成重大伤亡,而战斗力、根据地就会同时丢失。


如果仅靠内线的九纵、十三纵如此作战、全力硬拼的话,伤亡惨重的后果,就是被迫撤离根据地。而如果重演沂蒙山根据地一幕的话,敌人就会有力量抽出重兵,去打击仍然处于外线的两个纵队。


而外线部队的战斗力很显然不足以与敌人正面对抗,那么就会被敌人由内线再外线,真正做到各个击破。沂蒙山根据地被敌人全部占领的一幕,就将再次上演。许世友显然不能让敌人再次得逞,让根据地的人民再次蒙受苦难。


如何将东兵团分散的力量,由伸出的指头转化成强有力的拳头,将敌人五个整编师的力量由强硬的拳头转化成分散的指头,这才是主动与被动的彻底转换,也是扭转胶东战局的关键所在。


此时,位于胶东内线的九、十三纵,已经把敌人的六个整编师吸引到了胶东半岛内线地区,胶东根据地的一些中心城镇被敌人占领,但是胶东外线敌人的力量却相对空虚。“继续在里面坚持,地域狭窄,回旋余地不大,且敌人部队越来越密集,也显然不是良策。”许世友此时所考虑的,是“夺取战场的主动权”,彻底消耗与消灭敌人的力量!


在《许世友回忆录》中,日夜焦虑的他,这样写到了当时的心理:



“我反复考虑,最好的办法是地方武装在内线继续与敌人纠缠,我军主力跳到敌人屁股后面,调动敌人,创造有利战机,歼敌有生力量,才能搞乱敌人精心策划的进占胶东解放区的计划,粉碎敌人对胶东的进攻。”


也就在这个时候,军委从八月二十五日起,开始对东兵团进行直接指挥。其中,提到在胶东的作战方针是这样说的,“你们一部应于胶东内线阻击,主力位于外线,待机歼敌。只要你们打一两个胜仗,敌人就不敢深入胶东,胶东大部至少一部可以保全。”


而在八月二十八日,军委在发给“刘邓、陈粟、许谭、陈谢,并告彭习、朱刘(转聂萧)、杨罗杨、林罗”的电报里,也对未来的作战样式进行了详细的说明,那就是:


“在目前情况下,给敌以歼灭与给敌以歼灭性打击,必须同时注重。给敌以歼灭是说将敌整旅整师干净全部地加以歼灭,不使漏网。执行这一方针,必须集中三倍或四倍于敌之兵力,以一部打敌正面,以另一部包围敌之两翼,而以主力或重要一部迂回敌之后方,即是说四面包围敌军,方能奏效。这是我军的基本方针,这是在敌军分散孤立、敌援兵不能迅速到达之条件下必须实行的正确方针。


“但在敌军分数路向我前进,每路相距不远,或分数路在我军前进方向施行防堵,每路亦相距不远之条件下,我军应当采取给敌以歼灭性打击的方针。这即是说,不要四面包围,只要两面或三面包围,而以我之全力用于敌之正面及其一翼或两翼,不以全部歼灭敌军为目标,而以歼灭其一部、击溃其另一部为目标。


“这样做,可以减少我军伤亡,其被歼灭之部分可以补充我军,其被击溃之部分可以使其大量逃散,敌能收容者不过一部分,短期内亦难恢复战斗力。”


但是,很遗憾,此时的“华野”东兵团内部仍然存在着一些分歧,甚至于“一切纪律听指挥”的原则,都无法做到,更不必说积极作战了。


在“华野东兵团”构成里面,尤其是以南方人,或者是日常饮食中以“大米”为主居多的二纵、七纵等部队中的某些人,对于在山东作战的艰难环境,感到不适应,对于重点进攻中的全面封锁感到极其难以适应,因此提出了或者到鲁南,或者出苏北的想法(都出产一定“大米”等)。


为此,在九月十六日,军委特意发来电报,对刚刚成立,就面临再次分解可能的东兵团内部情况作出了协调。


“陈粟、饶黎、许谭:


我们认为震林所率二、七两纵目前不宜离开滨海,只要该区有粮食,就应留在该区打些小胜仗,即使一二个月不打胜仗,只要不打败仗就好。如地区狭小,不便集中行动,则以纵队或以旅为单位,暂时分散在诸城、莒县、沂水、临朐、日照等县广大乡村也有利,一可钳制八十三师、二十八师、四十五师等部,二可策应胶东内线。大约坚持一个月至多两个月,局势就会变化。如二、七纵出鲁南或苏北,则八十三师、二十八师等部必跟去,亦不见得容易歼灭,对于胶东则减少直接配合作用。胶东方面敌至多使用十二个旅进攻,而在占领平度、掖县、莱阳、龙口、招远、蓬莱、黄县诸城,留出大量守备兵力之后,其机动兵力就不多了,利于我军各个歼敌。一个月后,敌有很大可能调走一部兵力,故该方面只要我军不打败仗,局势亦可能好转。


军委 十六日十六时”



这封电报对于东兵团来讲,可谓至关重要。


正是以此为基础,东兵团确定了以“许(许世友)谭(谭震林)”为中心的军事领导地位的基础,促进了东兵团内部各支队伍的团结与稳定,也奠定了东兵团,与东兵团所在的胶东根据地在军委的重要地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