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期间,不断有政协委员批评说,垄断行业收入过高,一些国企、商业银行高管的天价年薪等问题加剧了社会收入分配不公。在今天全国政协召开有关“国民收入分配合理化”的提案办理协商会上,垄断行业收入过高的问题又一次成为委员与政府部门对话的焦点。


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梅颖遗憾地说,代表共和国“长子”的国资委没有参加今天的提案办理协商会,不然她要问问讲了很多年的垄断行业收入过高的问题为什么一直解决不了。


每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都要就当年委员们关注较多的问题举行提案办理协商会,邀请提案委员与承办提案的单位进行面对面的协商。


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主任李铁林今天介绍说,实现国民收入分配合理化是今年委员们关注的焦点,一些民主党派中央和委员提交了几十份相关提案,大家关注的内容包括:提高城乡居民收入水平,完善个人所得税制度等,所以今年的提案办理协商会就圈定在“收入分配”上,邀请了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8个部门的负责人与委员们对话。


今天,委员们的发言仍然围绕着垄断国企收入过高的话题。


民革中央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1978年,我国最高收入行业的职工平均收入是最低收入行业的1.38倍,到2008年,这一比例扩大到14.61倍。从高收入行业来看,除了个别行业之外,大多数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即具有垄断性质。垄断行业的高收入,主要不是来自这个行业自身经营努力,而是来自因垄断所获得的超额利润。


迟福林委员说,垄断是造成国民收入分配失衡的重要因素之一,缩小收入分配差距需要进一步打破垄断,应该把理顺收入分配关系作为当前打破垄断,推进国企改革的重大举措。


迟福林建议尽快建立常态化的垄断行业和国有企业收租分红机制,将征收“特别受益金”改为征收“超额利润税”,将垄断利润以税收名义收归公共所有。


九三学社中央建议,应建立对国有垄断企业薪资增长的约束机制。


李利君委员认为,要加强对垄断企业的监督,降低电信资费、收费公路收费标准,通过限制垄断利润,还利于民,释放居民被挤占的消费能力。


按照会议的进程,委员们发言之后,承办提案的政府部门要发言,但8个部门的发言中几乎没有涉及到垄断行业工资的问题。


在最后的总结发言中,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梅颖更是矛头直指垄断行业,她说,“蛋糕”在垄断行业越做越大,而且这些企业以“长子”自居,她本人对此很反感。这些“长子”占尽了政治优势、资源优势、市场竞争优势,但又不承担任何风险,“根本不管家里的穷人”,民众对此意见很大。


张梅颖说,收入分配问题已经到了一定要切实解决的时候,这是中国经济社会问题的根源之一,已经成为经济良性发展、可持续发展以及社会进步的一个障碍。


张梅颖表示,当前收入分配不合理的根源在于,在初次分配中,就没有处理好国家、企业、劳动者的关系,致使国富民穷,劳动者收入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少。


“垄断行业的收入问题说了很长时间,但收入差距还是在一天天扩大。”张梅颖说,在金融危机时期,国家执行宽松的货币政策,银行的钱主要还是贷给了这些垄断性国企,他们钱多得流油却拿去当地王。“这是老百姓绝对不能接受的。”


张梅颖在会场问道:“今天国资委的领导怎么不来呀?国企的代表人物怎么不来呀?垄断行业成为强势,掌握了话语权,对政策影响力也大。而对于几亿农民工来说,长期以来没有专门的机构负责维护他们的权益。”她说,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已经到了需要“自我革命”的时候。


张梅颖还表示,收入分配制度必将要触及一些利益集团的利益,在改革过程中要防止政府部门被利益集团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