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圆明园——天堂与地狱[版主已阅]

yihongkuailv 收藏 0 138
导读:圆明园——天堂与地狱 圆明园坐落在北京西郊海淀区,与颐和园紧相毗邻。它始建于康熙46年(1709年),由圆明园、长春园、万春园三园组成。圆明三园面积五千二百余亩,一百五十余景。建筑面积逾16万平方米,是清朝帝王在150余年间创建和经营的一座大型皇家宫苑。 圆明园最初是康熙皇帝赐给皇四子胤禛(即后来的雍正皇帝)的花园。在康熙四十六年即公元1707年时,园已初具规模。 乾隆皇帝在位60年,对圆明园岁岁营构,日日修华,浚水移石,费银千万。 道光朝时,国事日衰,财力不足,但宁撤万寿、香山、玉泉"

圆明园——天堂与地狱




圆明园坐落在北京西郊海淀区,与颐和园紧相毗邻。它始建于康熙46年(1709年),由圆明园、长春园、万春园三园组成。圆明三园面积五千二百余亩,一百五十余景。建筑面积逾16万平方米,是清朝帝王在150余年间创建和经营的一座大型皇家宫苑。

圆明园最初是康熙皇帝赐给皇四子胤禛(即后来的雍正皇帝)的花园。在康熙四十六年即公元1707年时,园已初具规模。

乾隆皇帝在位60年,对圆明园岁岁营构,日日修华,浚水移石,费银千万。

道光朝时,国事日衰,财力不足,但宁撤万寿、香山、玉泉"三山"的陈设,罢热河避暑与木兰狩猎,仍不放弃圆明三园的改建和装饰。

修建圆明园到底花了多少钱?笔者搜索到一份资料:

1725年(雍正三年)广储司拨付圆明园工程银30万两。

1740年(乾隆五年)将安图(康熙朝大学生明珠家之总管,家产富实,后被抄没入宫)宅内刨出之银两中的40132两,拨交圆明园工程处。

1747年(乾隆十二年)添建圆明园八旗护军营房2328间,共销算工程钱粮银87943两。

1756年(乾隆二十一年)两淮盐商程可正捐银100万两,25万两拨交圆明园银库。为水法工程及“同乐园”大戏台工程等,自广储司拨银20万两。

1757年(乾隆二十二年)将两淮盐商黄捐银100万两内,拨交圆明园银库30万两。

1759年(乾隆二十四年) 因圆明园库内现存银两无几,不敷“舍卫城”等处工程应用,由广储司领用10万两。

1789年(乾隆五十四年)淮关监督征瑞罚银14万两交圆明园银库。

1799年(嘉庆四年)

清查自乾隆五十八年十二月至嘉庆三年十一月底,五年内圆明园银库收支情况。原库存:银693290.297两;制钱1411串917文。五年内收入:银1040440.852两;制钱14596串136文。五年内支出:银1492990.971两;制钱13002串833文。余:银240740.178两;制钱3005串220文。

1813年(嘉庆十八年)圆明园银库现存银29.7万余两,奉旨由圆明园银库拨给户部20万两。将长芦盐政交来银20222.554两,交圆明园银库。解到淮关余存办公节省养廉银共13107.2两,照例交圆明园银库。

1816年(嘉庆二十一年)解到两淮银180508两,交圆明园银库。同时从银库存银拨20万两给盛京银库。

1820年(嘉庆二十一年)长芦盐政解交扣裁养廉银19945.224两,交圆明园银库。查圆明园银库,存储银25.3万余两,拨给广储司银库20万两。

1823年(道光三年)淮关节余银共14107.2两,奉旨交圆明园银库。

1824年(道光四年)清查自嘉庆二十三年十二月初一日至道光三年十一月三日止圆明园银库收支情况。原库存银92343.925两;制钱2668串529文。五年内收入银1004806.757两;制钱5866串772文。五年内支出银1088802.337两;制钱7034串757文。结余银8343.345两;制钱1500串607文。

十一月初九日清查圆明园内殿库存。查得现存,金920.711两;银235232.9528两;壹两重银錁252959个,五钱重银錁138485个;共重27.5两的金洋钱80个;共重555.2两重的银洋钱770个;制钱42贯。

1825年(道光五年)长芦盐政解道光三年各项盈余银及道光四年扣裁养廉银,共计24849.939两,交圆明园银库。淮关解节省养廉银等项,共计银14107.2两,奉旨交圆明园银库。

1826年(道光六年)长芦盐政解道光四年各项盈余银及道光五年扣裁养廉等共计25196.183两,交圆明园银库。

1827年(道光七年)淮关解余存办公银、节省养廉银共14107两,交圆明园银库。

1835年(道光十五年)清查圆明园库,计:各类成色金222686.5448两;银139658.4348两;一两重银錁280694个;五钱重银錁181456个;三钱重银錁200个;一钱重银錁600个。

1857年(咸丰七年)将淮关余存办公银9701.2两交圆明园银库。

1858年(咸丰八年)将山东盐当归银1211.574两交圆明园银库。内务府以圆明园放款支绌,奏准由广储司平捐项下,拨借银5万两,以济急需。

1859年(咸丰九年)淮关余存办公银9107.2两交圆明园银库。

1975年(光绪元年)五月,据内务府《收捐修圆明园银两门文簿》统计:自同治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至光绪元年五月二十一日止,支出工程用银307279.991两。自同治十三年六月二十一日到光绪元年五月十四日,支出办公用银23241两,加上停工后尚欠各工厂工料银14万余量,总计已修工程共用银481000余两。

1878年(光绪四年)据《内务府奏销档》,圆明园修理殿宇,支工银4000余两。

1897年(光绪二十三年)自正月起自十二月止,圆明园工程等项用银96521.5两,钱5800文。

(http://wenwen.soso.com/z/q166968351.htm)

当满清统治者在倾全国之力为自己打造人间天堂的同时,也把中国变成了人间地狱。

进步思想家唐甄在《潜书•存言篇》中这样描写当时的情景:

“清兴五十余年矣。四海之内,日益贫困:农空、工空、市空、仕空。谷贱而艰于食,布帛贱而艰于衣,舟转市集而货折赀,居官者去官而无以为家,是四空也。金钱,所以通有无也。中产之家,尝旬月不观一金,不见缗钱,无以通之。故农民冻馁,百货皆死,丰年如凶,良贾无筹。行于都市,列肆琨耀,冠服华腆,入其家室,朝则熄无烟,寒则蜷体不申。吴中之民,多鬻男女于远方,男之美为优,恶者为奴。女之美为妾,恶者为婢,遍满海内矣!穷困如是,虽年谷屡丰,而无生之了。”

他在《潜书•富民篇》中也写到:

“数十年来,富室空虚,中产沦亡。穷民无所为赖,妻去其夫,子离其父,常叹其生之不犬马若也。”

康熙自己也承认:“生民困苦已极,大臣长吏之家日益富饶。••••••因家无衣食,将子女入京贱鬻者,不可胜数。”

康熙年间,江西道监察御史高尔位奏道:“近畿小民,••••••青黄不接之时,鬻妻卖子,一家二、三口,顷刻东西,父不能顾其子,夫不能保其妻。••••••夫辇毂之地尚然如此,其它各省更可知矣。”

乾隆九年九月,江苏按察使奏言:“近年以来,江省地方偶有偏灾,贫民小户日用拮据,往往割所爱以救燃眉之急,或将幼小之儿典于巨室,或将已许之女鬻于富家。”

康雍乾时期,几乎年年闹饥荒,而且危害极其严重。以下是《清史稿》对造成大量人民死亡灾荒的记载。

康熙“三十七年春,平定、乐平大饥,人相食。”

“四十三年春,泰安大饥,人相食,死者枕藉;肥城、东平大饥,人相食;武定、滨州、商河、阳信、利津、沾化饥;兖州、登州大饥,民死大半,至食屋草;昌邑、即墨、掖县、高密、胶州大饥,人相食。”

雍正“九年春,肥城大饥,死者相枕藉”。

乾隆“十三年春,曲阜、宁阳、济宁、日照、沂水饥。夏,福山、栖霞、文登、荣成饥,栖霞尤甚,鬻男女。十四年春,安丘、诸城、黄县大饥,饿殍载道,鬻子女者无算。十五年秋,广信饥。十六年春,福山、栖霞饥,民多饿死。”

“四十三年,全蜀大饥,立人市鬻子女”。

“五十年春,宜城、光化、随州、枝江大饥,人食树皮。夏,章丘、邹平、临邑、东阿、肥城饥。秋,寿光、昌乐、安丘、诸城大饥,父子相食。五十一年春,山东各府、州、县大饥,人相食。”

“五十七年,唐山、宁津、武强、平乡饥,民多饿毙。”

以上引用的只是所谓康乾盛世时期出现“人相食”、“民多饿毙”惨剧的例子。到晚清,灾荒更加惨烈。

1877-1878年,在山西、河南等北方五省,发生了“丁戊奇荒”,受灾面积百余万平方公里,受灾人口在1.6亿到2亿左右,死亡1000多万人。

据《万国公报》报道,灾区“路人相食,家人相食,食人者为人食”。最后“饥殍载途,白骨盈野”。

当读到这些血淋淋的历史,我无法去欣赏圆明园的美景,因为圆明园的一砖一瓦都渗透了人民的鲜血。满清朝廷有钱建圆明园,却没钱赈灾。因此正如孙中山先生指出的:“中国所有一切的灾难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普遍的又是有系统的贪污。这种贪污是产生饥荒、水灾、疫病的主要原因”。满清统治者在皇宫为自己打造天堂的同时,也把中国变成了人间地狱。

圆明园是满清皇帝的私人花园,不是国家公园。满清皇帝的所作所为证明了黄宗羲的一个著名论断:皇帝为天下之大害。

“是以其未得之也,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产业,曾不惨然。曰:‘我固为子孙创业也。’其既得之也,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乐,视为当然。曰:‘此我产业之花息也。’然则,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



本文内容于 2010-3-12 23:56:50 被战犯2014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