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性起 大四女生无辜“被当妈”

小云最近比较烦,例假姗姗来迟。这种情况实在不容忽视:以前“大姨妈”可是再准时不过了,可是这次推后了足足一个星期还没有动静。室友明丽偷偷地问:“你不是中招了吧?”“我呸,乌鸦嘴。”事实就是:好的不灵光、丑的准灵验。当那第二道淡红测试线缓慢出现的时候,小云的脸色开始变得惨绿无比。她的双脚像灌了铅一般,艰难地挪出洗手间。



明丽比小云更为紧张,焦急地问:“怎么样?怎么样?”小云目无表情地说:“有了。”“你有什么打算?”“得问孩子他爸!”“别让张敏知道,你知道她那脾气......”“管她!”小云心烦气躁地打断了明丽的说话。心想:不是张敏搞什么派对,我们就不会喝醉;不是喝醉了,我们就不会酒后乱性;不是酒后乱性,我就不会和她的男朋友李良上床。



这是一个醉生梦死的年代,这是一个意乱情迷的年纪。临近毕业,似乎站在了人生的交叉路口。何去何从?从高校学生到社会青年,单是身份的陡然转变已经颇为困难。事业、感情,无不经受着前所未有的冲击。于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张敏是学生会主席,卸任之时难免伤感不舍。请来了一众昔日干事,好聚好散留个念想吧!



小云是文娱部长,这次派对由策划到组织一手包办。出钱又出力,不甘人后。到了当天晚上,大家释放得仿佛在狂魔乱舞。小小的KTV包房内,充斥着离别的味道。反正也就最后一次,协力合作的曾经多么难忘。一杯杯啤酒喝下,一支支香烟抽掉、一首首歌曲唱完,凌晨时分终于偃旗息鼓。踉踉跄跄地走在凉风里,张敏建议大家去她的学生公寓继续happy。



小云是张敏的最佳搭档,第一时间响应号召。于是,大伙儿转移阵地。李良跑去买来啤酒、花生什么的,大家又吃又玩的好不热闹。小云觉得啤酒不够,说:“我的屋里还有一打,谁去拿上来?”张敏推了李良出来:“就你,让你买多点不买。就你,去当搬运工!”李良在张敏淫威下,早就乖乖地言听计从。小云把钥匙抛给李良,说:“放在大厅的角落。”



过了半晌,李良还没上来。就在楼下,张敏住4楼、小云住3楼。张敏接到电话,原来李良找不到啤酒放哪儿。她笑骂着:“你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小云唯有亲自走一趟。还没进门,就给李良一把拉到怀里。小云酒醒了不少,连忙推开:“李良醉了!”“没有!其实你该知道,我想追的女孩是你。可张敏缠上我,你也从来正眼都不看我一下。”



有吗?好像是的。有一次,身为体育委员的李良说有公事和小云商量。恰好,小云所在的系学生会有别的任务失约了。没过两天,李良便和张敏走到了一起。莫非,就是那一次?李良懊悔地说:“你和张敏是好朋友,我不舍得你为难。可是,要压抑对你的思念、对你的爱慕有多困难。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的无可奈何有多痛苦?”李良再次紧抱着小云。



原来,自己在李良的心上如此重要!小云莫名其妙的狂喜着。因为有张敏的存在,小云的能力从来得不到施展。说心里话,她饱含着委屈。但是自己的好朋友,她好自己也没所谓了。李良,也是小云欣赏的对象。青春、阳光、帅气,可惜他是张敏的男朋友了。否则……小云不敢想下去,也没有时间想下去。李良不由分说地拽小云上床,接着发生了一些什么。



之后的之后,大家都离开了校学生会。无论见到张敏还是见到李良,小云都觉得尴尬。所以尽量回避着,直至那天她发现自己“被当妈”之后。小云与李良之间,谈不上爱与不爱。摆在面前的,也不会是结婚生子的道路。堕胎,也需要不少的费用。小云懊悔死了,一时性起导致后患无穷啊!她不想让张敏知道,与她无关。但是,又该怎样向李良开口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