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独一无二的“裸纤”算得上是一种文化吗?图文

圣旨 收藏 0 1590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3_12_3511_10803511.jpg[/img]   2月25日,湖北恩施州“两会”上,该州政协副秘书长、政协委员姚本驰大声疾呼:恢复巴东的裸体纤夫文化。由此引发一场关于纤夫今后要不要穿裤子的争论。近日,全国政协委员、湖北省黄石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王林更是提出自己的提案:举办“中国三峡裸体纤夫节”,吸引世界各地的游客,特别是女游客。   恢复裸纤的理由听起来非常充分。三峡蓄水之后,神农溪的自然景观受到破坏,只有恢复神


世界独一无二的“裸纤”算得上是一种文化吗?图文

2月25日,湖北恩施州“两会”上,该州政协副秘书长、政协委员姚本驰大声疾呼:恢复巴东的裸体纤夫文化。由此引发一场关于纤夫今后要不要穿裤子的争论。近日,全国政协委员、湖北省黄石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王林更是提出自己的提案:举办“中国三峡裸体纤夫节”,吸引世界各地的游客,特别是女游客。

恢复裸纤的理由听起来非常充分。三峡蓄水之后,神农溪的自然景观受到破坏,只有恢复神农溪的裸体纤夫文化,才能弥补景区的不足,让它成为世界独一无二的景区。但细细分析之下会发现,问题有很多。比如,裸纤之后能不能“弥补景区的不足”就很让人怀疑,至于“成为世界独一无二的景区”更是夸大其词。当然,最令人困惑的是:裸体纤夫算得上是一种文化吗?

早前神农溪之所以有纤夫裸体拉纤,与当地的生存环境有关。当时,神农溪道路不通,所有的生产和生活物资全部靠船运到山中。神农溪水深不足,激流险滩且深浅不一,纤夫的职业由此而生。纤夫整天泡在江水中,穿着衣服工作不方便,当时的衣服都是自家织的土布,一旦沾水,就容易贴在身上,将皮肤磨破。随着交通运输条件的改善,物资都可通过公路运到山中,纤夫们逐渐淡出。显然,裸纤不过是贫穷落后的符号。

上世纪80年代后期,巴东神农溪开始从事旅游开发,纤夫成为了该景点最大的卖点,纤夫拉纤已经从纯粹的谋生方式转变成一个旅游观赏项目。在姚委员看来,如果裸体拉纤作为一种常态,不用广告投入,就能达到上千万甚至上亿元的宣传效果。倡导者恢复裸纤的功利化冲动溢于言表。今天的裸纤完全是噱头,裸体的纤夫充其量是一个人肉背景而已,所谓的文化也只是一种伪文化。

据报道,愿意裸纤的老纤夫们面带羞涩地表示:“只要游客有需要,并且愿付费,每人没有200元以上,没人愿意干。”说白了,这就是一种政绩与收入的交换,至于有多少文化含量,其实并没有人真正在意。旅游业是一项投入少见效快的致富捷径,所以我们能够理解地方上的发展焦虑。但毕竟旅游业的发展需要有实实在在的旅游资源来支撑,而不应在“二会”上哗众取宠。而网络调查似呼也显示,反对的声音占了大多数。

一丝不挂的纤夫,从人性角度讲,代表着奴隶式的卑微;从风俗现象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方面温家宝总理刚刚强调了“要让人民生活得更有尊严”;另一方面十七大报告上又确立了“弘扬传统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思想方针,那么,是该要纤夫们的人格与尊严,还是要当地的传统文化,这是个问题!

而就是一个这样两难的问题,在姚本驰委员看来,却根本不能成为问题——只要付费,“裸体纤夫”是可以恢复的。另外,大多数纤夫还是“愿意”的。在“有钱难买我愿意”的语境中,我们当然不必苛求当地纤夫在这一问题的人格美丑观;更加上,在市场社会里,一方出钱一方出力,也算平常的交易行为,更容不得我们站在道德的高点对他们呵斥什么。实在不行,打一打“行为艺术”的旗号,也算赶一赶国际时髦。

只是,笔者想了又想,类似于这种“一手交钱一手出力”或“一手交钱一手脱衣”的文化形式还有许多,简单的农奴式家婢就不用说了,更重要的,明清时期的“秦淮文化”和清代的“八大胡同文化”,甚至包括东南亚的“人妖表演”,也应该是传统文化的重要形式啊。既然我们可以赞同花钱看“裸体纤夫”,为什么不能像越南那样花钱看“人妖”,抑或是看“八大胡同”以及秦淮河畔的“艺术表演”呢?虽然一些正义之士,可以斥责我们是在复辟封建文化、流氓文化,但只要像这位委员一样,打上“保护传统文化”的旗号,不就什么都“名正言顺”了吗?

不仅如此,游客们还能享受到“奴隶主”的待遇,看着干岸上的“奴隶”们如何青筋迸出、如何汗流浃背,自己还可以在逍遥的享乐中尽情地陶冶情操。所以可以想像,如果“裸体纤夫”真得恢复了,想必那些热爱旅游的人可以这样喊了:快去看啊,巴东那边可以花钱看裸体风景了!

可是,“花钱去看裸体风景”,越听越不是个味。在一瞬之间,我想到了“一个叫春的城市”:有人“叫春”或是有人“裸体”,在本质上不是一个“愿意”“不愿意”的问题。更主要的,“裸体”和“叫春”的原因不过是“旅游太寂寞,‘绯闻’吸引人”。所以,抛开这位委员提议恢复“裸体纤夫”举动能取得多大功效,单单“裸体”二字的炒作能力就足以让当地旅游“更上一层楼”了。“一脱倾人城”、“二脱倾人国”,至于“裸体纤夫”恢复之后能提升多大的旅游潜力,更不必多言了吧。

写到这里就会发现,政协委员提议恢复“裸体纤夫”之举,不过又是一个想通过“叫春”和“春光乍泄”的路径来为当地旅游业制造噱头的炒作行为而已。至于“保护传统文化”的旗号,还是别提为好吧;相反,面对那些卖苦力的纤夫们,我们更应该对他们多一点“纤夫的爱”、让他们更有尊严才对。

至于旅游,却实实在在的面临着窘境——除了“叫春”和“裸体”,我们还能拿出什么样的旅游资本来吸引游客呢?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