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教训,非人生活(上)——记赴老挝赌博纪实(转凤凰网)

xiaoqi1981911 收藏 19 33990
导读:[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2_3540_10803540.jpg[/img] 解说:受邀赌博,一路免费他们来到老挝赌场 同期:全都给报销,不用咱们拿钱就可以去 解说:欠下赌债,目睹残酷虐待他们被逼还钱 同期:十二天不给吃饭 每天睡觉有两个多小时吧 解说:九死一生,归来者讲述老挝赌博经历 串场1: 边境赌博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许多周边国家在与中国接壤的边境一侧纷纷开设赌场,人民币成为和美元一样的流通货币,参赌人员、赌场工作人员、甚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说:受邀赌博,一路免费他们来到老挝赌场

同期:全都给报销,不用咱们拿钱就可以去

解说:欠下赌债,目睹残酷虐待他们被逼还钱

同期:十二天不给吃饭 每天睡觉有两个多小时

解说:九死一生,归来者讲述老挝赌博经历

串场1:

边境赌博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许多周边国家在与中国接壤的边境一侧纷纷开设赌场,人民币成为和美元一样的流通货币,参赌人员、赌场工作人员、甚至赌场老板都是中国人。2005年中缅边境迈扎央赌场关闭后,位于中国与老挝边境的磨丁赌场兴旺起来,那是怎样一座赌场,几位九死一生的归来者向我们讲述了自己的赌场亲历。

解说:

在距离云南省勐腊县磨憨边境口岸一两公里的老挝境内,有一个磨丁黄金城。这是老挝政府2003年设立的特区,至今仍然到处大兴土木。知情人士介绍,这里黄、赌、毒俱全,周边还有旅社,已经成为老挝的旅游景点。2009年11月中旬,北京人小王在友人的介绍下,来到这里的磨丁黄金城赌场。

解说:

记者:你是怎么去到磨丁黄金城赌场的

小王:我就是在北京有一朋友,平时我们都在一起玩,那个人叫张绍平,他有一天给我打电话,他说去老挝那边,他说那边有玩牌的,问我去不去,不用带钱,他管飞机票,往返的飞机票,完了之后还管吃管住

记者:张绍平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没想过吗,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不花钱?

小王:当时也没想这么多,当时就是张绍平,因为平时我们在一起玩嘛,觉得人还都挺好的。

记者:你对他了解吗?

小王:也不是太了解,但都是北京人嘛,他也是北京的,他说你过去看一看,你要是愿意玩就玩,他这么说的,说不愿意玩你也可以不玩

解说:

差不多是在同一时间,北京人霞姐也在朋友的游说下前往磨丁黄金城赌博。

记者:摩丁黄金城这个赌场您是怎么听说它的?

霞姐:我就是通过一个北京一朋友,他带我去的嘛,他说拿着身份证,然后那边吃住啊、机票什么的全都给报销,不用咱们拿钱就可以去。

记者: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呢,去玩一趟还不用自己花钱,您没想过?

霞姐:可是就是说这个朋友呢,就是说都在一起玩,就是比较相信他。

记者:那资本金从哪来呢?

霞姐:资本金就是说到那以后他给拿

记者:如果输了呢?

霞姐:输了以后说再想办法,给家打电话,让家里边给往这边汇钱。

记者:他有没有和您说能借多少钱

霞姐:那倒没说,他就是说十万呀、二十万三十万的全都行,说北京人到那去,就说最低最低的,他能给你拿十万块钱。

解说:

拿着凭空得来的机票,小王和霞姐分别跟着他们的介绍人来到昆明,再转机到景洪,等待他们的汽车直接把他们接到了边境小镇磨憨。这时大家还都做着空手套白狼的美梦。

小王:到那的时候就是夜里两三点钟嘛,没走那个过关的那个口岸那,走的是那个偷渡的那个小路。偷渡小路呢,完了这个摩托车我们是,当时我一个,张绍平一个,还有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好像是从东北那边去的吧,也搭我们这个车,一起三个摩托车就把我们拉到就是,走小道偷渡到,偷渡到老挝那个地方叫磨丁

解说:

据说在磨憨镇,只要出两三百元,就会有当地的摩托车把你带入老挝。进入老挝境内,路旁立着醒目的广告牌,“中国公民严禁进入博彩厅”,但实际上,在这里参与赌博的大多数都是中国人。霞姐和小王到达磨丁赌场的时候都是晚上,在介绍人的带领下,他们直接入住了赌场免费的星级酒店。

记者:身上带钱了吗?

霞姐:没有

记者:一分钱都没有带

霞姐:身上一分钱我都没带,他当时他那么说的嘛,他说不用你带一分钱,他说那边吃喝住的全都那边给咱们包了,说你就让那看看,上那玩去呗

记者:对方怎么安排的

霞姐:到那房间都开好了嘛,钥匙都拿过来了,说你们把东西就放在屋子里边,放屋子里边呢,问我们饿不饿,问完了以后那个菜什么的都安排好了,吃完饭就问我说上厅里面看看吧,给你拿码,码就是相当于咱们说那钱嘛,完了以后就说看看,什么时候玩。

解说:

关于这个赌场的规模、经营情况,很多人都是事后才了解到。最初,他们第一件事都是拿着赊欠的筹码走进指定的赌博大厅。小王去的是3号厅。

记者:黄金城这个赌场规模有多大?

小王:挺大,它有大小有十一个厅

记者:每个厅的面积有多大

小王:每个厅的面积得有,一二百平米

记者:能容纳多少人在里面

小王:百八十人没问题吧

记者:所以十一个厅大概就是一千多人

小王:对,十一个厅,它一个厅里头有,就百家乐那种台子,它一个厅有七八个,到十个台子左右

霞姐:别的厅我都没有时间去,就跟那一个厅玩了一会儿

记者:你去哪个厅,不去哪个厅是你自己选择吗?

霞姐:不是,他在这给你签的你就得在这玩,不可能到别的厅里去

记者:都是什么样的人在那玩呢?

霞姐:都是咱们这边,大陆的这边的,全国各地哪的人都有


解说:

这是我们获得的一部分赌场视频,可以看到,一号厅到十一号厅格局并不一样,据了解,每个厅都由不同老板承包,有自己的名字。带人来赌场的人分别为不同的老板打工,带来的人也就在不同的厅赌博。老李也来自北京。

记者:你是去的几号厅

老李:5号厅

记者:玩什么

老李:玩百家乐

记者:你玩了多久

老李:当天那天玩了有两个多小时

记者:输钱了

老李:当天那天赢钱了

记者:赢了多少

老李:赢了两万多块钱

记者:当时想就此罢手不玩了吗?

老李:当时也没有考虑那么多,我当时就把那码子给存起来了,存起来之后就睡觉了,睡觉之后第二天又玩来着

记者:第一天晚上你玩了多久

霞姐:有半个多小时

记者:成绩呢

霞姐:半个多小时赢了十一万多块钱,完了我就回房间睡觉,我就说不想玩儿了嘛,不想玩了呢,我就想把那码给他归了,就是借他那钱(还)给他,完了以后我把这利润,是我自己的了嘛,然后再玩,结果他说不行。他说因为我还款的日子没到,应该是十天,十天你说你赢了,你也不能给你打到账户上去,输了呢,也不逼你,必须到十天才清账,是这么一个样。

解说:

原本打算睡觉,听说同屋的人因为输了钱还要继续赌,霞姐又忍不住了,再次走进赌场。

霞姐:我说那我也睡不着了,就跟你去吧。我就跟他一块去,进去了,进去玩自己也玩,玩玩把那钱就整个全部输掉了

记者:全部是你赢来的钱输掉了,还是所有的?

霞姐:所有的都输掉了

记者:除了你输钱,和你同去的那两个人呢?

霞姐:都输钱了

解说:

在5号厅赌博的老李是我们采访的几个人中运气最好的,前几天都没输钱,但总是逃不过相同的结果。

记者:第三天又接着玩了

老李:反正每天都玩,每天玩,到了第四天的时候吧,我说把那个,我不是签的十万嘛,签了十万之后,我说把那十万就还他,你知道吗?还他,不是押了一身份证嘛,我那意思把身份证给拿回来,他说你甭管了,你甭管了,我这也不好意思要

记者:那他有没有跟你说你什么时候能够把这钱给取出来

老李:钱他控制,他有时候给我打电话,有时候我自己我也给他打电话,就说什么时候玩,他也给我打电话什么时候玩,可是这码子你自己取不出来,只能他想给你取就给你取,不想给你取你就玩不了。

记者:你在赌场里面是玩了多少天,把这十万块钱输光了

老李:五天吧,输完了

解说:

钱输完之后,这个风光的赌城对于这些赌徒来说,瞬间从天堂变成了地狱。

PART2

解说:

从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赌场有很多着装一致的服务人员,实际上这个赌场中,每个厅都有很多着便衣的“安保”人员。一旦借筹码的人输了钱,他们就会剥夺他的自由。


记者:保安是什么样的人

小王:就是他也都是内地,赌场从内地雇的一些人,工作人员

记者:都是中国人

小王:中国人,都是工作人员,完了输完以后就只能是赌场,两点一线,从赌场到住的地,完了他就跟着我们,反正就是输了以后,就只能去这两个地方,别的地儿都不能去了。

记者:让你回到你宾馆的房间了吗?

霞姐:回去了,回房间以后就好几个人看着,有两个人,在一个屋子里面,那说话什么我们都得受限制,打电话用免提,对方来电话接也要用免提,发信息也得要让他们看,完了他拿手机,拿我的手机拿过来,完了以后给家里边发信息。

解说:

这些欠了赌场钱的人,起初被要求呆在宾馆房间里向家人打电话,和后面的环节相比,这里仅仅是一点心理折磨。如果在宾馆的三五天中,家人没有及时汇来钱,这些人就被送入“单房”。

霞姐:它这里面关的有什么,有“死单房”,有“逼单房”,还有“养伤房”

记者:这些不同的房间之间的差别是什么?

霞姐:“死单房”是怎么回事,是家里面实在拿不出来钱,这个人,打,皮肉之苦,什么苦都受了,还是拿不出来钱,时间长了,这个人就不可救药了,觉得从你身上扒不出来一点钱来了,就给你送进“死单房”,打电话,给家里面施加一点压力,把你给打得遍体鳞伤,你家里面就给汇点钱,这个叫“逼单房”,给你打得实在打得挺重的,坏了,把人打伤了,又怕上面检查,还又怕以后留下后遗症,就给他送进“养伤房”,先养他一段时间,也管你吃,也让你睡觉,不打了,好了以后,再给你送回“逼单房”,在“逼单房”里头再继续逼你,家里边再给汇钱。

解说:

按照当初签署的借条,在宾馆等待了五天之后,小王被带入“催单房”。

记者:“催单房”是什么样子

小王:“催单房”就是也像那个宾馆似的,一个单独的房间

记者:房间有多大

小王:房间里头我进去的时候,房间里有十二三平米吧那样,完了我进去之后,房间里已经有12个人了,就是内地的,哪的都有,哪个城市都有,已经有12个人在里面关着呢,完了我进去以后,他就让我跪着,完了之后我就不跪,他打我

记者:内保打你

小王:对,他说你不跪,不跪打你,打我也不跪,我说我这钱输了,把钱输了还你们钱,这让我跪着不是把人都输了,我说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什么赌场?

记者:他怎么打呢?

小王:他就是拿那种像是木头似的,三棱的那种木头,有那么半米长吧

记者:打你哪,胸腹还是

小王:对,就打我这个前胸还有后背

记者:那十几个人都跪着吗,还是一部分跪着呢

小王:我去的时候有几个跪着的,剩下的可能就让他们站着,反正一跪,一站一般都是十个小时,十二个小时一天,完了之后我就说还钱,后来那老大来了以后说,几天还钱,我说五天,五天还钱,好,后来他们就打我几下就走了,没理我,就走了,所以我这还算轻的

解说:

在“催单房”里,霞姐被要求和一男一女共宿一个房间,但是房间只有两张床,她只能睡在水泥地板上。

记者:在这个房间待了几天

霞姐:十天嘛

记者:这十天怎么过的

霞姐:听见他们进来说话,脚步声我就一哆嗦一哆嗦的,完了老是过来就让你打电话,什么时候钱到,什么时候钱到,就总是这样嘛

记者:这些人的出现为什么会让你这么紧张?

霞姐:害怕他们打,跟我同一个屋子的人就说,他们这边欠完钱不还都怎么怎么折磨,就害怕

解说:

从视频中可以看到,6号厅的单房被安排在宾馆的最高层,通向房顶的门有上锁的铁栅栏,欠债的人被要求脱鞋呆在房间里。根据从赌场回来人的描述,一般在“催单房”十天左右还不上钱的人,就被送入“逼单房”。

记者:这个“逼单房”有多大面积?

老李:它逼单房就跟宾馆性质似的,可是逼单房的人最少得十五个人,就一间小房十五个人,一个双人床,左右的人一般都在地下睡觉。

记者:你进了这个“逼单房”,看见的情形是什么样子?

老李:我当时一进去,看见这帮人就跪着,索性男男女女吧,都冲墙都跪着,第二天内保一个头说让我今天到5000块钱,说你要不到5000块钱,你就要上外头跪着,意思该打你了,他说那话

记者:到外面跪着是指跪在哪,楼道里面

老李:楼道里面,都跪楼道里面,还有那个时间一长的话,我就看那个,反正我看见那人浑身都青了,有的是跪在外头的人就漏血,一般的反正十个人,最起码有七个人,膝盖上都漏着血你知道吗。因为当地那边热,热一般都穿特少。还有那个,这人趴着,趴着之后上面坐俩人,坐俩人,有一个拽胳膊,有一个拽腿,这人都是喘气喘不上来。

解说:

比“逼单房”更为可怕的是“死单房”。这是我们获得的一段在“死单房”偷录的画面。

同期:

我喊你跪下,为什么那么慢?

喊你跪下,为什么那么慢?为什么那么慢

跪那。叫!叫你叫。跪那。

解说:

在这里挨打是家常便饭,这个房间关了11名来赌博的人。他们被要求整齐地跪在地上,还被要求排列成各种姿势供安保拍照、娱乐。

同期:

好,你跪着。慢是吧,给我跪回去。

解说:

随后安保宣布规则,这些人被要求依次倒数报数,报到13的人则要被打13下。

同期:

你报,报完你报。你接着,然后到你,这样,就这样啊。

60开始啊。

60 59 58 57 56 55 54

17 16 15 14 13

起来 一视同仁 男女平等 13下,13下多不多 午问你,你要嫌少就26

队长 女的给她免了 免3下

嫌少吗?还有五下 6 7 8 9 10 入列。多不多

你们要不服的,站起来说声啊。

解说:

根据我们的采访人描述,这段视频仅仅是“死单房”最简单的折磨手段。通常进入“死单房”的人被折磨到奄奄一息时,会被送回“催单房”或者“逼单房”,单是他们的状态就让很多输了钱的人用各种手段催促家人帮助还钱。

PART3

解说:

我们采访的每一个人都见过从“死单房”出来的人,在这里赌场的安保们会采用怎样的手段折磨人呢?和霞姐同在一间房的就是从“死单房”回到“逼单房”的罗姐。

霞姐:湖南一个叫罗姐的,也欠人钱了,欠人钱了她那手,把那个老虎钳子活活地把那指甲给她拔下去,拔下去完了以后,完了把手放平了,然后往那骨头节里面给钉钉子,钉了这钉子完了以后,这边手心这边还得要看见这个钉子尖,完了以后让你带这钉子带了几天,看你的表现好,才能给你把这钉子拔下来。每天你不小心一碰到那个钉子疼得你就受不了,这还是轻的呢,折磨人,打人。

记者:这是罗姐亲口对你说吗?

霞姐:我跟她关在一块的嘛,完了以后天天还罚跪

记者:你见到她的手是什么样子了吗?

霞姐:见到了,她那个手已经就是用钉子钉的那个眼还没有长好,一摁还疼呢,已经化脓了,那个手被拔的那个指甲还没有长出来

记者:这个罗姐在里面被关了多久?

霞姐:她关了四个多月

记者:欠了多少钱?

霞姐:欠15万

记者:大家都特别难以想象,在一个人和人之间,都是活生生的人,怎么能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呢?

霞姐:他们那些内保打人,他们就是说,一个是逼客人要钱,要出钱来他们有奖金,这是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他们吸毒,吸完毒他人不受控制,他兴奋,他是越打你他越兴奋,打你越打越兴奋。他不像说你打得感觉到累了,他就不打了,他不是。

解说:

这是一段“死单房”中隐蔽拍摄的画面。

同期:

左右开弓,我让你左右开弓

解说:

安保逼着同是被关入“死单房”的人互相打耳光,狠命地挨个儿踢人。

同期:

手放后面去

起来 站好

还报不报案 报案 还报不报案

头抬起来 抱头

解说:

这个人被打了十几分钟,直到无法站立。

同期:

装是吧 装是吧

装 装是吧 他给我装 过来 抬头 张嘴 呸

解说:

我们获得的几个小时的视频中,有大量这样令人发指的赌博者被残酷殴打的画面。在我们采访过的人中,老李是唯一进过“死单房”的人。

老李:那天我们从外头能看到那铁笼子,有四个笼子,四个笼子里呢,小的是圈两个人的,大的是圈三个人的,他说给你们圈笼子里去,当时我听了我也挺害怕的。我说圈笼子里我也没受过这罪呀。当天晚上没把我们圈笼子里,给我们送到“死单房”里了。“死单房”一般人找不着,那宾馆那房间打开那门,打比方说这个门打开了,那犄角还有一门,犄角还有一门,你打开那帘,他们都有帘,就挡箭牌,别人不知道,一打开那,我看这还有一门,就给我扔进去了,里面有十多个人,每天都睡四个小时

记者:挨打的程度和“逼单房”一样吗?

老李:反正在“死单房”是几乎天天挨打,我被那帮人打得太狠了

记者:打得有多狠

老李:反正那塑料那长的那棍,打得我,我进那天呢,拿那棍打我,打了我几下,完了我受不了了,他说,他打人这人也是签单的,他命令他们打,就索性也是打我,你要不打他们就打你

记者:怎么打的,你能回忆得起来吗?

老李:当时我是头冲墙,我们都是头冲墙站着,站完之后他说一句老东西不知道怎么着,当时有些话我也听不懂,听不懂,给了我腿一下,拿那个踢了我一下,完了拿拳头打了我这个,你说这胸口,他是兜的,他不是说什么,他是拿拳兜的我胸口,完了兜一下完了揣了我一下,当时我就昏过去了。昏过去以后,当时我有病,反正这个一看我这病不行了,直接给我拉医院去了。

解说:

在这段视频中,“死单房”的人被要求排队大口吃辣椒。

同期:

再挖 再挖 舍不得挖是不是 让你把这一盒吃了

嚼 把掉下的捡起来

给他接点热水过来

嚼 嘴里我看有没有 嚼

满满一勺

嚼 不准咽了 喝热水 大口

全喝了 我给你说的是不是白说的

不要浪费 知道吧 都是钱买的

解说:

经历过这些折磨后,这些人被要求承诺让家人汇钱的日期,并继续给家里打电话。

小王在“催单房”里也看见不少在“死单房”受尽折磨又被送来“示众”的人。

采访:

小王:有一个人我去的时候他没在,后来我在那待了几天之后上来了,从底下(“死单房”)上来了,他也是输了钱以后被在底下关着,关着以后,内保不是天天打他们吗,但那个人就不想活了,所以他就反抗,他就反抗他把内保给打了,打了以后就去了好多内保,把他给关到一个房子里打他,就一群内保打他一个人嘛,把他打得,反正也就剩一口气了吧,到我们那以后他也不吃饭,但是有时候给他一点水喝,他能喝两口水,反正嘴唇都干着嘛,反正说话的劲都没有,就这么一个人,完了有一天是,就是那个厅里的经理,还有内保、老大都来了,那意思给你吃饭不是不吃嘛,就打死你得了,就照他头上就踢,拿脚后跟使劲跺他后背,一跺我们能听到那个人的声,咯咯那声,那从嗓子眼发出来的,特狠反正看着,他说一会儿要是没气了,就把他拉出去埋了

记者:这是内保说的话

小王:老大,但是这个人就是命大,他真就没死,这个人是山西人

记者:那你们旁边这些人,都只能眼睁睁你看着他在那挨打

小王:看着呀

记者:能给他求情吗?

小王:谁说话谁得挨打

解说:

实际上,这里也有当地政府设立的检查部门,被称为“治安局”,在赌场“单房”中被虐待的人如果被“治安局”发现,情况也许会有略微的转机。那么隶属当地政府的治安局是否能真正主持公道呢?我们采访的赌博人员又是如何回国的呢?

串场2:

我们采访的几位从磨丁黄金城归来的人都算是比较幸运的,没有受到特别的折磨。大多数不能及时还钱的人都经受了非人的虐待,以至于有的视频不能公诸于众。那么这个经过老挝政府授权的特许经营区里,这样一个赌场是如何经营的,又是如何获取暴利的呢?下周请您继续关注《社会能见度》。


本文内容于 2010-3-12 10:18:18 被xiaoqi1981911编辑

5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