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房价下降的声音已成语言暴力

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 收藏 2 169
导读:要求房价下降的声音已成语言暴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要求房价下降的声音已成言语暴力 江肃京

来源:环球时报 高房价影响收入分配 征房产税,应先从外籍人士着手 房价越调越高 改革方可治本 在当前中国舆论中,我们经常看到的是,人们或探究为什么房价畸高,或呼吁房价必须要下降,却很少能听到:如果房价降,谁会得益?或者房价降多少合适?



这是一个不需要经济学分析的逻辑题。有人曾简单估算,如果让房价跌30%左右,回到2008年底水平,全国将有30万-50万左右的家庭破产或陷入负资产。如果跌50%,可能不仅是过去两年数以百万计的、集三代财产合力买房者的破产问题,更有可能是房产商、广告商、建筑商、装修商、运输商等的亏本或破产,接着是企业为节约成本大量裁员,被裁的可能多是先前喊着要“降房价”的那些普通雇员。此时,政府部门也会大量削减预算,而被削减的很有可能是先前要投入社会保障的那部分预算。



换句话说,为房价大跌埋单的,不全是富人,还有占人口多数的穷人。如果房价大跌,富人损失金钱,而穷人损失的可能是工作和生存之本。房市拉动着40个其他产业的生产力,过去几年,数以千万计的农民工进城、大学生就业大都获益于房市兴旺引起的附带效应。试问,房市萧条,这些就业者怎么办?



可以说,房价大跌比高房价带来的问题可能更多。即便北京房价大降50%,四环内可能还是均价过万,许多中低收入者依然买不起房,而那时许多中低收入者可能已经失业。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基本常识。



中国房价绝不应过快上涨,但也不能大跌,但现在中国舆论的趋势是,要求降低房价的声音,正在舆论中形成某种话语霸权,或可以称为“言语暴力”。凡是有人出来为高房价说话或者稍解释几句,都会招来骂声一片,甚至恶毒诅咒。那些认为房价很难降下来的官员,也有被网民斥之为“行政无能”、“办事不力”的风险。斥责高房价在中国已经不是一个纯粹经济和社会问题,而有上升为道德问题的趋势。好像谁指责高房价,谁就是讲道德的。那些高呼房价一定降的学者或意见领袖,无论有没有道理,总能招来一阵欢呼。痛斥高房价者的话语主导权,让许多理性的声音淹没在信息大潮中。



这种不对称的话语结构,正在掩盖实质问题,更有可能误导当前的国家经济政策。从整体效益上看,高房价不是中国社会之祸,而是中国社会发展必需的动力。想要有住房的人,也不能把希望放在房价大跌上。



笔者认为,现在应该是对房价下降死心的时候了。那些费九牛二虎之力、把家底全掏空、宁做一辈子房奴也要试图买房的人,应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要把精力再放在呼吁政府调控房价了。事实上,政府根本就不可能、也做不到让房价大跌。



由此看,呼吁房价下跌的人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政府对经济适用房、两限房、廉租房的建设上。全世界只有中国会把房价炒成“社会第一话题”,而其他国家都有相当一部分人根本就不关心房价,而是“斤斤计较”于政府的房屋廉租补贴政策。



笔者认为,我们不能让“降低房价”的呼声迷住了双眼,而应该转换对拥有自住房的归属观念以及对国家住房政策的看法。不去想高房价,全力关注廉租房,带来的将是中国社会福利和保障政策的提升,还有中国老百姓现代化都市观念的确立。▲(作者是北京媒体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