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47节:浴血船桥里

平山大侠 收藏 0 1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247节:浴血船桥里 平壤城建在大同江北岸,有6座城门,其南门称朱雀门。朱雀门与大同江南岸有一座船桥相连,故此称为船桥里。沿大同江迤南,筑有堡垒3座,在它外围另有堡垒2座。拿下船桥里,平壤便无险可守,可经朱雀门昂扬而入平壤城。因此船桥里对中日双方来说,不论是在战略上、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47节:浴血船桥里


平壤城建在大同江北岸,有6座城门,其南门称朱雀门。朱雀门与大同江南岸有一座船桥相连,故此称为船桥里。沿大同江迤南,筑有堡垒3座,在它外围另有堡垒2座。拿下船桥里,平壤便无险可守,可经朱雀门昂扬而入平壤城。因此船桥里对中日双方来说,不论是在战略上、还是战术上,都是誓死必争的重点!

——平山大侠


1、马玉昆:(1838年——1908年)字景山,原籍安徽蒙城,后迁居涡阳。1864年投宋庆毅军,任营务处主办。1874年率军随左宗棠西征抗击沙俄。1889年,经李鸿章奏调到北洋,驻守旅顺。1894年授太原镇总兵,不久奉调入朝参战。在4支入朝清军中战斗力最强、表现最为突出。

2、左宝贵:(1837年——1894年)字冠亭、回族、山东费县人。1856年投效清军江南大营1875年,奉调驻防奉天(今辽宁沈阳)。1889年授广东高州镇总兵,仍留奉天。1894年,率所部自辽东渡鸭绿江开赴朝鲜平壤,守北城玄武门。

9月15日,日军分4路进逼平壤,叶志超企图弃城逃走。左宝贵派亲兵监视叶志超,并登城指挥与敌激战,身受重伤仍坚持督战、燃放大炮,后中炮牺牲。


平壤血战是整个甲午战争中,规模最大的陆上作战。这个战役,是甲午战争初期,中日两国之间在朝鲜平壤地区进行的一次重要战斗。从中国方面来说,早在两个月前巳经开始为这次战斗进行准备了。在清廷和李鸿章的严令下,卫汝贵、马玉昆、左宝贵、丰升阿4路大军,32营编制,共计13536人,从7月21日开始启程入朝。

战斗首先在大同江南岸、平壤的清军桥头堡——船桥里爆发。平壤城建在大同江北岸,有6座城门,其南门称朱雀门。朱雀门与大同江南岸有一座船桥相连,故此称为船桥里。沿大同江迤南,筑有堡垒3座,在它外围另有堡垒2座。拿下船桥里,平壤便无险可守,可经朱雀门昂扬而入平壤城。因此船桥里对中日双方来说,不论是在战略上、还是战术上,都是誓死必争的重点!

9月14日,日军第1军司令部召开作战会议,日军的部署是:第5师团一部与第3师团一部,共16000人,由师团长野津贯道中将率领,从西面进攻平壤。

第5师团第10旅团一部,即朔宁支队2400人,由旅团长立见尚文少将率领,第3师团第5旅团一部,即元山支队4700人,由联队长佐藤正大佐率领,合力从北面进攻平壤。

第5师团第9混成旅团,3600人,由旅团长大岛义昌少将率领,从南面进攻平壤。

显然,日军的战术是分进合击,企图使清军在多路攻击下,顾此失彼,趁混乱之际,一举突击拿下平壤。

大岛因在成欢驿之战中立了战功,偶然、侥幸的胜利,使他认为清军不堪一击、飘飘然起来,颇有些骄傲轻敌,急于建立殊功。他在对司令官山县有朋大将许愿说:“司令官阁下,本旅团将于明日午前8时前后攻陷平壤,共握手于城中,以祝万岁”。

凌晨4时许,他便率领本部人马衔枚潜进,悄悄接近船桥里清军桥头堡,妄想偷袭,一举拿下桥头堡。当日军前队进至桥头堡附近时,被警觉的卫兵发现,立即鸣枪示警。于是,双方枪炮齐鸣,平壤之战由此打响。

参加船桥里之战的日军,有大岛义昌率领的第9混成旅团属下2个步兵联队和1个炮兵联队,共3600人。驻防的清军是马玉昆指挥的毅军和卫汝贵指挥的盛军各1个营,共2000人。

大岛见偷袭不成,便集中炮火先轰击桥头堡外围的2座堡垒,在猛烈炮火的轰击下,这2座临时构筑的堡垒,很快便被摧毁了。

大岛趾高气扬,集中兵力进攻船桥里沿江的3个桥头堡,大小火炮不间断地猛烈轰击清军堡垒,而大同江北岸的清军也连连发炮还击。一时间,大小炮弹连发如雨,炮声隆隆震天撼地、硝烟如云涌起,遮于面前。大岛得意洋洋,站在高处,举着战刀指挥步兵发起冲锋。他原以为:在已方如此猛烈、持续的炮轰击下,清军会立即溃散而逃。谁知,当日军发起冲击时,清军也发起了反冲击,日军前进一步,清军亦前进一步,彼此步步相互接近,随即便是短兵相接、殊死肉博。

第1次冲锋无功而返。大岛下令炮轰,接着发起第2次冲锋,又被打了回来。大岛恼怒了,炮击更加猛烈,他亲自带队发起第3次冲锋,与两个中队长町田实义大尉和林久实大尉,分别进攻3座堡垒。这一回还算顺利,两个中队分别越过了壕沟,靠近了堡垒。但是堡垒高有一丈二尺,不好攀爬。

正在踟躇时,从堡垒中猛然冲出一队清军,人人怀中抱着点燃了导火索的炸药包,吓得日军个个抱头鼠窜,但是炸药包无情地在他们中间炸响,顿时,血肉横飞。林久实及两名中尉队副当即炸死,町田实义虽然跑得快一些,可还是被子弹追上,扑倒于地,一卫兵上前搀扶,没跑几步,又飞来数弹,两人被击毙在壕沟旁。

大岛攻击的堡垒,是3座堡垒中最大的一个,由于两个中队攻击失利,大岛顿时陷入三面夹击之下,进退不得。见形势危急,若月曾一郎大尉冒死援救,好不容易掩护大岛撤退下来,但是若月却身负重伤。

听着西面和北面隆隆的枪炮声,大岛明白西战场与北战场的友军已发起了总攻。抬头看看太阳已升在东山顶上,自已接二连三地发起冲锋,但是结果仍然是在原地踏步、寸土未进。自巳拍着胸脯,向山县司令官打了保票,时间早就过了8时,第9混成旅团还在原地徘徊,这下子牛皮可是要吹破了。他闹不明白,在成欢驿,打叶志超部,一顿炮轰,就把清军吓跑了,可是现在……

“我就不信你小小的船桥里,是铜墙铁壁,既便是钢铁长城,我也要攻下来!”

大岛发疯了,不顾官兵死伤,命令参谋长带队仍从正面再一次发起冲锋,以吸引清军的注意力,自已则三下两下,扒掉军上衣,扔在地上,将一块上有红圆圈的白布条扎在额头上,这是日本人视死如归的标志,带着一群同样赤膊、扎着红圆圈白布条的敢死队员从右侧绕攻。

近了,靠近桥头堡了,可是清军却没有任何反应。

“哈、哈!清军吓破胆了!最终还是在战无不胜地大日本皇军面前逃跑了!”大岛一阵狂喜,挺直了腰板,高举战刀吼叫:“行机机……”

大岛带头冲进最大的堡垒,他想要成为占领桥头堡的第一个人!冲进去后,才发现这个堡垒是个子母堡,清军退入了较小的子堡里。大岛随即令人点火,他想要将子堡里的清军全部烧死。

突然,一名士兵怪叫一声,转身就往外逃。大岛就着火把定睛一看,不由魂飞魄散!原来母堡角落暗外堆集着成捆的炸药,导火索发出“嘶嘶”声,亮闪闪地就象蛇在吐着的信子。

日军顿时乱成一团,你推我搡,争先逃命。

“完了!”大岛悲哀道“这下子可以进靖国神社了,可是太窝囊了,死无全尸……”

大岛醒了过来,这才知道,是副官救了他,他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还没到进靖国神社的时侯。“当面清军是那支部队?指挥官是谁?”大岛神情沮丧地问。

副官答道:“旅团长阁下,已经查明:防守船桥里的是北洋精锐毅军,指挥官是太原镇总兵马玉昆,该军在新疆曾经大败过沙俄哥萨克军。”

“毅军、马玉昆,骠悍之名,今日始知果不虚传。”大岛悲叹道“我们碰上劲敌了!”

战事愈演愈烈,乾坤为之崩裂、江河为之倒流。大岛检点兵马,这才知道所部士兵几乎无一人不带伤挂彩,大部分是烧伤、炸伤。更为严重的是:各级指挥官损失惨重,小队长以下至曹长、士官死亡殆尽,部队已经丧失了带兵人,指挥作战顿感困难。

卫汝贵站在大同江北岸,手里拿着单筒望远镜仔细观察着战场形势,他特别担心船桥里方向,因为在这一方向防守的马玉昆部,实际上只能依靠几座堡垒,拼死抵抗着第9混成旅团这个劲敌的疯狂进攻。在望远镜中卫汝贵看到毅军前仆后继、死战不退,心中不由赞道:“好样的毅军兄弟!好样的景山老弟!”

他下令,全力支援船桥里,江北岸的弹药通过小小的船桥,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前线,而日军的炮火却越来越稀疏,弹药殆竭,失去了炮火的掩护,日军的攻击势头也越来越弱、士气低落。

大岛见攻击桥头堡不成,已方反而死伤累累,又因两军混战一团,炮兵阵地过于靠前,无法开炮支援,便下令将炮兵阵地向后转移到右翼,企图从侧面轰击3座堡垒。

卫汝贵发现日军在转移炮兵阵地,而且日军在毅军的反击下退出了原有的攻击阵地,士兵暴露于野,正处于不利的地形。

“天助我也!”此时,正是大反攻的绝好良机。卫汝贵立即下令炮轰正在转移的炮兵,同时,亲率盛军传字正营200人过江,与马玉昆一道发起反攻。

清军的炮弹呼啸而至,覆盖了正在转移的炮兵,当场把日军炮兵炸得人仰炮翻!日军炮兵大队长田上觉大尉与3名尉官立时毙命。

卫汝贵、马玉昆两人一马当先、身先士卒,挥舞着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清军士气高涨,人人奋勇争先。清军士兵举着七连发铳,密集的弹雨横扫残敌。而日军使用的是单发铳,且弹药贬匮,根本无法抵抗。

大岛见状不妙,且战且退。马玉昆发现了大岛,晓得是个大官,从卫兵手里要过七连发铳,照准大岛连发数枪,当即将大岛打倒于地。马玉昆带人正要上前活抓大岛,敌人的援军赶到了,双方混战了一场,各自收兵。

此时已是下午2时半,大岛见弹药用尽,士兵全天水米未进、人人带伤、疲惫至极,而且自身又被击伤肋部,实在无力战斗下去。便下令停止射击,仓皇撤离战场。偏在这时,老天骤降大雨,遍地泥泞。第9混成旅团的残兵败将,就像是一支出殡队哭丧着脸,狼狈不堪,抬着死尸、拖着伤兵,血水泪水雨水不断流淌,所过之处,遍地皆红。呻吟声、哭骂声此起彼伏,怨声载道。

撤退到后方安全之处,大岛再次清点部伍,不由哀声叹气,船桥里之战不到一天,第9混成旅团仅军官、士官,就战死、伤亡近200名,而士兵伤亡者就更多了,第9混成旅团几乎丧失了作战能力。自已也浑身是伤,无功而返。

一位战地随军记者问大岛有何感想,大岛心有余悸道:“此役之惨烈、损伤之巨大,是第9混成旅团自建立以来,从未有过的!”想了想又叹道:“此役不克旗下死,呜呼苦战船桥里。”

船桥里之战是整个甲午战争中,清军打得最漂亮的一次战斗!清军以寡敌众、众志成城、以有我无敌的英雄气慨,仅凭3座堡垒,灵活运用战术,步炮紧密配合,拼死抵抗着第9混成旅团这个劲敌的疯狂进攻,取得了辉煌战果,堪称战例典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